母乳小说:打工妇女不戴套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母乳小说 第一章

雍正二年五月

胤禛读到\"……马尔泰氏戴红盖入府……\"蹙了蹙眉,立即就想揉了手中的密件,耐着性子看下去,读到\"……马尔泰氏只称嫡福晋完颜氏为-嫡福晋-,不肯呼-姐姐-,不顾规矩,提早退席而去,甩下一席不满的福晋……\"胤禛眉头舒展,眼睛里不禁带了一丝笑意。

这人连场面功夫都不肯做了,可见真是对老十四不上心,否则不会当面让他为难。

雍正三年元月

圆明园内几株梅花开得正好,坐在书房内,仍旧闻得到淡淡梅香。胤禛-啪-的一声把手中笺纸拍放在桌上,冷笑着对坐在下首的胤祥道:\"你来看看!\"胤祥恭敬上前,拿起细看,\"……无赖刘邦主未央,英雄项羽垓下刎。自来豪杰空扼腕,嗟吁陵岗掩寸心。\"

胤祥心里觉得十分可笑,面上却不敢露分毫,这两兄弟倒真是一个娘生的,生气时都是嘴上先不饶人,寻思着如何说才能化解几分胤禛的怒气。忽发觉低头看密件的胤禛,脸色渐渐变得冷厉,猛然把手中纸张揉成一团,紧紧握住。胤祥琢磨着只为允禵不至于如此,因不知深浅,不敢贸然开口相劝,只静静站着。

\"你劝朕让她离开时,不是和朕说,她和十四弟只是个虚名吗?\"胤禛说着把手中的一团纸搁在了胤祥面前。胤祥忙打开,急急看去,上密信的人细细写着允禵侧福晋马尔泰氏观允禵舞剑,为允禵拭汗,允禵替其暖手,两人说笑,不顾忌世俗牵手而行。

胤祥琢磨了半晌,方慎重开口道:\"一则,若曦自小对男女之防都看得很淡,越是坦荡反而越不在意。二则,写信的人并不知道他们究竟说了什么,只听到笑声,看到动作,这些事情落在外人眼里仿似很亲密,也许当事人并不如此想。\"

雍正三年二月

胤禛立在屋檐下看着飞泄而下的大雨,一动不动,雨水顺着风势,落在他身上,渐渐半个身子湿透。高无庸低声劝了两次,胤禛一语不发,高无庸不敢再劝,可事后又怕被皇后责骂,满腹愁绪中想着此时若曦姑姑在,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胤禛站了许久,心思好似百转千回,实际脑里翻来覆去就一句话\"十四爷允禵夜宿于侧福晋马尔泰氏屋中,时闻欢娱笑声。\"胤禛猛然转身进屋,提笔下密旨道:\"从今尔后,尔等只需报奏允禵相关事宜,其侧福晋马尔泰事一概不许再奏。\"

雍正三年三月十三日

允禵快步走进书房,看着手中的信,滋味莫辨,这四字写得几乎可以以假乱真,我的侧福晋却写得一手和老四一模一样的字,传回京城,又是一个大笑话。轻叹口气,重新拿了个略大的信封,提笔挥毫道:\"皇上亲启\",将原信装了进去。收好要上呈的奏

母乳小说:打工妇女不戴套

折,和信一块递给一旁侍卫吩咐道:\"尽快送到京城。\"

雍正三年三月十四日

胤禛拿起允禵的信看了一眼,丢在一边,只顾拿折子看。不知道又写什么歪诗泄愤,朝中近日闹心事不少,实在没功夫理会他。

雍正三年三月二十一日

\"允禵侧福晋马尔泰氏昨日殁。皇上曾训斥昔廉亲王焚化珍珠、金银器皿等物为母治丧,奢靡浪费,并于雍正元年十月二十一日下旨:-今后八旗办丧事有以馈粥为名,多备猪羊,大设肴馔者,严行禁止,违者题参治罪-,臣观允禵欲奢靡治丧,特参奏皇上……\"胤禛霎时如遭雷击,手中毛笔跌落在折子上。

刚进屋准备请安的胤祥大惊,从未见过皇兄如此失态,立即问道:\"皇兄,发生何事?\"胤禛目光定定,半日仍无一言,只有身子似乎在微微颤抖。

胤祥忙端起桌上热茶递给胤禛,一面道:\"皇兄,先喝口茶。\"说着眼光瞟向桌上墨迹斑斑的折子,一行字立即蹦到胤祥眼中,\"……马尔泰氏昨日殁……\"心大力一抽,手一抖,茶盅跌落在地。

胤禛惊醒,从龙椅上跳起,自语道:\"朕不信,朕不信她会如此恨朕。\"说着忽然醒悟,在书架上翻找起来,一本本折子被扔到地上,抓起上有允禵所书的-皇上亲启-四字的信,胤禛手微抖着拆开信封。又一个信封,-皇上亲启-,他不可能再熟悉的字迹跃入眼帘时,胤禛眼前一黑,身形晃动,胤祥忙一把扶住,看到皇兄手中的信封时,眼前变得迷蒙。

雍正元年三月二十一日夜

空落落的院子内,只几点微弱烛光隐约闪动,允禵不知隐在何处。领路侍卫对胤祥恭声道:\"只爷一人在守灵,因爷说福晋喜静,不……\"随在胤祥身后,一身微服的胤禛冷声道:\"闭嘴!这里没有福晋。\"侍卫一哆嗦,不明白为何十三爷的随从竟然比十三爷更加威势摄人,全身冷意逼人。不愿再在阴森森的院落内久呆,立即向胤祥行礼告退。

席地坐于屋角的允禵闻声,心内微惊,紧了紧手中一直捏着的金钗,塞回怀里,拿起地上的酒壶大灌了一口,抚着怀中的罐子。若曦,他终究来了!

胤禛盯着灵堂外的白幕,半晌未动。胤祥也是怔怔出神,上次分别时还想着可以来看看她,总有机会再聚,未料竟是永别。想到此处心酸难耐,又觉得此时最伤心的人不是自己,忙打起精神轻声道:\"四哥,我们进去吧!\"胤禛微一颔首,举步而进。

灵堂内只有一个牌位,竟然没有棺柩。胤禛悲痛诧异之余,忽地心生一丝希望,她也许没有走,只是……只是……,想到此处,扭头四处找允禵,喝道:\"允禵,出来见朕!\"

允禵凝视着立在白烛旁的胤禛淡淡道:\"我在这里。\"胤禛,胤祥看向缩坐在一团黑暗中的模糊影子。胤祥问:\"十四弟,为何不见棺柩,只有牌位?\"允禵起身走到桌旁,把怀中的瓷罐放于牌位后道:\"若曦在这里。\"

胤禛一瞬时未反应过来允禵的意思,待明白,气努悲急攻心,再加上快马加鞭赶路的疲惫,身子摇晃欲倒,胤祥忙扶住,问道:\"十四弟,究竟怎么回事?\"允禵淡淡道:\"怎么回事?我把若曦尸身火化了呗!\"胤禛悲怒交加,一个耳光向允禵甩过去,胤祥忙架住,劝道:\"皇兄,你先冷静一下,十四弟绝不会如此对若曦的,问清楚再说。\"

允禵冷笑几声道:\"你这会子急了?早点干吗去了?你知道若曦眼巴巴地等了你几天?现在做这个样子给谁看?\"胤禛骂道:\"你自个干的好事,你来说朕?\"

胤祥道:\"因为信封上是你的字迹,皇兄误会又是你写信来挑衅,所以丢过一边未及时看。\"允禵脸色微变,呆了一会,道:\"即使信没有收到,可这府里到处都有你的探子,他们就不会向你说若曦的事情吗?\"

胤禛恨盯着允禵不语,胤祥恨叹道:\"你故意搞出那么多花样让皇兄不愿意再听有关若曦的奏报,你还要问吗?\"

允禵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喃喃道:\"原来如此!\"扑到若曦牌位前叫道:\"我不是有意的,我不是成心让你伤心失望的。那次梅花树下我确是故意诱你做亲密之举给林中窥视的人看,只因心中憋闷,想气气皇兄。可后来我绝非有意,我只是真心喜欢和你聊天畅谈,象回到小时候,心变得很平和,睡得很香。虽然隔着屏风,可知道你在一旁静静睡着,我心里……\"

胤禛喝道:\"闭嘴!\"胤祥满面悲色,看着若曦的牌位,为什么苍天总是弄人?竟连恨意都无处可去,\"你究竟为何要……要这样对若曦?不肯让皇兄见她一面。\"允禵道:\"是若曦自己要求的,她一直恳求我,说让我找个有风的日子把她随风散去,这样她就自由了。她说她不想有不好的味道,说不想呆在黑漆漆的地下,说会被……会被虫子咬。\"

胤禛、胤祥两人一愣,胤祥抑着悲伤道:\"这古里怪样但又很有些歪理的话是若曦说的。\"胤禛盯着若曦牌位,伸手去拿瓷罐,触手时的冰冷,让他立即又缩回了手,痛何如哉?

半晌后才强抑着颤抖,轻轻抚摸着瓷罐,心头的那滴眼泪一点点荡开,啃噬着心,不觉得疼痛,只知道从此后,心不再完整,中间一片空了。

胤禛猛然抱起磁罐

母乳小说:打工妇女不戴套

道:\"我们走!\"允禵一个箭步拦在他身前道:\"若曦如今是我的侧福晋,你不能带她走。\"胤禛淡淡道:\"是不是你的福晋,是朕说了算。轮不到你说话。朕本就没有让若曦的名字记录在宗谱中。你们也根本未行大婚之礼。\"允禵怒声道:\"皇阿玛临去,我未见上最后一面,额娘去,我又没有见上最后一面,如今我的福晋,你要带走,你也欺人太甚!\"

胤禛冷笑道:\"是欺负你,又怎么样?\"允禵气得手直抖,胤祥忙道:\"十四弟,你体谅一下皇兄现在的心情。何况我觉得若曦会愿意和皇兄走的。\"允禵大笑道:\"笑话!若愿意,又何必出来?\"

不知何时立在门侧的巧慧幽幽道:\"十四爷,您让皇上带小姐走吧!小姐是愿意的。\"说完对胤禛行礼请安道:\"皇上请随奴婢来一下。\"

母乳小说 第二章

曹仁等人之所以敢这么有恃无恐的做出这样的决定,自然有着他们的底气,而他们的底气便是于数日前抵达大营的精锐骑兵。

其名曰——虎豹骑!

虎豹骑乃是曹操麾下最精锐的骑兵部队,极受曹操的信任与重视,其统领皆为曹氏将领担任。

这支骑兵部队的士兵堪称天下骁锐,士兵都是从普通军队中千挑万选出来的精锐,夸张一点来说,在普通部队中可以担任军吏的人在虎豹骑中却仅仅只是一名普通的士兵。

虎豹骑历来由曹氏将领统帅,由此可见其重要性。

曹仁留下曹洪率领五千名士兵守营。自己则亲率七万名曹军将士倾巢而出,大军行至幽州军阵前方三里处驻军,再次与幽州军形成了对峙态势。

曹纯统领六千名虎豹骑,分成两队,各三千人马,驻于大军左右两翼,随时准备向幽州军阵发起冲锋。

幽州军中,一名小校策马而出,来到曹军阵前一箭之地,道:“曹仁听着,劝你趁早弃暗投明,速速下马投降,否则,待破阵之时,定斩不饶!”

小校在两军阵前好一顿撒欢,变着法的想要激怒对方,为的是激他们与己方斗将。

然而曹仁的性子却是以沉稳而着称,他还就不吃这一套,无论小校如何叫骂搦战,他都能够做到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并极力约束全军将士不许出阵与敌军斗将。

单凭曹仁这份能忍常人所不能忍的定力,就不是常人能与之相比的。

小校仍旧策马于两军阵前,骂骂咧咧的叫阵搦战,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

起初,曹军士兵还会感到异常的愤怒,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反而觉得这名小校十分的搞笑,以至于后来,他们竟将小校给当成了耍猴的,而自己也权当是在看猴戏了。

小校可一点都不傻,他只是在拖延时间罢了,他在为韩豹争取时间。

小校愣是在两军阵前叫骂了足足一柱香的时间,才被黄忠命人给唤回了己方军阵。

小校打马来到黄忠身边,问道:“二公子那边已经准备妥当了吗?”

黄忠轻抚短髯,点头道:“正是!”

黄忠话音刚落,邺城城头便想起了鼓角之声。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呜!呜!呜!呜————呜!

“战机已至!”黄忠命赵云率领骑兵护住大军左右两翼,自己则与太史慈等人率军于中路向曹军发起进攻。

黄忠率领大军缓缓向前,他将凤嘴刀高高举起,示意全军将士不要急于向敌军发起冲锋。

随着鼓点越来越快,幽州将士的步伐也随着鼓点不自觉的加快了起来,黄忠见状连忙命传令兵纵马于阵前奔跑呼喝:

“缓行!缓行!压住阵脚!阵型不许乱!违者格杀勿论!”

“听黄将军号令行事!”

“稳住阵型!步伐要稳,不许乱!”

随着数百名令兵于阵中穿插呼喝,略微有些紊乱的军阵终于再次恢复了平静!

李杨一脸满意的点点头,赞道:“汉升有大将之风!”

其实刚刚只是李杨给众将出的一道考题罢了,他想看看黄忠等人会如何应对这类突发情况。

而黄忠等人凭借着自己出色的应对能力,交上了一份令人满意的大卷。

李杨并不担心此举会造成任何不良的后果,他只是命人将鼓点敲得快一些罢了,这种事情算不得大事。

因为此战他们早已胜券在握,韩豹率领的一万骑兵,目前就在距曹军大营不到二十里的地方,伺机而动。

韩豹手中的大刀早已饥渴难耐,待邺城外的战斗开始以后,韩豹立即便会挥兵直指曹军大营。

待成功摧毁曹军大营之后,他们还会调头,继续向正在前方与李杨进行激战的曹军发起冲锋。

总之一句话,曹军死定了。

正是因为认识到了这一点,李杨才敢玩这么一手,他可一点都不糊涂。

曹仁见幽州军队正在有条不紊的向着己方军阵走来,他迅速做出了反应。

曹仁先令战车部队向幽州军阵发起冲锋,试图以此来骚乱幽州军队的阵型。

随后他又命军队快速向幽州军队移动。

待行至距幽州军阵一里之时,曹仁命令兵挥舞令旗,示意虎豹骑向敌军发起冲锋。

曹纯在得令之后,未做丝毫的犹豫,亲率六千名虎豹骑兵果断的向幽州军阵发起了如潮水般的冲锋。

这只有不到一里的锋线距离,对于正在发足狂奔的虎豹骑来说,不过就是顷刻间的事情。

黄忠一脸不屑的冷哼一声,立时做出应对之举,令投石车发射一轮石弹。

列于幽州军阵中央的一千架投石车,向着军阵的正前方,齐齐抛射出了一波磨盘大的石弹。

密集的石弹落地之后,仍然带着强劲的余力,直向前滚出了数十步才堪堪停下。

而随着石弹落下,正在向幽州军阵发起冲锋的曹军战车却率先遭了殃,石弹正好落在了他们的头顶上。

母乳小说 第三章

朝堂之中。

嬴政看着手里的数份书简。

随后,将其中的几份放到了一边,最后拿着最后一篇,细细的读了起来。

一边读,手指还一边在案几上敲打。

随后微笑点头。

让臣子们顿时收紧了心神。

看样子,这是大王找到了满意的了?

嬴政道:“这份是书简,乃是李斯的,李斯何在?”

众人心中果然一个机灵,此前,这修书修法的事情就是李斯提出来的,就已然符合了大王的心思,不乱法,不动法,又能未雨绸缪。

王绾和冯去疾相互看了一眼,二人自然知道,李斯不是他们举荐的,那就是熊启了。

李斯从末尾走了出来,道:“臣在!”

嬴政拿着书简问道:“你说,荀学之中,法为主干,王道为器,何解何用?”

熊启顿时心中万般得意。

随后还看了看苏劫,见苏劫面无表情,闭目养神,自然也看不出个一二来。

李斯顿时说道:“以法尚未主,王道居其二,儒治居其三,后者补前者之不足,实乃法制治器也,此乃非常之学,亦为非常之法。”

李斯一句话!

臣子们纷纷陷入思考。

说白了,儒治去补充王道的不足,王道补充法制的不足。

嬴政顿时瞪大眼睛,喃喃说道:“非常之法?到是贴切啊。”

随即,嬴政继续问道:“那今你以非常之法献法于寡人,以你之见,这非常之法,宗旨何在?”

嬴政看中了。

自然就要知道,变法的宗旨。

当初商君变法的宗旨已然明确,法御王道,王道宽法也皆有其宗旨。

李斯接着说道:“李斯非常之法其意,重在,诱导民心。”

嬴政顿时惊愕的问道:“你说,为何要诱导民心?”

民心是什么。

那是治国的根本!

商君法的宗旨是强国,李斯非常法的宗旨乃是诱导民心?

这到是让人闻所未闻。

李斯谦逊的说道:“民心同,则王顾忌,若是宽政于民,亦可稳固秦法,如此而已!”

君王最怕什么。

就是怕民心不在手里,而民心有是一致。

社稷不利。

“李斯,你的意思是,秦法不得民心?”

李斯沉默片刻,又断然开口说道:“秦法固得民心,然则,庶民对秦法,敬而畏之,对宽政缓刑,则亲而和之,此乃实情,孰能不见?敬畏和亲和,孰选孰弃?王当自断!”

李斯言辞虽短,但言简意赅。

商君之法可强国,但是不得民心,李斯站在商君的肩膀上,补足民心,便是宗旨。

“厉害!”

“好生了得!”

朝堂之中,惊叹之声此起彼伏!

就连苏劫也不由惊愕住了。

他只是想李斯能够做廷尉,就像是楚国以为自己成功了,却想不到,李斯是苏劫将计就计出来反算的人。

可是,李斯现在说的话,也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不管怎么说,历史上,秦政却是因为施加在天下臣民的身上,而出现极大的弊端,最终导致被六国余孽所利用,纷纷抗秦。

而当时的秦国也没有时间和当年商君一样,花二十年时间,让天下臣民去适应秦法。

可此时。

李斯却一言道明关键,众人没有上帝视角,唯有苏劫知道,李斯补了秦国最大的短板。

朝堂议论一片。

嬴政连连发愣,最后回到王座上,顿时一拍案,说道:“李斯,你乃寡人腹虫!”

熊启都还没来得及说话。

看模样,李斯已经触碰道了大王的心痒之处。

就连准备出言阻止的王绾等人都不由闭住了嘴巴,因为,他们也挑不出毛病,这个宗旨,可就厉害了。

不会乱秦国,还能强秦国。

熊启也绝非泛泛之人,如此一听,咋觉得有些不对啊。

怎么日前饮酒的时候,李斯没这么说?

可接下来,嬴政的一句话,点亮了熊启的思绪。

嬴政顿时笑道:“秦国治世之短板,终于补齐了!从此大秦万年,万年啊!!!”

“什么???”

“难以置信啊!这将是秦国未来要走的路?”

冯劫在人群中细细一品,说道:“若是这般,秦再无掣肘了。”

李斯说的太明白了。

秦法现在怎么样,大家心里清楚,不能揣着明白装糊涂,怎么决断,大王可定!

苏劫走了出来,冷冷的看了李斯一眼,一脸不甘,随即高声喝道:“臣,恭贺大王,恭贺秦国,大秦万年万年万万年!”

一时间。

臣子们怀着敬佩加遗憾心绪,纷纷稽首:“臣,恭贺大王,恭贺秦国,大秦万年万年万万年!”

臣子们纷纷长叹一口气。

武侯对李斯何等的不满。

现在都对李斯已经没有话说,可见其却有真才实学,却为秦国社稷着想,武侯都没话说,都恭贺了大王,他们还有什么道理和理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