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水不流外田第5部分阅读,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肥水不流外田第5部分阅读 第一章

击退乐进和于禁的攻击,颜良继续挥刀攻向鞠义,一副要先杀掉鞠义的样子。

乐进和于禁连忙继续攻向颜良,帮着鞠义分担压力。

颜良一人独斗三人却毫不畏惧,反而越斗越

勇,力压三人,而其中压力最大的就是鞠义,颜良几乎每一刀都是冲着鞠义去的。

四人斗了二十多回合,颜良大军在城门附近聚集起来,在战车的领头下冲向城门。

“不能让他们出去!”

乐进对着于禁和鞠义喊了喊了一声,他们兵马不比颜良精锐,如果不快点干掉颜良,这城门守不住的,而一旦城门被冲开,颜良随时都能逃掉。

“杀!”

于禁和鞠义大吼一声,手上长枪全力攻击,一左一右同时刺向颜良,若论武艺,他们单打独斗根本不是颜良对手,联合起来也堪堪能抗衡,想取胜就得发挥人数的优势,多方向进攻,让颜良疲于招架。

“雕虫小技!”

颜良冷笑着看着一切,大刀挥动间将两杆长枪击退,大刀威势不减,抡了一圈将身后的乐进的攻击也给化解了。

“给我杀!冲出城去!”

颜良大声的对旁边的士卒喊道,城门就在眼前,只要冲出去他就能重整旗鼓,慢慢对付眼前三人。

“二位先拖住颜良,我去城门指挥!”

乐进见城门口混乱一片,对着于禁和鞠大喊道。

“想走?没门!”

颜良听到乐进的话,率先拔马挡住乐进的路。

“先杀颜良,颜良一死敌人自溃!”

鞠义见颜良挡住去往城门的路,对着于禁和乐进说道,不杀了颜良他们是别想靠近城门了。

近三万人马在城门附近混战,一时间城门附近乱做一团,尸骸很快便堆积了起来,让本就不算宽的路变得更加狭窄。

眼见战事变得混乱,鞠义、于禁、乐进心中大急,他们没想到颜良大军如此精锐,明明已经被包围在城中竟然还能有士气做出这般激烈的反抗。

又斗了三十回合,颜良招式开始变得迟钝,一人独斗敌方三将可不是容易的事,自己每一招都要应付敌人三招。

“他快不行了,两位将军,杀!”

鞠义见颜良招式不似最开始那般伶俐,大喜的招呼着于禁和乐进。对于颜良,鞠义早起了杀心,当初在袁绍帐下,颜良这家伙就仗着袁绍的信任对他多有侮辱,哪怕是后来他靠着战功在军中地位超越了颜良,颜良也多次在袁绍面前进谗,最终让袁绍对他起了疑心。

“想杀我!就凭你们!”

颜良听鞠义招呼人要杀自己,心中怒火腾燃升起,若说领兵作战他或许比不上鞠义,但在这武艺上他绝对可以压鞠义一头,这时候鞠义喊着要杀他,让他心中杀气大盛。

“那你就先去死!”

颜良大刀再次攻向鞠义,可怕的力量震得鞠义虎口裂开,鲜血直流。

于禁和乐进舞枪去救,结果颜良刀法更快,已经提前预料到了他们的攻击,直接挡住了侧面侧面的攻击,收回大刀就再次劈想鞠义。

鞠义本以为颜良气力已尽,有些放松了防守,颜良大刀再来他来不及反应,被一刀劈落了手里的

肥水不流外田第5部分阅读,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长枪。

肥水不流外田第5部分阅读 第二章

万年公主希望袁朗能够迎接汉献帝往冀州,完全有她自己的考虑,但是袁朗一心要按着自己的计划,将来将自己手中的一切交还给天下未来的霸主曹家,也不是一时心血来潮的。

他这样做出于两点考虑,一来是为了历史的走向,曹家主宰天下乃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他不能因为个人的原因而改变这样一个本该发生的历史事实。

二来,他也厌倦了战争,他想抽身离开,可是这么大的军事基业不能就此作废,他能交到曹家手中,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袁朗的想法看似有些匪夷所思,但是这就是他一直以来的想法,他不想成为这个时代的枭雄、英雄,他只想做个妻妾成群的闲人就足够了。

所以,袁朗再一次的拒绝了万年公主,看得出来,万年公主对袁朗已经失去了最后的期盼,当场表示要移驾兖州去寻汉献帝,而对此,袁朗提出来派千余人的军队护送,公主答应了,并且点名要太史慈带队,袁朗同意了。

万年公主离开的时间定在了袁朗大婚后的某一天,具体是什么时间,万年公主没有决定,不过已经不会太遥远。

最后,万年公主提出要见一见已经被袁朗生擒的董大伴儿,对于这个要求袁朗也同意了,不过就在万年公主离开牢狱的第二天,牢卒来报,董大伴儿碰死在了监牢里,这一撞着实够狠,连脑壳都撞裂了,脑浆都四溅了出来。

董大伴儿自裁后,袁朗并没有对“夜枭”组织赶尽杀绝,诸如柳红、柳绿这样的“夜枭儿”她们也有着很多的不得已,所以袁朗选择将这个曾经黑暗的组织就地解散,将她们根据各自的意愿决定去留,也算是做到了仁至义尽。

不过听临走时柳红、柳绿说的,“夜枭”组建十多年,输送出去的“夜枭儿”又岂止袁朗看到的这些,那些潜伏在各地诸侯身边的,还不知道有着多少。

袁朗也没精力去管这些了,只要自己身边不存在这样吹着忱边风的,也就行了。

至于柳氏姐妹要去的地方,袁朗也是心知肚明的,他们要去寻找允儿,也算是弥补了袁朗内心的那一块空缺,所以袁朗给足了她们盘缠,并且安排了一批想着离开的“夜枭儿”姐妹,跟她们结伴而行。

随后的几天里,常山郡彻底的喜庆开了,人们就在战乱之后匆忙的重建还未结束的间隙,开始张灯结彩,布置起来,整个郡城沉浸在一片的红色海洋当中。

正日子终于到来,今日一大早,袁朗便着新郎服骑上高头大马去迎亲,他先是去张白骑的府中接了张汝嫣的大婚车驾,然后去了甄宅接了甄姜的车驾,然后两女并一夫,共同前往郡守府举办婚庆大典。

回郡守府的这一路上,早就被驻足观望的行人围堵的水泄不通,大家夹道欢迎送上各自的祝福,使得本该半个时辰的行程,足足走了有两个时辰。

好在主持婚庆事宜的郭图早就料想到了这一点,所以特地将迎亲的时辰往前挪了两三个时辰,要不然还真得误了吉时良辰不可。

郭图能出面主持,也是因为前者的心已经彻彻底底的被袁朗所感化,如今也奉袁朗为主公,成为了与臧洪一样,主持郡守府文案工作的重要官吏,进入了袁朗的高层内阁。

一应的仪式被郭图安排的是妥妥当当,充当司仪的乃是臧洪,此人一套贺新婚喜文写的是洋洋洒洒,不愧为袁朗帐下第一刀笔。

仪式完毕,新娘被送入袁朗居住的内院,内院自有张宁打理,袁朗自然是放心的很,于是他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应对军事将领这帮吵着嚷着要闹就的泼皮混混身上。

为首的当然还是那个张燕,他对袁朗羡慕的一塌糊涂,非要拉着袁朗连干三樽,并且当场讨教起经验来。

张燕现学现卖,当场对赵云之妹赵雨表达了自己的倾慕之情,谁知道后者一声不吭,怒视了一眼袁朗,随即跑到内院找张宁打报告去了,让后者好不尴尬。

张燕讨了没趣,直喝酒解忧愁,赵云见自己的妹妹甚是无理,连忙敬酒道歉,当时就被张燕硬逼着灌了一坛。

接下来陆续的有将领过来给袁朗敬酒贺喜,不管是黄巾军的,还是新降的诸如张等将官,大家都在为自己的主公高兴。

“主公,颜良将军刚才悄悄的从西门走了,这是他留下的书信,说是一定请主公过目!”

酒过三巡,突然一卫士送来了一封书信,而且听其言是帮自己最后打败“夜枭”以及混入城中的公孙越军士的颜良留下的。

袁朗展开书信,只见其中刚劲有力的写着“从此战场相见,绝不留情,保重!”,袁朗将书信合上,无奈的叹了口气,正所谓各为其主,颜良此去看来依旧是自己将来的一大劲敌,不过他不后悔放他走,毕竟他没有杀他的勇气,一是惜他之才,二是也不想袁绍过于削弱,毕竟直隶州的威胁,还得靠袁绍帮着支撑着,可不要还没等到自己实现计划还权给曹家,就首先被其他人给消灭了,那就有些偏离了历史,从而肥了别人,铸成改变历史的大错了。

就在酒宴接近尾声的之际,又有小卒来报,说是有道贺之客已经到了南城门之下,而且还带了数十车的贺礼,着实让袁朗狐疑了起来。

“我可没有邀请任何人,就算有人知道也不敢在这个乱世敌我不明的前提下前来道贺,来者究竟是何人?”袁朗满怀疑问的让张白骑前去接洽,他倒要看看,来的到底是哪路人马。

肥水不流外田第5部分阅读 第三章

国战的意思,就是说你死我亡的灭国之战。

再这个大前提之下,无论是友情,亲情还是爱情都没有什么意义。

个人的一切,都会被巨大的历史车轮彻底碾成粉末。

王霄也同情关东各国的人,可不会因为同情就放弃统一天下的步伐。

因为那样的话,会让战乱依旧持续下去,所有人依然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王霄是怀揣着大义去一统天下的,绝对不是为了各国美人。

这一点李斯可以为他作证。

“大王。”结束了宴会,闲着没事瞎逛游的王霄,遇上了笑容满面的李斯“韩国美人组成的舞姬队已经排练完毕,大王何时去把玩...观赏一番。”

王霄迎着风,背手而立。

沉默片刻之后,就在李斯在心中盘问自己,是不是误会大王喜好美色的时候,王霄终于是说话了。

“腿长吗?”

哪怕是以李斯的城府来说,也是被雷的不轻。

好在他很快就回过神来,恭敬的说“很长。”

都说楚王好细腰,所以楚国王宫里不少女人,为了能让腰身更细,甚至不吃饭到饿死的程度。

现在秦王好长腿,这可怎么办?

细腰还能依靠不吃饭饿出来。可长腿却是真没办法了,总不能打断了之后,在中间接上一截吧。

王霄挥挥手“晚上的时候要去芈华那边,她有了身子需要陪伴。”

李斯应声“那臣就安排过几日再让韩国歌姬们为大王献舞。”

“别那么麻烦。”王霄摇头“现在到晚饭还有一两个时辰,足够本王打十个了。”

李斯做了上卿。

明面上的理由是力主灭韩,而且大秦真的把韩国给灭了。这是对他的奖赏。

不过私底下,咸阳城的贵族们都是在传,说是李斯得为上卿,那是因为他给大王献上的韩国美人很得宠。

无数人懊恼不已,尤其是攻破新郑灭韩,得以晋爵的李信,更是后悔的差点酒后拆了自己的家门。

这么好的向大王献殷勤的机会,居然从自己的手里白白流失,反倒是便宜了李斯。

这年头的贵族,为了讨好大王那真的是毫无底线可言。

王霄每天都会接到臣子们的邀请函,请他去自己家里吃饭。

开始的时候他去过,可后来就不愿意再去了。

没办法,臣子们太过于热情,甚至是毫无底线可言。

女儿侄女孙女什么的,王霄都能理解。

可让自家媳妇上菜倒酒那啥啥的,王霄就接受不了了。

人家那么热情,还丝毫都不在乎。感觉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王霄,只好是尽可能的减少去臣子家赴宴,后面干脆就是谁家都不去。

灭韩之后,大秦众人都是摩拳擦掌,期待着再立功勋。

有机会领兵出战的,全都打定了主意。等灭其国的时候,先把长腿美人挑出来给大王送去。

王霄表示说,长不长腿的不重要,脸漂亮的我也要啊。

秦王政十一年,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年份。

这一年算不上风调雨顺,不过也没有什么大的天灾。

粮食产量不少,足够供应大秦发起大规模的作战行动。

没什么好犹豫的,秋收之后,王霄就以王翦为主力,再次出四十万大军,沿着去年的路线攻打太行山一线,出邯郸西北。

南边则是蒙家兄弟,带着二十万大军出南阳,打邺邑,以攻邯郸东南。

出兵越多,自然消耗也就越多。

六十万大军出兵在外,每天吃掉的粮食都让内史少府心惊胆颤。

可王霄知道赵国的实力很强,所以不惜代价的动员最大力量围攻赵国。

就像是他所想的那样,病重的赵偃调动兵马抵抗,常年驻守代地的李牧军团终于被调遣了回来。

李牧在北

肥水不流外田第5部分阅读,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边,以不足王翦一半的兵力,抗住了四十万秦军主力。

南边则是赵将扈辄,领兵二十万对抗蒙家兄弟。两边的战事都陷入了胶着状态。

这还是廉颇,乐乘被赶跑。司马尚还没有出头,庞媛则是老死的情况。

如果这些名将都还在,灭赵的难度系数还得再高出一个等级。

赵国战斗力之强,由此可见一斑。

对于这些,王霄并不担心。因为秦国的综合实力远超赵国。

别的不说,春耕的时候赵国一心想要抢夺燕国地盘,狠狠的暴打燕国一顿。

虽然战果不错,抢了不少地盘。可却是耽误了春耕。

最多几个月之后,赵国就得尝到耽误春耕的苦果。

他们的粮食不够吃。

而王霄此时,则是在章台宫里接见大名鼎鼎的尉缭。

尉缭是兵家的,名气没有吴起他们大,可辅佐祖龙一统天下却是有功劳的。

“听说你会看相。”看着浓眉大眼的尉缭,王霄认真的问他“给本王看看如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