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车上故意睡着被陌生人摸,h文书包网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我在车上故意睡着被陌生人摸 第一章

穆云辉的华运旅游不愧是专业的旅游公司,将老村和周围的风景打造成特色产业、特色生态、特色文化,充分展示了田园风光、乡土建筑、绿色生活,在其专业的营销之下,来郭王村旅游的人是络绎不绝……

过几天就到国庆节了,王福满等人正在村委会研究国庆期间要组织开展什么活动,以此来庆祝建国六十八周年,郭晓宇突然冲了进来喊道:“小满哥,不好了,赵老爷子,赵老爷子快不行了!”

“什么?赵老爷子!赵老爷子怎么了?”王福满腾地站了起来,“哐当”一声,身后的椅子也被其带着翻倒在地。

“赵老爷子,他,他快不行了,说要见你!”郭晓宇道。

王福满赶紧起身向门外冲去,其他几名村干部,包括董晓婉也起身追了出去。

王福满单腿跪在赵德宝的床头,双手紧紧握着赵德宝那青筋暴露、皮包骨般的左手,耳朵凑到他

我在车上故意睡着被陌生人摸,h文书包网

不断颤抖的嘴边。

“小,小满,党,党旗,党旗……”声音几乎弱不可闻。

“好,老爷子,您稍等!”王福满转头对郭晓宇道:“晓宇,快去村委会办公室,把那玻璃窗内的那面党旗取过来!”

“好!”

片刻后,郭晓宇双手捧着那面破旧的党旗跑了过来。

王福满轻轻松开赵德宝的手站了起来,走到床尾,“晓宇,过来,和我把党旗展开!”

王福满和郭晓宇展开了那面残留着血迹,有着破洞和烧灼痕迹的党旗。

赵德宝一直微闭着双眼睁开了,声音也比刚才大了点,“小,小满,记住,共产党员就,就要忠于党、忠于国家、忠于人民!”

说完慢慢举起右手,手掌的指尖停留在太阳穴处,对着党旗敬了一个军礼,眼睛也闭上了。

“老爷子!”王福满大声喊道。

站在床头的郭志伟伸出手指放在赵德宝的鼻翼下,面色沉重地对着王福满摇了摇头。

眼中含泪,大喝一声,“敬礼!”王福满“唰”地抬起右手,对着郭德宝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永远忠于党、忠于国家、忠于人民!”

……

2018年,“福又满”的蔬菜大棚在保证质量的同时,稳步扩充,已经布局全县过半的村庄;罐头厂已经建了三个分厂,几乎承包了全县的黄桃销量;最为亮眼的还是“福又满”的方便粉丝,已经销向全国,生产线不断增加,厂房不断扩建,依然是供不应求……

年底,蔡晓玲做好了年报,年销售额达到了一亿三千万!还没等年报公布,廖凯就如约前来!有了廖凯的加入,“福又满”更是如虎添翼。

现在的“福又满”确实如王福满之前所说,已成为万吨巨轮,只要操控正确,完全可以不惧风浪了。

“福又满”越来越强大,王福满也是越来越忙,以至于王保全和郭志强夫妇多次催促下,王福满和郭英子还没能举办婚礼。

“小满啊,我这老头子都退休两年了,啥时候喝你和英子的喜酒啊?”王发德问道。

我在车上故意睡着被陌生人摸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我在车上故意睡着被陌生人摸 第三章

哎哟娘诶,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大概就是说她吧?

罗紫薇进来时,就看到何氏挺好看的小脸,皱得很苦瓜似的,便道,“呐,这是娘攒下的精米。

今早上熬点稠一点的米粥吧,再将昨天剩下的鸡肉,掺上一颗大点的菘菜炒了。家里不是还有一点咸萝卜吗?洗干净了,切了细丝就中。”

“娘,哪来的精米啊?”看着净白的精米,何氏第一次失态了,喊得嗓子都有点破音了,尖锐刺耳,却充满了惊讶的欢喜。

罗紫薇瞪了她一眼,没好气地道,“喊啥喊?叫魂呐?让你做你就做,哪来这么多废话?蠢货。

精米这么贵重,咱家不花钱买,谁能好心给你?真是,这要不是老娘我精打细算地过日子,你想**米?喝西北风都够不着。”

何氏挨了暴骂,不但没觉得难过生气,反而还挺高兴。她都有两年没吃过精米了呢,这回,可得好好吃上一大碗。

等到云家其他人都起来,闻到精米的饭香味儿,又引来一阵就惊呼声。

小木昌站在灶房门口,咬着手指,扑闪着亮晶晶纯净的大眼睛,望着锅里飘散出米香得浓粥,馋得哈喇子都淌出来了。

今早的这顿饭,可以说,云家哥几个吃得是既满足又不安。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娘那口大米柜子,原来是藏有“宝贝”呢,难怪十几年来,都不叫他们摸,不叫他们碰的。

周氏嘴里吃着香甜可口的米粥,心里却一百个不高兴。

她觉得婆婆有这么好的东西,竟然一点口风都不露不说,连自己给大哥点鸡肉都不愿意,真是越来越小气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