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里面大战贵妇,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厨房里面大战贵妇 第一章

随着中国态度的改变,海因里希亲王给国内信件上陈述的情况也对德国越来越有利,但是他在信中还是反复述说中国的现有策略,那就是打垮日本,而后再进攻俄国,并且强调这个时间上的顺序是无法调整的。只是德国国内、从皇帝到总参谋部,都希望中国把矛头指向俄国而不是日本,他们需要中国牵制俄国以保证有多于六个星期的时候去打败法国。海因里希亲王觉得自己已经把事情说的很清楚,但看皇帝和其他大臣的意思,似乎还是要坚持原来的观点,他不解的道:“陛下,中国人必须先战胜日本,而后再进攻俄国,我想……”

“不。阿尔贝特,我们并没有要改变中国人策略的意思,我们只是希望他们能够提前进攻日本。他们需要的那些小船,对,就是那些潜水艇,我们可以提前生产好交付给他们。明年,明年这个时候他们就进攻日本人,而一年之后战争结束,他们再进攻俄国,这样能做到吗?”皇帝左手驻着权杖,边思考边说着自己的思考,引起旁人的沉思。

“陛下,”在海因里希亲王没有开口之前,小毛奇就打断道:“我们并不能把战争的开始时间寄希望于中国人,我们和他们并不是盟国,如果在他们和日本打的时间不止一年,或者他们根本就没有胜利,那么对于我们来说,目前有利的局面就失去了。俄国人正在扩军,法国人正在巩固防线,比利时人越来越对我们防备。战争对于德国来说是越早开始越有利,即使英国会选择均势策略。但当我们打败法国和俄国,他们的选择也就不重要了。”

小毛奇是坚持战争越造开始越好的。海因里希亲王还没有接口,站在一侧海神般的提尔皮兹就大声道:“即使是战争是越早开战越有利,可陆军也要先把那些空空的军营填满。而要想打破英国人的封锁,我们还需要继续建造主力舰。陛下,海军希望能把战争延续到一年半以后,那个时候基尔运河工程已经完毕,主力舰可以自由的进入波罗的海和北海。中国人的潜艇战术我们虽然不能完全借用,但使用潜艇进行适当的破袭战依然重要,但这要等赫尔戈兰岛的潜水艇港口竣工。”

提尔皮兹声音洪亮。所说的理由又是无可辩驳的,只海因里希频频点头。而这时一直沉默的帝国宰相贝特曼.霍尔维格开口道:“陛下,如果海洋贸易被封锁,那么我们粮食将是一个大问题。每年帝国都要进口六百五十万吨粮食,一旦开战,那不光是要解决人的吃饭问题,军队士兵和马匹的给养也要解决。在今年年初,军队已经开始囤积黑麦和燕麦,但为了不引起价格上涨。我们只能是不引人注意的、循序渐进的购买。可这远远不够,殿下这一次和中国人商谈的粮食换潜艇对我们极为重要。虽然中国人的粮食也只能自给自足,但他们年产粮食有一点五亿吨,出口几百万吨并不引人注意。我们需要两年的时间囤积粮食,现在开战实在是不合时宜。”

潜艇的款项有一些用现金支付,有一些则通过东北出产的粮食和大豆支付。这是户部虞辉祖和海因里希亲王在北京谈好的,尤其是大豆。德国人喜欢这种东西。见终于有人重视自己此行中国的好处,海因里希亲王道:“陛下。中国对日本的开战大致时间将在明年年底或者14年年初。杨竟成认为凭借日本人现在的实力,一年的时间战争就会结束,在15年末,他的军队就可以对俄国发动攻势,以配合欧洲的战争。不过他还认为俄国如果看到中国在战场逐渐获得优势,那他们势必会干涉这场战争,以使日本人保存绝大部分实力。

这其实就是我们的机会,在满洲南部的战争俄国人即使不干涉,也会曾派部队到远东以防止战火蔓延到俄国势力范围之内,这就象当年日俄战争的时候,清国政府虽然宣布中立,但他的新式陆军还是把守在山海关外以防万一。在中国逐步取得优势,获得决定性战役胜利的时候,如果此时有一种谣言在俄国蔓延,比如说中国将马上进攻俄国,那么不管这种消息是不是真的,俄国陆军的注意力都将东移。西比利亚大铁路只是单轨,把几十万俄军调到远东是一件无比麻烦的事情,同样把几十万俄军再调回欧洲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随着亲王的叙述,开始对中国不屑一顾的小毛奇眼睛开始发亮,而冯.戈尔茨男爵则是满脸微笑,他知道这是谁的主意,即使已经放弃了德国国籍,但是雷奥威.廉的心还站在德国这一边,这就是德意志人啊!

死劲的拄着权杖,皇帝大叫道:“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这样俄国人将在铁路上来回奔命,等我们的发动进攻的时候,那些灰色牲口们还没有从长途火车上回过神来。我喜欢这个主意,虽然它是这么的狡猾。将军们,看来战争发动的时间应该是当中国即将进攻的谣言在俄

厨房里面大战贵妇,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国国内漫延,俄国陆军抽掉到东方的时候,对吗?”

“陛下,最好的做法还是让中**队直接进攻俄国。”小毛奇在惊喜之后犹不满足,“这样我们的胜利才能更好的保证。”

“伯爵大人,这不可能。”海因里希亲王说道,“在中国和日本作战的时候,这样的谣言已经使中国处于极度危险之中,杨竟成认为最快进攻俄国要到15年年底。”

“这个时间太晚了,几乎没有什么作用。”小毛奇道。“中国人只会玩一些小花招。”

“伯爵大人,如果对法国的战争没有胜利,那么中国的进攻恰到好处。”戈尔兹男爵说道。“战争中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在远东有一只可以牵制俄国的力量对于我们极为有用。哪怕他们不进攻而只是把几十万军队驻扎在边境线上。想想吧,就像我们现在担心法国和俄国同时进攻我们一样。如果俄国人也担心我们和中国人一起进攻他们,那么战争的局面就会完全不同。陛下,我们应该维护好和中国的友谊,特别是应该帮助他们壮大陆军,他们的陆军越强大,俄国就会担心,俄国越担心,那俄国陆军将会更多的调往东方。”

“是的。是这样的。我是这样考虑的。”皇帝觉得戈尔兹男爵说的极为有用,“我已经命令国内在陆军上。特别是在火炮上满足中国人的一切要求。”他说到此又是摇头,“真是可怜的国家,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怎么炼钢,也不知道怎么制造火炮,甚至连步枪和子弹都要我们亲手教他们才会制造。”

“陛下,那是因为我们有世界上最强大的陆军。”海因里希亲王见机插言道。“中国人一直在学习我们,从七年前建立的德意志大学起就是这样。这一次杨竟成还希望我们多派一些教授和技术工程师前往中国,我欣然同意了,并且保证派去的人都是优秀的。”

“很好!”皇帝看和自己的弟弟。无比亲切,他到现在脑子里还在想象俄国士兵在西伯利亚铁路线来回奔命的场景。想到中国那可怜的财政,他不由激动道:“也许我们可以在财政上支持他们,把他们彻底的从美国人那里拉过来。这样和俄国开战他们就不要再顾虑美国人的反应了。”

早知道皇帝心血来潮什么都说得出,宰相霍尔维格连忙出声道:“陛下,我们并没有多余的钱借给中国。现在财政赤字已经有四亿马克。国债也增加到八亿马克,如果再借钱给中国。陆军扩军和海军建造主力舰的资金将不能得到保障。”

“陛下,现在我们做的并不少了。”海因里希亲王道:“中国人对于德国技术兴趣似乎大于德国马克。他们什么都想要,我已经尽可能的在这方面答应他们。如果他们真的进攻俄国,那么我们可以支付给他们一笔钱。”

“是的!陛下,我们对中国的支持已经够多了,帮他们生产完那一百多艘潜艇是对他们最大的帮助。”提尔皮兹元帅也道,那些黄种人身着德国海军军服,并进入基尔军港训练可是很挑战他神经的,要不是这件事是皇帝亲自压下来的,他绝不会同意。

夏洛腾堡宫中的会议是德国高层评估中国加入德奥同盟的影响,海军除了对中国人提供的英国主力舰参数感兴趣外,潜艇以及那种神奇却数量稀少的长吻鱼雷并不能挑起提尔皮兹的兴趣,而陆军,总参谋部认为战争越早开始对德国越有利,虽然亲王所说的惑敌之计对德国也有帮助,但最终还是希望中国能直接进攻俄国以缓解东线压力,不过这主要是小毛奇的臆想,戈尔兹男爵认为能这样的调动俄国已经是最佳了,中国人再多,也不可能同时抵御日俄两国的进攻,即使中国宰相大权在握,他也不可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富有诗意的秋天里,一伙男人在宫殿里谈论着战争,而在柏林皇宫西北面的基尔军港,同样的讨论也在进行着,不同的是,这是两个中国人。

“你是说,我们将加入德国这边?”烟雾弥漫的房间里,一身德国海军军服的钱伯琮满脸诧异的看着从国内刚过来的贝寿同,从他的介绍里,他感觉战争就要打响了。和长处国内的贝寿同不同,钱伯琮在参加完开国大典授勋赐爵之后便急忙回到了德国——长年和德国人打交道的他,因为海军缺兵少将被杨锐任命为潜艇部队主官,因为他只是陆军出身,所以部队思想政治工作才是他的重点,海军具体的训练则交给其他人负责。

厨房里面大战贵妇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厨房里面大战贵妇 第三章

乔恩趴在草里眼睁睁的看着同伴被炸断一只大腿,几滴温温的雨点滴在乔恩的脸上,他没有敢去擦。

那种黏黏的感觉让他心中明白滴在自己脸上的是什么东西,伴随着泥土的腥气只冲乔恩脑门。

“哇”的一声,乔恩将晚饭给吐了出来。

耳边传来的战鼓声、厮杀声都不能让他有所动容,呕吐似乎成了此时他现在脑中最为重要的事情。

“唔,哇,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胃中的酸水都吐光了的乔恩,抹了一把鼻涕和眼泪,“桄榔”一下后仰着跌坐在了地上,看着满地的尸体又开始干呕起来。

盟军的进攻不会因一两个士兵就会停止,在各国的军官的带领之下,依旧顶着子弹猛冲过来。

陈天放扔完甜瓜炸弹之后看都不看一眼战果就立马带着士兵开始回撤,但依然还是被咬死了几个手下。

“我们撤,人太多了,给伯爷发信号。”

陈天放头也不回的带着手下狂奔,那些被联军打中的兄弟也只能放弃

厨房里面大战贵妇,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了,战争中没有太多的儿女情长,稍稍一犹豫就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轰轰轰”

受伤的那些士兵并没有倒地等死,而是纷纷点燃了手中的甜瓜炸弹,与冲上来的敌人一起在这陌生的海岛之上一闪而逝。

陈天放忍住心痛,机械的反复装弹发射,手下的死亡并没有让他有太多的崩溃,前前后后的几次大战让他见惯了太多的生死,只是时不时的望一望远方。

二丫头是他堂弟,生了好几个姐姐才有了他,爹妈怕不好养活便取了个女性话的名字。

二丫头从小就跟着他屁股后面玩耍,自陈天放当上军官之后就加入了王成的军队,被田有福给调到了自己的手下。

现在陈天放还记得二丫头入伍的时候,婶子拽住他的手让他好好照应一下他们那一房的独苗。

现在的二丫头早已经被自己点燃的甜瓜炸弹炸成一具不太完整的尸体,但陈天放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悲伤,甚至没有过于纠结如何回家去向婶子报丧,他现在最重要的只有尽量的拖延敌人的脚步,也许就在今天自己也会变成十几亩良田吧。

“咻咻咻”

“蓬蓬蓬”

一枚接着一枚信号烟花在天空炸开,整个王成的军营一下子就活了过来。

由于陈天放他们给拖延了一点点的时间,王成的大营在几分钟之内完成了集结,也就是这么一点时间差让盟军面对的是一群整装待发的士兵。

王成刚刚躺下还没有多久,习惯晚睡的他倒是没有太迷糊,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然后用力的甩了甩脑袋,让自己快速的清醒了过来。

“撤吧,联军造反了。”

谢长山这种江湖人士才不怕担什么责任,直接就喊出了撤退的话语。

这要是在其他军队,这种临敌怯战的话语搞不好就会被拖出去砍了脑袋。

不过王成也明白现在的局势并不乐观,联军虽然战斗力跟王成的军队比那就是一个渣渣,但胜在人数众多啊。

“往码头撤,老谢和山本带人断后。”

目前唯一的办法也只能是先离开塞浦路斯岛了,不然联军就算是用人堆都能堆死王成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