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小说录目伦400篇,小说肉糜np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乱小说录目伦400篇 第一章

在成功晋入第三境之后,林若虚完全铆足了劲头修行,加之道庭对内门弟子十分慷慨,配有足量的七月瓣,倒是没了这方面的忧虑。

至于所谓的内门看守,初时度过了两日,许是没有看出林若虚有什么异常,便将这那两个内门弟子给撤了下去。

这一日,又是一夜的勉励修行,林若虚在蒲团上调息了一整夜,在天光亮起时,在这几缕晨光破入门户的时刻,屋外突然传来了几声叩门的声响。

正闭目的林若虚睁开了眼,如诡异黑炎一样的毫光骤然迸现,下一刻瞬间隐没在漆黑的瞳孔之下。

“师弟。”

叩门的声音又响了两下,随后门外传来了曾落叶的声音。

林若虚眉头一挑,起身开了门,只见门外站着一袭白袍道服的曾落叶。

后者的目光死死盯着林若虚,好似要在林若虚身上看出什么一般。

林若虚不明所以地摸了摸脸,诧异道:“师兄?你怎生这么看我?”

“昨夜你在哪里?”曾落叶问道。

“我昨夜一晚上都在楼内打坐修行。”林若虚如是道。

曾落叶微微皱眉,道:“可有人证?”

林若虚摇了摇头。

修行是个人的事,别人怎会知道?

他仔细打量着一进来便举止颇为异常的曾落叶,看到他眉头紧锁,愁容满面,显然遇到了什么难事,当即问道:“曾师兄,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曾落叶面容严肃,沉声说道:“昨天夜里,有弟子被害了。”

林若虚面色微变,道:“在道庭之内被害?”

曾落叶“嗯”了一声,目光落到林若虚脸上,不动声色道:“死者是前段时间刚刚入门的普通弟子,而且那人你也认识。”

“谁?”林若虚心头泛起了一缕不妙的感觉。

“十二巨室贺家的嫡亲,贺林沐。”曾落叶眼中没有任何情感波动,缓缓道:“听说当日入门之时,你与此人有过节?”

“确是。”林若虚点了点头,突然间明白过来曾落叶的意有所指,愕然道:“师兄,莫不会你觉得是我做的吧?”

曾落叶没解释,只是凝视着他。

林若虚有些哑然失笑,道:“师兄,我虽与他有过节,但道庭里的门规我还是认真参读过的,怎么可能是我下的手?”

“我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外门弟子,坏了门规?”

“那你知道贺林沐如何死得吗?”曾落叶问道。

林若虚摇了摇头。

“他的全身鲜血被尽数抽光,我们发现他时,已经是一具干尸了。”

“鲜血,乃气力之源,乃生生之气,是诡物复苏乃至升阶的必要之物。”

“根据我的估计,能够下手如此诡谲血腥,而且目的如此明确,要么是诡物......要

乱小说录目伦400篇,小说肉糜np

么,就是门内出现了“失控”的弟子。”

“失控?”林若虚面容一愕,旋即想到前几日晋升之后曾落叶那般如临大敌的谨慎模样,眼睛倏然睁大,道:“你该不会认为是我“失控”了,出手报复了曾经有过节的贺林沐?”

“或者只是碰巧,亦或者,这一切也存着因果关系。”曾落叶淡淡道。

“我只能说,你前几日那次晋升,极有可能已经沾染上了,但你自己并不知道罢了。”

“而且,“失控”的诡仙往往是察觉不到自己“失控”的。”

乱小说录目伦400篇 第二章

故事到这里,就算结束了,一年多的时间,一路磕磕绊绊,总算走到了今天。

从刚开始的时候,就出现过许多的错误,也亏得有人看看,有人指出来,但也有一些乱喷的。

都说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的确如此,每次被指出的错误,我都改了过来,若不是如此,中途早就停了,也不会走到现在,也有些是实在没办法改的。

我一度认为自己都只是个初学者,只有在不断的改进中才能提升,事实上就是如此,是个新手,有人说我故事有问题,我也觉得有问题,连大纲都改了一遍,甚至名字,一直以来都是虚心求教的一种姿态来写,也正是这种态度,道最后写一个故事情节,能够很流畅的写下去,至于水平,只能说是自我感觉良好。

中途也有好几次想要弃文,不写了,想放弃,但每次看到我发一章节,就有那么七八个人会跟上,也正是这七八个人,让我觉得不能放弃,坚持下去,起码还有人看,连看书的人都没放弃我,我还有什么理由放弃我自己,就这样,断断续续的坚持了下来,尽然坚持到了最后。

感谢起点这个平台,让我有了这次机会,也感谢游龙编辑,的确对我照顾良多,各种推荐轮番上阵,但就是我自己不争气,把一个还算可以的题材写的乱七八糟,甚至有些写崩了,但总算最后还是将情节收了回来,有一个还能说得过去的结局吧。

新春之际,在这里给大家拜个年,祝大家合家团圆,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还有,新书《天罡地煞炼元神》已经审核通过,前期会比较慢一点,后期会快,有完善的思路,会完本,请大家放心收藏。

乱小说录目伦400篇 第三章

邪恶、怨毒、贪婪、不甘….在王离识海之中升腾的这座巨佛散发着各种强烈的情绪,每一种情绪都在他的识海之中形成铺天盖地般的潮汐。

“神识杀伐?”

王离毛骨悚然,他直觉自己根本无法和这种级别的神识潮汐抗衡。

他之前在灰色道殿之中遭遇的那些灰衣修士的神识杀伐,和这种级别的精神念力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中的小儿科。

但也就在此时,他上气海之中的那盏紫色油灯动了动。

那盏紫色油灯此时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至高无上的王者用看着白痴般的目光看了这尊巨佛一眼,那意思像是说,这是我的地盘你也敢撒野?还邪气?你有那尊不死妖尸邪么?你知不知道我是无上的诛邪法宝?

一缕紫色的神火就像是从天外坠落的流星般落入他的识海。

这缕紫色神火落在了这颗巨大的头颅上,然后那些邪恶、怨毒、贪婪、

乱小说录目伦400篇,小说肉糜np

不甘等等诸多强烈的情绪,全部变成了恐惧。

巨佛开始不断恐惧的颤抖,但是它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它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的元气法则彻底束缚,彻底压制,它就像是一根巨大的蜡烛瞬间融化,然后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瞬间烧尽。

王离一身冷汗。

他不知道自己体内的灰色道殿有没有紫色油灯那样恐怖的诛邪功效,但若是灰色道殿真的没有这种的诛邪功效的话,说不定这一下他就真的完蛋了。

“气机没有错乱?怎么可能!”

大肚头陀的反应绝对不慢。

这块骨片也算是他真正的压箱底法器,是他手中最拿得出手的大杀器!

在万佛寺的一些大能寿终正寝时,他们会设法夺舍,但任何夺舍都有可能产生意外,在夺舍失败的情形下,这些大能只能做出自己对万佛寺的最后贡献,将自己的残魂施展法门变成这样的法器。

这种法器打在一名修士的身上,完全就像是一名强大的佛修要对这名修士进行夺舍,但这种夺舍却是玉石俱焚式的,因为哪怕彻底抹灭了这名修士的神魂,这种夺舍最终也不可能成功。

大肚头陀在万佛寺并不算是修为最为神速的天才修士,但是他的人缘却是极好,尤其很懂得上一代厉害修士的喜好,所以他手上的这件法器,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万佛寺大能坐化时留下的法器。

这种法器祭出,就完全像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对着对方施展夺舍法门。

一二不过三。

在万佛寺,在混乱洲域三十三天的平育天,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老话,犯一次严重错误或许谁都难以避免,犯两次严重错误还能活着,那就真的是已经运气好到极点,但若是还要犯三次近乎同样的严重错误,那这个人肯定就完蛋。

在这白头山地界里,他已经连续犯了三次轻敌的错误。

所以哪怕是面对一名金丹修士,他觉得自己已经根本不能有分毫的失误,哪怕用这样的法器对付王离,可以说是奢侈到了极点,但他无所谓,他觉得一定要先杀死这名小辈再说,否则他觉得一定会有厄运。

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玉石俱焚般的夺舍,怎么都不可能抹灭不了一名金丹修士的神魂,他只觉得哪怕是三圣在金丹期的时候,都不可能抵挡得住这样的杀念夺舍。

然而事实是,他这件法器并没有起效!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去了最廉价的妓院,花了相当于一千倍最好的妓院头牌的价格,去包里面一个生意最差的妓|女,结果那名妓|女还看了他一眼,说,不行,我看你不上。

这怎么可能!

王离的反应也是极快。

他看了一眼这名大肚头陀便秘般的神色,就顿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顿时哈哈一笑,用上了对万夜河一样的招数,“大胖和尚这法器谁给你的啊,骗你的吧,一点用处都没有,光是气息唬人,格老子的,倒是吓了我一身冷汗。”

但大肚头陀的江湖经验毕竟非万夜河所能相比。

王离之前的那一套的确把万夜河骗的不要不要,但却骗不了大肚头陀。

方才那件法器激发时,那种强大的邪念汹涌澎湃的感觉,绝对不可能是假的!

砰!砰!砰!

他身前灵气连续三炸,每一声灵压的爆炸都伴随着玄奥的元气法则的牵扯和大量元气的聚集。

三尊散发着琉璃光泽的金色佛陀瞬间凝成。

这三尊金色佛陀分别手持木鱼、禅鼓、长明灯,虽是元气法则凝聚的灵体,但却是盘坐在虚空之中不断的诵经。

一条条的经文完全凝成实质,就像是金色的锁链一般朝着王离捆缚而去。

与此同时,那十三个金色老蚌也重新化为十三颗金色的珍珠,悬浮在他的身体周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