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 第一章

姜爱进来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脸上。

她面色很平静,似乎死的人不是丈夫一样,不过当警察问到她,只是灰白着脸重复,“人不是我杀的,我没有杀人。”

丈夫死了,警察首要第一个怀疑的就是妻子。

“那你的不在场证明……”警察继续追问。

姜爱并没有什么不在场证明,她一晚上都在方子铭的房间里,可惜方子铭是她的儿子,具有亲属关系的不在场证明是不算数的。

再加上当晚姜爱骂走了那些佣人,也没有人看到她一直呆在方子铭的房间里。

姜小曲远远的冷观。

她知道姜爱并没有回房间。

因为在方正回到房间后,她一直盯着方正的房间,她坐的车是有行车记录仪的,一旦姜爱去了,那也能拍到她。

如果姜爱是杀害方正的凶手的话,行车记录仪里应该会有姜爱的画面。

现在唯一能帮姜爱作证的人就是她。

姜小曲接受完问询后,去了车里,拿了行车记录仪,回到房间,插进电脑里,点开了方正房间的监控画面。

这是小丽安装的,为了找到方正入睡的时间,整整拍了一周。

一周的时间里,摸出来方正每天入睡的时间大概是十一点,而姜小曲进房间的时间是在凌晨。

姜小曲进去时,感觉到方正的手指是硬邦邦,冷冰冰的,也就是说,在她进去之前,方正就已经死了。

也就是说,方正的死亡时间,是在凌晨之前。

视频画面里显示,方正回房间的时间是晚上九点半。

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就是说,九点半到凌晨之前,是方正的大概死亡时间,那么在九点半之前,方正见到的人,才最可能是凶手。

姜爱自然不是。

小丽一直蹲守在方子铭的房间,那边的监控视频里显示姜爱根本就没有出方子铭的房间。

现在唯一能够帮助姜爱洗清冤屈的人就是她了。

姜小曲抽出了行车记录仪的储存卡,陷入了沉思。

目前警察并没有再方正的房间里搜寻到有一点不利于她的证据。

如果她出面帮姜爱作证的话,就要解释为什么她要监控方正。

这一解释,大家不就清楚,她是回来抢夺遗产的嘛?

“不说……说……不说……”姜小曲一直在犹豫。

老管家那边传来了消息,说是姜爱作为嫌疑人已经带走,要进行48小时的质询。

接着,老太太那边也传来了病情加重的消息,说是半夜穿不上来气,姜小曲只得换上衣服,匆匆的跟去了老太太那边。

“外婆……”姜小曲这次不太敢抬头。

老太太却撑着身体咳嗽,“小曲啊,我快要不行了。”

“外婆,你可别说这种话……”姜小曲扶着她,慢慢的坐起身体,又拿了水瓶,插上吸管,轻轻的给她喝了一口,润润嗓子。

老太太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撑着这姜家到现在,到底还是不能让大家圆圆满满的。”

“不会的,表姐只是去做一下询问,警察不会拿她怎么样的。”姜小曲连忙安慰外婆。

老太太却痛心疾首的捶自己,“是我对不起姜爱,当初她那么喜欢的一个人,给她狠心的拆掉了,就为了能让姜家的事业做的更大一些,逼着她嫁给了方正。”

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 第二章

完结了。

写完最后一个字,以前兴致勃勃地计划“等我写完”要去做的事,竟然一件都提不起兴趣。

当然了,明前茶上市,这个还是不能错过的……

15年6月9号发文,16年4月10号正式完结,整整十个月,姣姣这辈子还没为一件事坚持过这么长时间。

当年高考都没努力这么久。

唉!年少轻狂啊……

不过,现在想想,也没后悔,哈哈!

心里有点乱,原谅姣姣的胡言乱语。

回头看看这一百七十多万字,姣姣自己都有点崇拜自己。

对网络小说动辄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大部头来说,这一百多万字肯定不够看,可是姣姣在此之前写过最多的字是大学毕业论文,跟自己比,这已经很厉害了。

嗯,时刻肯定自己,这真是个好习惯……

当初动笔的时候,看看自己准备的资料,姣姣很有信心地认为至少得写个三五百万字,跟编辑沟通,本着谦虚谨慎的原则,才定了个一百多万……

这要从写这篇文的初衷说起。

姣姣的本职工作就是写字,去年也是这个时候,接到任务,单位要整理编纂一份大型历史文献,估计是惩罚姣姣抓阄的时候心不在焉,抓到了六、七十年代这段。

现在想想,那句挺流行的话还真对,有些人遇到了是幸福,遇不到是幸运,其实有些事也是这样。

对那段时期了解得越深,姣姣的心里越不能平静。

任务完成上交,姣姣却还是忍不住更深入地去查资料。采访亲历那段历史的老人,知道得越多越放不下。

在我们眼里纯朴到有些土气的老人,拿出珍藏的老照片,烫着卷发抹着口红,在工厂的大门前摆出潇洒时髦的姿势,最显眼的背景是那块巨大的厂牌。

让他们讲讲当年的事,开头一般都是“我十八岁进厂……”。

他们是真真正正地为自己的工作和青春骄傲过的一代。非常幸福。

当然。那个时期更多的还是困苦。

远远比历史教科书上鲜活深刻的血与泪。

那真的是一个让人欲罢不能的年代。

至少让姣姣有冲动到一定要为此写点什么的地步。

写点能让更多的人看到,哪怕了解那么一点点,也比那篇写完了就放到资料室里接灰的工作文章有价值。

姣姣退了又退。妥协删减改动了无数东西,才有了这篇小说。

所以写完也找不到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还是觉得意犹未尽,很多话根本没有说出来。

当然了。最大的原因还是姣姣笔力有限,把当初信誓旦旦的一部正剧写成了小白狗血文……

翻翻当初找的那一大堆资料。姣姣觉得下本书还是得写这个题材。

咳!大家别走,这真的不是广告……

嗯,还是接着说下本书好了……

下本姣姣还是要写这个年代的事,不过要换地图。转战城市和工厂,从六零年那场******写起。

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 第三章

薄景深将她带回了家。

傅朝朝一个人发呆了好一会儿,薄景深一直都陪伴在她身边,耐心的等着她的答案。

今天发生了这么一件事,薄景深非常有必要弄清楚傅朝朝跟傅家的关系,傅朝朝对傅家的敌意,已经完全超出普通的仇恨范围。

而且傅清妍对傅朝朝的态度,也跟普通家庭里,妹妹对姐姐的态度很不一样。

傅朝朝愣神了好久,抿着唇,幽幽地看着薄景深。

过了许久,她才一点点说出了自己的故事。

薄景深没有想到,傅朝朝竟然还有这么一大段灰暗晦涩的过去,不由拧了拧眉。

他拥住了傅朝朝,在她说的激动时拍了拍她肩膀,一直守护在她身边。

……

在数据呼吸里上班,傅朝朝适应的非常良好。

她一拿到做慈善公益的项目,第一时间就找上了聂欣,极力劝说着聂欣带着福利院加入到这个项目里头。

聂欣被她帮助过一次,没有那么排斥傅朝朝。

在她找上门来的时候,很安静的听完她的想法。

听完后,聂欣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你觉得,靠数据呼吸这个平台,真的可以摆脱掉福利院对傅家的依赖吗?”

傅朝朝坚决地说:“我不知道可不可以摆脱掉,但时代在不断的发展变化,总有一个人要做出一些尝试的。

这个机会很难得,我希望福利院不要错过,数据呼吸是个大型企业,一旦它决定往爱心公益这儿发力,福利院或许能做到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聂欣的手不由紧紧地握着,低低说了句:“我会跟院长商量的。”

自那以后,傅朝朝就没联系聂欣,她等着聂欣主动上门来安联系她。

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傅朝朝作为数据呼吸

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的内部人员,也只能做到这么多,如果福利院不把握住机会,主动放弃。

就算她想要把它们纳入项目里头,也做不到。

半个月后,聂欣联系上了傅朝朝,带着福利院加入了数据呼吸的这次爱心公益项目里。

傅朝朝盯着项目很久,跟着薄景深跑了很多个地方,整个人都瘦了些许。

不过好在项目终究是顺利推进了。

八月一号这天,傅朝朝跟薄景深举行婚礼。

婚礼这天天气很好,是在户外举行的婚礼。

傅朝朝原本有些紧张,但跟薄景深这几个月以来的相处,让她知道薄景深是个怎样的人,渐渐地,那股紧张也化为了对新生活的期待。

在婚礼上,她第一次看见了薄景深的父母,都是很儒雅随和的人,说实话跟薄景深的性格不太像。

在傅朝朝眼里,薄景深还就这真的挺随便的……

如果不随便,也不可能在捉奸的当天说要不他们两个人凑成一对算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