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第一章

向显在参观过苏礼的实验之后就有种瑟瑟发抖的感觉……任谁看见一个似乎是准备磨刀霍霍向真仙的家伙都会觉得很恐怖吧。

原本他还有很多话想要对苏礼说的,他企图修复阳教与剑崖或者说是苏礼之间的关系……但是苏礼却没给他开口的机会。

苏礼只是将那柄符剑送给了他然后说道:“这算是我给阳教的礼物吧,请善用。”

向显双手捧着那柄磁符剑有些茫然,最终却只能一声道谢然后离开。

苏礼给的这份礼物实在是太过重要了,甚至是超出了他预料的范围。

他明白苏礼的意思……就是以这柄磁符剑来封住他的嘴,然后让阳教继续在那支撑下去。

这个意思已经算是表现得十分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

明显了……苏礼也根本没有掩饰,他就是将阳教当炮灰来使用。

只是就算如此,向显在失落地返回之前,还是受到了剑崖教的馈赠……那是整整十个纳袋的粮食。

产自东洲大秦北地,又剑崖教的‘田门’亲自耕种收获所得。

这些粮食在修真者中根本不算是什么,可是对于封闭以久的阳教、大荒城来说却是可以救人命的。

大荒城中的凡人正常只能以渔猎为生。

而如今随着那神冰因为冥渊的压力而不断扩散,也使得大荒城的渔场越来越小。

所以此时的大荒城已经面临粮食危机,这是上次苏礼过去拜访时就发现的一点。

阳教所需要的帮助其实也是关于这些凡人……那片动乱的土地上,哪怕是修真者的手段也很难养活这么多人了。

向显接过了这份礼物,心中复杂莫名……可以说从结果来看,他已经完全达成了这次出访的目的。

不但是得到了足够大荒城凡人生存下去的粮食,也是得到了一件能够针对魔物的神兵利器。

但是从过程来说,他却没有得到自己所期望的……

他板着脸回到了阳教,将存放大批粮食的纳袋交给负责大荒城的弟子,然后又将那磁符剑呈上给首阳教主以及少阳尊主。

磁符剑的神奇果不其然令全教上下欢欣鼓舞,向显也因此在教内大受尊敬,认为他是立下了大功。

只是对此他始终只是强颜欢笑,一直维持到了众人都散去,他独自面对少阳尊主阳黎以及首阳教主。

阳黎依然是在饶有兴趣地把玩着磁符剑,那不断震荡的剑身嗡嗡作响其实是有些令人心烦,但她却是觉得非常好听。

“看起来你并不高兴。”可首阳教主却是更关心向显的状态。

“是的教主,因为我没有挽回剑崖圣子的信任。”向显实话实说,没有任何避讳自己心里的想法。

阳黎听了微微皱眉心中不是那么高兴了……向显向来是她最不放在心上的一个少阳使,虽然直属于她,但其实她对向显一直都不是太满意。

或许就是因为向显每次说话都是这么‘耿直’的缘故吧。

她的三个少阳使中,弥夫肯定是唯一的心腹,因为这是与她一同长大的侍女,是她最可以信任的人。

传熠她是最喜欢使唤的人,因为他做的事情总是最合她的心意。所以哪怕能力稍欠她也没有亏待,甚至还时不时地会有赏赐。

唯有这向显平时一直都很沉默,做事有自己的思路,却总是与她的想法不一致。说话也是一直很直,让她平时不太愿意去过多的接触。

所以这次她听到了向显的话之后,语气就有些不是那么好地说道:“但你不是将这柄神剑带了回来吗?”

这就是个唯结果论者。

向显也没生气,或者说在他心里,阳黎对他的‘严厉’是理所当然的。

他说:“这并非属下的功劳,而恐怕是那位圣子阁下正好需要我们阳教来为他试验这种神兵对冥渊魔物的杀伤效果!”

阳黎眼睛微微眯起来,露出了一个有些危险的表情道:“何出此言?”

向显语气有些艰难地答道:“属下是亲眼看着圣子阁下亲手将这柄神剑炼制而成……就属下所观,这柄神剑所使用的炼材其实并不珍贵。”

阳黎听了目光闪动了一下,随后来回踱步了起来……

随后她猛地回过身来对向显道:“这么说起来,如何铸造这神剑的步骤你都知道?”

向显觉得好像有些不对劲,但还是硬着头皮点头道:“是的,属下都知道。”

阳黎随即语气略略兴奋地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就由你牵头,要人给人要东西给东西,务必在一月内将这神剑给复刻出来!”

“苏礼留在魔窟内的封印很快就要失效了,我们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

向显闻言神情大为震撼,他没想到阳黎竟然会这么说……

他连忙摇头道:“不行!这是圣子阁下发明的神剑,我们怎么可以窃为己有?”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第二章

嗡!

空间缝隙撕裂,涂山昊四人重新踏出。

踏在青翠的草茵上,环绕熟悉的环境,涂山昊露出丝丝追忆。

这里不是其它,正是青丘祖地,那个给涂山昊留下种种回忆的青丘。

哒哒哒……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响起,一位身披狐裘,手持长剑,相貌俊俏非凡,气宇轩昂的翩翩青年缓步而来。

“涂山兄,别来无恙啊。”青年挽出一朵剑花,甩掉其上鲜血,淡笑开口。

见到青年,涂山昊微微愣神,道:“狐兄,是你。”

没错,青年正是接受涂山歆雅传授法力,荣登族长之位的狐阿七,那个与涂山昊早年把酒言欢,兄弟相称的狐阿七。

狐阿七随手一挥,一颗颗头颅飞出,垒起一座小山包,对着涂山青拱手道:

“老头子,族中大小已经撤离完毕,那些往日的家伙我也手刃完毕。”

涂山青淡淡的看了眼一颗颗熟悉的头颅,目光复杂的摆了摆手,道:“收回去埋葬了吧,这些恩怨乃是尔等小辈之事,与贫道无关。”

“嗯哼,那好吧,相信姐姐她们会喜欢的。”狐阿七无奈耸肩,挥手收回一众头颅。

“好了,小辈你也退去吧,贫道还要办大事,不是你个小小太乙能够抵达。”这时,鲲鹏道人不耐烦沙哑说道。

狐阿七闻言露出尬笑,看了眼涂山昊,道:“既然前辈们有事,那晚辈便先告退,涂山兄,期待来日再见。”

说罢,狐阿七身形一闪,化作一道寒芒划向青丘之外,不见踪影。

“这小辈倒是不错,虽然还有些许稚嫩,但也是难道的天骄,涂山兄好福气。”一盘的白泽有趣的看了眼狐阿七离去的方向,笑着说道。

涂山青抚了抚须,眼中露出得意的摇头笑道:“哪里哪里,贫道这孙儿放在上古也就上人之资。”

“呵呵,没想到你这老狐狸还有些自知之明,要知道贫道这些年可是培养出无数后辈,你这孙辈还差的远呢。”鲲鹏道人冷笑打击道。

“你……”

“好了好了,两位前辈莫吵,咱们还是先办大事。”见情况不好,涂山昊连忙出来制止。

“哼,那贫道便先放过这老鸟,下次在烤了你的翅膀。”

“呵,到时候谁扒了谁的皮还不一定呢。”

“……”

“……”

对于两位大佬拌嘴,涂山昊已经习以为常,也不知道是不是两人上古时期有仇,这一见面就互掐。

一阵沉默后,涂山昊等人在涂山青的带领下来到青丘深处的极寒之地。

看着冰冷的极寒之地,涂山昊久久不语,往日的记忆悄然闪过。

毕竟,这里也曾是年少轻狂过的地方。

涂山青饶有兴趣的撇了一眼涂山昊,大步踏入,带着众人来到极寒之地核心地带。

待到几人停下脚步,前方已是出现了一颗高达百丈,通体翠绿的参天桑树。

正是青丘的镇族灵根,青桑树。

涂山青缓步上前,轻抚了几下青桑树,眼中闪过一抹回忆,凝声道:

“小子,这就是青丘镇压空间的核心了,砍了它,青丘便会破碎,回归暂时的混沌之状,到时就是你的机会了。”

“师傅,没有其他的办法呢,毕竟这灵根……”涂山昊微微皱眉,略带为难道。

涂山青收回手掌,转身负手道:“没有,砍了吧,它的使命便是守护青丘,如今它的牺牲,便是对请求最好的帮助。”

“这……好吧,得罪了。”涂山昊还有些迟疑,但见涂山青轻颤的眉梢,咬牙取出问帝枪上前。

“用尽全力,必要关头,我等皆会出手相助,不必担忧。”涂山青挥手示意鲲鹏两人退后,一同闪身离开极寒之地。

见状,涂山昊眸光微沉,暗自深吸了一口气,紧了紧手中的问帝枪。

之所以打破青丘的空间核心重反混沌,便是为了使涂山昊开天辟地。

没错,就是开天辟地!

青丘的空间庞大无比,乃是涂山青当初以无数天才地宝,拼着陨落开辟而出,乃是一处罕见的小千世界。

只要涂山昊将青丘的空间核心打破,青丘庞大的空间便会轰然破碎,到时一切归为虚无,进入短暂的混沌状态。

趁此时机,涂山昊便可进行缩水无数倍的开天辟地,重新开辟一处小千世界,甚至是中千世界。

借助这一开辟世界的感悟,涂山昊的修为便会成倍增长。

甚至涂山昊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他要在新开辟的世界中建立妖庭,真正意义上的统一妖族。

同时,涂山昊也要趁机确定一件事。

天地本源的蹭加,会不会影响到天地的演变?

脑中思绪流转,涂山昊握紧问帝枪大步上前,举臂一枪劈向青桑树。

轰-

好似知道涂山昊此举的意义,通灵的青桑树并未使出神通自保,而是在问帝枪下轰然破碎。

一片片翠叶飘散,一块块木屑乱舞,存在无数元会,一直默默守护的青丘的青桑树结束了漫长而又单调的一生。

嗡嗡嗡……

好似在为这位守护者哀悼,穹天碧日的青山大地破碎,天空崩裂,往日厚重浩瀚的大好山河彻底沦陷,整个世界仿佛陷入末日,彻底毁灭。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第三章

当然,天榜三十六位大宗师,并未将天下强者完全囊括其中,毕竟天榜只看战绩,而有一些人是懒得到处找人交手的。

这种人不光华山有,就是整个天下也不在少数,至少在李昭的感知里,星星点点分布在大地上的强者,起码也有三位数以上。

在世界元气上升之后,原本受限于外界环境,无法再更进一步的人面前,又多了进步的空间。

虽然还要靠自己披荆斩棘,强行开出一条路来,但已经汇聚了许多英才的神州大地上,有这个天分的人可不在少数。

特别是如今的神州,出现了许多新的物种,其中大多数都是可以吃的,食用之后提供的精气也多,使得民众的体质在不断上升。

而且虽然没有人具体统计过,但是经常出门的人,都会有一种若有若无的感觉,好像每次出远门,路都会变远一样的,只不过旅途舟车劳顿加上没有对比,一般人都没放在心上而已。

而在大明中枢当中,却切实的记载着大地的膨胀情况,且不说田土数量的上升,就是时不时发现的小村聚落之类的,也让户部的统计工作一直停不下来。

如果不是粮食产量增加,加上与东瀛和西土的贸易,以及清理田亩和绞杀异兽的持续行动,使得大明财政还能撑的下去的话,恐怕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呢。

就算如此,朝廷能控制的也大多是那些城镇,原本打算将皇权下到乡县的政策,在世界的变化面前毫无作用。

即便如此,一般人也不敢明与朝廷对抗,因为随着火器的发展,加之舆论的导向,官府的形象在一次又一次的对抗异兽袭击保护民众的行为中正在好转,在大多数普通百姓心中,皇上是个好皇上!

猎杀异兽来换取资源,成了许多江湖人的选择,特别是那些初出茅庐没什么背景的,这是一条名利双收的捷径。

许多少侠都是因为这样才出名的,毕竟比起到处找人比武,得罪人不说还未必打的过,随便找个乡县接下铲除凶兽的榜单,人家还会宣传一下你的义举呢。

形形色色,或好或不好的事情,无时无刻都在发生着,不光江湖人在努力,许多宗教人士也焕发了新生。

以往只存在于典籍之中,被许多人心里暗诽为骗人把戏的法术,居然是真实存在的,虽然不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

如想象中那么牛叉,但也足够让人激动的了。

毕竟比起发个火球霹雳什么的炸碎一座山,人们更感兴趣的是长生不老之术,既然法术能用,那么长生不老也是有可能的了!

嗯……收购异兽和特殊矿产的,除了官府、门派、世家之流,就是这个宗教人士了,在他们的研究下,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药品都被鼓捣了出来,然后流入到了市场上面。

什么大力丸、牛力丸之类的还算正常,其它吃了以后会打嗝好几天,或者浑身上下突然长黑毛,或者让头发会变色的东西,李昭这些年可是见了不少了。

没别的原因,岳仙子就喜欢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每次出门都会买一大堆,如果不是亲近的人的话,谁知道在她高冷的外表下,其实还是一个孩子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