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卫老董和校花的小事说;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门卫老董和校花的小事说 第一章

“喂,你干什么,快放开我们。”张宁大声叫喊,努力地挣扎,心里却已是着急万分,看来今天的运气还真是背,不但车子爆胎,还遇上坏人了。

“混蛋、流氓,你敢非礼姐,姐要让你流鼻血……”

张瑶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已经抡起拳头,朝着秦天的鼻子砸了过去。她好歹也是学过跆拳道的,力气自然也是有点的,这一拳要是砸中秦天的鼻子,一定能让他的鼻子见红。

唔,我好心帮助你们,你们不领情就算了,居然骂我,还要打我?

秦天心里郁闷不已,看到粉拳袭来,他却不慌也不忙,脑袋只是微微一偏,就躲了过去,而后,他满脸郁闷地说道:“美女,我没有非礼你们啊!”

“你还说你没有非礼我们,你这样抱着我们,还不是非礼,那是什么?”张瑶怒极,没有给秦天任何解释的机会,一拳没有打中他,怒吼着的同时,她脚下用力一蹬,开始袭击秦天下半身。

在跆拳道馆的时候,老师就已经再三强调,男人身上最大的弱点,只要准确命中,必能扭转局面,反败为胜。

只是,正当张瑶以为自己就要得手的时候,她却突然发现,她的腿居然被秦天的双腿给夹住,没法再前进半分了。

仅仅是不到一寸的距离,这么近的距离,若是再给她0.1秒的时间,她就能击败秦天。

只可惜,梦想很丰满,现实还是太骨感。

张宁和张瑶不挣扎、不反抗还好,她们这么一闹,顿时就把秦天给惹火了,当然,这火却不是怒火的那个火。

两人被秦天抱在怀中,挣扎间少不了亲密接触,一时之间,秦天就有些心猿意马了。

张瑶似乎没有察觉到这个细微的变化,她依然还在努力,试图把那条被秦天夹住的腿收回来,只是,她发现一切努力都是徒劳。

“死流氓,快放开我们。”张宁看着秦天那一脸享受的表情,自然知道这家伙心里在想什么,不由使劲地掐住秦天的脖子,并大声喊叫道:“救命,快来人,救命,有人非礼啊……”

只可惜,这里乃是在高速路上,虽然也有不少车子经过,但也仅仅是经过而已,张宁的叫喊声,却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听到张宁的叫喊声,秦天的心里郁闷不已,他怎么就成非礼了,他这是在做好事,她们的车子爆胎,要他帮忙,他马上就答应给她们充当交通工具,不辞劳苦抱着她们赶路,这也能算是非礼?

门卫老董和校花的小事说 第二章

蓝色的血池中,天使怪缓缓站起来。

它们飞上血池上空,看向四周,搜索杨阙的踪迹、

头顶的乌云逐渐散去,天使怪们骤然发现,要寻找的敌人,竟然在它们的上空。

天使怪的速度,比起施展乌云翼的杨阙来说,还是要差了那么一些。

要避开天使怪的攻击,对杨阙来说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哪怕手中抓着天幕意志,也可以躲开天使怪的攻击。

而天幕意志的这点反抗,对杨阙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都不需要进行绝对武装,或者使用异兽的能力,保持在最平常的状态就可以完全无视。

天幕意志本身的力量,连杨阙的衣服都没有办法破防。

“你……为什么!”

天幕意志挣扎咆哮着。

他依然不明白,对方到底是怎么伤到他的。

“解释起来比较复杂,你就当成是我的天赋能力吧。”杨阙语气随意。

解释起来倒不是复杂,而是很难解释。

他之所以可以伤到天幕意志,是使用了那股特殊的力量——当初他在解决空洞怪的时候,莫名“觉醒”的力量。

当时各种攻击都不能真正解决空洞怪,顶多是让它形变。

后来杨阙以这一特殊的力量消灭了空洞怪。

既然哮天犬闻出来天幕之兽和空洞怪等“同源”,天幕意志又和天幕之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还是直接从天幕之兽体内出来的。

那么,这一力量对天幕意志或许也有效果。

杨阙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就对天幕意志发动了攻击。

事实证明,他的猜想没有问题。

使用这一力量后,他真正伤到了天幕意志那仿若不存在的身躯。

可以说是一举将其重伤。

美中不足的是,这力量没法和异兽的能力同时使用。

两者并不兼容,杨阙没有办法让异兽的攻击带上这股力量,伤到天幕意志。

另外,就目前来说,杨阙使用“绝对武装”,也没

门卫老董和校花的小事说;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有办法带上这股力量。

只能以最纯粹的常态,使用这一力量来对敌。

好在,哪怕是战斗力最低的平常姿态,对付天幕意志也是绰绰有余。

一旦天幕意志的“不死之躯”被打破,他的威胁甚至还比不上一个石化怪。

哦,除了天幕意志会飞之外。

天幕意志挣扎着,还不忘记操控天使怪继续攻击杨阙。

这个家伙也是癫狂。

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脑袋就捏在杨阙手中,一举一动都往着“同归于尽”的方向走。

不过这也的确有些效果。

杨阙不是很肯定,脑袋就是天幕意志的要害,爆掉脑袋就等于杀掉对方。

万一“干掉”他后,天幕意志又从天幕之兽体内重生?或者在另外的地方重生怎么办?

有了这层顾虑,杨阙反而不那么着急杀掉天幕意志了。

这也是他一开始的攻击目标不是脑袋,而是心脏的原因。

从石化怪的情况推断,天幕意志的要害应该是脑袋才对。

杨阙没有第一时间攻击,可不是他的失误,而是有各种各样的考量。

退一步来说,就算能够杀掉天幕意志,失去了他,那些石化怪,天使怪乃至天幕之兽会怎么样,都是未知之数。

最好的结果是随着天幕意志的死亡一块消亡。

不好的结果,说不定这些玩意失去了控制者,就陷入到从各地疯狂当中也说不定。

门卫老董和校花的小事说 第三章

站在自家大宅的门口,康斯坦丁·尤里乌斯看着站在院外大门口拎着小行李箱的少女,面无表情地对着他的保镖队长点了点头:“她没有说错,的确是故人之后。”

出身戎马老兵保全中心的这位保镖队长闻言点了点头,用他带着一点口音的北方语做出了回答:“我这就去让她进来。”

“不用,你去忙你的吧,我去带她。”康斯坦丁选择了拒绝。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雇佣者为什么要亲力亲为,但是队长先生还是选择了

门卫老董和校花的小事说;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乖乖听话。

让他离开之后,康斯坦丁·尤里乌斯快步来到大门前,伸出手,接过这位少女手中的行李箱。

这是一个仿佛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少女,大大的眼睛,朱红的双唇,精巧可爱的小鼻子,还有黑色长发中若隐若现的小耳朵……康斯坦丁扭头,用目光呵斥了想要过来一亲芳泽的孙辈,然后伸出另一只空闲的手,托住了她的小手,在那真丝的手套上轻吻了一下。

只一下,多一秒康斯坦丁都会觉得这是僭越,是凡人对高高在上者最大的亵渎,死无葬身之地才是他最好的归属。

眼前细长手指的主人有着最为精致的长裙,完全无视了初春寒风的这位泰南少女微笑着,似乎满意于康斯坦丁的服侍,她微微点了点头,及腰的长发随之被风扬起:“康斯坦丁,你老了很多了。”

“是的,女士。”明白自己应该在外面如何称呼这位存在的康斯坦丁微笑着。

当然了,夫人,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只有十二岁,正好是年轻男性蠢蠢欲动的年纪。

他感叹着当年自己的勇气与毅力,同时扭头看了自己的长子一眼。

后者很显然是带着使命而来,因为他的长孙,正躲在宅门左侧的第三个落地窗后,用期待地眼神看着这边。

这个孩子,他有肉眼可见的害羞,也同样有肉眼可见的坚强。

“父亲,这位是……”这位慈爱的祖父为了自己的后代尽力而为的模样让康斯坦丁有些唏嘘,他仿佛看到当年自己的父亲为自己而向祖父询问祖父身边的那位女孩是谁一样。

“是素素夫人。”在占星师家族中,夫人有很多意思,但是在一家之主向家人介绍一个小女孩时,正常情况下不可能使用夫人或先生这样有着性别针对性的形容词,如果用了,而且是以非常尊敬的口气做出说明时,就代表着这是一位家族的贵客。

如果长辈是用赶人的眼神看着晚辈,那代表的就是这是一位非常尊贵的传奇超凡者。

正因为如此,康斯坦丁的长子瞳孔收缩了一下,然后带着一丝遗憾与畏惧,向着自己父亲身旁的小女孩抚胸行礼:“向您致敬,夫人,您的到来令尤里乌斯家族蓬荜生辉。”

“你这个孩子,上次来的时候,你还是一个婴儿呢。”康斯坦丁身旁的少女微笑着点了点头:“下一次来,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但想来,也应该是窗后那个孩子来接待我了吧。”

这让康斯坦丁长子原本就低下的脑袋低得更加幽暗与深邃。

“您的目光如炬,那个孩子是家族中第四代最优秀的孩子。”康斯坦丁低头介绍道。

“嗯,我可以看出来,非常优秀的天赋,命运的线条非常强韧,最重要的是,论眼光,像极了当初小时候的你。”少女的评价让康斯坦丁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是的,夫人,您没有说错。”

这个孩子,多智,狡猾,他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用言语改变了他祖父的心意,让他心甘情愿地为了自己的孙儿挺身而出……就和当初让父亲去问祖父眼前这个女孩会是谁的自己一样。

“人类的命运,总是在短短的刹那被确认和改变。”女孩说到这里,对着窗后的那个男孩微笑着招了招手。

后者立即消失在了窗帘的后方,在康斯坦丁看来,一部分是因为这个孩子面皮薄,他有些不好意思,另一部分则是……他感觉到了问题所在,毕竟这个孩子在家里的绰号可是叫狡猾的鲍尔啊。

“还是和你一样啊,康斯坦丁。”少女微笑着发出感叹声。

而康斯坦丁陪着笑,同时不着痕迹地提出了问题,毕竟他想知道,这位为什么要来这里。

这可是……真正的神明啊。

“我为什么要来这里,这个啊,是为了看一看某个孩子。”这位少女微笑着给予了康斯坦丁一个答案。

这让老人本能地想要问是哪一个孩子,是不是刚刚那个胆大包天的鲍尔,但是在下一秒,这位老人就摇了摇头——不可能是他家的孩子。

尤里乌斯家族的孩子,以占星师与巫师为家传职业,如此窃取天命的家族,怎么可能获得命运女神的青睐,她没有对这个家族斩尽杀绝,都已经是恩赐了。

那会是谁?

康斯坦丁思考着,同时注意到这位少女正在转身,听到了身后大门处传来的马车车轮压实路面所发出的噪声,康斯坦丁转身,看到了那位女王的马车,看到了正在打开车门的女卫士,也看到了抱着孩子走出来的女王。

您……是在等位小王子吗?

不,应该不是吧,毕竟马林阁下一次又一次的击碎了名为命运试金石的战争,他所改变的一切,只怕会让这位女神发疯。

康斯坦丁先是诧异,然后又如释重负——你看,有时候失去关注都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代表着安全,毕竟神明的关注有时候并不是什么好事,尤里乌斯家族真的有些负担不起。

“康斯坦丁大师,根据法罗尔公国的传统,我想为我的这个孩子进行一次占卜。”法罗尔的年轻女王抱着她的孩子来到了康斯坦丁的面前。

原本她可以让她的卫士兼女仆来抱着孩子,但正因为是公国的长子,她亲手抱着更显重要。

康斯坦丁并没有回答,而是看了一眼身旁的少女。

·您来吗,夫人。

康斯坦丁以灵能叩响了眼前女神的心灵。

·还是你来吧,你是占卜大师,而我只是一个纺织女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