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用嘴帮我口,还敢逃吗师尊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岳用嘴帮我口 第一章

“亚父!亚父!”

一个身上穿着明黄色龙袍的小男孩跑了过来,他看起来只有四五岁的模样,手里拿着一卷书画,蹦蹦跳跳的来到了一个男人的面前。

“遗儿”那男人轻轻的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十分慈祥的开口说道:“今天的功课做了吗?”

小男孩奶声奶气地张口说道:“做了!曾姐姐还检查过了呢!亚父之前许给遗儿的金风玉露羹呢?遗儿饿了!”

那男人轻轻地笑了两声,同一旁的饭盒里取出一只透明的琉璃碗来,将小盖子打开,又给对方递过去一个小汤匙。

琉璃碗里装着的的确是金黄色的金风玉露跟羹,这金黄色之中还掺杂着一股子淡淡的粉红色,入口就能闻到一股极为香甜可口的香味。

小男孩儿努力的扒拉着手里的汤盏,一口一口地往自己的嘴里塞着这碗金风玉露羹,将手里早就带过来的画卷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

男人取出画卷,看着画上的女人愣了愣。

“你又跑去亚父的书房去了?”那男人沉思了一下,小小声的问着旁边的孩子。

小孩子咽下去的时候有一点心虚,还是讪讪的张口说道:“我是好奇嘛!亚父都不愿意给我画画,偏偏要画这个女人,可是这个女人不知为何看起来总是十分熟悉的样子。”

那男人叹息一声,时光的力量在他的面前缓缓而过,他低着头告诉这个孩子:“这是我的爱人。”

那小男孩乐呵呵地笑了两声:“只是看着这画像上倒是和我的母亲长得是很相似的。”

萧霜华点点头,只听那个小男孩又抬起头问了他一句:“那亚父喜欢的这个女人去哪里了呢?我看这上面的落款,说是这个人叫千灯?既然知道他的名字,为什么不去找他呢”。

那男人沉默不语,轻轻的摸了摸着小男孩的头发,过了好一会儿之后这才开口说道:“她已经离开了,不过我们总有一天会再见面的”。

小男孩抬起自己的头,一双眼睛闪闪发光,像是装着万千纯净的秋水一般,那男人就在这双眼睛里找到了自己爱人的足迹。

这个孩子长得实在是太像他了,如今这

岳用嘴帮我口,还敢逃吗师尊

一举一动之间都像极了她曾经的模样,就连胃口和想法也和曾经自己的母亲一模一样。

如今,他已经不叫萧霜华,白千灯去世之后,专程让人将他们两个人重新接到了这皇宫里,这个孩子在他留下的这些臣子的扶持里,终于如愿以偿地做了皇帝。

白千灯做女帝三年,这三年倒是做了许多轰轰烈烈的大事,他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并且趁此机会诛杀了大部分十分凶恶的世家和顽固的王侯。

所以当这个孩子在文武百官的因素之下坐上皇位之后,这朝堂之上登时便冷静了下来,并且将这些年搜集到的关于步潮生的错处呈了上去,按照白千灯留下的旨意,将步家满门抄斩,廖云奇取而代之成为了唯一的丞相。

曾衫夫妇掌控了内阁,西将军也成为了下一任兵马大将军,又是三年时光匆匆,昔日留下来的这个婴儿也慢慢的长成一个大孩子,萧霜华改名换姓,成为了这个孩子的亚父,教导孩子读书成长。

入了夜,那孩子睡熟了,萧霜华一步步来到窗外,遥遥远远地看着天上的明月。

这些年来,他有很多话想要问一问白千灯,更有很多话想要和对方说一说从前还在那秘境的时候,总感觉自己以后还是有时间的,可是当他们一起回到了汤城之后,就发现自己所有的设想全部都是错误的。

岳用嘴帮我口 第二章

云熙应下萧君谦的承诺,终究是没有食言,诺大后宫,只有萧君谦一人。

这可是女皇之位传承至今从未出现过的。

若是无人打理,后宫众殿,怕是要长草了!

那些家有儿子的大臣只能望洋兴叹了,皆羡慕萧丞相养了个好儿子,宠贯六宫!

而因云熙足够强大,在朝堂上亦是无人敢动什么小心思,政令施行通畅,亦是云熙皇宫只萧君谦一人,众臣虽有意见,但也不敢随意乱嚼舌根。

因云熙在各州县设置了暗司,贪官污吏倒是少了不少。

而因棉花与红薯的种植普及,百姓们的生活也日渐富裕,原昊日国的百姓也因云熙的各项政令,日子倒是比原先好过许多。

因此,不过多长时间,百姓们便无比尊崇云熙女皇,一时间,云熙盛世明君的声名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不过也并不是完全的大臣都对云熙唯命是从,偏偏就有那么一两人就喜欢找云熙茬的,首当其冲地便是秋文羽!

她随时随地都在监督着云熙,让云熙没有一丝做昏君的可能!

清晨,云熙还在睡梦中便被萧君谦叫醒。

“熙儿熙儿,快起床了!”萧君谦温声叫道。

“唔,别吵,再让我睡会。”云熙半梦半醒地道。

“熙儿,该上朝去了!”萧君谦无奈地道。

“管它呢!不去上了!”云熙依旧留恋着被子的温度。

“熙儿,别闹,你可是女皇,你不去上朝,让文武百官怎么办?”萧君谦哭笑不得,不知为何,云熙最近愈发地贪睡了。

云熙一骨碌从床上翻起来,是啊!她现在是女皇,怎么能贪睡呢?

唉!谁说当皇帝好的,这不比前世上学还累啊!文武百官,天下百姓都眼定定的盯着你呢?你能犯一点错吗?

无奈,云熙只能惺忪着双眼,任萧君谦为她更衣上朝!

正在梳洗间,忽而外面一声高呼:

“陛下,请速速上朝,切莫沉迷于后宫,误了国家大事!”

不是秋文羽的声音又是谁的?

云熙将梳子往梳妆台上重重一放,“哼,这秋文羽,总是这般惹人嫌!”

“熙儿,您你快去吧,莫要让秋大人久等了,她毕竟也是为你好,倒是难得地贤臣!”萧君谦道。

这秋文羽倒是确实为国献计不少,与那些只会附声应和的朝臣不同,她会在云熙有误的时候便直言而谏,及时纠正。因此,倒是多次让云熙吐槽她!

云熙黑着脸摔门而出,看到秋文羽正满脸笑意地站在那里,见到云熙出来,一揖道:

“望陛下以国事为重!”

云熙看着她那一脸得逞的笑,这气便不打一处来,上去便揪住她的领子。

“秋文羽,你不要太过分了,真当我不敢处置你不成,还沉迷后宫,你告诉我什么叫沉迷后宫?我后宫唯有一人,我还沉迷!你再如此口无遮拦,我便商你十个八个美男,让你沉迷去!”云熙恶狠狠地道。

“陛下陛下,注意想象,喏,后面还有这么多宫人看着呢!那十个八个美男什么的,臣可消受不起,不过要是陛下需要,臣倒是可在一个时辰内便为陛下办妥!”秋文羽笑得像只狐狸。

秋文羽明白,云熙是不会同她计较的,这些年来,她们俩关系可以说是亦臣亦友,云熙对她自“我”的时候,秋文羽便知晓,云熙是在同她置气呢!

岳用嘴帮我口 第三章

吉祥聪慧,连忙转移了话题,她手疾眼快的从归何手里抢了果子来,用袖子仔细的擦了擦才塞到孟燕昭的手里,“小姐尝尝,如今正是这果子味道好的时候,比前几日来更熟透了些,很是甘甜。”

孟燕昭见状也不多问,便轻笑着应了,“在这林中停留的日子也不算断,过了明日也该将启程的事宜提上日程了。”

“都不着急呢,小姐尽管养好身子再说其他。”吉祥笑着扶了孟燕昭坐在一旁的树下的大石上,那石上放置了品相极好的毛毯,倒是舒服。

王大夫吊儿郎当的甩着手中的稻草哼着小曲,瞧见孟燕昭竟是能走动了,也惊喜了几分,连忙上前关切的问道,“这位小姐身子可是好些了?”

孟燕昭见这人虽是有些上了年纪,却活是个老顽童的模样,“好些了。”

吉祥见状连忙说道,“小姐,这是王大夫,咱们从孟京出来便是王大夫一路照料,小姐的身子弱,都是王大夫开了药给小姐悉心调养的。”

孟燕昭闻言点了点头,随即对着王大夫善意的轻笑,“多谢王大夫。”

王大夫摇了摇头,瞧着着孟燕昭甚是水灵,之前脸上的狰狞伤疤许是用了毒的缘故,如今毒解了,那面目可是好看的很。

“诶,哪里需要这般的客气。”王大夫连忙摆了摆手,随即自顾自的坐在那地下,笑眯眯的说道,“倒是这位姑娘的身子骨可是少有的,受了那般重的伤,还能留条命下来,可是大造化啊。”

孟燕昭闻言仿佛回到了孟京的连日的大雨里,她掩下眼中的神色,轻声

岳用嘴帮我口,还敢逃吗师尊

开口道,“老人常言,祸害遗千年,我能捡条命回来,大抵也是这个缘由。”

王大夫倒似瞧不出孟燕昭的神色,还是那般随意的模样,“这话倒是不对。”

孟燕昭微微抬眸问道,“哦?”

“这位姑娘还能坐在这里,是缘,我能坐在这里,也是顺了缘,姑娘还有事情未做,便是这缘法还轮转着。”王大夫笑着捏了捏自己的山羊胡子,眼眸中竟是多了几分神秘莫测之感。

孟燕昭闻言心思一动,竟是鬼使神差的问道,“那依王大夫之见,这缘法可是不由得我的?”

“非也非也,姑娘可莫要妄自菲薄,这缘法一说,看似玄妙,可事在人为,姑娘心中的执念未化解,这万事的发展,自然是由姑娘亲自来推动的。”

孟燕昭闻言微微抬眸看向王大夫,却见他那掩在袖下的手腕上,半枚黑青色的刺青随着他把玩稻草的动作若隐若现。

她捏着手中的果子沉默了半晌,随即又仿若什么都没发生的问道,“王大夫可是孟京城中人?听您的口音倒不像是孟京人士。”

王大夫见孟燕昭不再提,便也散漫的说道,“祖上本是孟京土生土长的农户人家,只是家中出了变故,我游历了四方,倒也不拘与是哪里的人了。”

孟燕昭轻笑,“王大夫好胸襟。”

“哪里,左右不过是居无定所,四海为家罢了。”王大夫把玩着手中的稻草笑道,可眉宇间到底是多了几分惆怅。

“不知王大夫都去过哪些地方?我虽常在江湖上行走,可心中满满当当的,这路上的风景,无暇欣赏半分。”孟燕昭将手中的果子递给王大夫问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