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调教张腿坐讲台:深深的进入美妇紧窄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教室调教张腿坐讲台 第一章

回到北京,已经半个月了,我们开了无数次会议,最后决定在三天后出发,先到离k2(乔戈里峰)最近的城市叶城县,首先我们要先坐飞机道喀什机场,在从机场做火车去叶城县。

路上状况就不说了,三天后我们总算是到了叶城县,在这里找了一个宾馆县先了下来,这次来的人有五大家族,刘金亮一行五人,战侠,帝,女巫,肥鹰,崔东,杨佳垚,毛魏清,吴迪,院长,脑,反正能来的人都来了。

我们并没有选择巴基斯坦大本营,因为我们并不是攀登k2而是要绕过k2,所以我们会让后勤保障,留在k2的山脚下,这是一条从来没有人走过的路线,我们会随着冰冻的河流,经过布洛阿特峰,在一直向东走36公里进入巴基斯坦境内,在哪里有图像上面显示的洞口处。

虽然是36公里,但我们却要翻过几座6000多海拔高山,预计需要3天时间。

我们这次去的人一共有13人,我们五大家族,刘金亮五人,张玄武因为手臂断了就没有来,留在了营地,战侠,女巫,高天,崔东,脑。

这一路上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怪事,我们一行人由火麒麟,战侠带队,这次战侠回来,带着一把枪口特别大的***,口径足有30毫米,如果用上特殊子弹,完全可以一枪射穿坦克侧面装甲,战侠这是吃了在北极的亏。

这东西据说是中科院特别研制出来的,用来打远距离装甲厚的目标,用上特殊的特别动能弹足以打到8000米。

当然这枪的威力也是极为恐怖,光是后坐力,就能将一位两百斤的胖子向后击飞10几米,就连子弹出堂产生出的爆破力,都能将五米之内的人造成损害。

而这次战侠一共就带了10发子弹,分别是五发***,五发爆破弹类似于达姆弹。

我们从公路出发一天半时间,到达k2山脚下,院长让人开始安营扎寨,摆上电子器械,休息一晚上,第二天我们开始准备顺着冰冻的河水向东出发,现在河水已经开始慢慢的开化,如果在过一段时间恐怕我们就只能沿着山体向前行走。

一上午我们就走过水路,然后进入了峡谷,此时山谷有着一阵阵冷风吹来,我们各自带着武器,据说峡谷有些野兽会出没,长度在12公里,我们预计在天黑前走出峡谷。

一路上可以说是风平浪静,正在我们准备支帐篷睡觉时,突然听到山谷上方传来了野兽的嚎叫,这种声音像是老虎又像是狼,仔细听还有些像是牛。

但声音很快就消失了,于是我们决定轮流休息,两人一组,第一组有火麒麟和王力两人,可当我们休息到晚上12点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起雾了,此时的我正和战侠在外面守夜。

我对战侠说道:“突然起雾并不是什么好兆头!”

我这话刚说完就听到外面山谷里面传来了,之前我们听到的野兽嚎叫,战侠一个激灵赶紧叫醒所有人拿上自己的装备,随后我们就听到铛铛走路的声音,这声音在山谷里面回荡,震的我们心里都在颤抖。

随着声音越来越近,我们这才看到一个黑影隐约的出现在迷雾中,光看黑影我们这些人就站不住了,黑影的高度足有三米多高,巨大的头颅连它的身子都被挡住了。

我们不断的往后撤退,正当我们准备跑的时候,后面的怪物走出了迷雾,我回头看了一眼心中不禁震惊,这竟然是梼杌,我对其他人大叫道:“是梼杌。”

这东西长得像是老虎长毛,四肢红色,一张巨大的血盆大口,脑袋巨大如同一辆卡车头,身后一条长长的尾巴,见到我们全身的毛发树立起来,见我们就向我们追来。

我是一边跑一边将手上的武器打开保险,回头射了几枪发现这怪物竟然全身坚硬,子弹虽然打进身体,却没有任何的流血,这可是让梼杌更加的愤怒。

别看这怪物大,速度可是不慢,眼看就要抓到我的时候,跑到我前面的战侠开枪了,一发爆破子弹打在了怪物的头顶上。

巨大的后坐力将战侠顶飞,战侠落地之后打了一滚,起来看了一眼梼杌,脑袋被炸出一个锅盖大的血洞,可是梼杌却只是眩晕了一会,没有了眼睛的梼杌竟然继续向我们追击过来。

战侠看到后骂道:“这怪物怎么如此的恐怖。”

我一边跑一边说道:“你以为上古神兽说干死就能干死的吗?”

这时肥鹰在本空中说道:“前方有个洞口可以进去。”

果然在河水对面有一个洞口,洞口不大只有一米半高,我们所有人钻了进去,最后进来的是战侠,原本以为安全的我们却没想到这头梼杌,竟然用自己的两只前爪在不断的挖开坚硬的岩石。

教室调教张腿坐讲台 第二章

第1839章冤家路窄

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冤家路窄

“看来叶老弟也是耳听八方的嘛。”

听到叶凡的话,杨耀东又是大声一笑:

“没错,就是册封神州院长一事。”

“这些年,我们重心一直盯着血医门,没有怎么留意其它医派的状况。”

“结果让梵医钻了大空子。”

“短短两年时间,几百名在册梵医变成了一万三千人。”

“他们现在不仅四处开医馆,建医院,还搞出一个黄埔军校的医学院出来。”

“其实这些没什么。”

“对于宽容度强大的神州来说,只要能够治病救人,什么医生什么医术都无所谓。”

“毕竟不管是白猫还是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

“而且这些医疗机构发展越大越强,对于民众来说就越是好事。”

“比如西医韩医这些。”

“神州医盟不仅没有压制它们,反而给予补贴让它们发展。”

“梵医如果也是这样,我愿意每年砸十个亿,毕竟精神病人也应该得到治疗。”

杨耀东神情多了一抹冷冽:“可梵医发展壮大之余,还夹带着自己私货。”

叶凡微微眯眼:“夹带私货?”

“一,梵医不按神州医盟共同进步原则分享技术。”

杨耀东把心中恼火的事情向叶凡倾诉:

“它只吸收其余医派精华,但用自己老掉牙的东西忽悠大家。”

“二,梵医能够从几百人壮大到一万三千人。”

“除了确实有过人医术之外,还有就是砸钱挖了不少大咖。”

“很多医学流派的骨干都被梵医挖走了,华医门也有不少人被利诱了。”

“这还不算,最让人愤怒的是第三点。”

“那就是要每一个加入的梵医都必须效忠梵国王室。”

“在神州的土地,拿神州的优惠,赚神州病人的钱,却对梵国王室效忠,这怎么可能被允许?”

杨耀东眼里多了一抹摄人光芒。

神州海纳百川,却不代表没有底线。

叶凡轻轻点头:“这倒也是,受外族唆使,很容易出乱子的。”

“知道梵医这些私货后,我准备腾出手来打压一番。”

杨耀东感慨一声:“结果我还没有动手,梵医又将了我一军。”

“他们在龙都建造出来的最大梵医学院,绕过神州医盟管制向梵国王室加冕。”

“他们要梵国派一个人来领导梵医学院,或者册封他们

教室调教张腿坐讲台:深深的进入美妇紧窄

提供出去的人做院长。”

教室调教张腿坐讲台:深深的进入美妇紧窄

梵国王室更是脑子进水,还真派出梵当斯王子来神州运作。”

杨耀东声音无形中变得凌厉:“这简直是狗胆包天了他们。”

叶凡脸上没有太多惊讶。

跟梵当斯碰撞以来,宋红颜已经告知了一些东西,所以他早有心理准备。

叶凡端起茶杯喝入一口水笑道:

“神州境内,自然是神州说了算,杨大哥有啥好烦恼的?”

在他看来,以杨耀东的地位和能量,随便勾一勾手指就能压制梵医不该有的念头。

“两个星期前,我跟你的想法一模一样,以为自己手指一点就能摆平。”

杨耀东也端起茶水咕噜噜喝了个干净:

“可一动,却发现事情比想象中棘手多了。”

“一是梵医队伍现在壮大了,其中加入了不少医学界大咖,粗暴打压容易传到国际。”

“神州医盟好不容易成为世界医盟理事,做事情还是需要一点遮羞布的。”

“二是梵医这些年确实治疗好不少精神病人。”

“不管多么严重的精神患者,只要到了梵医手里,都能很快的得到有效控制。”

杨耀东语气有些凝重:“那些病人和家属对梵医都是赞不绝口。”

教室调教张腿坐讲台 第三章

一道声音从门口传来,尤带几分苍老和沉默,还有一丝无法名状的威慑力,让整件事情走到另一个方向。

随着那个人影的踏入,所有人目光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变化,个人心中个有想法。

米仓建一和黑山佐和子,还有二宫泉生三人,面对伊东道彦不免震惊,明明有传闻说……

但是现在看,那个传闻已经是假的了,确实是假的,而且不能再假。

伊东道彦一句半截入土,不过是自谦而已,看着对方中气十足,红光满面的样子,哪儿有行将就木的情况。

确实是意外颇多,现在看,似乎有可能是伊东家族想要试探一下四大家族,所以故意传出来那样的消息。

让人误会,这伊东道彦已经快要死了,伊东家族即将陷入乱局。

这种情况下,如果有野心想要动手的,肯定会露出来马脚,比如说——

二宫泉生。

米仓建一不自觉和黑山佐和子对视一眼,眸底情绪明显,心中显然生出的是一丝后怕。

如果不是家族一事,让他们暂时无暇顾及伊东家族的情况,那么现在被坑的是不是就变成了自己。

此时的二宫泉生,确实是这样的想法,怒而气急,但事实上这样的结果,并非一场梦。

而是真实发生的事儿。

后悔,已经没地方后悔了。

看着活蹦乱跳的伊东道彦,二宫泉生正对米仓建一盯过去,只想问一问,是不是他们早就知道,所以……

所以才会这么平静的任由自己作乱,然而自己坑了自己。

完全不顾往日情谊。

只想着一心把自己坑死。

呵呵……果然是家族中人,好狠的心呐!

事情一开始,就在这些人计划当中吗?所以自己确实猜对了,猜对了江川,和伊东家族就是一伙儿的。

触目江川一脸复杂情绪,显然二宫泉生是有些误会了。

实际上江川心里想的是另一回事儿。

不过二宫泉生还是不可能知道的就是了。

心底情绪斑杂,二宫泉生只能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这个情况下,没什么重要事儿。

反正那些事情也没有证据,证明不证明又如何,反正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抵死不承认即可。

二宫家族不能毁在自己手里,绝对不能,不可能,更是不可以。

冷静下来,二宫泉生心底已经没有别的情绪,触目江川只当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似的,安静异常。

实际内心波涛汹涌不自知。

米仓建一,黑山佐和子,长濑司,联合江川与伊东道彦合作,想要吞并二宫家族,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

自己绝对不会放弃这种事儿,绝对不会,也不可能放弃这种事儿。

他们一个个全都做梦去吧!

二宫泉生心里将事情过度解读,江川倒是不太清楚,也不想理会,主要是内心实在情绪复杂。

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确实只能面对就是了,万万没想到,当初一位偶然遇见的人,竟然是扶桑第一家族的掌事者。

伊东道彦,当初在医院遇见的时候,确实是一位行将就木的老人,事情一开始,并不是这样。

救治小智是基于自己的本心,但是救治伊东道彦,却是纯属帮忙而且是不乐意的那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