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这老师两腿之间疯狂输出,玩弄萝H小说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我对这老师两腿之间疯狂输出 第一章

在位面之壁,五位混元圣人都在观望,这是洪荒天地的劫,是天道推演完善的过程,他们不会阻止。

圣人能观天地过往岁月光阴,却也观不透劫云重重量劫难。

女娲娘娘眉目稍挑,又是巫族。无论是巫妖大战之前还是巫妖大战之后,女娲娘娘对巫的看法,从未改变,只有厌。至于说恨,恩怨情仇在巫妖上古时代早已经往事随风尘埃落定,无人可已说清对与错,恩与怨。

但女娲这次没有担心,她以天道圣人气运圣人权柄下注的道选之子,岂会是易与之辈?既然选择了青落,那么她便信他。

海天主界中,万千雷霆交首合身化为撑天雷柱,这是第六道天罚神雷,也是以青蓝之力能够使出的最巅峰伟力!

前面五道神雷,她已经破开了十种大道真意神通,只余下最后一种,时间大道!

烛九阴面上仍旧毫无情感波动,挥手再出,仅剩下的一道时间真意演化为时光长河,宽而缓的时光在大道显化下以长河之态而出。

天罚雷柱上擎天尽,下罚逆者,无尽雷霆封锁空间万里,这一击只有硬接不能躲也躲不过。

雷霆伴随震天雷响,发出耀眼光芒将整个天地渲染为一片明白。

“轰~”

“轰~”

巨响传来,这可怕天罚不知震撼了多少生灵,又不知震呆了多少仙人。

明白光芒收敛,雷散云消。

烛九阴仍旧站在那里淡漠无情,古玄色祖袍仍旧丝毫无损,长发随风扬。

在他的身前十一种大道真意再现,是第三次循环往复再现。

他以时间大道时光回溯十种大道,第一次被五道雷劫破开,第二次被最后一击雷罚天柱毁灭,也同样挡下了这耗尽青蓝所有心神凝聚的最后一击!

天地间一众大能都震惊,那些老古人也在惊叹,这般伟力便是他们接下都要耗心劳神,没想到如今的后生当真是可畏!

烛九阴抬足起,长河同行,岁月同伴,一步一步踏在时间光年之外欲要走出海天主界。

海天主界苍穹上劫云无力积蓄散去,复归广阔。天变得愈发高阔,地变得愈发深厚,天地方圆的边界在扩大,同烛九阴的步伐在变动。

烛九阴眼眸中闪过一丝惊讶,也就没什么变化了。他仍旧是一步一步脚踏虚空,足悬岁月长河,身异天地,只是长河之水奔腾激流而起岁月流逝更甚,天地虽在宽阔,可又怎及岁月变迁?

烛九阴走了一刻钟,到了世界尽头,洪荒与海天主界只有一线之隔时,无边汪洋涌动,亿万里的海潮移动再次囊括住了烛九阴,再接着海天主界收缩回归化为三十六颗定海神珠盘踞成蟒,一条苍蓝巨蟒盘踞蛇身镇压住了烛九阴。

三十六颗定海神珠均衡依附蛇身之上,散发三十六重诸天伟力镇压烛九阴。

苍蓝巨蟒头首高悬宛如吞日巨蟒狰狞恐怖,蟒身万万丈盘踞如巍峨昆仑,蟒如山,山如塔,塔镇祖巫。

准圣大能的气息席卷八方直接压制了无数阿修罗族气势,纵然是再猖獗的阿修罗,在见到这般伟岸的巨兽也只有惊惧。

烛九阴周身有三十六个周天世界的伟力镇压,每一举一动都要耗费无尽的力量,但青蓝同样不好受,以身承接三十六周天之力,哪怕她是灵宝之主可转移大半力量,但于她而言终究是太过勉强。

烛九阴许久未变的面上终究起了波澜,他看着拼尽全力阻拦自己的巨蟒,放佛看到了上古他们十位祖巫同样拼尽全力阻拦妖族大势甘愿以己之身护彼之安。

他眼中冷光闪过,当年那个半步混元的东皇太一,那个手持河图洛书的帝俊,他的兄姐也如今日这般,不过今日是他的主场。

烛九阴闭目,回归千年他已用时光大道修炼百万年,终于将十位兄姐血脉大道融合于一身,只差最后一道土之大道,便可踏入那传说中的超凡九天至尊之境!

他已非当年的烛九阴,不会还想着称霸洪荒,他巫族要回归洪荒重立世间,不打算逆天行之,因为他是得了天道恩惠重返洪荒,故而他只要巫族可以正大光明的行走世间便可。

当然,他巫族回归自然要立威,展实力。需要一个踏脚石,一个极为强大又高立的踏脚石,而青落这个曾灭巫族大巫之人便是最好的踏脚石了!

烛九阴缓慢抬手,负担三十六个世界的重量太过强大,他也要费力了。

双手艰难抬起护

我对这老师两腿之间疯狂输出,玩弄萝H小说

在胸前,面容肃静,弯腰恭礼,烛九阴尊声道:“恭请父神。”

音落,一道虚影自他身后起立天地之间。纵然是三十六重世界也抵不过他一尊之身。

一个伟岸身影万万丈顶天立地,依旧是没有面容五官,依旧是模糊虚影,但与千年前相比,这尊法相凝实了太多,黑煞之气已成人形之态,其上气息也强盛了太多。

盘古虚影再现洪荒天地之中,天地为之共鸣,金木水火电风雷冰毒时空,十一大道为之共鸣显化十一异像拱卫虚影法相周身。

站在北冥山之巅的鲲鹏,瞳孔一瞬紧缩,风雷环绕,水火双足,金木双肢。。。

许久岁月前,那场灭世之战中盘古虚影就是这般脚踏山河无尽,拳灭星辰宇宙,将妖族辉煌打破碎裂跌落尘埃。

我对这老师两腿之间疯狂输出 第二章

极北之地。

暴风雪肆虐整个空间,每一片雪花都是极其锋利的。

一道魔界大门凭空出现,烈阳寰宇和烈阳书绾走了出来。

烈阳寰宇:

“突破至尊级的动静太大”。

“如果在龙祭大陆之内试图突破至尊级,黑暗之源会污染大半龙祭大陆,一定会触碰到天之玉皇龙的底线”。

“所以只能去世界壁障之外,进入星空中突破”。

“而整个龙祭大陆的世界壁障就这里最脆弱,太荒凉,是唯一偷渡的地方”。

烈阳书绾有些疑惑。

正常来讲一个世界的世界壁障不会存在脆弱坚固之分的。

烈阳寰宇指着极北之地。

“这是寒冰炼狱的一角”。

“战争中这一角被打落,坠毁龙祭大陆,将北海的世界壁障撞击出一个大窟窿”。

“加上天道意志受损,天地根本没有多余的力量修补这个大窟窿”。

“最后还是天之问道龙合道前出手修补的”。

“我曾经将环形战舰停靠极北之地,发现这里的世界壁障不知道为何格外薄弱,甚至还有些许裂缝”。

烈阳寰宇一边解释一边和烈阳书绾向极北之地深处飞去。

烈阳书绾眉头微皱。

从进入极北之地就有一种淡淡的不安。

可灵魂感知下又没有任何东西,不时回首看一眼,满是风雪。

烈阳寰宇:

“怎么了?”

烈阳书绾:

“我感觉有些不安”。

烈阳寰宇也疑心的朝四周看了看。

“安心,没事的”。

一边揽过烈阳书绾的腰肢。

让烈阳书绾安心一些。

烈阳书绾忽然指着前方,十分诧异。

“那是一片山谷?”

“似乎生长着许多植物”。

“这里不是生机绝灭的地方吗?”

烈阳寰宇一愣。

目光闪了闪。

曾经为了躲避天之玉皇龙和整个龙祭大陆生灵的追杀和搜寻。

将环形战舰和带领数百天使神族带来极北之地隐匿。

那时就将极北之地探查个清楚。

极北之地根本没有这样的一片山谷。

烈阳寰宇:

“下去看看”。

“应该是最近才出现的”。

烈阳寰宇想到了精灵女皇。

烈阳寰宇不得不承认精灵女皇是他迄今为止一生中见到的拥有最雄厚生命力的生命体。

并不是没有见过修炼生命之道的生灵,但面对精灵女皇他有一种被威胁感。

这片山谷有残存的生命气息。

烈阳寰宇认得出来。

更想知道精灵女皇创造这一片山谷是做什么的。

才会选择下去瞧瞧。

否则以烈阳寰宇谨慎的性子不会贸然进入的。

挥手驱散风雪。

踏入山谷,一片静止的却又生长的唯美景色,冰晶剔透的梦幻植被,光芒在折跃闪烁。

烈阳寰宇抬手就想摧毁这片冰晶山谷,寻找真相,被烈阳书绾伸手压了下去。

烈阳寰宇:

“做什么?”

烈阳书绾摇摇头:

“这片山谷的存在不干我们任何事”。

“我们不要追寻这些无关我们的秘密,好吗?”

“我只想安安静静在龙祭大陆上渡过一段时间,想办法返回神荒大陆,解救我的族人”。

“真的不想插手太深龙祭大陆的事”。

烈阳寰宇看着烈阳书绾。

烈阳寰宇最终点点头。

“拿回环形战舰后,我们就离开龙祭大陆”。

便被烈阳书绾拉着离开了这片山谷。

烈阳书绾和烈阳寰宇走后。

从一丛丛冰晶凝结的花丛后面漫步出一道身影,肩头上停着一只白色的鸟儿。

白色鸟儿口出人言:

“主人,要驱逐他们吗?”

神秘身影:

“驱逐他们,就等于告诉他们这里藏着秘密”。

“只要他们不触及禁区,就无视他们”。

白色鸟儿:

“可是他们似乎想去破坏世界壁障”。

“也不阻止吗?”

神秘身影:

“没事”。

我对这老师两腿之间疯狂输出 第三章

“领死!”

炼狱大帝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动作,抬手便是一拳轰出。

恐怖的一拳,仿佛要将整个天地都给打穿。

这太可怕了!

这就是大帝。

在这一瞬间,各大大世界的强者纷纷苏醒过来,将目光投向幽鬼大世界,眸中闪烁着震撼之色。

“怎么回事儿?”

“道禁还未结束,为何会有如此可怕的存在?”

“幽鬼大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

各种声音此起彼伏。

显然,所有强者都是被炼狱大帝的那一拳给惊动了。

这也是炼狱大帝有意为之。

他就是要告诉诸天万界的人。

他炼狱大帝。

回来了!

“不知死活。”

无华仙人看到炼狱大帝的那一拳,冷哼一声,并不慌乱,抬手在身前画圆。

嗡————

一股黑色的玄奥力量在虚空中凭空形成。

那一刹那,形成了一道肉眼可见的黑色圆阵。

咔咔咔咔————

紧接着,那黑色阵分裂成千百个。

轰轰轰————

接着,一只只恐怖的大手,从那黑色圆阵当中伸出,拍向炼狱大帝。

轰轰轰————

战斗瞬间打响。

炼狱大帝的一拳,在第一时间,便将第一只恐怖大手给轰散。

天地震颤。

整片天地,仿佛都要被打裂一般。

但这还只是开始。

那成百上千的恐怖大手仿佛没有个尽头一样,不断拍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