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喜第二章全文阅读 小说;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啊喜第二章全文阅读 小说 第一章

林凡是以客人的身份来的,而且用上“独孤求败”这个化名,住进了长老院的一间平房里,两位长老跟那六名弟子都没有在上清派里透露他的真实身份。

这点也是林凡想要的,以他现在的名声,若是被人知道他在上清派,很可能会给上清派带来麻烦!

毕竟他也只是在这暂住,休息一天后,就要继续进莽荒林里猎杀妖兽了。

现在他已经是金丹期九层,只差一百万的经验就能升级,所以得杀五只元婴期的妖兽,一步跨入金丹期圆满的境界,到时候就不用怕那什么天剑宗的追杀了。

在这住下

啊喜第二章全文阅读 小说;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的第一天夜里,四周一片安静。

林凡正半躺在床榻上,望着窗外美丽的明月,思考人生……

额,其实也就是无聊闲得慌,又睡不着觉,琢磨着是不是要出去浪一下在回来,顺便带点宵夜回来吃!

不料林凡跳出窗口,正准备出发之际,突然感觉到一股气息附近,一阵淡淡的芬香,随着微风轻轻的飘了过来。

林凡定了定神,一道倩影正站在他面前,正对着他微笑!

倘若是寻常人做这种事,林凡肯定要张口破骂,大半夜的不睡觉在我的窗口外面干嘛?

可这一眼看去,林凡就没法骂出口。

因为那人正是上清派的美女掌门,冯天风!

气质与颜值都摆在那,整个就像是一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压根就提不起劲骂她!

“额,那个,冯掌门,这么晚了还没睡呀?”

林凡立马站直身子,对着眼前冯天凤笑道。

同时心里也一阵讶异,这美女掌门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我这干嘛来了?

我靠,难不成是来找我治疗伤口?不是吧,我只是开个玩笑哇!不过嘛,也不是不能接受!

想到今天在莽荒林调戏这位美丽女掌门的话,林凡的心不由得一跳。

冯天凤却也淡然一笑,明眸皓齿,白皙如雪的脸上丝毫不见一点羞涩或怒意,反是落落大方,似乎已经把今天的事情忘掉了。

“林凡道友说笑了,修炼到了你我这等境界,又何需睡眠?”她轻声言道。

林凡愣了一下,也反应了过来。

好像前世所看的小说里,修士都很少需要睡觉的,一般打坐修炼便等于休息了。

只不过他自己的升级方式异于常人,只靠经验升级!

“那冯掌门找我是有什么事吗?不如进来一坐,喝杯茶!”

林凡见她站在面前,略带踌躇的模样,不由得笑道。

冯天凤微微摆手:“无妨,只是想跟林凡道友谈几句,在这即可!”

林凡嘴角不由得一扯,什么叫在这即可,不请你进屋坐坐怎么治疗伤口嘛,等等,难不成不是来找我治疗的?

不过转念一想,倒也有些理解。

毕竟人家堂堂一派之主,又是黄花闺女,大半夜进自己房间确实也有些说不过去。

咦,也不对啊,大半夜来找我聊天,这本身就怪怪的!

想到这,林凡无语的摇了摇头。

冯天凤倒没看见他这表情,转身望向夜空,幽幽飘来一句:“林凡道友,不知今后有什么打算吗?”

啊喜第二章全文阅读 小说 第二章

邪恶、怨毒、贪婪、不甘….在王离识海之中升腾的这座巨佛散发着各种强烈的情绪,每一种情绪都在他的识海之中形成铺天盖地般的潮汐。

“神识杀伐?”

王离毛骨悚然,他直觉自己根本无法和这种级别的神识潮汐抗衡。

他之前在灰色道殿之中遭遇的那些灰衣修士的神识杀伐,和这种级别的精神念力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中的小儿科。

但也就在此时,他上气海之中的那盏紫色油灯动了动。

那盏紫色油灯此时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至高无上的王者用看着白痴般的目光看了这尊巨佛一眼,那意思像是说,这是我的地盘你也敢撒野?还邪气?你有那尊不死妖尸邪么?你知不知道我是无上的诛邪法宝?

一缕紫色的神火就像是从天外坠落的流星般落入他的识海。

这缕紫色神火落在了这颗巨大的头颅上,然后那些邪恶、怨毒、贪婪、不甘等等诸多强烈的情绪,全部变成了恐惧。

巨佛开始不断恐惧的颤抖,但是它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它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的元气法则彻底束缚,彻底压制,它就像是一根巨大的蜡烛瞬间融化,然后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瞬间烧尽。

王离一身冷汗。

他不知道自己体内的灰色道殿有没有紫色油灯那样恐怖的诛邪功效,但若是灰色道殿真的没有这种的诛邪功效的话,说不定这一下他就真的完蛋了。

“气机没有错乱?怎么可能!”

大肚头陀的反应绝对不慢。

这块骨片也算是他真正的压箱底法器,是他手中最拿得出手的大杀器!

啊喜第二章全文阅读 小说;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在万佛寺的一些大能寿终正寝时,他们会设法夺舍,但任何夺舍都有可能产生意外,在夺舍失败的情形下,这些大能只能做出自己对万佛寺的最后贡献,将自己的残魂施展法门变成这样的法器。

这种法器打在一名修士的身上,完全就像是一名强大的佛修要对这名修士进行夺舍,但这种夺舍却是玉石俱焚式的,因为哪怕彻底抹灭了这名修士的神魂,这种夺舍最终也不可能成功。

大肚头陀在万佛寺并不算是修为最为神速的天才修士,但是他的人缘却是极好,尤其很懂得上一代厉害修士的喜好,所以他手上的这件法器,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万佛寺大能坐化时留下的法器。

这种法器祭出,就完全像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对着对方施展夺舍法门。

一二不过三。

在万佛寺,在混乱洲域三十三天的平育天,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老话,犯一次严重错误或许谁都难以避免,犯两次严重错误还能活着,那就真的是已经运气好到极点,但若是还要犯三次近乎同样的严重错误,那这个人肯定就完蛋。

在这白头山地界里,他已经连续犯了三次轻敌的错误。

所以哪怕是面对一名金丹修士,他觉得自己已经根本不能有分毫的失误,哪怕用这样的法器对付王离,可以说是奢侈到了极点,但他无所谓,他觉得一定要先杀死这名小辈再说,否则他觉得一定会有厄运。

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玉石俱焚般的夺舍,怎么都不可能抹灭不了一名金丹修士的神魂,他只觉得哪怕是三圣在金丹期的时候,都不可能抵挡得住这样的杀念夺舍。

然而事实是,他这件法器并没有起效!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去了最廉价的妓院,花了相当于一千倍最好的妓院头牌的价格,去包里面一个生意最差的妓|女,结果那名妓|女还看了他一眼,说,不行,我看你不上。

这怎么可能!

王离的反应也是极快。

他看了一眼这名大肚头陀便秘般的神色,就顿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顿时哈哈一笑,用上了对万夜河一样的招数,“大胖和尚这法器谁给你的啊,骗你的吧,一点用处都没有,光是气息唬人,格老子的,倒是吓了我一身冷汗。”

但大肚头陀的江湖经验毕竟非万夜河所能相比。

王离之前的那一套的确把万夜河骗的不要不要,但却骗不了大肚头陀。

方才那件法器激发时,那种强大的邪念汹涌澎湃的感觉,绝对不可能是假的!

砰!砰!砰!

他身前灵气连续三炸,每一声灵压的爆炸都伴随着玄奥的元气法则的牵扯和大量元气的聚集。

三尊散发着琉璃光泽的金色佛陀瞬间凝成。

这三尊金色佛陀分别手持木鱼、禅鼓、长明灯,虽是元气法则凝聚的灵体,但却是盘坐在虚空之中不断的诵经。

一条条的经文完全凝成实质,就像是金色的锁链一般朝着王离捆缚而去。

与此同时,那十三个金色老蚌也重新化为十三颗金色的珍珠,悬浮在他的身体周围。

啊喜第二章全文阅读 小说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