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兽夫用兽身进入全文阅读:1v1高肉养成双处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狮兽夫用兽身进入全文阅读 第一章

“教官,出事了。”

“哦?”

“有人被杀了,郑龙喜。

是被武者打死的,对方直接打入了别墅区,三十多个保安被打断了手臂。

郑龙喜当时刚到那个女人的家里,然后就被对方破门而入,当场打死在沙发上。

严元仪抬起头怔怔的看着面前笔直站立的英武青年,目光有些颤抖的问:“那个郑龙喜?”

“没错。”青年脸色凝重,有些不好看:“就是那个C省首富。死者死在一个女演员的家中,这事现在闹的很大。”

严元仪闻言点了点头,眉头一点点皱了起来。

演员?

任何与演员有关的事情,都会无限放大。

更别说,还是一向以清纯著称的女演员了。

郑龙喜死不死的严元仪根本不在意,毕竟对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只是一直没有接触到底线,不然严元仪早就派人动手了。

只是,她心中浮现了一道身影。

“是你吗?消失了一年,你还是出来了,只是……”

为何用这种方式。

我本来打算,让你进入军队啊。

严元仪脸上闪过一丝痛心,面前的军官看到这一幕,还以为严元仪是为这件事情发愁。

毕竟,他清楚的知道,严元仪对于那些闹事不安分的武者,是很厌烦的。

而且,严元仪几天前还吩咐,让人注意一下郑龙喜的事情。

虽然不清楚严元仪为何去关注这么一个人。

但是如今郑龙喜就被武者杀了,事情当然不简单起来。

青年军官不敢多想,而是温声提醒道:“教官,我们……”

严元仪点了点头,回过神来,看了眼去的年轻军官一眼,有些疲惫的说道:“按照规矩去做。”

“是!!!”

“唐紫尘!”

看到手下离去的背影,咔吧一声捏断了手中的钢笔,严元仪浑身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都是那个女人,毁了这一切。

若真是那个臭小子动的手,为父报仇。

不管是出于什么

狮兽夫用兽身进入全文阅读:1v1高肉养成双处

原因,恐怕自己对他的安排,就再也没有用了。

树林,小溪边,篝火燃烧着,香气扑鼻。

贾德盘膝坐在草地上,有限的转动着手里的树枝,看着已经被烈火烧烤的冒油的嫩肉,不由得舔了舔嘴唇。

嘶……

“好热!!!”

按奈不住的咬了一大口,贾德感觉像是吞了一块火炭一般,五脏都要燃烧起来了。

但是他毫不犹豫,接着大口吞噬。

很快将一大块烤肉吃的干干净净,丝毫不剩。

扔了树枝,灭了火,贾德马步扎起,缓缓的拉开了架势。

一套咏春行云流水的被打了出来,特殊的呼吸节奏下,体内滚烫的能量被吸收,骨骼微微发热,酸痒。

贾德清楚的感受到体内骨骼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流动,在发热一般,整个人脸蛋红扑扑的,像是刚出生的婴儿一般,很是可爱。

“虎肉果然是大补之物,最近这段时间,练骨的进度快了许多。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大成了。”

狮兽夫用兽身进入全文阅读 第二章

一缕细微的魂光摇曳,居然强行从那黑洞中,挣脱出来,正施展极速,冲天而起,想要逃走,赫然是王腾父亲!

他竟没有被那一口吞天黑洞给彻底灭杀掉。

此时若是细看的话,可以发现,在他这一道神魂头顶上,悬浮着那一面石碑神兵。先前就是它主动绽放光芒,庇护下了前者性命。

“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想要,哪有这般容易!”见此情景,林昊冷笑。

既然决定动手了,那就要斩杀个干净,不留后患,他当然不会这般轻易放走王腾父亲。

唰!顷刻间,他便脚踩行字诀,化为一道电光,穿透虚空,直接追杀过去。

轰隆!

下一个呼吸后,虚空崩塌,林昊一巴掌拍下,那面石碑剧烈颤动,连带王腾父亲的那道神魂印记,都在剧烈颤动,在遭重创。

“吼,林昊,今日老夫认栽了,你都已斩杀掉我王家众多高手了,难道真的还要这般赶尽杀绝,不留一点余地么?”王腾父亲,那一道神魂飘散,近乎要崩裂开来,在林昊的强势碾杀下,他甚至连重组肉身形体都办不到了。

“对我心存歹意的人,就是这个下场,没有任何余地,老家伙你认命吧。”林昊眸子内流动着浓郁杀机,一步步前行逼迫过去。

说话间,他再次一巴掌拍出,在漫天的

狮兽夫用兽身进入全文阅读:1v1高肉养成双处

神光炸裂中,那面乱古石碑终于承受不住,开始碎裂开来了。

而王腾父亲,那一道神魂也再次很悲催爆碎开来,化为漫天光雨。

轰隆!同时,林昊手指一点,一道璀璨的光束暴掠而出,撕裂虚空,轰杀过去,想要彻底将这剩下的魂光痕迹,都给磨灭干净。

“啊,林昊你住手,我可是北原王家之主……我儿王腾,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在强烈的生死危机面前,王腾父亲彻底惶恐了,凄厉大叫。

他实在不敢相信,今日瑶池盛宴,这般自信满满降临,却不想这么快就要被他人抹杀掉了。

而且还是当着诸圣地巨头的面,被一个年轻代后辈,这般强势抹除。

这等强烈的落差实在太大了!

这时候,王腾父亲,也感觉到了无比后悔与懊恼,若早知晓林昊这尊妖孽实力如何可怕,说什么他也不会这般冒失去得罪的。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后悔药,他这个所谓北原王家之主,今日真的要遭受报应了。

轰隆!一个呼吸时间不到,林昊那一缕飞仙之光,爆发着滔天杀伐力量,横空而过。

王腾父亲那道神魂本源,正在以一种肉眼可变的速度,极速消散着。

眼看着他就要被彻底抹杀之际,原先那一面被崩碎的乱古石碑中,突然爆射出了一团刺目神光。

同时有着一道怒喝声响起!

“是何人,这般大胆,敢对我王家嫡系强者下手?”半空中,光华爆涌,能量风暴呼啸,一道修长英伟的身影,快速凝聚。

他通体被一道道绚灿光环笼罩,矗立在一面能量化的古战车上面,在其四周更有着青龙,白虎,朱雀,麒麟四圣兽虚影环绕,气象极其惊人。

此刻,他虽然仅仅是一道能量幻化出来的身影,但却非常强大!

铿锵!

这时候,在他背后那一口能量光剑轻颤,爆发出一道极其刺耳的金属颤音。

这道身影直接挥动犀利光剑,朝着林昊斩杀而来,大片虚空在这一道剑光冲击下,都被切割开来。

“乱古石碑中,居然还隐藏着一道神念能量,有点意思,不过就凭这种状态下的你,根本阻拦不了我。”见此突变情景,林昊眸子内迸射出一缕精光,摇头道。

轰隆!

下一刻,他直接捏动拳印,汪洋血气震荡,面对那绝世犀利的一道剑光,他根本没有任何闪避,直接硬钢上去。

轰轰!

顷刻间,整个瑶池天宫上方,都掀起了一连串惊天动地的巨大声响。

这等音波响动,哪怕是整个瑶池圣地上下都听到了,更有着无数诸圣地无数年轻代弟子,以及老一辈修士,纷纷望向了天宫方向。

“好强大的气息,那似乎是传闻中的北帝,在这个关键时刻,他居然也跟着现身了?”天宫内,诸圣地一些老古董也有些吃惊道。

原先一面乱古碑文显现,就已经让人比较震撼了,现在却不想连传说中的北帝王腾也跟着现身了。

难道说五域中,最为顶级的年轻代怪胎妖孽之间的争锋,今日就要展现了吗?

“不对,这仅仅是一道北帝虚影,原先寄存于这面乱古碑文之中,如今石碑古器被林昊道友,一拳崩碎。”

“北帝那一道神念能量,也被惊醒了。”天宫内,人族绝顶大能南宫正摇了摇头,道。

“快看,北帝虚影与林昊身影再次显现出来了。”这时候又人惊呼道。

高空中,残余的剑光能量与拳印波动,在渐渐消散,在最为混乱与可怕的能量旋涡地带,两道身影渐渐显露出来了。

其中一人光环缭绕,四圣兽庇护,屹立在一面古战车上面,气息强盛,让人不敢直视。

而另一人,则是光华内敛,静静漂浮在空中,犹如一个普通修士一般,两者间这种气质对比,形成了一个强烈反差。

不过此时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胆敢轻视后者。

因为眼下,在这道看似平平无奇,光华内敛的年轻身影手中,正抓着一团光芒暗淡的魂光,那是属于北帝王腾之父!

在方才那一次正面轰击下,北帝这道虚影,非但没有奈何了林昊,而且还被后者强行抓取走了他的父亲。

两者之间交战,高下立判!

“仙台二层天,第六个小台阶,这等修炼进度,倒是不慢,可惜这一道神念虚身,太弱了,在我面前,根本没有一点用处。”

“若是换做你的真身本体降临,那还差不多,或许还能够让我有点兴趣。”高空中林昊一只手抓着王腾父亲的魂光,一变眸光打量着不远处那道朦胧光影,淡淡道。

“你就是东荒王者,林昊?”另一边,王腾虚影屹立在古老战车上,他神情冷漠,手持一口神剑,遥指林昊吗,森森开口道。

“没错,是我!”

“果然很强,但今日你若敢伤我父,我必将你斩于剑下!”王腾驾驭古老战车,隆隆碾压虚空,朝着林昊逼近。

狮兽夫用兽身进入全文阅读 第三章

天上没有一丝云朵,空气异常凝重,这是一个相当干燥、酷热的一天,太阳从早上升起的那一刻就带着血色,天际尽头隐隐有一片黑影在不断的往这边游移,仿佛风暴即将降临。下午的时候,太阳开始西沉,落日的光芒让眼前一望无际的沙漠燃起了熊熊烈焰。当太阳缓缓沉坠之时,那片乌云越来越近、越来越狂躁,高耸的云中雷电闪动,红尘滚滚,大地笼罩在一片尘埃中,沙尘暴已经降临

风暴很快就过去了,大地恢复宁静与祥和,但空气还是很沉重,那是一种令人窒息的沉重。

卫清站在凌乱不堪的门前,闷闷不乐地望着熟悉而亲切的花园,花圃已经被施虐的风暴摧残的一塌糊涂,四周那些挺拔的白杨幼苗倒是还在微风中轻轻摇曳。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已经离开童年的故土,来到这不毛之地,重新开辟新的家园。

如果抛开周围一望无际的沙漠,‘家’似乎什么都没有变,还是老样子,只是,它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了。

卫清把刚刚包扎好的伤手塞进外衣口袋里,他走下台阶,走进小院子,抬腿迈过小栅栏,缓步朝附近的池塘走去。

“小清,你去哪儿?”正埋头照料受伤的花圃的母亲关切地询问。

“我去看看还剩下多少水。”卫清抬起受伤的右手挥了挥。

风暴过后,在修理被吹翻的屋顶时他不小心被残破金属的锋利边缘割伤了手。

池塘

池塘是生命的源泉。

周围所有的居民,包括一切生物,都在因它而生存。

一个戴着圆顶小帽的男孩迎过来,“卫清哥哥,今天的风可真大呀,你们家没事吧?我妈妈让我去你们家看看需不需要帮助。”

“谢谢关心,我们没事。扎赫拉,回去告诉你爸妈,食物和药品今早又涨价了,镇上已经停止供应,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

“好的”一瞬间,小男孩的眼中泛起了泪花。他哭着跑开了。他知道一定有什么糟糕的事情降临到自己家中。

“可怜呐,可怜~!”卫清一阵心酸。他在为别人的命运感到无奈。@$%!

走到池塘边,埋下头喝了一口池塘里的水,然后又吐了出来,水太浑,没有经过任何过滤沉淀,留下满嘴的泥沙。

这水,就是他们的生命源泉,是这绿洲的根本保障。

围绕着这个小池塘纷乱地居住着十来户人家,除了卫清一家是华夏人,其余的全都是阿拉伯人。这儿的生活条件很差,有自然因素,也有人为因素。卫清和家人一起在这里暂居下来,以慈善事业的名义。因此,他们一家非常受欢迎。

定居只是暂时的,当工作结束他就会离开这儿。

举目西望,落日生辉。

夕阳西下,伴随着长长的影子,那倒影在水波荡漾的浑浊池塘中被分割成无数小块。这是一片被上天遗忘的土地,没有一丝生机,饥渴和死亡随时降临,和平与安宁遥不可及。

“真不知道这小水塘还能维持多长时间?大概,很快就要干枯了吧!”

看着一直延伸到天边的黄沙,卫清不住哀叹。

这,这破裂的不毛之地和记忆深处的无疆故土完全没法比拟。

中土的天朝古国,如斯辉煌!

而这儿,仿佛是在地狱的门前。

这难道是被上天遗忘的土地吗?

这儿的居民活该遭殃吗??

卫清不时的哀叹着,转身朝家中走去。

母亲还在照料受伤的花朵,父亲在修理破损的屋顶。

任凭环境在怎么恶劣,家中还是温馨如故。

“水塘没被沙子淹没吧!”

父母不约而同地停下手中的工作。

“还不算糟~”卫清吐一口涂抹,满嘴的沙子还在,“没经过净化反正是不能喝,要不然非得生重病不可。还好,咱们家有过滤机。”

太阳落山了,白昼就要结束。

卫清在门庭走廊的简陋台阶上坐下来,从怀中掏出速记本开始记录一天的内容:

‘拂晓时分听到小镇上隐约传来火炮的轰鸣声,军阀们又在相互对攻了。一切有组织、有计划的人道主义行动都受到阻隔,小型化的援助虽然有很大的灵活性,但所有的努力都如同杯水车薪。棚区附近一辆悬挂着慈善标志的救护车被炸毁,我们死伤惨重,所有人都被困在了火线以内的危险区域。我在废墟上的瓦砾丛中为一名孕妇接生,她刚刚失去丈夫,连婴儿也险些没能保住。我一再提醒当地人应该尽量避免生育后代,这种事情应该留待和平以后在做;还有,我不止一次提醒同伴们在执行任务之前最好不要进食,否则,一旦腹部受伤就必死无疑,奈何,所有人都对我的好言相劝充耳不闻。有时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救活一个人,结果他又自寻短见。我试图阻止过,但他们对我说:‘一切都是主的安排’。好吧,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无论是生是死,都是命中注定。

‘新世界发动的战争是可怕的,它能颠覆未来。而,平凡人发动的战争则是灭绝人性的,惨绝人寰的!

‘下午,风暴已经成形,大自然暂时制止住了军阀的对攻,我们趁此机会迅速跳出火线。我本想邀请同伴们到寒舍避风,他们拒绝了我的好意,他们执意要回到一百二十公里之外的救护基地去。救护基地在另一国境内,那里很安全。

‘当我回到家中,我的家人也已经结束了外面的工作。啊~——,感谢上苍,我们都还活着,我们能继续为这个世界多做一些贡献。在工作之外的时间里,对于我来说,和父母妻子守护在一起,是最大的幸福,这是单单属于我的小世界,温暖的小世界。我想,上苍肯定不会刻薄的要求我把全部精力都奉献给别人,我总得给自己留下一点用作别的用途。我不是一个自私的人,但我也有自己的生活。’

随着一声叹息,太阳掉入沙漠中的万丈深渊。

抬头看着父母忙碌的身影,卫清一阵深思。

这个世界在改变,又似乎没有改变。

树木从苍绿变成金黄,又再度逢春!

不知不觉,距离心脏地带最后一战已经过去将近半年。可是,该怎么才能真正回到自己曾经熟悉的生活中去呢?

过去的一切都不可能回来。

他曾经渴望过回到和平、安宁的生活中,那但终究不可能实现。

今天的自己不再是昨天的自己,明天的自己也将不再是现在的自己。时间就像流水,无论你怎么努力,都无法把它掌握在手中,唯一能做的就是珍惜当下的每一分、每一秒。

生命的效用不在于从别人那里索取到了什么,而是在于是否值得?

“小清,你说你也真是的,留着它干嘛么,不能炖不能煮的,最好扔了它,省的碍事儿。”

打理好花圃的母亲走进房内,一进屋就叫卫清把客厅里的东西搬走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