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睡的丹丹 下部、第一次出轨欲仙欲死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裸睡的丹丹 下部 第一章

?面对梅佑乾的滔天战意,刚刚忽然不说话了的离界之主,却又大笑狂笑颠笑了起来,他用这般的笑,来嘲讽梅佑乾所坚持的观点,他的笑声,居然能够禁锢梅佑乾,让梅佑乾不能动弹。

梅佑乾燃着自己无穷无尽的战意,他不仅要反抗离界之主的猎食,他还要得到离界除却万法之源之外的宝物,用这些宝物,去完成他这九世轮回要做的事情!

然而,梅佑乾居然被离界之主的笑声囚禁了!离谱而又真实!他真的动不了,连法力都运转不了。

离界之主绕着梅佑乾走了两圈,他说道:“你分给孙悟空的万法之源也归位了,正是最有吃的价值的你,最补的你。吃你之前,我告诉你,你那些责任的观点都是狗屁!为了狗屁责任辜负自己我可以赞同,但若是为了责任而辜负了别人,我不赞同!说到底还是自己不够强,无法承担自己的责任,却又扯个理由说是为了责任为了大义而不得不辜负对你倾尽真情的人!最后还将错误扔给了自己的情感!你们这些满嘴仁义道德的人,都虚伪得恶心,都得死!”

离界之主朝梅佑乾招了招手,梅佑乾就飞向了他,他狞笑着。

梅佑乾浑身没有一个地方能动,但手中的如意金箍棒动了,在微微颤抖,在挣扎着那股无形的束缚力。

离界之主瞥了一眼如意金箍棒,冷笑道:“望向反抗巨象的蝼蚁。”

梅佑乾对于离界之主来说,确实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但,谁说蝼蚁就不能反抗巨象呢?

梅佑乾手中的如意金箍棒发出了璀璨的光芒。

梅佑乾的法力无法运转,但他不屈的信念,催动了如意金箍棒。

神兵有灵。

裸睡的丹丹 下部 第二章

“仙钱,人元,魔币。”

三类货泉,内有玄奥。最基本的,譬如只要时时携带在身就有淬炼形体的功效。只不过仙道门人最好还是携有仙钱,假使持有魔币,反而会为魔气所污染。

修炼形体只是小道,真正握有万贯家财,身家不菲者更能得到气运。方时,即便是一个富商凡人,只要他一踏上道途也会一帆风顺,万事亨通。

丁奉手握三类货泉,眼瞳深邃,有洞悉宇宙之神秘。韩琳儿见了,好似见着了超脱的意志,这种意境说不清,道不明,远远超越了她所在的境界。韩琳儿赶紧闭目,她知道再顿悟下去,必会提前引动魔劫:“唉,如若不是心魔之患,或许我就能因此练就元神了。”

丁零当啷,四五枚钱币落下,竟成了一种卦象,且寓意简单,但这并非丁奉所为,而是有人故意使诈,设了一个诱饵。

“巽位,原来是它。”

丁奉没有说清是谁,韩琳儿本不愿询问,可看了看丁奉的神情,还是忍不住问道:“他是谁?”她心底里以为是孟浩然,这个想法一出现就有些身不由己了。

“不是孟师兄,不过勉强算半个熟人。”丁奉哪能看不透韩琳儿的心思,当下掐灭了她的念头。

一听不是孟浩然,韩琳儿就颇有些兴致阑珊了,但丁奉不管,入圣界可不是为了娇惯她的:“行了,既然是故人相邀,怎能缺席?”

丁奉撤去了元神变化,显出原本的形貌,这就是要动用真法力的征兆了,韩琳儿大惊失色:“那这几人,该怎么办?”

“不用管他,这几人连马前卒都算不上。”这几人与算计潜龙的那位一点关系都没有,很显然,那人用心良苦,是个滴水不漏的主儿。

丁奉五指虚握,五道剑柱一撑,开辟小小洞天,不到半瞬便挪移万里。对于空间之道,丁奉是越发得心应手,已有几分挥洒自如的道韵了。

“曲径通幽处?”

韩琳儿细细一读,这里是一片稀疏的林子,东南处通往悬崖,相反的方位有一座人声鼎沸的城池。以韩琳儿的目力看见了悬崖边一块石碑,天然混成,其上有圣人手笔。正是因为这圣人手笔,令这成了一处风水宝地,有不少文人墨客相继来此游玩。

曲径通幽石碑前就是悬崖,明明没有前路,却说是曲径通幽之地,当然引人注目。因此还有些流言蜚语,说什么只要有人破解其中的巧妙,就能成为圣人的弟子。

当然了,这么多年来,无人可以,反而多了不少诗词罢了。丁奉与韩琳儿走近,却无人注意到他们,暗中听着文人骚客高谈阔论或吟诗作赋。

“世间确有天成法,武力神通只下等。圣人简单五字,不用什么玄机道术,就把它给弹压了。”道不同,不相为谋,但并不妨碍丁奉看出此种玄奥。这五字中没有蕴藏何种厉害无穷的法术道机,只因笔力深厚,渗透石碑,如此而已。

丁奉立于悬崖前,毫无犹豫,一步踏出,别有洞天。韩琳儿见此,照摹照搬,却一个不慎,险些跌落悬崖,搞的她又气又恼:“哼!圣人留下的一块破石头也能拦得住我!”

裸睡的丹丹 下部 第三章

第五十八节众圣定计灭太一

规劝之说只是对付太一的借口而已,巫妖二族能够压得众圣不能执掌天地权位,自然强势无比,太一身为妖族之皇,真正的天地霸主,只待渡过天劫,就能执掌天地,可不是众圣轻飘飘的几句劝告,就能让太一答应退隐,放弃天地霸权的。收藏~顶*点*书城书友整~理提~供而且,就算太一答应退隐,众圣也不会允许的,因为若太一渡劫成功,证道混元大罗金仙,有了与众圣平起平坐的资格,那么妖族退隐就是一句空话。

只有将太一彻底毁灭,妖族才能甘于平静,从此退出洪荒争霸。

规劝太一实是灭杀太一!

听到三清遮遮掩掩的,想要“规劝”太一,nv娲索xìng将话挑得更明一些,nv娲冷声说道:“不管你们如何去做,我为妖族皇者,规劝太一之事我却是不方便出手,几位师兄想要劝服太一,我只能置身事外,两不相帮。不过,三位师兄,太一久居上位,目空一切,恐怕不会接受你们的‘好意’,你们还需另做打算啊!”

“哼,顺天者昌逆天者亡,若是太一执意要违逆天道大势,我等圣人当施展雷霆手段,将太一镇压,然后将他押送到紫霄宫,将给道祖处置。”元始天尊也抛开虚伪,直言要镇压太一。

“接引道友,准提道友,你们有什么不同的看法吗?”nv娲紧咬“不同”二字,希望西方二圣能够反对三清,站在妖族这一边。

巫妖二族阻拦了众圣执掌天地,西方二圣自然也希望妖族隐退,让出天地的统治权。只是对付太一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并不是说太一的实力有多强,太一虽是亚圣境界,渡过天劫就能证道,但是太一毕竟还没有证道,任何一位圣人都可以将太一杀死。但是就算是圣人也不能承担灭杀天地霸主的后果。

晋升天地霸主之前,必须祭告天地,得到天道的同意,才能称得上是天地霸主。天地霸主乃是天命之人,是天地的实际统治者,得到天道的庇佑,无故杀死天命之人必将受到天谴。就算圣人想要杀死太一,也不得不掂量掂量,分析其利弊之后才能动手。

这中间有一个关键的词语:无故,也就是说真的能够找到借口,也是能够无代价或是小代价地灭杀天命之人的。巫妖二族都是天地霸主,妖皇祖巫也都是天命之人,他们之间的争斗却是不受天地保护,帝俊身死,天谴没有降给祖巫,祖巫身死天谴也没有临到太一头上。巫妖二族争霸洪荒,相互征伐,他们的身亡也算是“有故”了。

但是,巫妖二族与众圣之间没有什么大的牵扯,众圣想要颠覆二族的统治,那是众圣单方面的原因,巫妖二族却是不欠众圣

裸睡的丹丹 下部、第一次出轨欲仙欲死

什么的。所以,众圣想要杀死太一,那就是无故了。无故灭杀天命之人,必遭天谴,虽然天谴之下圣人死不了的,但是大损气运却是不可避免的。

这也是三清一直强调太一违逆天道的原因,他们不能直接出手,他们想要“借故”讨伐太一。而nv娲所言一线生机,却是在说太一所为在天道之内,不违天道,众圣不能无故对付太一。只是有故无故,还要看天道,天道认为太一逆天,众圣灭杀太一自然无事,若是天道认为太一没有逆天,那么众圣就要挨雷劈了,损失气运不可避免。

事实上,若是镇元子在场,对于三清所言天道大势,肯定会嗤之以鼻。自从出了苍天之事之后,镇元子就知道,天道之下从来没有什么大势,只要天道规则允许,就不违天道。天道进化讲究的是变化,若是天地众生都完全依照所谓的大势,没有什么变数,那么天道也就谈不上进化。镇元子猜测,所谓的天道大势,只是鸿钧的大势,是鸿钧为了统治洪荒,化身天道而刻意用来误导众圣的,若是众圣真的事事都依照所谓的大势,那么最后的得益者肯定是鸿钧,而众圣则会沦为鸿钧统治的傀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