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第一章

“颜老,何必如此赶尽杀绝?”华天都咬牙道。

“赶尽杀绝?今日若不是我赶来,我师弟就遭你毒手,我徒儿想必也不能全身而退吧?我没有将你华云仙门灭门,已经是仁至义尽了!”颜真灵语气平缓。

然而谁都能听出他言语中的愤怒,只不过要灭绝一州的大门派,即便是颜真灵这样的丹塔八星炼丹师,也不能轻易办到。

“好!很好!”华天都脸色难看,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他还能怎么办?

打又打不过颜真灵,势力又没有颜真灵的强,只能忍下这口气了!

随后他转过身去,大喝道:“我们走!”

说完,他率先离开,其余众人也跟着离开了,不过作为华云仙门首席炼丹师的赵无极却停了下来。

“赵无极,你干什么!”华天都大声呵斥道。

“掌……掌门,我……”赵无极可是丹塔的四星炼丹师,他岂敢跟华云仙门离开?

刚才颜真灵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但凡跟华云仙门有牵连的炼丹师,都会被逐出丹塔,他可不敢冒着被逐出丹塔的风险跟着华天都回去啊!

“混账!”华天都被气个半死,连首席炼丹师都要脱离门派了,他还能怎么办?

紧接着,华云仙门其余几个炼丹师也都留了下来,即便是二星炼丹师,也不敢跟着华天都回去啊!

“哼,我就不信没有丹药,我们华云仙门就会灭门了!”华天都七窍生烟,随后带着其余人离开了百国盛宴的会场。

众人面面相觑,华云仙门轰轰烈烈的想要击杀叶枫,结果却落得被丹塔封杀的下场!

“看来那小子真是不简单啊。”慕容凌风看了看叶枫,跟太乙门有关系就算了,跟丹塔的关系还这么紧密,他着实有些想不通。

“呵呵,我听说你们慕容家也要杀我师弟呢。”这时,颜真灵转过身来,冷冷的看着慕容凌风。

慕容凌风嘴角一抽,心道还是轮到他们慕容家了!

“呵呵,颜老说笑了,我不过是跟他开个玩笑罢了,何来杀人之说。”慕容凌风赶紧解释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毕竟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对叶枫出手,只是拦着王道仙而已。

而且他慕容家的炼丹师,都是姓慕容的,若是颜真灵真要将他们逐出丹塔,对慕容家来说,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开玩笑?慕容凌风,今日若不是你拦着我,我太乙门太上尊者岂会有危险?”王道仙呵斥道。

“王道仙,百国盛宴本就可以切磋,我跟你切磋莫非也有错?”慕容凌风说道。

“强词夺理!”王道仙也被气死了,堂堂合体修士,竟然如此厚颜无耻!

颜真灵看了看慕容凌风,他自然不会相信慕容凌风的鬼话,正准备惩罚慕容家的,这时,叶枫却站了出来。

“呵呵,慕容家主说得对,他只是跟王道仙切磋而已,对我并无恶意。”叶枫笑道。

“嗯?”

众人都是大吃一惊,刚才慕容凌风可差点要了叶枫的命,结果叶枫现在竟然帮慕容凌风说话?

就连慕容凌风自己都有些吃惊了,其实他也知道,只要叶枫一句话,颜真灵绝对会让慕容家吃尽苦头的!

颜真灵好奇的看了一眼叶枫,这个没见面的师弟,貌似还真有些骨气。

“慕容家主,你请回吧,改日我会亲自拜访慕容家的,希望到时候慕容家主做好准备。”叶枫大声说道。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第二章

随着玄廷正式向下宣颁,张御成为廷执之事也被内外各洲宿的玄首镇守所知晓。所有玄尊都是明白,玄廷之上自此又是多了一位执掌权柄之人。

在上层潜修的大部分玄尊得知此事后,感慨之余,内心深处却也是服气的。

张御在覆灭上宸天那一战中的表现众人都是看在眼中,一人堵住两派侵攻,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先后更是有四位摘取上乘功果的修道人直接或间接败亡在他手中,此战可谓列功第一,这等修为,这般奇功,成为廷执也是理所当然。

虽然上层以真修居多,可他们也是最崇奉道法的一群人。在他们看来,你功行修为在这里,你对大道之理的领悟在我等之上,那么你所行所为自也是有道理的。

而各洲宿的镇守玄首则是思考更多,他们需要尽快了解这一位的喜好和倾向。下来玄廷之上的决议无疑会受到这位的影响,这也定然会涉及到未来各洲宿的走向。

玉京,盛日峰。

玉航道人看着玄廷送传下来宣谕,心中暗自庆幸,幸好当初他再发觉无法和张御相争之后主动退让,没有再去与张御较劲的意思,不然要是被这位记在心里,这位借着权柄在玄廷之上摆弄自己几下,那他也是绝对不会好受的。

成为了廷执,那就和他们这些镇守就不在一个层面之上了,说得夸大一些,他们这些算是一些比较重要的棋子,廷执便是天夏真正的下棋之人了。至于再往上去的执摄,因为并不干涉世间之事,所以对底下之人来说,反而没那么大影响。

他此刻想了想,唤来了一名亲信弟子,道:“东庭府洲的使者是不是前些时日来玉京了?”

那弟子对于玉京一切事宜都是了然于心,道:“东庭府洲想要调一二位大匠过去。只是天机院那里尚有许多关节不曾走通。”

玉航道人言道:“这事你去天工部走一趟,便说东庭隔绝中域百年,百废待兴,亟待支援,玉京为首府,也自当有所关照才是。”

那弟子想了想,应下道:“是,老师,弟子会办妥的。”

虽他不知张御胜任廷执之事,可对此事倒没觉得有什么意外,因为玉航经常做这等出手帮忙之举,他猜测老师可能是想给东庭那一位玄首卖个情面。

玉航与人相争从来都是在私底下的,而且就算要针对谁人,表面上也是和和气气的,看着没什么矛盾。故即便身为他的弟子,也从不知道自己老师和哪个同道交好,又和哪个同道其实是不对付的。

伊洛上洲,玄首高墨也是同时得知了张御升为廷执的消息,他心中忍不住大喜,精神变得十分振奋。

也怪不得他如此激动。如今玄修的数目虽然不少,可长久以来,上层力量却是极为欠缺。他当初和风道人也是在廷上列在末座,说话没什么份量。

而自从他被去了廷执之位,到了内层担任玄首,他就担心,风道人会不会与他一般,也是遭遇到同样的情形。

这种不安在上宸天被覆灭达到了顶峰,因为在他看来,当初玄法就是玄廷为了应对内外部的压力才一力扶持上来的。现在失去了一个大敌,那廷上会不会改变态度?

好在张御又坐上廷执之位。有了这么一位摘取了上乘功果的修道人在廷上,玄修也就有了倚靠了。

他在殿内走了几圈后,便以训天道章寻到了风道人,道:“风道友,张道友升任廷执,实乃我辈之幸也。”

风道人则是道:“高道友,张道友方才与我谈了一席话,我觉得也当与道友说一番。”

“哦?”

高墨不由得郑重了一些,不管怎么说,从张御开辟训天道章,再到如今坐上廷执之位,他已是将张御视作玄法引路人,张御之言他自也是十分重视的。

风道人将张御方才与自己的那番对话对高墨重述了一番,并道:“我觉得张道友说得有道理,我辈所求若只是为玄法本身,那却也太过狭隘了一些,也是将自身限碍住了,那样玄法迟早会走上与真法相类似的另一条路,可若放眼出去,不局限于一隅,那些玄法反得开阔。”

高墨听罢,沉思良久,最后感叹道:“张道友说得对,此才是我玄法存世之基,是我辈目光短浅了。”

他想了想,又问:“对了,不知张道友升任廷执之后,东庭府洲那里当由谁来承继?”

风道人道:“张道友举荐了万明道友,事情已经定下了。”

高墨顿时安心,他又有些可惜道:“若非施道友不喜出来做事,否则……”

风道人道:“那是以往了,方才我已是与施道友谈过了,外宿正好有一处镇守之地可得挪位,我待下一次廷议之时试着推举施道友前往镇守。”

高墨心下一动,道:“张道友那里……”

风道人摇头道:“我未与张道友说,他方才成廷执不久,这等事还由是我来提吧。”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第三章

全书完了,说点什么吧!

《灵舟》写了478天,420万字,经历了差不多一年半,写了四百多个日日夜夜,这期间有写得很激情的时候,有写得很伤感的时候,有写得头疼的时候。

总的来说,有起有伏,在头疼欲裂的时候,真的想放弃写作,安安心心的找个工作,但是一天过去,自己翻着书评,翻着贴吧,看着催更、谩骂、赞赏、期待,又忍不住继续往下写。

无论是任何一种评价,老九觉得,都是珍贵的!

至少还有人在评价,就像生活一样,若是缺少的褒贬,那么生活也会变得索然无味。

这四百多天,老九有少更过,甚至一更过,但是即便是在生重病,一个月都只能喝白米粥的情况下,也从未断过更。

对于书的结局,大家的争议很大,老九也充分的理解。

其实老九在写的时候,也很感伤,多次犹豫。

但是这样的结局,是在大纲里面就定下,也是最合理的结局。

《灵舟》本就是一个悲剧的故事,开头悲,中间悲,结尾悲。

老实说,为了营造这种悲,老九在结局的时候并不是很想加那一句“多年后,花开了”,但是后来想了想,还是给读者留下一个美好的结局吧!也给自己留下一个美好的结局,于是就加了这一句。

我很多时候都在自嘲,其实可以将《灵舟》的书名,改成《比惨》。哈哈!纯属娱乐。

好吧!这本书算是圆满的结束了,《灵舟》的算是完了,今后就算写仙界篇,主角也不是风飞云了。

《灵舟》从开篇定下的基调就是“悲”,下本书老九走的是纯yy路线,基调很爽快,风骚依旧,千奇百怪,搞笑无双,热血沸腾,而且有一个全新的修炼设定。

不再写悲情故事了,这本书写得我自己都有些感伤,而且吃力不讨好,写了一本书之后,觉得自己老了十岁。蛋疼!

不过……《灵舟》的结局我还是很满意!哈哈!(估计很多书票又有骂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