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妇羞辱,po18脸红心跳18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良妇羞辱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良妇羞辱 第二章

想了想,白小原说道:“丹阳,我看这样吧,等我回去跟公司其他人商量一下,然后咱们再正式谈,看用什么方式合作比较合适,估计你也要跟领导汇报,研究才能决定的吧?”

周丹阳点点头:“嗯嗯,说实话,我的确只是来探探你的口风,当然,如果只是参军入伍的事儿,我就可以决定,而且,跟你交个底儿,你要是同意,军衔待遇绝对在我之上。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àn..ge.lA”

白小原顿时乐了:“什么军衔,能当上将军吗?”

周丹阳的表情有点为难:“这个…恐怕不能…不过

良妇羞辱,po18脸红心跳18

,我相信等你做了巨大贡献,将来一定可以的…”

白小原笑着摆摆手:“说着玩呢,说实在,如果是大学刚毕业那会儿,我会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和你一样,我也是有一个报国梦的,只不过,现在时机的确有点不对,所以,这个事情,你可不要抱太大希望啊,但是,合作的事情,应该问题不大。”

周丹阳也笑了:“好吧,我就静候你的佳音了,算你还够意思,我最怕的就是,我说什么,你都会断然拒绝,让我下不了台,也交不了差。”

白小原突然有点玩味地说道:“如果是那样,你会怎么办,会直接放弃吗?”

周丹阳很坚强地说道:“怎么会,那可不是我的风格,如果你真敢那样,那你可就要倒霉了,我可是特工,手段可多得很。”

白小原故意倒吸一口凉气,然后吧嗒了一下嘴说道:“小周同志,你说的我好怕怕啊,都有什么手段,说出来听听,有没有美人计?”

白小原说出这句话后,就有点后悔了,一是觉得这玩笑

良妇羞辱,po18脸红心跳18

开过分了,二是觉得不该开这类的玩笑,这要是让妹妹或妞妞知道了,肯定饶不了他。

没想到,周丹阳只是淡淡一笑:“想得美,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儿,我才不会干,好了,赶紧吃你的牛排吧,要不然我可就打包回去喂军犬了。”

周丹阳的反应,有点出乎白小原的预料,本来以为,钢铁玫瑰,烈火美人,敢这么“挑逗”,一定会生气的,没想到她却这么轻描淡写。

不过,反过来说,她表现出的态度,也有点让人难以捉摸,不愧是搞特工的,心理素质果然很好。

白小原切了一大块儿牛排,吃完了之后,又突然说道:“丹阳,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

周丹阳已经吃完了自己的牛排,正在慢条斯理地低头喝着咖啡,似乎在想什么心事儿,闻言抬起头来:“什么问题?”

白小原看了看左右,然后压低一点声音说道:“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或许就是明天,外星人会入侵地球?”

周丹阳突然笑了,边用咖啡匙轻搅着咖啡,边说道:“如果是以前,你对我说这类话,我会认为你又在逗我玩,但是根据最近的一些情报,的确有这个可能性,不过,说实在,我还是觉得有点遥远,总感觉是科幻故事中才会有的。”

白小原认真道:“其实,一点都不遥远,关于这方面,我可以给你透漏更多的信息。”

周丹阳的眼睛一下就亮了:“好啊,我也正想知道更多这方面情报的。”

白小原无奈道:“你怎么老说情报,当过侦察兵啊?”

周丹阳笑道:“我本来就是侦查兵啊,以前是,现在仍旧是。”

白小原顿时张大了嘴巴:“搞了半天,你是来我这里搞侦查的啊?”

周丹阳笑了:“你才看出来啊?可是已经晚了,我都已经侦查得差不多了…好吧,快说说你的外星人吧?”

良妇羞辱 第三章

安哥拉监狱·行刑处

清冷的光线擦过走廊狭窄的窗户,那生锈的铁栅栏似乎也挡不住风中的寒意,吹入监狱的风呼啸着,穿过每一个走廊、每一扇窗户,发出呜咽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枉死的灵魂在哀嚎着、哭泣着。

“葛啦……葛啦……”

铁链摩擦着冰冷的地砖,几个被蒙着黑色头罩的人走在狭长的走廊中,他们高矮胖瘦不一,但都穿着黑白相间的囚犯服,手脚都带着生锈的镣铐,头戴黑色头罩的他们看不见身处何处,但他们的手铐彼此相连,让他们能够跟着前一个囚犯缓缓移动。

他们身边走着监狱的看守者,维持着队伍平静前行的秩序,其中,一个看守者走在最前面,将这些人带到了一扇大门前。

门被缓缓打开,从门的另一侧走出了几个同样穿着看守者服装的人,他们同样手持警棍,腰配警枪,一脸严肃地看着被押送过来的囚犯。、

带队的看守者停下了脚步,走在队伍两侧的看守者各自按住一个囚犯的胳膊,一对一专人近距离监视。

走廊尽头的监控摄像头转过了一个角度,对准了停在走廊中的那几个带着黑色头套的囚犯。

为首的看守者对着一个穿着更高级狱警服的NPC汇报道:“今日要行刑的囚犯已经全部带到,并且已经经过了身份核对与犯罪文书核对,请长官指示。”

听取汇报的,是一个女性NPC,她扮演着典狱长的角色,梳着中性的短发,穿着黑色的狱警服,肩上还配带着金色的肩章,红色的腰带别着配枪,让她看起来比其他男性狱警都要精神。

安哥拉监狱一共有四个典狱长,分别掌管东西南北四栋楼。

每个典狱长的职责分工都不尽相同,有的典狱长专门管理无期徒刑的罪犯,有的典狱长管理轻犯,有的典狱长管理死刑犯,而有的典狱长则负责政治方面的工作。

越是雷厉风行的铁腕典狱长,越被分在了重刑犯、死刑犯的管理工作上。

眼前这位典狱长虽然是女性,但她浑身上下透出两米的气场,完全不输给任何一个男人。

她板着脸,像是一个不苟言笑的掌权者,在听取完下属的汇报之后,抬眼看了看被押送过来的那几个人。

“一共有几人?”

“七个人。”

“犯罪文书详细对过了?”

“是。”

属下说着呈上了几张文书。

女典狱长低下头,浏览了一下那些文书,每一份文书就是一个罪犯的犯罪记录以及审判结果,与每个罪犯独一无二的号码直接挂钩,保证不会有所混淆。

女典狱长看完那些文书之后,将文书卷了起来,还给了带队的看守者。

她往旁边一站,身后的属下们也会意,让开了一条道。

“既然如此,就送他们行刑吧。”

她的语气风平浪静,就仿佛已经做过了许多类似的事情,又仿佛在她看来人命如草芥,不值一提。

“是。”

带着囚犯的看守者鞠了个躬,带着那些囚犯往行刑处的深处走去,他走到长廊尽头的分岔路口停了下来,几个站在行刑处前的看守者走上前,两三个人看住了一个囚犯,并解开了他们彼此相连的铁链。

“死刑犯编号20570402001,性别男,罪名:纵火罪、并致多人伤亡、造成严重社会危害并构成恶劣影响,经法院判决,处以火刑。”

宣读完这个文书,第一个蒙着头套的罪犯被两三个看守者往分叉口的左边走去。

“卡啦……卡啦……”

他的脚铐拖着地板,在寂静的长廊里留下刺耳的声音。

带着头套的他有点儿喘不过气来,但依稀能够嗅到空气中的血腥味,不远处的囚牢隐隐约约传来犯人被鞭打时的哀嚎,听起来毛骨悚然。

“哇哦,有点意思。”

那个纵火犯喃喃着,语气中透着几分兴奋。

几个看守者压着他往行刑处走去。

他似乎已经能够想象出被火焰炙烤每一寸肌肤时的疼痛与快感。

“老天,这会让我爱上火焰的。”

他的声音被吞没在走廊尽头的黑暗里,就如同他一样。

而这边,罪犯文书的宣读依旧在继续——

“死刑犯编号20581202002,性别女,罪名:连环杀人犯,曾犯下纵火、故意杀人、剥夺多人生命并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等罪过,经法院判决,处以电刑。”

看守者宣读完第二个罪犯的罪行后,两个女押送人员将那名罪犯押向了拐角的右侧。

电刑。

以极高的电流瞬间通过人体,导致受刑者死亡。

这是一项相对而言人性化的刑法。

被处以电刑的人,可能只能感觉到一阵浑身麻痹的刺痛,接着,全身将陷入僵直状态,而生命体征也将在几秒钟之内消失。

“卡啦……卡啦……”

铁链在潮湿的地砖上拖曳着,留下一道划痕。

那人赤着脚往前走,手指甲还涂着鲜艳的红色指甲油,远远看去就像是被鲜血染红了一般。

两个看守人员将她带向了电刑室,在那里,将用电椅送这名连环杀人犯离开。

第二个罪犯被送走。

第三个罪犯站在了宣读判决文书的看守者面前。

“死刑犯编号20530502003,性别女,罪名:故意杀人,持凶器伤害他人并剥夺他人生命,经法院判决,处以十字架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