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您的好长呀 宝贝 里面真舒服 不想出来了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翁公您的好长呀 第一章

李斯文只在第五序列停留了一日便以消耗五百万年寿元的代价重返第四序列。

至于小慕则多耽搁了几日。

前前后后,算上给小慕报销车马费,李斯文消耗了一千万年寿元,没错,在先天生灵这里,时间和寿元其实就是更直观明了的货币。

而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此行当然是收获颇丰了。

首先是敲定了资源包的运输快递渠道。

要知道李斯文现在并不缺权限,他刚从第三序列主动降临第四序列,对于时间架构来说就是当红炸子鸡,只要他努力,权限每一天都在增加。

再加上他从世界干尸那里掠夺偷窥到的技术,只要给他时间,那么正在群殴他的几万魔君古神又算个屁?

等他的第三光明区彻底合体,他就是名正言顺的,完整的,代表着时间架构意志的先天生灵。

届时他会在第四序列拥有百亿年的寿元(注:先天生灵只要完整,次序降临,那么在每个序列都能获得百亿年寿元)。

综上所述,没有谁会比他更热心拯救时间长河了,这也是资源包计划的重要性,一个月快递一个资源包,一个资源包能维持一万年,这买卖硬是要得。

至于李斯文此行的第二个目的,就是给自己找敲竹杠的盟友。

时间长河要持续下去,就必须不断有先天生灵,后天生灵投入下去,以自身为薪火,维持时间长河的运转。

目前来看,第四,第五序列一共十五个先天生灵/后天生灵,把它们挨个扔进第六序列,差不多就能继续维持好久好久。

但这个行动光靠李斯文是不成的,这需要第四第五序列合力,尤其需要拉拢张胖子与小慕。

张胖子是

翁公您的好长呀 宝贝 里面真舒服 不想出来了

第四序列剑仙文明的创始人,虽然他口口声声说不管事了,但谁信谁傻,这么没有安全感的家伙,若是会放权,不如相信泰迪永远不会日天。

所以不管张胖子同意不同意,他都必须加入这个计划——为此,李斯文不惜亲自去第五序列,亲自见到张胖子的本体,给他守住尸体。

敢不同意就守你的尸!

我有权限大棒,我就敢这么光明正大,理由充分的搞你。

至于张胖子敢放弃他的本体,这要付出的代价就太大了,所以几率不高,但如果张胖子非得玩一手宁为砖碎不为瓦全的硬气,李斯文也不慌,他之前攻略的那个剑仙小姐姐就是他的后手,那在黑狱山的三十个剑憨憨也是后手。

毕竟,没有十足的准备他会相信张胖子?

反正不管张胖子同意不同意,剑仙文明与其他魔君因为黑狱山的巧克力大打出手已经成了定局。

届时牵一发而动全身,张胖子想置身事外,那也得问问那几万愤怒的老古神同意不?

至于小慕——

小慕和他老婆在第五序列的根基之深厚是令人发指的。

别看小慕在第四序列混得不咋地,一副给张胖子打工的寒酸,其实人家才是所谋甚大。

这一次去了第五序列李斯文有三大收获,一个是敲定了资源包的快递路线,一个是成功的给张胖子守了尸,第三个就是见到了小慕的老婆。

然后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小慕会这样光明磊落,这么信念坚定,这么纯粹豪迈了?

因为人家背后站着一个不知多腹黑的老妖婆呢。

这公母两个是够狡猾的,就死掐着第五序列不放,就一直经营着第五序列,说他们是第五序列的教父完全不夸张。

总之,李斯文是愿意对付一千个张胖子,也不愿对付这一对公母,太棘手。

尤其在对方基本掌控一个序列的时候,那真是很致命的。

只能说,万幸他们都是好人,万幸他们的三观很正,万幸杀毒猎人组织的三观都很正,不然还玩个屁,大家一起等着时间长河崩溃然后从头开始吧。

李斯文是没有那个心力了,他这辈子只想维持住时间长河的正常运转,等活个几十亿年活腻了,自己往第六序列一跳,接下来爱谁谁……

因为他并不想变成恶龙……

——

重新回到第三光明区,李斯文先去了自己的世界转一圈,这里一切进展顺利,而智囊团那边已经把套马杆结构给完善到了3.0……

其实这个套马杆结构与李斯文无关。

纯粹是当初老雀儿,小雀儿,大山雀儿,小黑雀儿,小白雀儿等六个强大的时间守护者为了拦截那个逆行第三序列的后天生灵所打造研究的。

结果当然是失败了。

而如今在李斯文与他们一番推心置腹的深入交流后,他们就拿出了这个专门用来束缚后天生灵的结构。

翁公您的好长呀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翁公您的好长呀 第三章

“苏先生的问题,我可以回答几个!”

在一片七嘴八舌不知真假的调侃与讨论中,坐在了与沈部长相对位置的陈菁轻轻抬头,看向了那位圆脸的中年男人。她这时脸色显得有些苍白,气色也不太好,在白教授的建议下,她已经解除了对自己的影响,所以刚做过一场手术的负担,便在她身上完全显现了出来。

说话之前,她先轻轻按了一下小腹,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有力一些:

“单兵出城的目的应该不是为了逃离,对这一点我很有把握。”

“至于拖延即将到来的问询,更是没有可能。他很理智,知道拖延没有用处。所以他对我们的询问,只有可能给出两个反应,一个便是不想说就不说,另外一个,便是如实禀告。”

“……”

说到这里,她下意识的看了白教授一眼。

有些话她不打算在这样的会议上说,便如白教授发现的那个问题。

因此,她只是微微一顿,便接着说出了自己的建议:“对于单兵这个人,我一直很信任。我可以理解沈部长的担忧,但我并不认为对一位尽心为高墙城效力的能力者太过提防,甚至表现出对其的不信任,有助于我们维护高墙城的秩序。相反的,我认为这是很危险的事。”

“在这一次的袭击出现之前,我与单兵一起处理了一件异常事件。具体情况你们也知道,惹出这件事来的,是内城爱好收藏的许先生。在我赶到时,许先生让我给他一个交待,平时这样的事情是很难处理的,你们也知道,能力者的特殊,总是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有些时候,我们甚至

翁公您的好长呀 宝贝 里面真舒服 不想出来了

需要专门开放绿灯,或是隐藏条款,才能解决这些问题。”

“但惟独这件事,我处理的非常轻松。”

她微微一顿,加重了语气:“因为单兵在处理这件事的时候,前后环节,没有半点违规。”

“……”

一口气说到这里,她才停了下来,抬头注视着众人。

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向着陈菁看了过来,包括沈部长与苏先生。

而迎着这么多人的目光,陈菁微微直起身来,不让腹部的疼痛影响到自己,声音平静而有力:“所以我的意见是,为什么我们不能把这份申请报告,就真的看作是一份申请?”

“……”

陈菁的话,使得会议室里,出现了片刻异样的沉默。

讨论中出现了很多的猜测,但惟独陈菁提出的这个,听起来有些荒唐。

这样的能力者,这样的时候,提出了这样一份申请……

……真的就只是一份申请?

另外,对于她举出来的例子,似乎做任何事情,都完全按规章来的人,该值得信任吧?

但为何,反而使得在场的人心里更觉得有些别扭了?

沈部长第一个皱起了眉头,然后打算开口。

“对了,我还有一句话想要补充。”

陈菁赶在他之前,再一次开口,轻声道:“单兵如果强行出城,我们应该是拦不住的。”

会议室里,一时变得鸦雀无声。

……

……

本来正悠闲在坐在会议室里,一边晒着太阳,吃着糖果,一边翻看着之前没有做完的特殊污染分类及等级培训资料的陆辛,在看到卫星电话响起来时,立刻就端端正正的坐好了。

是陈菁打过来的,面对领导时陆辛一直都知道该保持基本的尊重。

“喂……”

电话里,响起了陈菁清楚而有力的声音:“我看到了你的申请报告,你想出城?”

陆辛忙点了下头,道:“是的。”

他声音下意识放低了些,抬头看去,就见空空荡荡的会议室里,只有自己和壁虎两个人。

不过听到了自己在打电话,壁虎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又或许他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在打一通很重要的电话,这时候他正趴在了四楼的窗边,眼睛放光的看着街道上来往的行人。

时不时的还吹个口哨,然后发出“嘿嘿嘿”,或是“啧啧啧”的声音。

……

……

电话里,陈菁的声音微微一沉,道:“我建议你不要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