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萝H小说: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玩弄萝H小说 第一章

或许工匠们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一点,但是作为既是工匠,同时又是东家的庄立民却能够敏锐的觉察到冯紫英提出的这中制作模式蕴藏着的巨大潜力。

制作一个枪机的复杂程度远远超出一般人想象,锻打成型开始,锯、挫、磨、钻、各种小部件都有不同的讲究和要求,而且每一个部件还要按照尺寸和另外一系列部件对标,稍稍有一些差错,整个工件也许就废了,其辛苦程度可想而知。

这也是为什么一支火铳会卖得那么贵,那都是一个一个精心制作出来的。

但是如果能够按照冯紫英所说的那样,每一个小部件交给一组工匠和学徒来制作,甚至每一个小部件的每一道工序都交给一组人来制作,那就要简单许多了。

比如锻打只负责锻打,按照标尺锯断就专门负责锯断,磋磨成型就只负责磋磨,钻孔就专心致志负责钻孔,装配专门负责装配,每一道工序如果每天都能做上一二十遍,一个月下来就是数百遍,如卖油翁一般,唯手熟尔,就能极大的提高效率。

当然,这也有冯紫英所提及的要求,那就是需要严格按照标尺尺度来制作,否则这一组工匠做出来的部件却和另外一组工匠制作的部件搭配不起,那就损失大了。

这样制作一样会有谬误,一样也会有报废,但是一旦进入了熟练操作阶段,那么就会极大的减少报废品,同时极大提升效率。

“大人,我看是否可以这样,我这边的人大部分还是按照原来的这种办法来制作,带一批学徒,但是我们可以抽出一批匠人来,分别分成几个组来按照您所说的那样来尝试,也许十天半个月见不出分晓来,但是三个月,或者半年后,我相信可能定能对比出双方的优劣,……”

庄立民兴致勃勃地建议道。

冯紫英叹了一口气,自己倒也希望能如此,但是蒙古人那边能等得到那个时候么?

也幸亏是第二批、第三批从佛山和广州那边运来的火铳都早已经到岸分发到了自己的民壮手中,也幸亏黄得功和左良玉对这批民壮的训练十分尽心,加上自己提供的前期训练方式效果非常好,否则,冯紫英真的没有把握在这永平府坚守下去。

笑了笑,冯紫英颇为感慨地道:“立民兄,可以按照你说的那样去做,但是现在不行。”

“嗯?为什么?”庄立民不惑不解。

冯紫英示意庄立民跟随自己到一边儿,这才低声道:“我得到消息,还有一个月时间,蒙古人可能就会大举南下,顺天府和永平府都会首当其冲。”

冯紫英一直把这个消息压着,但实际上晋商们已经隐约知晓了,而且冯紫英也给他们谈过了,基本上形成了一致意见。

而庄立民这边之所以放在最后来,就是怕庄立民一直在南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怕他先慌了,带动他的匠人们也都是心慌意乱,影响到冶铁和火铳生产。

不出所料,庄立民大惊失色,冯紫英也没卖关子,径直把自己的想法告知了对方,这才让庄立民心情稍微安稳下来。

“可是大人,迁安和卢龙这两座县城能抵挡得住蒙古大军么?”庄立民也不是那么容易好糊弄的,“为什么蓟镇大军会不保卫永平府?几千民壮能达到你所期望的效果么?”

“这就要看你带来的火铳和我训练出来的人交给辽东军两位新军军官最终训练效果了。”冯紫英只能如此回答,“最终我们会做一个评估,如果真的无法达到我们所期望的那样,我会将他们所有人带到山海关上去。”

这个保证让庄立民稍稍放心,山海关乃是蓟镇头号关隘,那是大周永远不能放弃所在,这一点庄立民还是知晓的。

“那这段时间……?”庄立民还是有些犹豫,这帮工匠可是他的心血所在,若是有所折损,那就太可惜了。

“无妨,他们继续干他们的,我们在边墙外也有哨探斥候,蒙古人要动,我们起码可以提前半个月知晓,到时候撤回来也来得及。”冯紫英对此倒是不太担心。

“就怕如果蓟镇也不管,我们这边还有如此多人和家眷,还有这些炉子和器械,……”庄立民见冯紫英没有回答蓟镇为什么不保卫永平府,也大略明白了,就不再多问了。

“炉子无所谓,蒙古人不会感兴趣,倒是器械须得要提前转移进城,当然最重要还是匠人,……”和庄立民说到一条路上,冯紫英也就算是放下了一颗心。

玩弄萝H小说 第二章

转眼又过去了两三年,如今长安的夜空灯火通明,李治永久取消了京城的宵禁,取而代之的只是一只巡逻队伍而已。

王浩然独自坐在王府的亭子里欣赏这长安的夜空,他如今的心境平和多了,不像以前,总觉得有许多事需要马上做出来。这不是因为他年纪大,现在他也就三十多而已,变了的大唐、是哪些接班人……时至今日,王浩然感觉自己就像是完成了自己穿越后的使命一样,已经把他认为最为重要的创新精神传承给了大唐,他已经无需再去研究手机电脑等高科技出来,他也没这能力,但他相信大唐人的智慧,或许下一代

玩弄萝H小说: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也或许是下一代的下一代……只要这创新精神能传承下去,这些都将会一一实现的。

王浩然在那自饮自酌、自娱自乐时,小玉和武如意兴冲冲的走过来,说她们发现电流可以产生磁力,通过改变电流大小就可以控制磁力的大小。

“那你们觉得这发现能有怎样的运用呢?”王浩然笑问道,并不急着说出自己的见解。

“我们可以以此制作一个打点机,通过改变电流大小,打点机上面的笔就会上下运动,如果按一定的规矩改变电流,打点机上的笔就会在纸上点出有规律的点……”小玉激动的讲解道。

“如果我们把这些点和点与点之间的空格利用起来,以此编制出相应的代码来,每个代码都对应着一个字。师父,你想想啊,如果我们用电线从长安连接到洛阳,这边改变电流控制洛阳那边的打点机打点,洛阳那边再通过代码转换为文字,那我们在长安跟洛阳联系的话,也不就几分钟就可以传达到了?”武如意争着讲解道。

她俩说的并不详细,但王浩然却能听明白,她们所谓的打点机,其实就是类似于后世的打码机。

“这想法很好,可以去好好研究。”王浩然说道:“除此之外,我还要考考你们俩,你们说我们为什么能说话?”

“这还用问吗?这是因为人的喉咙里有个声带,声带的震动便会产生声音,这知识在大学就有介绍了。”小玉得意道。

“哎呦,没想到你还有去了解大学的知识,不错不错!那我再问你,既然震动能产生声音,那声音能产生震动吗?”王浩然又问道。

“那当然也可以了,如果不行,那我又怎么能接收到师父您说的话呢?”

“嗯,没错。”王浩然笑了笑,说道:“那我最后再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都知道电流的改变能控制磁力的大小,如果我们用说话产生的震动来控制电流的改变,另一头则用这电流控制着磁力变化,而磁力又制造出震动,那结果会怎样?”

小玉和武如意震惊非常,许久小玉才从嘴里挤出让她都觉得不可思议的答案:“远距离对话!”

王浩然笑着点了点头。

“这真的能做到吗?”武如意虽然认可了这方案的可行性,但依旧觉得不可思议。

“当然可以了,去拿纸笔过来,我送你们一样东西。”王浩然肯定道。

小玉立马让下人去拿纸笔,等纸笔拿来之后,王浩然便画了一个喇叭的结构图,并一边讲解一边在图纸上注上说明。

小玉拿着图纸激动得恨不得马上回去研究,然而被王浩然叫住了。

“凡事都要一步一步来,你们且先去研究打点机,那经验也是你们以后的研究都用得上的宝贵经验。”

次日,王浩然一大早就赶去第一学府,今日是大唐开创武举制度以来的第一次武举考试,而第一学府的大学里,就有十来个学子参加,其中还有曾诚勇的得意门生。作为第一学府的府长,王浩然自然要去勉励一番。

然而王浩然勉励完这些学子,正想与他们一同去考场的,王家仆人便匆匆跑来说大老爷病重,王浩然闻言便抛下所有的事急忙赶回王家。

此时王府仁的妻儿都聚集在王府仁房中,他们见王浩然回来,便想到这可能就是他们父子的最后一面了,消停了的眼泪便又流了下来。

众人给王浩然让开了一条路让王浩然来到王府仁的床边,此时的王府仁像是还在睡觉一样。

“八儿,方才你爹醒来过一会,一醒来就说要找你,像是有什么急事要交代你,不过等了一会便又昏睡过去了,要不你试试把你爹唤醒?”王浩然的大娘刘敏说道。

王浩然想不到王府仁能有什么事需要跟自己交代的,便摇头道:“不用了,就让老爹再睡会吧,我在这守着就可以了。”

“大夫怎么说?”王浩然又向王启宏问道。

王启宏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摇了摇头。

众人许久无话,不知过了多久,王府仁终于再次醒来了,还没来得及先睁开眼睛便先开口询问道:“八儿回来没?”

“爹,孩儿在这呢!”王浩然握住王府仁手轻声道。

“哦……你回来啦!”王府仁用疲惫的眼睛端详了一下王浩然,又对其他人说道,“你们先出去一下,老夫有些话要跟八儿说。”

等其他人都出去后,王府仁才继续说道:“八儿,你可有什么话要对为父说啊?”

玩弄萝H小说 第三章

我叫白松雨,是这社会上无数人中的一员。

我没有体面的工作,因为我还没从大学毕业;我没有好的专业,因为这个大学本就是个野鸡大学。好专业?算了吧,混个专业我就不错。

现在我躺在医院骨科的病床上写着自己的故事,我其实都以为我死了,但是很不幸,那个傻司机竟然把我送到了医院,还替我交了住院费。我知道他是个好人,但是对不起,我突然感觉到未来一年里我的吃喝有着落了。

别以为我是碰瓷的,才没有那么缺德。

不过他把我撞了是真的,既然如此,为什么不那?

话说回来啊,其实就在刚刚他送我到医院路上,我真的感觉到其实碰瓷虽然缺德,但是也不乏为是一个好职业。

至少能赚钱,不用像我一样往出掏钱。

我爸就总埋怨我说:“你看你这样!以后不是要饭就是碰瓷,在不就蒙吃骗喝,看你这

玩弄萝H小说: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一脸损样吧!”

哎呀,不写了,想想就生气。我先睡一会,要是一会不死的话,再接着写。

“松坡?松坡。”

恩?

一个女人的声音,是在叫我吗?是护士?不过声音还挺甜的。

我睁眼一看,我去!

一个大美人啊!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怎么穿的就像电视剧里面一样?“松坡你醒了?”眼前的大美女笑着对我说:“快起来吧,松坡,百里先生他们都已经来了。”

百里先生?谁是百里先生?我认识他哪位吗?咦!不对,大美女叫我什么?松坡?蔡松坡吗?怎么个意思?

“美女你好,你刚才叫我‘松坡’?什么意思?”

“恩?”眼前这美女好像看怪物一样打量我,不过随即就笑了,说:“你叫我什么?美女?松坡啊,你学坏了。”

谁学坏了?怎么说话那这是,不过说真的她笑起来还真挺好看的。

“额,你能不能先告我,你说的松坡是谁?”

大美女好像很惊异的样子,盯着我大量了至少一分钟,然后一面摸着我的额头一面满脸关切的问我:“你是不是病了?松坡当然就是你自己啊,你不会连自己是谁都忘了吧?这也不烧啊。你是蔡锷啊!”

不是我真猜对了!我竟然是蔡锷!我不是白松雨吗!怎么就成了蔡锷了!虽然我读书少,从来没对的起过老师的教诲,但是我竟然成了蔡锷!堂堂的云南都督,护国第一军总司令!

那眼前这美女不是小凤仙就是潘蕙英啊;咳咳,虽然不知道这是咋回事,不过既来之则安之,不管咋说,当个都督不也比之前那个破学生要好的多吗。

“看来我可能睡糊涂了,对了,你刚刚说的百里先生,可是我在士官学校的同窗,蒋百里蒋先生吗?”

“呼”,大美人长出了一口气,一面帮我拿过外套,一面对我说:“我真的以为你病了那。松坡啊,母亲还有你的同僚、好友都已经等你多时了。你快起来收拾一下,今天你可是主角哦。”

听到她这么说“母亲”两个字的时候,我就已经确定了她的身份,这是我的老婆,潘慧英同志。

“蕙英啊,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怎么大家都来。”我一面穿好外套,一面问道。

而蕙英则是讪然一笑,走到我身前帮我整理着衣领一面似有埋怨的说:“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可真是的,在军营里都把你忙傻了;今天是你三十一岁生日啊。”

“哦,是这样啊。你看我忙得。哎,你说今天是我多少岁生日?”

“三十一岁生日。”

虽然现在眼前的美人笑的那么甜,但是我真的高兴不起来,三十一岁生日,蔡锷不是救活了三十四岁吗,这么说我还就能“活”三年了?

“高兴一点吗,今天可是你生日啊,松坡。”潘慧英还是笑的很甜,一面拉着我向外走一面还不忘时不时的帮我扯一扯衣角。这么一看,蔡锷他们两口子还真是甜蜜啊。

到了宴会厅的时候,里面已经坐满了人,虽然我一个都不认识,但是从衣着上可以看得出,他们多数还是军人,而且从肩章上来看,各个都是大官。

我说自己要去方便一下,让潘慧英先去替我招呼他们,其实我并没有想上厕所,而是我害怕等会要是有人向我敬酒的话,我对不上号可怎么办。

不过,虽然我是想着能逃开就逃开的,但是还是被发现了,一个长相很英俊的家伙,正喜笑颜开的,端着酒杯向我走来,嘴里还吵着:“松坡啊!可算是把你等出来了。”

“百里兄!少见少见;我这军务太忙,这几天还有些风寒,见谅见谅。”没错,这个家伙就是蒋百里,虽然我并不认识他,但是幸运的是网上我见过他的照片。

蒋百里比照片上帅很多吗。

一番寒暄之后,我们两个“勾肩搭背”的走到了宴厅的中央,而蒋百里这时候更是登上舞台,对着大家伙喊:“云南都督,蔡锷到!”

这一声,一下子就把大家的目光给吸引了过来,和我猜测的一样,在大家的掌声中,我被蒋百里拉着袖子“请”上了舞台,并且他还招呼都不打的示意我讲两句。

虽然这很正常,但是他此时此刻一脸的笑容,倒是让我看到了和之前网上记载所不同的地方,这家伙绝对没有网上写的那么严肃,而且怎么看怎么觉得他是故意的。

硬着头皮也得上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咳咳。”我学着电视里看来的样子,先是咳嗽几下,示意他们安静,然后义正言辞的对他们说:“诸位,松坡现在这里,向各位致歉;军务繁忙,弄得我昏头昏脑的,实在不好意思,让诸位久等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