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场合高HNP 老公刚做完儿子跟着做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公共场合高HNP 第一章

第1889章时空杀手!

“啊,很好,有志气!”

何定没有想象中的愤怒,还上前称赞叶辰,但是内心中是狂喜。

在他看来,三队一起上,这就是明摆着的上头行为,作死行为,既然对方想死,何定当然不会阻拦。

“使者大人,这可是叶辰自己的选择,不算我欺负他吧?”

何定转身看向皇城使者,毕竟叶辰可是皇城使者要的人,如果不经过使者的同意随意斩杀,那肯定不行。

“嗯,没问题!”

皇城使者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找寻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不管他是灵界之人,还是灵境之人,或者是其他什么人,只要年龄在五十岁之下,天赋,实力入他的法眼,那么其他的一切都不是问题。

现在,叶辰主动要求挑战三队,这样的傲气正是他想要看到的,如果成功,他就可以带着叶辰前往皇城,如果失败,那就说明叶辰还不够格!

无论什么结果,都不会影响到使者的任务,他没有阻拦的理由。

“多谢使者大人!”

何定露出得意笑容,在他看来,一切都顺理成章了,将军府要崛起了。

“你们下手轻点,懂吗?”

何定对着下方的三队人使个眼色,嘴上说的是下手轻点,但是眼神中意思很明显,就是要斩杀!

因为叶辰两人毕竟是击败了魔兽,而且在年龄上相对于他的人是有优势的,留着他们始终是祸患。

“遵命!”

斗兽场中的灵界强者躬身行礼,嘴角露出阴冷笑容。

三队人同时转身看向叶辰的方向。

“主人!”

叶无双想要出手,但是被叶辰拦住。

“等待我的指令即可!”

“是!”

听到叶辰之言,叶无双飞身后退,让出一个位置。

“啊?”

众人再次呆住,这小子是要一个人对上三队人吗?

如此狂妄的举动,让很多人震惊,也让更多的人露出憎恶之色,他们都是灵界之人,他们无法看到外客如此嚣张!

“该死!”

斗兽场中的灵界强者更是如此想法,他们都是合体境的强者,甚至有人是合体境大圆满的大能者,被叶辰如此藐视,他们当然不甘心。

“斩杀此子,你上!”

“是!”

第一队的队长对着一名修士下达斩杀令。

此人走出队伍,乃是一名合体境后期之人。

“哈哈哈,真是不知死活的外乡人,炼虚境对上合体境后期,必死!”

所有人都大笑起来,他们等待着叶辰的痛苦死状。

叶辰就站在众人面前,等待着灵界强者的挑战。

“你还不出手?”

但是很显然,灵界强者不想主动出击,这样会显得他是挑战者,是沉不住气的那一方。

“你是挑战者!”

“哈,你真把自己当人了?”

“我方战胜了大魔兽,而你呢?除了在这里各种挑衅,还会什么?白痴!“

“你!”

被叶辰如此评价,那名灵界强者彻底震怒,他不管谁先谁后了,只要斩杀叶辰,他就完成任务。

“杀!”

灵界强者身形急速前冲,全身环绕在一股强悍的灵能之内,这正是灵界灵能,强度远在灵境之上。

公共场合高HNP 第二章

“叶不凡?”

听到这三个字,凤天翔立即皱起了眉头,心中升起一股不快。

“他今天不回来了,你的对手是我!”

说完之后,他再没有任何犹豫,属于炼虚境强者的气势陡然爆发,随后一掌拍向对方的面门。

这么多年在天峰分院,他从来没有展露过自己的实力,一直等待着爆发的一天。

在他看来,只要自己今天一出手,马上就会赢得万人敬仰。

所以这下他没有任何保留,直接拿出了自己的全部实力。。

一掌拍出,在强大的真元灌注之下,周围的空间仿佛都颤抖起来。

“好强,实在是太强了,不愧是我们的天榜第一……”

“我的天啊,原来凤天翔一直在压制着自己的修为,人家早已经达到了炼虚境……”

“凤天翔,实在是太棒了,我爱你,我要给你生猴子……”

他这边刚刚一出手,台下便响起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天峰分院的学员们,纷纷表达着自己的兴奋。

特别是那些花痴般的女学员,一个个纷纷的表达着自己的爱慕之意。

而看到这一切,狄荣却是无比的恼怒。

自己自从上台,一直在压制着修为,等的就是出其不意,好好教训一下叶不凡。

可是眼前这家伙却说,对方不会来参加今天的交流赛,这让他倍感失望,同时一股无名火从心中升起。

“既然姓叶的不来,那你就承受我的怒火吧!”

愤怒之下的狄荣,再也不压制自己的修为,属于炼虚境强者的实力完全爆发,抬手一掌拍了出去。

凤天翔正在得意洋洋,以为自己已经彻底锁定了这场对战的胜利,可却没想到对方,突然爆发出如此强大的气势,比自己还要强大十倍百倍。

“这……这是炼虚境中期?”

一股莫大的恐慌从心底升起,他没想到隐藏修为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眼前的对手。

炼虚境初期和炼虚境中期,虽然只差着一个小级别,但实力的差距则是天堑鸿沟一般。

到了炼虚境之后,每跨一个境界,差距都是极其巨大的。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的心中无比慌乱,连劈出去的掌法,也变得杂乱不堪,漏洞百出。

原本他的实力就比不上狄荣,再加上惊慌失措,哪里还有半点抵抗能力。

眨眼之间,他的掌势便被对方缴的粉碎,随后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他的脸上。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脆响,刚刚还风光无限的凤天翔,立即如同皮球一般飞了出去,直接摔落在擂台外面。

一招秒败,全然没有半点抵抗能力,这一下顿时全场鸦雀无声。

原本还在呐喊欢呼的学员们,一个个张大了嘴巴,眼睛瞪得大大的,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

所有人都没想到,自己的天榜第一败了,而且败得如此干脆,如此凄惨!

就连凤行空都是一愣,他也没想到自己精心培养的侄子,竟然连对方一招都没挡住。

随后他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连凤天翔都败了,那今天的天峰分院怎么办?岂不是颜面扫地?

最为憋屈的还是凤天翔本人,苦练了这么多年,隐藏了修为这么多年,目的就是为了有朝一日一鸣惊人。

公共场合高HNP 第三章

“去问问怎么回事。”

梁有才心领神会,转身朝着屈子走去,片刻之后带着屈子回到领导跟前。

屈子没有隐瞒,把自己知道的情况跟领导说了一遍。

领导嗤笑一声,“年轻人脾气就是大。”

苏策自然不知道身后的情况,但他想明白了一点。重新投票能采用演讲竞选的方式,那就说明领导没有指定人选,既然没有指定人选,那还有什么好担心?

虽说自己上来演讲有些赶鸭子上架的意思,可都走到这一步了,为什么不能主动争取一下?

想到这里,再看向村民时,眼神里多了热切。

“大伙儿都知道,唐家坳有种植木耳的项目,李家坪的养殖项目搞的也很不错,再加上刚刚成立的集体公司,这些能增加收入的营生把咱们村委四个村子全部包含在内了。”

“听起来是不是挺好?”

没等村民回应,苏策就自己回答道:“听起来确实挺不错,但在我看来,刚才说的这些东西最多能让咱们村委的百姓脱贫。”

村民们紧紧盯着苏策,他们知道,苏策肯定还有话说。

“我不相信你们只是单单想脱贫不想致富,因为我自己就有致富的梦,我相信你们也有。”

脱贫?致富?

经常出现在口号里的词汇突然摆出来说,很多村民都是皱起眉头。

在大多数人心中,这两个词汇跟自身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这应该是那些当官的操心的事情。

如何脱贫,当官的去想法子,当老百姓的尽量配合就行。

至于致富,运气好赶上机会,自然就富了。就凭咱们这些苦哈哈,想也是白想。至于那些当官的,要富也是他们先富。

没有回应是因为大多数村民已经麻木了,他们听到过太多太多假大空的说辞,一时的热血沸腾后,苦日子依旧是苦日子。

村民的无动于衷溢于言表,甚至能感觉到他们身上若有若无的抵触情绪。

李少雄轻抿嘴角,眼神里带着讥笑。

真以为有几个破钱就能为所欲为了?好好说赚钱的事情拉拢人心多好,非要摆高姿态,这下砸到自己的脚了吧!

唐铁面带忧色看着苏策,如果不是领导在场,他都要提醒苏策少说点不想干的话题了。那么好的开局,怎么突然就扯到脱贫致富的话题上了呢。

领导站在苏策右后侧,颇为好奇的看着苏策。前两天跟他谈话问他对基层工作有什么想法,这小子支支吾吾的左顾而言他,现在居然变得这么主动!

苏策能看到,也能感觉到村民的态度,但他一点都不慌,轻笑一声继续说道:“我知道,很多人背后都议论过我们下坝村。我很清楚为什么会有人议论,因为那些议论的人中大多数都曾看不起我们村。”

一直保持笑容的下坝村村民听到苏策这句话,笑容瞬间消失。每个人都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苏策,随后又看向其他三个村子的村民。

“我们村人口少,还穷。”

苏策内心坦然,就像在说一件跟自己没关系的事情一样从容,“我一点都不夸张,如果我是其他村的人,同样会看不起下坝村。”

“所以,曾经看不上的居然成了羡慕的对象,没有议论才不正常。”

苏策又是一声轻笑,周围不少村民都悄悄低下了头。

“我说这些不是想借机炫耀我们村现在多厉害,而是想通过实例告诉大家,下坝村都能脱贫致富,你们为什么不能?”

“说得轻巧,你们下坝村有水库,要是没有水库,你们凭什么比我们强?”张家湾村民中,不知道是谁扯着嗓子喊了一声,语气中满是不服。

这句话一出,整个学校变得更加安静,所有人都朝着声音传出的方向看去。

张雷目光阴鹫,在人群中寻找。质疑苏策没有问题,但不能当着镇领导的面质疑,这不是给自己脸上抹黑吗?

不少人都知道当着镇领导的面质疑苏策有些不妥,但张家湾的大部分村民不在乎,反倒一幅幅‘我们就是不服’的表情看着苏策。

“真狗,吃不着肉就想咬人。”田浩气哼哼地看着张家湾的村民。

“汉生叔,回去之后就把张家湾的工人辞退吧,太特么气人了。”刘通提议。

秦汉生冷冷盯着张家湾村民,一言不发。

“张家湾的村民对小苏意见不小嘛!”

领导眼中好奇更浓,不轻不重地说了一句。

梁有才瞥眼看向屈子,屈子却是淡然自若。

苏策侧身,让自己正对着张家湾的村民,脸上笑意不减:“你说的很对,我们确实是因为水库赚到钱的。”

“但是,水库是今年才建起来的吗?水库在下坝村这么多年,在张湾村委这么多年,为什么没人利用?”

苏策语速越来越快,目光中也多了一丝冷意,“承包水库时我父亲刚做完手术还不能下床,我那时候刚从工厂辞职回来,全家的经济来源几乎断绝。水库承包费一年五十万,对于贫穷多年的下坝村任何一家村民来讲,都是天文数字。”

“没人敢承包,甚至我提议凑钱一起承包都没人敢干。”

“承包费是我一家家借来的,额外给利息。”

“来,你们告诉我,你们敢吗?”

说到最后时,已然有了针锋相对的意味。

刘黑娃田大春他们几个面露尴尬,张家湾村民无人回答。

苏策却没打算就此揭过,冷笑一声继续说道:“张家湾村委总共四个村子,其中三个都早早地实现了村村通路路通,唯独我们下坝村只有一条进村的水泥路,还是多年前修建的。你们不服?我们的不服找谁说过

公共场合高HNP 老公刚做完儿子跟着做

?”

苏策只觉得一股闷气堵在胸口,脑子一热说话也就不管不顾了。

“我穿开裆裤时就有了‘要想富先修路’的口号,承包水库时我满怀希望找村委帮忙,求村委能帮我们把上山的路修通。当时张明全毫不犹豫就拒绝了,我知道他在想什么,我们下坝村人少,没必要把钱浪费在我们身上,他想让我们下坝村撤村并组。”

苏策说的这些事情,下坝村的村民都知道,但他们也只是知道,根本体会

公共场合高HNP 老公刚做完儿子跟着做

不到亲自应对这些事的感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