淤青 疯子三三、双学霸1v1双处h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淤青 疯子三三 第一章

“你,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何昕薇凑过去,冲着无声眨眨眼。

无声却好像看不懂一样,避而不答。

“什么啊,我就先去训练了,你起这么早干什么,回去再休息休息等我给你做早餐,乖。”

无声揉了揉何昕薇的头,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何昕薇看着无声的样子,摇摇头笑着叹了口气。

**

“什么?有小宝宝了?好好好,你可要好好照顾我们熙熙啊!”

挂断电话,苏妈妈就开心地打电话联络颜熙妈妈,想着两个人再去约商场逛逛给颜熙买点礼物。

“哎呦,这还没办婚礼,就有小宝宝了,太好了。”

“亲家母,我有熙熙这个儿媳妇是我的福气呀,谢谢你生了个这么号个女儿!”

“苏默妈妈,你客气了,你家默默也是特别的优秀啊!”

随后,颜熙和苏默又把这个喜讯在晚饭的时候顺便告诉了大家。

“什么?怀孕?这么说,我们要当叔叔了?”

“我我我,我要当干爹!”

“天呐,太好了,那颜熙姐你最近多注意注意身体啊!”

由于颜熙怀了孕,婚礼并没有拖沓,在一切准备好之后,在冬季赛结束后的第二天进行。

婚礼当天,天空是湛蓝的,身着一袭白纱的新娘子在颜父的搀扶下从红毯尽头款款走来。

苏默眼中盈着笑意,看着自己的女孩一步一步向自己靠近。

颜父看了看眼前俊郎的男子,轻轻拍了他的肩膀,又深深凝视了一眼自己的女儿,缓缓将女儿的手放到苏默的手中。

“爸,我会照顾好熙熙的。”

在全场来宾的注目下,一对璧人走上婚礼的舞台。

淤青 疯子三三 第二章

接下来所有的一切依然按部就班。

除了个别的人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个世界,曾经被人按下暂停键,也没人知道,傅轻寒是这个世界的核心力量,所以更不会知道他们被定格住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这两个月里真是一动不动。

时光被冻结了,四季自然也不会跟着有任何变化。

这些人自然察觉不到。

所以说一切还和往日没什么区别。

江十月依然要回大学上学,不过在此之前她需要联系沈琪孙美美还有钱瑶。

毕竟她已经答应平行时空的江十月了,让这三个人当面给她道歉,也让沈琪弯下她高贵的不可一世的头。

只不过时空通道是个极其秘密的存在,这三个人是通过时空通道去往平行时空,到时候肯定知晓了这个两个世界的秘密。

这对她们来讲就变成了天大的好事,江十月自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场景,因为这三个人也不配,最起码目前不配。

然后傅轻寒告诉江十月,他可以抹去她们的记忆,江十月听了之后就放心了。

然后,还有李老师。

其他的人江十月和傅轻寒不会去插手,但是李老师这里是必须让他亲眼看一看平行时空他的另一家人好好的活着。

哪怕他们其实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只不过是一个元素复制成另一个元素罢了。

但是能亲眼看到相同面容的亲人好端端的活在这个世上,对于李老师来讲已经足以了。

所以在将时空通道彻底关闭之前这件事情要解决,然后就是运输本源时空没有的动植物的事情。

好在时空通道建立了之后,傅轻寒就可以轻易地通过时空通道和平行时空的联盟长官进行联系。

然后与此同时,他也知道了这个世界也有星际联盟的人,那个人也亲自来见的傅轻寒。

自然是恭恭敬敬客客气气的。

并准备将手里的权力移交给傅轻寒。

傅轻寒觉得已经没有必要了,时空有时空自己的发展,这些人愿意在这个联盟里呆着就呆着吧,也可以弄一些科学家进去,不去平行时空,那么其他的星球还是可以去开发的嘛,那可都是真实存在的,不是复制体。

然后这个星际联盟的管理员兴高采烈地回了国,他确实不是华国人。

但这并不影响从此之后他就将傅轻寒当成了自己的领导。

傅轻寒从平行时空拿回来的本源时空已经绝迹几千年甚至几万年的活生生的各种植物,可是让生物科学院的科学家们欣喜若狂。

有的人甚至老泪横流啊,他们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在有生之年还能亲眼见到已经绝迹的植物出现在自己眼前。

他们像对待珍宝一样地对待这些东西,最好的土壤,最好的环境,最好的技术人员,一定要将这些植物完完整整的培养出来并大面积种植,毕竟有的植物对于调节气候变化有很大帮助。

以及有的植物可以提取非常活跃的各种细胞,然后将他们用到生物科技上,并为此可以将很多绝症攻克,让它们变得像感冒发烧一样简单。

当知道后续还有不少植物会通过时空通道运过来的时候,这些人看傅轻寒的眼神就像看天神一样。

淤青 疯子三三 第三章

“元哥,你觉得那孩子有问题?”赵熺觉得不可思议。

那孩子可只有十岁,十岁的孩子能有杀母嫌疑?这也太可怕了。

佳佳也附和,神秘莫测地道:“我也觉得他们兄妹有问题。”

“是,是,你和元哥一样都是小机灵。”赵熺笑着道。

元哥偷偷笑,道:“其实,我是觉得他说话有问题。”

佳佳也跟着点头:“我也是我也是。”

哥哥说什么都是对的。

“是是!”赵熺捧着闺女,佳佳也跟着笑,赵熠看不下去,睨着赵熺道,“过几日太后回宫小住,你把佳佳送宫里住两个月。”

赵熺傻眼了,抱着佳佳就跑:“住两天就行,住两个月那不是要我命嘛,走了走了。”

他走了赵熠觉得清净多了,喊了席面来一起吃了午饭,他叮嘱儿子好好保护宋宁,自己则回宫午朝了。

下午汤兴业带着仵作回来了,回复关于徐二母亲的死因,这个仵作是当年看着宋宁颅骨复原时的那个孩子,读了几年书后,十二岁就跪在意大利四门口要拜师。

宋宁收

淤青 疯子三三、双学霸1v1双处h

了他,学了一年,手艺虽还没到出师的地步,但这样一般性的验尸,他不在话下。

徐二的母亲的死因确实是颅骨骨裂,但骨裂纹明显不是摔在平地导致,因为没有其他边缘顿挫,所以更像是被重物击打而致。

“也就是说,徐二的母亲很有可能是被人谋害的?”宋宁问道。

“是!”

宋宁颔首,咬了一口苹果靠在椅子上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她对汤兴业道:“你去将毛记的伙计喊来,我有话问他。”

毛记的伙计被喊来,宋宁问他:“我有个疑问,三年前文进的尸体被打捞上来时,已经在水里泡了三四天了,时值盛夏尸体面容很难辨认,你当时是怎么辨认的?”

伙计愣了一下,挠着头道:“是没错,脸都是肿着的看不出来是谁,但是可以认手。文进的左手的小指和无名指没有的。”

又道:“这还是他当年去要货款的时候,被土匪逮进了寨子里切断的。为此我们东家还陪了一百两银子。”

“原来如此。我听文进的妹妹蔡文氏说,三年前文进出事,也是去给货行讨货款?”

伙计点头:“是的。他是坐船去沧州要货款。”

“多少钱?”

“多杀钱?”伙计挠着头想了想,道,“两千四百两银子。”

“要到了吗?”

“要到了。店家给的银票,文进还摁了手印。尸体打捞上来的时候。在他口袋里还找到了泡稀碎的纸屑。”伙计叹了口气,比起文进的死亡,他更心疼银票。

“这样的银票能作废再印吗?”宋宁问伙计,她知道不能,但还是要问一问,伙计果然回道,“不能的。商家不肯再给两次钱,钱庄也不可能同意。”

鲁苗苗叹息道:“那这两千多两就打水漂了?”

元哥道:“上一次他讨要货款被剁掉手指,也丢钱了吗?”

太子聪明,已经不是秘密,伙计笑着道:“是,上回也丢钱了。丢了五百二十两。掌柜报官了也没有抓着山匪!”

“那真的佷巧合了。”元哥盘腿坐在褥垫上,撑着脸,一脸的深思,“他讨钱,两次都出事了!会不会有人和他过不去找他报仇呢?”

鲁苗苗也点头:“肯定是,不然两次都出事呢?”

大家都看着宋宁,宋宁接着问问题:“徐二和文进的关系好吗?”

“挺好的。徐二听文进的,糊弄几乎徐二就什么都听文进的。”伙计道。

“多谢你了。”宋宁道谢,丁不凡送伙计出去,宋宁对汤兴业道,“喊上兄弟,今晚咱们去抓人。”

大家都惊讶地看着她,元哥问道:“这、这就抓人了吗?”

“我、我申请一起。”鲁苗苗道。

“大、大人,去哪里抓人,抓什么人呢?”汤兴业问道。

宋宁笑而不语。

“母后。”元哥跳下来,抱住宋宁的腿,仰头看着她,“我也要去!”

宋宁对这个儿子没有不满意的地方,既长的漂亮、性格又好还特别的聪明,带他出门既不丢脸也不会拖后腿,她很乐意。

“成!今夜咱们去冒险。”

晚上宋延徐和宋世安邀请元哥回家吃晚饭,宋

淤青 疯子三三、双学霸1v1双处h

宁也省的回宫吃饭,就索性去了。杨氏得知她回家吃饭也和鲁张氏一起来了。

杨氏原本是要住在宋府的,但宋老夫人这个人太腻歪了,一天天浮于表面的捧着。诸如眼底悲凉,脸上却强装欢喜地喊杨氏为杨夫人,家里得了什么好的瓜果点心,先让端妈妈给杨氏送去。

关于这个现状,宋宁很乐意看,但杨氏不愿意,觉得每天一睁眼就拿腔作势的过日子太累了,她女儿都当皇后了,她就想一个人有个小院子,闲下来种菜养花自由自在,不用应付每个人。

于是宋宁给她弄了个院子,和鲁彪一家住隔壁。

鲁彪最近闹着想回阆中一趟,说要衣锦还乡。现在他们发达了,宋宁又当了皇后,他要不回去嘚瑟一圈,那就是死也不能瞑目。

这一点得到了鲁张氏的认同,而且,青苗兄弟都没有成亲,她还想回阆中物色一下。

于是夫妻二人并着鲁青青,决定等宋宁生产后就回去。

宋延徐没有续弦,他倒是想,但不敢。毕竟宋宁已是皇后,再给皇后抬继母,这事儿做也能做,但他连提一句的胆子都没有。

宋世柏考完秋试,就等两年后的春闱。宋世青的婚事当时可把柳青梅难了大半年。家里门槛都被媒人踩平了,她愁得做梦都在挑女婿。

最后也没盯着家势,选了一位家世简单清白的新进进士,托赵熠的福没将新姑爷外放太远,宋世青跟着去任上也能三节都回娘家住。

宋宁在宋府吃过饭,宋世安得知她晚上要去抓贼,闹着要跟着一起:“……你大着肚子呢,我必须要跟着保护你,要是你磕着碰着了,我可不得懊悔死。”

宋宁嫌弃不已:“就你这被掏空的身板,能保护我?”

“我的小祖宗,我这身板再没用,刀子来了我能挡一回吧?”宋世安摸了摸自己的胡须,更关二爷似的一脸的正义侠气,鲁苗苗道,“刀子来了,大人一脚就踢开了,你挡着还碍事!”

宋世安推开鲁苗苗,凑在宋宁面前:“你可谨慎点吧,你要是出事了,我也不想活了。”

“我们的关系已经到了同生共死的地步了?”宋宁把他推开,看着那一把胡须太碍眼了。

宋世安道:“你现在可不就是我身家性命。没你,我能逍遥自在,想打谁就打谁?”

宋宁黑脸。

“祖宗,您吃饭吧,多吃点。”宋世安扶着她坐下来,一桌子人围着她转,吃饭喝汤冷了热了,你一句我一句宋宁头都开始晕。

晚饭后,又开了一桌子马吊,稀里哗啦打马吊到戌时,宋宁看了看时间,推了牌:“弟兄们,干活去。”

于是鲁彪三父子,元哥、宋世安以及乔四都跟在后面,要不是拦着宋延徐都要跟着。

“这都要临盆了,你站着指挥就好了啊。”宋延徐叮嘱,又和杨氏道,“您合该劝一劝。”

杨氏劝不动,又不敢跟去耽误了宋宁的事。

好在一个时辰后,来报了说平安收工明日审讯,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这边,宋宁和一干子“弟兄”出宋府的大门,就碰到了赵熠和阑风几个人,他们正预备进门,赵熠问道:“……现在就去?”

“嗯,很快。”宋宁问他,“事情做完了?晚上吃饭了吗?”

“随便吃了几口,奏疏太多了,烦!”说着瞪了一眼儿子,“快点长大!”

元哥点头:“父皇我在努力呢,今晚吃了一大碗饭。”

赵熠还是觉得慢,他太想和宋宁两个人去浪迹天涯了。

一行人到文家巷子对面。对面有一间卖炒货的铺子,店家正在挑拣瓜子,就看到宋宁一行人进来,他站在铺子中间惊呆了。

大晚上的,等来了皇帝和皇后和太子。

“你铺子被我们征用了,一个时辰后我们就走。”鲁苗苗道。

宋世安左右打量:“正好,来点瓜子花生米。”

宋宁没反对。

“行行,小人给您几位新鲜炒上。”店家要跪被乔四拉起来,“炒吧,别耽误时间。”

元哥好奇,和鲁苗苗一起跟着店家炒瓜子去了。

就瞧见灯火昏暗的炒货店,像过年前一样的繁忙,大半夜生炉子呼啦啦的炒瓜子,时不时有孩子说话声,格外的热闹。

对面的巷子里,黑漆漆的,文家也没有点灯。

店家炒了瓜子花生米,众人围着吃瓜子儿说话,忽然盯着门口的阑风道:“有人!”

哗啦一下,大家都凑门缝看对面。

黑漆漆的巷子里,鬼鬼祟祟出现一个人,冒着腰走到文家的门口,轻轻叩门,过了一会儿门从里面的打开,那个黑影进去了。

灯依旧没有点。

“文六安住家里?”宋宁问乔四,乔四点头,“他说他不害怕,要带着妹妹住家里。”

要知道徐二和徐姚氏的尸体还停在东厢房。

这孩子的胆子真大。

院子门关上,众人就开了门,大摇大摆过了街道去对面了。

店家看着手里的银子,又看着离开的人们,擦了擦汗咕哝道:“这犯人也是福气,由大周最尊贵的人来蹲守抓他。”

店家愣怔的功夫,对面已经传来哀嚎声。

宋宁马路都没过完,院子里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这事儿,换成乔四他们谁来都行,一个人就解决了。可今晚加上汤兴业他们,出动了几十个人。

“主要太闲了,治安太好了,闲的这么一个抓捕犯人的任务,大家都抢着来。”宋宁遗憾地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