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哦快到了再用力一点,爹地吃了我吧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啊哦快到了再用力一点 第一章

赵译拿着喜糖,研究所里的人全都分了,还剩下一堆,赵译又给“自己人”多分了一遍,看到所有人多多少少都吃了,只有江云低面前的喜糖还是完好的,赵译凑了过去。

“喜糖,吃了沾沾喜气,说不定咱们研究所,下个结婚的人就是你。”赵译和他开着玩笑。

江云低比他小一岁,算是他们团队里最小的一个,

啊哦快到了再用力一点,爹地吃了我吧

平时大家或多或少会对他照顾一些。

不过江云低本身也厉害,按照陈院士的说法,年轻有为,前途不可限量。

江云低当初以一篇论文出现在大众视野之后,听说荣城那边也有不少人争抢他,而他最终选择来了千里迢迢的海城研究所,直接给他们海城研究所里长脸了。

江云低笑了笑,目光落到了已经换好衣服进来的唐新月身上,绕过赵译走了过去,拿着手里的数据和唐新月讨论了起来。

“哎,真是注孤生啊。”

“行了吧,我看小江比你有潜力多了,你看咱们研究所里多少小姑娘喜欢他,再看看你,谁注孤生还不一定。”

“徐姐,这话可不能这么说,我虽然颜值一般,能力一般,可我有一颗想要结婚的心啊,可你看看小江,一整天不是在实验室,就是围着新月姐转,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有女朋友?”

徐姐在他头上重重敲了一下,“以后这话别乱说。”

团队里还真是一群直男,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

江云低刚进研究所的时候,就是新月在带他,这一转眼都三年多了,江云低对新月的感情很内敛,但是这么多年,她或多或少还是能感觉的出来。

这段时间小江情绪不佳,大概就是因为新月结婚这件事。

啊哦快到了再用力一点 第二章

逛街确实能让人心情愉悦,消费更是让人幸福感爆棚。

确定恋爱关系的第二天,秦意可体验到了男朋友的慷慨和呵护。

陆天泽真的是没得挑,年轻有为,多金,大方又英

啊哦快到了再用力一点,爹地吃了我吧

俊,无论是身高外貌,还是能力和身价,都算得上是人中之龙,无可挑剔。

最重要的是,他很有耐心,也很真实,做事会照顾她的感受,会花费心思去了解她的喜好,完全没有高高大上,霸道直男的样子。

他没有小说里面的霸道总裁的油腻范儿,不会说什么‘女人你已经成功及引了我的注意力’之类酸倒牙的话。他不会觉得自己是依附于他的,两个人完全处于平等的地位上,这一点让秦意可觉得很舒服。

懂得尊重和体贴是一个男朋友最起码的素养,陆天泽在这些方面都做得很好。

至少到现在为止,他的表现让秦意可觉得很不错。但是两人才刚刚开始,真正的考验还没有开始。

评价一个人到底值不值得,是需要日积月累积攒后,才能给出结论的。有些人可能交往三五个月,就会发现彼此无法容忍的缺点,然后分开;也有些人是经过三五年的时间,攒够了失望之后才会离开。

当然也有人找到了对的人,发现原来一辈子的时间那么短,一眨眼就过去了。

不管她和陆天泽是哪一种,她都想试一试。

“想什么呢?”陆天泽把涮好的羊肉用公筷夹给秦意可,“再不吃肉就老了。”

秦意可笑了笑,“这个料汁很不错,配上羊肉刚刚好。”

“嗯,肉都是空动过来的,特别新鲜。料汁可以说是他们家的独家秘籍,据说十年前有人出价七位数,都没买走。”

秦意可的一双杏眼瞪得浑圆,“那么值钱啊?”

“当然了,这是人家的独门秘诀嘛。”

“嗯,多吃点。”陆天泽戴着手套帮秦意可剥虾,“虾也是不错吧?”

两个人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很快就把桌面上的食物都消灭光了。

能把光盘行动执行得这么彻底的,除了他们好像也没有别人了。

四盘肉,两盘蔬菜,再加上手工打的鱼丸,虾,毛肚等等,满满一大桌子好吃的,通常是四到六人份的量。遇到减肥的小女生,七八个人可能都吃不完,可是就他们两个人,把所有菜都消灭光了,可见其战斗力。

“好饱。”秦意可坐上车的时候,忍不住做了一个伸展动作,可以随便放肆吃,真的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情!

陆天泽边开车边笑,“坐好了。”

大约四十分钟左右,车子停在了老院子的地下车库。

“你发现没有,路上的车渐渐多了。”虽然还没有达到最高峰,但是道路已经没有之前顺畅了。

“很正常,假期要结束了嘛,等到年后第一天上班,就又会堵得一塌糊涂。”

两人边说边往电梯的方向走。

“你要跟我上去吗?”

“送女朋友回家嘛,一定要送到位置,否则的话不是我这个男朋友不合格吗?”

秦意可觉得他在打什么坏主意,但是她没有证据。

“我到了,你可以走了吧?”

“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我走啊!”陆天泽靠在门边,“我不能进去喝口水吗?或者,跟女朋友待一会儿也不行?”

啊哦快到了再用力一点 第三章

城中的流民越来越乱,光凭朝德义的镇压,却越压越反得厉害。

城中的贵人高门里大都在抢物资,封城之后许多东西送不进来,虽然开仓放了很多物资来压价,但城中的日子还是越发艰难起来。

连富贵人家里都开始屯东西,想卖个奇货可居,穷人的日子就过得生不如死了。

这时候除了官家放粮接济,只有南溪侯府上大门洞开,长棚一搭就是几条街,声势浩大,引来无数穷苦之人。

这年头,日子艰难,甚至连宫里也号召起给外面捐款捐物,皇上登基三年,勤勤恳恳,国库空虚,后宫里也不富裕,各宫里都是在竭尽所有相应皇上号召了。

苏欢宫中的东西也并不多,以前皇上赏赐的那些都让她零零星星地送人了,其他都是吃的东西,更留存不住。

她一叠声催促染娇,把宫里值钱的东西拿出来,都支援流民。

“娘娘,已经足够多了,别再拿了”染娇看着自家娘娘把家底掏空的架势,大有不祥的预感。

苏欢抚着那些绫罗绸缎,微笑:“听宣虎说,皇上在城外建了流民营,容纳上万流民,我夜里粗略一算,这里头要砸不知道多少银子,皇上过得不容易我知道,总该为百姓们也做些什么吧”

付屏良收拢双手,把苏欢拿出来的一小盒首饰打开,低声道:“南溪侯已经为流民做了很多,娘娘不必有这么大的心理负担”

南溪侯是苏欢姐夫,他扩建长棚的义举苏欢早就有所耳闻,这完全在意料之中,这位姐夫和姐姐的事迹多到三天三夜都说不完,救助难民,帮助穷人,堪称京城神雕侠侣。

付屏良说这话的时候,手上虽然是首饰,但眼睛关切地望着苏欢,似乎有不忍。

他也知道苏欢不易。身居妃位之人,现在连点首饰都没有了,头上只有一根珍珠簪,穿的衣服也和一般人家的女子无二,乍一看就是个平民之家的小媳妇。

只是完全与他所想的不同,苏欢对身外之物一点不在意,她潇洒地把所有东西一撂,笑道:“所以我就更不能拖了他们的后腿啊,我姐姐姐夫这么优秀,我也要向他们学习”

付屏良:.......我的意思是要你不用这么拼,罢了。

苏欢又问了他秦翠翠的病怎么样了,付屏良一个人医治,不必付屏生那边一堆人商量着来,苏欢恐怕他进展艰难,或是缺少药材,遇到麻烦之类的。

付屏良说现在病情稳定住了,渐渐有好转之势,付屏生医治皇后的方法也给了他前车之鉴,前面的路都铺好了,以后的人就好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