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伦h:黄的让人湿的高嗨段子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禁忌伦h 第一章

“哦!”在听到对方的话之后,李安之等人一时间呆在了当场。之前的时候李安之在和刘采春讨论这个问题的手就曾经考虑过有可能是墨门的人在参与这件事情,现在琴儿听到对方这样说,似然已经打过预防针了,但是一时间还是有点让人震惊。

“怎么墨门也掺和进来了!”刘采春在听到这话之后,一脸疑惑的问道。

“某怎么知道,”李安之无奈的抽动了一下嘴角,接着说道:“问一下眼前的这个家伙不就好了!”

李安之说完,又一次将视线看向了躺在地上的卖糖人的家伙。

“说说吧,你们为什么要掺和手雷的事情,”李安之看了一眼对方之后1顿了顿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接着说道:“或者,你可以先跟某说一下,你们是怎么知道手雷这件事的!”

思考了一会儿之后李安之才想起来,这个问题的最开始是这些家伙到底是怎么知道自己手里有手雷这种东西的,毕竟,虽然在明面上大家都知道大唐的士兵在这次盐州之战中获得了胜利,但是作战的具体细节除了一些高层却是不清楚。

所以,在特战卫所的士兵看起来十分平常的手雷,在其他的兄弟单位看来却还是一个神秘的事物,也正因为如此,李安之很好奇墨门的人是怎么知道的手雷的事情的,如果往很不好的方向思考一下的话,很有可能是朝廷的高层中已经有了墨门的渗透,如果是这样的话,李安之是不能接受的。

“嘿嘿嘿,想知道吗?”对方经过刚才李安之的折腾,现在不说是奄奄一息也差不多了,在听到李安之的话之后,只是对着李安之微微一笑说道:“某不告诉你!”

“呵呵,你要是就这样告诉某,某还会觉得这件事没意思!”李安之看了对方一眼说道:“要的就是你不肯说,而是在某的严刑审讯的情况下说出了自己知道的事情,否则的话,这件事怎么变得有意思呢!”

李安之朝着对方微微一笑,随即将手里的抹布朝着1对方的嘴里塞了进去。

对于这种情况来说,李安之也是有自己的心得的,尤其是面对这种已经被洗脑的差不多的人,一定要不能在他面前暴露自己的想法,最好的做法就是顺着对方的想法往下接,在某个特定的时间突然打断对方的话,这样一来,对方不知道自己的路数,就会搞不明白李安之想要干什么,而李安之需要做的就是在不断的审讯中找到对方精神最薄弱的时候,一击中的。

就像是现在,如果李安之在得到对方不配合的消息的时候瞬间暴跳如雷,纳闷正好落入了对方的陷阱中,至少会让对方在精神的方面鄙视自己,那么,这样一来,在两个人的斗争中,至少在精神层面,李安之就已经处在了劣势。

而没有出乎李安之的预料,在看到李安之的表情和动作之后,对方也是满脸

禁忌伦h:黄的让人湿的高嗨段子

的不可思议,就在这样的状态下被李安之又一次塞进了抹布。

“让某看一下,现在从哪里开始!”李安之笑着看了一眼对方之后笑着说道:“呀,小郎君的手指好漂亮,就从这里开始吧!”

李安之话音刚落,还没有等对方反应过来,手掌一用力,对方的手指就在自己的手中被硬生生的掰断了。

“呜呜呜!”而在李安之将对方的手指掰断的瞬间,随即出手捂住了对方的嘴巴,防止惨叫传出来。

“好玩吗?”李安之感受到对方的身体一直在自己的怀里不停地扭动,而李安之的声音就像是来自地狱的传声筒,不停地在对方的耳边不停地叫着。

“要不,再来一次吧!”李安之并没有在掰断第一根手指的时候就将嘴里的抹布拿出来,而是在自己话刚说完的同时瞬间又一次将对方的另一根手指掰断了。

“呜呜呜呜!”这一次,对方的身体扭动的更加剧烈了,但是毕竟已经被李安之绑起来并且被李安之用力的抱在怀里,所以即使是对方再怎么扭动,李安之也可以将对方的整个身体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而一旁的刘采春和九哥在看到李安之的动作的时候也是毛骨悚然,刘采春在看了一会儿之后直接离开了房间,而在李安之看来,九哥之所以没有离开,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对方碍于面子。

当然了,周围的环境并不能影响李安之的操作,审讯,还是要继续下去。

“咔咔咔!”随着几声骨头碎裂的声音,被李安之压在身下的家伙刚开始

禁忌伦h:黄的让人湿的高嗨段子

的时候还可以挣扎着扭动身体,在扭动了几次发现没有用之后,不知道是因为累了还是适应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好了,你现在可以说了!”李安之此时将对方嘴里的抹布抽出来,看着五官已经有些扭曲的对方,笑了笑说到。

“某,某只是负责定期保护这个工匠回家休息,其它的,并不知道啊!”对方在听到李安之的话之后,断断续续的说出了自己知道的事情。

“所以,人在哪里呢?”李安之默默的点了点头,接着问下一个问题。

“城外拒马村外的山里!”对方稍微扭动了一下,但是不仅仅是身体上传来的疼痛,还有李安之得压制让他无法动弹。

“哦,那个也是你们啊!”李安之听了这话之后笑了笑,之前的时候线索查着查着就断了,李安之还好奇,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现在看来,倒是能够理解了。

禁忌伦h 第二章

“如今说什么都也迟了,岑景仁在那边颇受重用,自去后也没传回过只言片语,看来是决意背主,这样的人又有什么可惜的呢?”

萧阆说着,夹起一片鱼片皱眉瞅了瞅,又将鱼片放了回去,“你可真是扫兴,提什么岑景仁嘛?”

崔恪心情不错,萧阆这人很是无趣,可他府中的美酒实在让人垂涎,改日当与周法明一起去他府上相会,谅他也不敢不拿出好酒来招待客人。

一边琢磨着萧阆家的藏酒,嘴上却毫不留情的怼道:“江陵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可岑景仁一去,文气少了一半,你与元君善等实在难辞其咎。”

萧阆笑笑,不再与他争辩,继续吃他的鱼脍,只是味道不如刚才鲜美了。

崔恪还没喝醉,见好就收,他其实也只是发发怨气而已,当年他与岑文本等人相交,岑文本年纪最轻,才学却最是让人佩服。

那样一个惊才绝艳之人,竟然被当做“礼物”送去了晋阳,真是不知所谓,发几句牢骚怎么了?他若是恼了,还要写文章来骂人呢……

实际上此时若是岑文本重回南郡,也不太可能与他们这些人谈诗论画了,在北边待的久了,与南人在行止言谈之上都有了很大的差别。

崔恪是个嘴上闲不住的人,“如今已然入夏,北边天气渐暖,朝中人人皆谈大略,各个语及军事,议论纷纷,却无有定论,实在惹人烦厌……至尊还没有下定决心吗?”

萧阆饮了口酒,“此等大事,怎好轻下决断?你若有什么想说的,说与我听便是,切莫出去胡言乱语,至尊也被烦的不行,脾气可不太好呢。”

崔恪摇头叹息一声,大事确实是大事,可商讨了小半年了却还没有定论,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可这件事也没什么可埋怨的地方,冬天时李孝恭称臣了,大家在江陵城中额手称庆,皆道大势已定矣。

只是还没高兴几天,李孝恭便已被人擒下,甚至于梁国这边还在商量着派谁领兵增援蜀中,又该如何跟李孝恭打交道,是不是要令其来江陵觐见皇帝……

你说可笑不可笑,是李孝恭无能呢,还是情势变化太过?或者说江陵这边商量来商量去的贻误了战机?

张镇州与柴绍相互提防,眼睁睁的看着刘弘基一败涂地……好消息来了一个,坏消息接踵而至,几乎是空欢喜一场。

崔恪喝了一大口酒,哈出一口酒气,“我不通军事,不晓韬略,能说什么呢?就是觉得进军河南太险了一些,窦建德,杜伏威之辈出身低贱,哪知信义为何物?一旦有所反复,岂不……”

萧阆施施然的夹着鱼片送入口中,慢慢咀嚼品尝,良久才道:“我劝你呀,以后离周法明之辈远些,当初他们与诸王争权,斗倒了张绣等人,如今又来与我等为难。

此等人只知争权夺利,何时顾过大局?”

崔恪听了哈哈一笑,“我只就事论事而已,勿要说及其他……再者说了,至尊又未在此间,何必背后道人短长?”

萧阆这下真被他给气着了,重重哼了一声,“你倒成了正人君子了,也不知是谁整日里骂了这个骂那个,险些被人捉去斩了,还得我等相救才能脱身……”

禁忌伦h 第三章

无论是专利法或是著作法,这两个新名词都让李节解释了半天,才让老朱明白了这两部律法的重要性,特别是其中的专利法,若是实施之后,将大大促进人们搞发明创造的热情。

若是以前,老朱可能会对这两部律法有些怀疑,但是在见识到热气球、水泥等新事物的作用后,他也明白了技术的巨大作用,甚至毫不夸张的说,一项新技术,可能会对一个行业产生颠覆性的影响。

所以老朱听完李节的讲述后,也露出的沉思的神色,李节和朱允熥也静静的站在一旁等候,他们都知道老朱在考虑问题时,不喜欢被别人打扰。

过了好一会儿,只见老朱这才抬起头,但却没有立刻说话,而是抚着胡须看了看李节,随后又把目光转向旁边的朱允熥问道:“允熥,你觉得李节提出的这两部律法如何?”

听到祖父竟然问自己的意见,朱允熥也吓了一跳,这还是他第一次被祖父询问意见,而且还是在如此重要的事情上,这让他也不禁激动的脸色发红。

“启禀皇爷爷,孙儿平时主管着几个作坊,也亲自参与了水泥作坊的筹建,平时也与许多工匠都有过接触,他们这些人中不乏聪明才智之辈,有些我和李节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到了他们手中却是轻松解决,只不过……”

朱允熥说到这里忽然露出了迟疑的神色,甚至还偷偷看了看坐着的老朱,似乎有些不敢开口。

“只不过什么?有话就直说,男子汉大丈夫吞吞吐吐像什么样子?”老朱看到孙儿犹豫的样子也立刻脸色一沉道。

“孙儿知错!”朱允熥立刻认错,当即整理了一下思绪回答道,“只不过孙儿也发现那些工匠有些问题,虽然他们中有不少聪明才智之辈,但他们却有些懒惰,明明他们可以想出更好的办法,但如果没有上官的吩咐和催促,他们却都是懒的去做!”

朱允熥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接着又道:“刚开始我还觉得这些人太懒,可是后来我对工匠们的生活更加了解后,才理解了他们,其实并不是他们懒惰,而是对于他们来说,干多干少都一样,就算他们能够想出新的方法来解决当下的问题,可这种事的功劳都是属于他们的上官,对他们自己并没有太大的好处,所以他们当然也就懒的去做了。”

朱允熥的话这番话也让老朱露出惊讶的神色,虽然他出身底层,但做了皇帝后,已经很少能够接触底层百姓的生活了,没想到自己这个孙子竟然肯低下头去观察普通工匠的生活和想法,而且还能看到如此细微的东西,这让他也十分意外。

“殿下所说的工匠问题由来已久,特别是陛下定下户籍制后,虽然这保证了各个行业的恢复速度,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却也产生了不小的问题,比如就像殿下说的,工匠来干多干少都一样,甚至如果监管质量的官员如果放松一些,就会导致出产的物品质量下降,比如钢铁,据我所知,军器局就曾经因为钢铁的质量下降,从而导致造出来的枪炮炸膛的事故!”李节这时也再次开口道。

明初时户籍制的危害还不算严重,等到了大明中后期时,那时的危害才会彻底的显露出来,比如当时军队的各种武器铠甲,质量竟然低劣不堪,火炮与火枪根本不能用,因为谁也不知道会不会炸膛?

之所以造成这种情况,就是因为户籍制,比如工匠的儿子永远都是工匠,职位竟然是世袭的,根本不管对方是否具备工匠的技能,而且当时的工匠地位低下,收入也十分微薄,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造出来的东西当然没有任何的质量保持,所以纵观整个明朝,许多技术甚至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倒退。

“听你话中的意思,难道你觉得户籍制有问题?”老朱这时眉头一皱再次问道。

老朱也没想到李节竟然把议题引向了户籍制,要知道户籍制是他亲自制定的,而且他一一直认为这个制度很完美,不但可以让各行各业各司其职,保证了这些行业的稳定,同时也能促进这些行业的发展,比如农业和工商业,现在都恢复的相当迅速。

“陛下,天下大势一直处于变动之中,这世间也没有永恒不变的律法,有些律法是针对当时的情况制定出来的,但随着情况的改变,这些律法就不再适应眼下的情况,所以当然也需要进行一些改变!”李节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开口道。

如果放在以前,李节可能还没有胆子当面指出老朱的错误,但是经过这两年的培养,他和老朱之间已经建立起相当的信任,一般来说,如果只是讨论政务的话,李节完全可以大胆放言,哪怕不合老朱的心意,他一般也不会怪罪,当然除非像上次那样,李节逼着老朱处置朱樉,以老朱对儿子的爱护,差点把李节给处置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