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阅读,教师白洁41一80章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阅读 第一章

夏决夺冠当天深夜,市中心某餐厅宽敞包间里,魔都传统菜式的晚餐已然被we和tes战队统共十几个人分食殆尽,白色月牙觉得是时候向we那边发出请求了。

准确地说,是向dumpling发出请求。

他放下碗筷,“那个,大家都吃饱了吧,其实这次决赛后请we一起聚餐,我还带着一点私心……”

见所有人都望过来,白色月牙继续说道,“马上世界赛就要开打,经过这次夏决的对拼,我深知自己这支tes战队距离夺冠的实力有很大差距……尤其是中路,左手不能说不是个强力中单,但是距离dumpling这样可以拯救一支队伍的超级巨星级选手,总差了分劲……”

“所以,刚才打完比赛,我就在想,能不能趁这些天,让dumpling亲手教会knight9如何做一位超级中单!”

吃饱喝足,唇边还沾着酱料的dumpling对白色月牙的请求表示震惊,“意思是让我帮左手特训?”

“教练……”另外一边,knight9低着头,虽然没有当面反对白色月牙的要求,但语气里分明充斥着不满。

dumpling是lpl职业中单,他左手也是lpl职业中单,更何况dumpling转中路不到一年,他可是从网吧赛开始都是走中单位置的。

凭什么要让他向女选手dumpling讨教中单技巧啊!

职业选手的自尊心令knight9本能地无法接受。

白色月牙并没有管自己家左手的小心思,只是对简祐面露惋惜,“是吗,这样的请求还是有些问题吧……毕竟现在世界赛临近,说不定我们两队就要淘汰赛相遇,这时候请dumpling帮忙训练,确实有些不太好……”

简祐顾虑的却不是这个。

她咬了咬嘴唇,解释道,“帮忙训练这种事我当然没有问题,大家都是lpl队伍,世界赛理应一致向外嘛,我只是不认为自己能教knight9多少东西……而且万一他在特训的时候被我不小心弄得更加自闭了,恐怕会更加影响世界赛发挥吧……”

白色月牙笑道,“哈哈,左手没那么容易自闭。而且又不是让你和左手对线,只是把中单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传授些游走和压制

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阅读,教师白洁41一80章

的经验罢了……”

既然如此,简祐毕竟蹭了白色月牙一顿大餐,吃人家嘴短,她望向自家教练dog8,“教练,这样的事情可以嘛?”

dog8早习惯当甩手掌柜了,“dumpling你如果觉得没问题,战队这边当然不会拒绝。”

简祐点头道,“那好吧……后面几个月,我会尽心尽力帮你们调教左手的!”

“哎,教练?”knight9继续表达异议。

旁边369忙给单纯的knight9一杵,“这可是好机会啊,找到dumpling弱点的好机会!知己知彼!”

karsa则给了knigh9眼神,“和美女选手单独相处特训,羡慕啊!”

这时候tes教练白色月牙注意到knight9的情况,“左手,怎么?”

knight9明白过来,抓了抓头发,然后道,“那个,我一定会在世界赛前变得更强的!变得比dumpling还强!”

简祐咬了口碗里的肉丸,没在意knight9说的话。

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阅读 第二章

大都,万安寺……

“苦头陀”将一封准备好的密信,呈到王保保与赵敏兄妹的面前,用极度沙哑的声音说道:“主……主人,我们在回来的路上遭到了夜未明等人的袭击,玄冥二老拼死掩护属下撤退,终于不负所托,将机密文件带了回来。”

“哦?”听到“苦头陀”的汇报,王保保疑惑的从他手中接过密信:“到底是什么样的机密文件,竟然接连折损我几员大将?”

听到王保保这么说,苦头陀和赵敏真担心他会直接将这封密信当场摔在地上,不过好在王保保并没有那么做,而是十分稳重的将其从信封之中取出,在看到上面一些乱七八槽,不成体系的诗文之后,更是眉头紧皱:“这上面写的,都是什么东西?”

“所以说是机密文件嘛……”赵敏这时却是将密信从王保保的手中夺过,跟着解释道:“根据那位中原高官所言,必须要通过特殊的揭秘方式,将其中的一部分文字提取出来,再进行打乱重组之后,才能明白它的真正含义究竟是什么。”

“只不过,神捕司的天牢守备森严,更有多名强者镇守。想要将那个中原高官从天牢之中救出,就算搭上汝阳王府的所有高手,都没有必定成功的把握。”

“所以,我们不妨先尝试用自己的方法进行破解,实在破解不了的话,再

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阅读,教师白洁41一80章

考虑救人之事不迟。”

这个想法可以说与王保保的意见不谋而合,于是立即点头说道:“妹妹此言有理,我这就找人去尝试破解。”

而赵敏这时却是忽然提议道:“其实我还有一个主意。”

王保保立刻追问:“什么主意?”

赵敏再次看了一眼密信之中的内容,眼中含着笑意:“其实中原的朝廷与江湖之间,都各有一套运行法则,很多事情如果换一个角度去分析的话,便可能会发现不一样的东西,我们不妨尝试双管齐下。”

说着,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绝妙的主意,眉开眼笑的向王保保提议道:“哥,不如我们打一个赌如何?”

王保保略感好奇:“怎么赌?”

这时,却见赵敏已经将那封密信重新装好,口中说道:“苦大师,麻烦你去将这封密信重新抄录一遍,不论是字的大小、间距、每一行的字数都不要发生任何变化,最好是临摹出一份一模一样的来。”

“然后,咱们分别负责找破解其中的隐藏内容,看谁先破解出其中的秘密来,怎么样?”

王保保闻言,脸上却是禁不住流露出宠溺的笑容:“就你的鬼点子多。”

赵敏追问:“那你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王保保则是叹了一口气:“在家里,什么时候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那你就是答应喽!”赵敏点了点头,跟着将密信重新装起,送到苦头陀的面前说道:“这件事情,就麻烦苦大师了。”

苦头陀收起密信,而后再次向两人躬身行礼,这才转头离去。

望着苦头陀离去的背影,王保保却是忽然眉头一皱,有些疑惑的说道:“奇怪,今天的苦头陀,看起来有些怪怪的。”

赵敏闻言一惊,连忙追问道:“怎么奇怪了?”

“他刚刚在喊我们‘主人’的时候,好像很是迟疑,看起来有些不情不愿的样子。而且……”说着,王保保再次望向苦头陀的背影:“也许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的关系?他走路的样子虽然与之前差不多,但我总感觉有些不太对劲。他……”

这时,却是忽然听到赵敏一声惊呼:“走得太慢了!”

赵敏这一声几乎是在用“吼”的,声音极大,不光是王保保被吓了一跳,就连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苦头陀,也禁不住停下脚步,疑惑的转回头来。

这时,却见赵敏伸手指向苦头陀,一脸愤愤然的说道:“苦头陀,你走得太慢了!我们交代你去办事,这就是你办事的态度吗?”

见到赵敏忽然发了疯似得大吼大叫,苦头陀和王保保那叫一个两脸的懵逼。

特别是王保保,完全无法理解自己妹妹究竟是发的什么疯。

而这时,却见赵敏的情绪变得比之前更加激动:“苦大师,我从小和你学习武艺,一直都很把你当成我的老师,很尊重你。可是你呢,你有尊重过我吗?”

王保保和苦头陀更加的懵逼,这都哪跟哪啊?

不过前者还是懂得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于是立刻好言相劝,赵敏这才略微消气,但还是脸色不善的说道:“这封密信十分重要,我们必须要尽快将其破解才行。所以,我也希望苦大师的动作能够快一点,不要耽误了元蒙的大事!”

“属下遵命!”

在赵敏发疯的时候,苦头陀已经被吓得浑身哆嗦了起来,显然是克制得十分辛苦,听到这句话之后,更是如蒙大赦,竟然直接施展身法,逃也似的消失在王保保和赵敏的面前。

王保保见到赵敏仍是一副余怒未消的模样,刚想再劝上两句,却是忽然听到赵敏再次愤愤然的怒骂道:“我在神捕司的大牢里呆了整整七个月,好不容易从夜未明那个恶魔的手里逃出来,结果一回来就遇到这种事情……”

“TMD烦死了!”

听赵敏再次提起神捕司的天牢,王保保的原本想要劝说的话,却是一句也说不出口了。

看来在神捕司天牢的那段时间里,对敏敏的刺激还是太大了。也不知道那帮中原混蛋,特别是那个叫夜未明的,到底对敏敏做了什么?

难怪!

难怪打从自己再次见到敏敏,她给人的感觉就和之前不太一样。

怪我,都怪我没有提前注意到这一点!

我这种人,真是枉为人兄啊!

虽然他很想要现在就问个清楚,但见到赵敏这般仿佛情绪失控的模样,却又担心自己的询问,会刺激到她敏感的神经。

最终,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敏敏,你辛苦了!”

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阅读 第三章

“难道要五杀了吗?”

记得有些激动的喊道,“今年决赛舞台的第一个五杀终于要出现了吗!”

不仅是记得,场馆中早已经沸腾起来。

这场比赛,绝对是他们这一年,甚至是他们这几年来看得最爽的一场比赛!

这也由不得他不激动,毕竟随着整体水平的提升,碾压的比赛已经比较少出现了,全球总决赛上的五杀也出现得越来越少,能够看到自己赛区选手在总决赛赛场上打出五杀,那种自豪和兴奋是无与伦比的!

另一边,原本还准备赶过来支援的杰斯看到这种情况也是赶紧在脚下放一道加速之门,灰溜溜的向自己家跑去。

但前不久他才挡住了小狗的资源路线,此时,却变成了烬将他缠住。

宁飞此时已经击杀了寒冰,正在往这边赶。

“飞飞飞,快来快来!”

小狗也是豁出去拼了命的想要留下杰斯,竟然拉近距离跟杰斯肉搏,试图用自己的人头做诱饵将杰斯留下来。

但wunder才不会被这带着面具的男人诱惑,回头就是一锤雷霆一击将烬捶开,然后迅速钻进自家野区。

见杰斯已经跑远,追击无望,小狗并没有放弃,原地开启大招,仿佛拉开一道幕布,灯光照亮的地方,都是他表演的舞台!

啪!

子弹旋转着钻出枪膛,钻进前方一片黑暗之中,搜寻着狡猾的猎物。

嘭!

狙击枪子弹命中目标撞击出了短暂的火光,照亮了那个负伤的猎物。

即便已经失去了目标的视野,小狗依旧精准的命中逃跑的杰斯,并给到减速。

啪!嘭!

短暂的停顿后,下一发子弹再次冲出,凭借刚才短暂的视野以及上一发子弹的减速,小狗再一次精准的捕捉到了视野盲区中的杰斯,再次命中,给到减速。

啪!嘭!

枪声有节奏的响起。

这样的枪声,光是听到他响起的声音你就能笃定,他定然能够命中目标!

但三声枪响后,小狗虽然依旧在原地架着枪,却没有再次扣动扳机。

因为,第四发狙击枪子弹必定暴击,而以杰斯现在的血量,第四发子弹必定能够将杰斯击杀,这一点,是小狗也没办法控制的。

此时刀妹距离杰斯还有一些距离,而杰斯,却已经来到舞台的边缘,只需要再走几步便能彻底离开舞台。

感受到身后迟迟没有响起的枪声,wunder突然感到有些高兴。

哪怕这场游戏输了,能够阻止刀妹拿到五杀,他就已经足够开心了,尤其是想到身后那个烬的遗憾犹豫,他就忍不住露出一缕独属于反派的得意微笑。

啪!

就在wunder以为自己即将逃出生天,一只脚都已经迈出舞台范围的时候,身后再一次响起了枪声。

嘭!

携带着熊熊火光的子弹轰然撞击在杰斯身上,抹掉了他最后的血条,在子弹巨大的冲击力下,杰斯是向前扑倒的,他最终成功的走出了独属于烬的舞台,可惜,没能活着走出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