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狗狗戳了我两个多小时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 第二章

好在顾臣希也不纠结这种细节,便跟着山庄派给她们的管家,兴高采烈的朝着今天要住的地方跑了过去。

刘晴和顾莞尔并排走着,看着顾臣希这般高兴的样子,她就忍不住对着顾莞尔说道:“臣希也太喜欢这个地方了,我看他那个样子,比玩游戏的时候感觉都还要兴奋。”

“对啊。”顾莞尔点头回答道,“可能也是因为在家里待太久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出来,不管去哪儿,他大概都是这副样子了。”

“对了,上次的事情还真是惊险。”

刘晴心有余悸的说道,虽然她没有经历过,不过听顾莞尔说当时那人差点就冲了过来,若换做她自己恐怕可能大半个月都不会出门,带给人的心理阴影实在太大了。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顾莞尔马上就给顾臣希请假的原因。

她自己可以受伤,但如果有人惹到了顾臣希,那顾莞尔是绝对不会轻饶。

她们边走边聊,一路上把周围的风景看得差不多了,不得不说这个山庄的确是有点本事,之前来的时候,顾莞尔就已经发现了,而这回体验到的服务好像要比上次更加周到。

更让她们惊讶的是,就算是冬天,可草地还是绿油油的,让人感觉像是穿越回了春天。

因为今天天气好,顾莞尔就决定直接在草地上,不去山庄安排的玻璃花房了,那个下午也可以去,主要还是图个乐趣。

把行李箱都放好了后,顾莞尔换了身衣服,就跟顾臣希她们来到了之前去过的草坪。

可能是因为是淡季的缘故,除了她们之外也没有几个人,就像是她们把这一片包下来了一样。

顾臣希尤为兴奋,甚至还拿出了他准备好的风筝,让顾莞尔看了也是哭笑不得,说道:“你拿这个做什么?”

“当然是放风筝啊。”顾臣希得意地说道,“这还是姐夫特意给我准备的呢。姐姐可不要给我抢。”

“切,我又不喜欢这种小孩子的玩意儿。”

顾莞尔撇了撇嘴,她都已经多少年没有放过风筝了,这种在草地上跑来跑去的运动实在是不适合她,不过刘晴却是一脸的蠢蠢欲动,说到:“我来帮你,你等会玩了之后再给我玩。”

“好啊,刘晴姐姐我们快去吧。”

见她们两个兴致高涨,顾莞尔就无奈的摇了摇头,感觉自己像是带了两个小朋友一起出来玩。

刘晴就不用说了,昨天还在跟她担忧着要如何开店的事,今天就把烦恼抛之脑后,快快乐乐的玩了起来,不得不说,这种心态也是让顾莞尔很佩服。

她们去玩的时候,顾莞尔也没有闲着,开始动手准备做烧烤用的东西,本来她只是想简单的让山庄做一点可以外带的东西送过来算了,但后来想想,这个机会也很难得,干脆就来一次户外烧烤,既可以让她们俩人玩得开心,也可以吃得也开心。

她没有让工作人员动手,而是享受着自己动手的乐趣。

欢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的短暂,当顾臣希和刘晴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的时候,顾莞尔的烤肉也准备的差不多了。

闻到这扑面而来的香味,顾臣希就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说到:“姐姐,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吃啊。”

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 第三章

张二猛拱了拱手,“大娘,福安巷有人状告你图财害命。大人让我请你过去。”

严春娘猛然握住林云舒的胳膊,“不会的,差役大哥是不是弄错了?我婆婆人好心善,怎么可能会图财害命呢?”

林云舒拍了拍严春娘的手,“行了,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我去瞧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林云舒第二次到县衙正常,此次前来观看的百姓比上次更多。

瞧见她多少还有点眼熟。

听说她是替县令夫人接生的稳婆,怀疑县令大人会不会寻私。

不等众人问出口,何知远惊堂木一拍。底下衙役的杀威棒就抖动起来,嘴里长长喊了一声“威武”。

接着就是苦主告状,师爷拿着毛笔坐在旁边记录。

告状的人是许婆子,“老婆子状告林稳婆图财害命,害得家中三儿媳妇刚生下孩子不久就血崩而亡。”

许婆子声泪俱下,好不凄惨。

等她讲完,林云舒皱眉问,“你家儿媳到底是何时血崩的?”

她走的时候明明好好的。许三娘子虽有疲态但身体并不孱弱,身体也没未有明显损伤,而且她也检查过胎盘是完整的。怎么突然就血崩了呢?

许婆子支支吾吾说了半天。

何知远却替她答了,“那仵作看过说是丑时。”

林云舒轻蔑地哼笑一声,“大人,我替许三娘子接生完才刚至酉时,中间隔着六七个时辰。我若真是图财害命,为何不在生产时动手脚,反而要让许三娘子丑时才血崩,这如何说得通?”

许婆子却指着她咄咄逼人起来,“这正是你的歹毒之处。因为你不在当场,别人就以为三儿媳妇血崩与你无关。但是我亲眼见过三儿媳妇下面的伤口,绝不会是生产造成的。只有你给她接过生,不是你还有谁。”

这话倒也合情合理。

何知远不置可否。肃着一张脸问,“她图你家什么财?”

“我家儿媳妇有个首饰盒就在屋中,接生前我还看到的,等她接生完,盒子就不见了。不是她偷的还有何人?”

林云舒忍不住想打断她,“你那首饰盒里面有无东西,我都不知道,我怎会想不开去偷?”

何知远点头,“那首饰盒上锁了吗?”

“锁了。”许婆子皱眉想了半天才答道。

何知远又问,“她走时,你亲眼看到她将盒子拿走了?”

许婆子没有正面回答,反而避重就轻道,“谁知道她有没有藏在身上?我当时并未搜她的身。”

这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又没有人证。这事还真不好说了。

林云舒却是拱手道,“大人,她无凭无据就告我图财害命,民妇不服。要我说,她家大儿媳妇也有嫌疑。民妇去她家接生,她趴在门旁鬼鬼祟祟,行为十分可疑。大人可将她叫来寻问。”

何知远略作沉吟片刻,就要叫人。却不想林云舒往门外看热闹的人群里一指,“那个穿绿衣的妇人就是。”

那绿衣妇人吓得往人群后面躲,却早有衙役上前将人拦住。

三两下拖到大堂审问。

这绿衣妇人眼神躲闪,结结巴巴道,“大人,民妇,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接生的时候,我根本不在。”

何知远还没回答,林云舒却大喝一声,“你撒谎!许三娘子生下一个男婴。许家人皆是一片沸腾。你躲在旁边一声不吭,我都看到了。”

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狗狗戳了我两个多小时

她拱手道,“大人,不信你可以问她几个女儿,小孩子是不会撒谎的。一问便知。”

何知远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他这回审案子怎么被她牵着鼻子走似的。居然由着被告人替他出起了主意。偏偏人家说得合情合理。

何知远压下心中的疑惑,重重拍了下惊堂木,语带威胁,“大胆!是

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狗狗戳了我两个多小时

不是要本官亲自去问你那几个女儿,你才肯如实招来。那许三娘子是否是你所杀?”

绿衣妇人吓得老大一跳,肩膀控制不住的颤抖,牙关也开始打颤,“大人,民妇没有杀人!你相信民妇,民妇只是贪财而已。”

众人一片哗然。

何知远眯了眯眼睛,沉声呵道,“快快如实招来。若是再敢诓骗本官,定不轻饶。”

绿衣妇人被他的官威吓得三魂丢了七魄,这才怯怯地道,“那匣子是我偷的。我是气不过,她生了儿子。我生了三个女儿,没有功能也有苦劳啊。”

许婆子却是一口痰啐了过去,两手就是往她肩膀上拧,“你个不开眼的东西,你生了这么多个赔钱货,我都没让老大休你,你还敢不满。你看我回去,不刮了你的皮。”

那绿衣妇人边哭边躲,好不凄惨。

众人对她既同情又恨她品行低劣。

林云舒却道,“大人,您也瞧见了?那匣子是她偷的,关我何事。我接生,收银钱都是随大家心意。他们给我一百文,我也就收了。我跟他们家无冤无仇,怎么可能会害人性命。我走的时候,那产妇明明好好的。就算后来血崩,他们一家为何不来找我看?我看他们是倒打一耙,孙子有了就想舍母留子,借此想讹我。”她字字真切,声音更是铿锵有力,“大人,我要状告他们栽赃陷害,意图将杀人罪名栽到我身上,好谋夺我家财产。”

底下众人一片哗然。就连那些见多识广的差役们也不由自主看向堂上这名稳婆。

这还是头一回在大堂之上,原告和被告掉了个儿。

许婆子如丧考妣,爬到林云舒身旁,腆着脸求饶,“林稳婆,是我误会你了。我给你赔不是。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我们许家清清白白做人。如何成了那杀千刀的骗子了?”

林云舒拂开她的手,“我只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这一句文绉绉的话,许婆子一介妇人哪里听得懂。刚想再求饶,却见堂上县令大人将惊堂木敲响,点头附和,“大娘言之有理。”他冷着脸沉身道,“快去请仵作检验尸首。”

此话一出,众人议论纷纷。

在月国,女子的清白比什么都重要。那仵作一个男人怎可看女人私密处。

原本林云舒作为一名产科医生也能分辨出生前和死后伤的,可她现在是主告,她的证词根本无用。林云舒便没有发声。

就在这时,匆匆赶来的许三郎从人群中挤了进来,脸色着苍白,进来就跪,央求道,“不行啊,大人,那是我发妻。如何能遭受此等侮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