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第一章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花霁月最新章节!

隔天午时将过,霁月猛然睁开眼,摸向小腹,其实不用摸她已经意识到腹中再无孩儿。

睡梦中,婴孩不断的啼哭,迷雾中四处找寻啼哭的孩儿,心中就有一种感觉那是自己的孩子,可是在迷雾中徘徊就是遍寻不到。

不知不觉走到一处断崖边,看到蓝色光晕覆盖断桥,将悬崖两边接通,何佳忆梦带领十二宫一众鬼差在哪儿忙忙碌碌。

心中知道是睡梦中,遇到熟人,她还是走上前去,想要与何佳忆梦打声招呼,却不想以外看到一众鬼魂中的婴灵。

那小模样一看就是自己儿时的翻版,不用说定是府中胎儿其中一位夭折了,于是不管不顾上前抱起婴灵,看着她纯真的笑颜,她这才安心。

“霁月,此婴灵寿元已尽,放她去吧”何佳忆梦交代一声,迈步走上前劝说,逝者已矣不能强留人间,违背命数后果谁也难以预料。

抱着孩子转身,霁月眼神温柔的摸着怀中婴灵纯真的脸颊“堂堂灵王之子,是不必轮回,重塑灵身就可”

今时不同往日,听得出来霁月灵主的记忆依然复苏,灵王之子身份自然身份高贵,只是婴灵到了新筑起的奈何桥,这样公然找回去,会横生枝节有失公允。

于是,何佳忆梦上前邀霁月前面小楼叙话,霁月答应下来抱着小婴灵不撒手,跟着何佳忆梦来到远看虚无,近看威严肃穆的“酆都城”石牌坊大门,走进去一路到达一所倘大的殿宇。

“婆婆,化言在吗?”上次突然离开,听说是冥界说了事儿,匆匆离开的。

叹了口气,也不知从何说起,何佳忆梦边引路“冥界出现分界,幽界齐头并进,不分主次”

走路的动作顿了顿,霁月诧异的看向何佳忆梦,怎么也没有想到冥界发生的是这么大事,幽界那不是大师兄母亲的想法吗?

来到一所幽深肃穆的殿宇,蓝金光晕悠悠的烫金大字“阎君殿”,多年未见的何佳御决慵懒的斜倚着主位上,听从下方鬼差的禀报。

当霁月映入何佳御决眼帘中,是踏着紫色霞光而来的,天生的阴阳眼可以看到所有人的前世今生,于他而言,是幸运亦是悲哀,看过所有的喜怒哀乐,过往的伤痛却是只能看着...

一双手在眼前晃了晃,唤回莫名的怔愣,何佳御决鬼使神差的站起身,恭敬抱拳揖礼“阎君见过灵王”

小惊讶了一下,霁月看向殿中的小鬼“你们先下去,有事稍后禀报”

看着鬼差离去,霁月回过头,细致的打量如今的何佳御决,一袭黑金暗花王袍,万年不变的清隽,还是当年初见模样,唯一不同的是更为沉稳,天生的阎君...

打量了少许,霁月挥手紫气飘浮出托起单膝跪地的何佳御决“这是我儿孩儿的婴灵,我要带回”

“这个自然,也是小君疏忽,没有看出这乃是神灵婴灵”何佳御剑招来鬼婢送上香茶,邀霁月、主母何佳忆梦侧殿坐下叙话。

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第二章

三年后。

明儫烁开完会,励志跟在他身后从办公室出来,“三少,小少爷明天的生日宴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三少奶奶刚刚打电话来说,太过于奢华,想要简单些。”

明儫烁莞尔一笑,“别听她的,她这是想方设法偷懒呢。”明儫烁把手里的文件夹给励志,“这份文件找二少签字,生日晚宴的事情交给温秘书去办!”

“是。”励志答应着,“还有,岑少刚刚派人发来请帖,小公子的满月酒请您和少奶奶过去。”

明儫烁点点头。

时间过得可真快,一眨眼的功夫,岑佑和米可的孩子都满月了。

明儫烁走进办公室,明儫泽已经坐在沙发上了,见他走进来,“你儿子的生日宴能你上点心行不行,你心疼你媳妇不让你媳妇操办,那你能不能心疼心疼我?”

明儫烁充耳不闻,拿着温秘书递过来的文件签字,“晚宴嘉宾名单确定好了?”

明儫泽气呼呼地说:“嗯,确定了。请帖发了。”

“辛苦你了。”

“我不辛苦,我还有事。”

“什么事?”

明儫泽站起来,拿出一张飞机票,“既然一切步入正轨,我已经和下面的人交接了所有的工作,我要去美国了。”

明儫烁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似乎是未卜先知,开玩笑,“伊恋在C市林宅,你去美国干什么?”明儫烁知道明儫泽这么多年的心病在伊恋身上,在美国。有些事情还是要他自己重新回去,自己原谅自己,自己想明白才好。

明儫泽没接话,看着明儫烁桌子上的全家福,笑了笑,“当初和伊恋在一起,是有原因的,只是后来……。”他没说下去,笑了笑,“过去了。”

明儫烁看他一眼,继续签字,“因为伊恋身上有苏萌的影子?”

明儫泽似乎是有些惊讶,“你早知道?”

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第三章

轰!

一声巨响。

只有前后两辆车的国道上,一辆油罐车横冲而来

那般疯狂,如脱缰野马。

油罐车……

一旦撞上了,后果不堪设想。

必死无疑!

司机脑海中只下意识地闪过“失控了”三个字,面色惨白,瞬间瘫在了车中。

前方车顶的少女,一脚勾住车顶,身子后仰成拱,蓦地伸手抓住了那车中大惊失色的司机,将人一把揪出了车窗,一声清河惊破了夜色,“出来!”

这话是对方希月喊的。

方希月是古武者,身手反应皆非常人能及。

两个人里拉扯一个,她得先救那个弱的!

“左后,十点钟方向!”

方希月浑浑噩噩中几乎是下意识地听话,还没等脑海中做出反应,身体已经翻出了车窗。

又听秦微一喊方向,被耳边的惨叫声惊醒,方希月陡然回神,已经想着后方纵身而去。

那一处的气场波动,很明显。

十有八九,秦微早已察觉了不对劲,所以才留了一手。

正在此刻——

身后近在咫尺处,爆炸声猝然炸响。

沉寂深夜里,轰响如雷鸣。

黑沉沉的夜空生生被冲天的火光撕开一道豁口,浓烟滚滚,火舌汹涌,热浪扑面而来,逼得人窒息而绝望。

半空中炸开的巨大气浪,尽数掀翻了马路上的汽车。

国通交汇处,岩浆般炽热刺眼的火团。

涌动着升至半空。

在眼前。

就那么炸了。

轰隆!

更惨烈的巨响震碎了整片乌黑的穹隆。

不知何处传来无数人惊恐的叫喊,不知何处惊明了数不清的灯。

血。

满眼都是血。

惨呼,哀嚎,破碎,疼痛。

车玻璃碎了。

打在手臂上刀割一般疼痛。

秦微伏在地上,将方希月紧紧护在身下

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颈间的铜钱,也碎了。

猛地一阵锐痛,她雪白的颈项,有鲜红的液体蜿蜒而下。

在背后火光的衬景下,衬得明晃晃地残酷。

秦微咬牙,狠狠了一口气。

万幸。

没伤到动脉。

手腕上的疼痛紧随而至,只听方希月一声惊呼,“血!秦姐姐,你流血了!”

“闭嘴。”

她喑哑着嗓子低吼了一声。

毁天灭地的火焰面前,这微微嘶哑的嗓音,竟有种莫名地震慑。

身后,火光喋血。

已经有血花混着刺鼻的焦臭,喷溅在身侧隔离

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栏中的草叶上。

薄刃似的草尖,映着今夜惨白的月色。

有暗红压抑的鲜血,滴答,滴答。

不绝于耳。

月光冷得人心发寒。

那些血,更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