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和高校长,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白洁和高校长 第一章

郑家坊市距离青山宗最北主峰,大概是一百多里,与何家坊市的距离差不多。但是坊市上的人流量,差别可就大了。

何三粗粗估算了一番,这流量至少是何家坊市的十倍。不过他看到这来来往往的人没有丝毫沮丧,反而心里干劲十足:这边流量大,说明何家坊市的潜力大啊!毕竟都在青山宗附近不是吗!

嗯,就把人流超过这个郑家坊市,定为自家坊市的第一个小目标吧!

他沿着坊市主街走了大约半里远,眼前出现了一个小型露天广场,广场正中有一个十丈见方的高台,其上有两个修士相对而立,似乎准备斗法。

高台下方,则是里三层外三层,围拢了密密麻麻看热闹的人。

高台斗法,这显然是郑家为了聚拢坊市人气而搞出来的活动。

在何三看来,这跟自己请人去坊市开坛讲道法,是一个意思。只是自己现在人手少、底子薄,高台斗法这种高级运营手段还做不了。

台上对峙的两个男子,其中一个穿着黑色劲装,身材壮硕,浑身肌肉突起,散发出一股危险的气息。

再看对面之人时,只见是个白袍年轻人,身型高瘦,背上负了一柄长剑。

高台下方围观的人群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纷纷鼓噪起来。这时候擂台的主事人才走出来讲了几句斗法规矩,并让对峙的两人自报家门。

那黑色劲装男子自称名为厉千仞,炼气十层修为,身份是散修。

对面的白袍年轻人则姓徐,也是炼气十层修为,又自报是元剑门弟子。

元剑门在青山宗的北面,是个只有几百修士的小门派。所以这场斗法就是一个散修和小门派弟子的对决了。

在何三看来,高台斗法作为聚拢人气的手段,出场选手的身份背景自然是越大越好。散修和小门派弟子,这噱头有点不足。

不过他观察了一番后,发现围观的吃瓜群众倒是个个充满期待的样子,而且他们还在私下里争论哪个人赢面大一些。

通常来说,两个人修为相同的情况下,剑修厉害一些。不过那个厉千仞看起来是个体修,剑修对体修,都比同级的普通修士要厉害,胜负还难以定论。

就在何三还在猜测的时候,主事人宣布了斗法开始。

徐姓青年解开了背上那柄大剑,双手举起,摆了个可攻可守的姿势。

厉千仞则是双手一翻,拿出了一把长约三尺多长的青色旗子。旗上青光濛濛,绣着一头张牙舞爪的蛟龙。

台下有人识货,不由得叫出声来:“这是青蛟旗,是风系高阶法宝!”

对面的徐姓青年听到这话,决定先下手为强,不等厉千仞做更多准备,直接双手举着大剑劈砍过来!

这柄剑看上去宽大沉重,挥舞起来却显得灵动迅捷,显然也不是凡物。徐姓青年自从入山门之后,每日都要锻炼体术,所以他对自己的持剑攻击之术很有信心。

事实上他攻了几剑之后,台下就有不少人高声叫好,令他信心大增,一剑快过一剑地往对手身上招呼。

而对面的厉千仞则是露出了避其锋芒的意思,只是左右闪躲。同时他那面青蛟旗只是抓在手中,并没有任何施法的迹象,看上去这旗子并不能马上使用。

徐姓青年见此情形,心中大定,口中喝道:“你有种不要躲来躲去!这旗子是个摆设吗?”一边呼喝,一边又往前冲了几步,手中大剑挥舞的更快了。

但虽然厉千仞看上去左支右绌有些狼狈,甚至好几次险些被大剑劈中,但最终都险之又险地躲开了,并没有真正吃亏。

白洁和高校长 第二章

白洁和高校长,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叶辰带着盒子里面释放的最后一部分能量,击中了火鸪龙的首领,没有任何的意外,直接穿过了,从火鸪龙的后背穿出,只听得一声嗷叫。

轰的一声,那火鸪龙首领就爆了,强大的能量如漏气的气球杀出,吞噬了跟在其后的火鸪龙群,不知道击中了多少只,火鸪龙首领爆了以后,其余的火鸪龙吓得四处乱逃。

上空总算安静了。

大批击中的火鸪龙落下来。

龙魂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叶辰落了下来,总算把头顶上空的麻烦给解决了,稳了一下城内。

龙魂飞了过来,看着叶辰,知道他刚才释放出了一股强大的能量,那上官黑麟不知道飞到了何处去,弥陀和尚上来,说道:“上官黑麟好像受了伤。”

没有了火鸪龙,天城城内的情况,稳了一些,楼玄城他们重新组织起来。

天已经黑了,龙魂看到那火鸪龙首领都给灭了,其它火鸪龙又飞走,也不急于一时,说道:“走,明天再和他们一决生死。”

他需要一晚上来恢复,也要好好的再次计划一下,另外就是,他知道这些人是逃不掉的,出口已给封住了,拥有了屠龙剑的他,又何必如此的着急呢。

叶辰看见龙魂带着弥陀和尚消失了。

快要崩溃的天城,留了最后一口气。

叶辰也松了半口气,幸好龙魂没有继续杀过来,要是继续杀过来,他可没有其它的能量帮助了,到时候如何是龙魂的对手,如何能够抵挡得住屠龙剑的威力,可他却知道,更危险,是在明天。

冒了一身冷汗,该怎么办?

周围一片狼藉,看到的都是“呜呜……”的叫声,仙魔界不知道死了多少弟子,那天城毁了一大半,十几处的大火在熊熊燃烧。

郭玉云和李莫飞了过来。

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看着叶辰,叶辰感觉心慌,关心的问道:“没事吧。”看得出,她应该没事。

一巴掌打在了他的手臂上,又给了他一个久别的拥抱,满满的温情,嚷道:“活着你也不告诉一声,非得让别人把眼泪都哭干吗!”

叶辰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有什么好说的,我当时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来。”拉开了郭玉云的手,他要向前面的楼玄城走去,还对李莫说道:“赶紧带人去救火。”

杨桃儿利用会飞的三头龙,还有些仙魔兽,把剩下的火鸪龙给赶走了。

“你就不会为别人想一想?”

叶辰怎么可能不想过,这丫头肯定是受尽了折磨的,她爹爹都死了,不自觉的心疼起来,说道:“没事,老天爷还舍不得我死,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呢。”

郭玉云紧跟其后,看着一片狼藉的广场。

叶辰忽然转过头来,说道:“对了,有一件事情,我应该告诉你。”

郭玉云现在是喜出望外,问道:“什么事?”

“我已经跟杨桃儿成亲了。”

郭玉云立刻止住了脚步。

叶辰赶紧回过头来,又看到了那个牛鼻子的母猴子,说道:“我也不想的,但是我中了夺命君的毒,又给上官黑麟重伤,我只能跑过去找朱神医。

可你知道的,朱神医一直都想让我娶她的女儿杨桃儿,他威胁我,要是我不娶他的女儿,就不救我,我能怎么办,想一想,我要是死了,那么仙魔界不得玩完,我只能忍辱偷生,娶了他的女儿,顺便在那天晚上动了房。

我没有办法呀,为了天下苍生,你应该能够理解我的对吧,我心里只有你,但那种情形,我想为你保留忠贞,可我不能只顾自己,为了苍生,只能用我的肉体,换取仙魔界了。

所以日后,你就直接叫杨桃儿嫂子吧,我们只能有缘无分了。”

“你非得要说这话来刺激我,才会感觉到高兴?”

“不,这可不是刺激你,这都是真的,你可以去问杨桃儿。我真是想保留对你的爱的,可那朱神医十分的强硬,就是要见死不救,我不能只为了自己的爱,你应该懂得,有些东西就是要付出代价的,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找到比我更优秀的,祝福我们吧。”

郭玉云一脚狠狠的踹了过去。

“你不会杀了杨桃儿吧,她已经有了我的孩子,你不能这么残忍,你要是非得跟我,我还缺少个洗脚丫头,这个位置就留给你了,不过我想,你肯定承受不了的,所以我们真的只能说有缘无分了。”

楼玄城在前面唤叶辰,叶辰赶紧飞了过去,郭玉云呆呆的站在了原地。

白洁和高校长 第三章

推荐阅读:

“咚!”“咚!”“咚!”

沉重的鼓声响起,一声比一声沉重,九声之后嘎然而息。

“嗯?”

一个个沉浸在‘演讲’中的人茫然抬起头,随即眉一皱。

“诸位!”只见三楼栏杆前走出一青衣老者。

“五华问政,辰时一刻起,酉时四刻止。”青衣老者主持的声音清朗响起,“如今已到酉时四刻,自当结束,明日问政继续,诸位都散了吧。”

“结束?”

一些人瞪着那老者,还有一些则是看向塔阁上的青衣少年。

秦朝微微一皱眉。

“我这马上就,老师居然就敲鼓了……”这‘涅槃’秦朝限于水平,其实也讲到了尾声,再讲个十来句,便能来一个总的扫尾,把前面讲得散的收起来,用一个**结束,可偏偏。

“不过这佛学,还真够复杂的。”秦朝遗叹的摇了下头,佛学在前世既是宗教,也是一门哲学,而且这门哲学和世界其他哲学相比,一点也不逊色,只因为佛学是一直在改进发展,甚至秦朝那时代,佛学上有点成就的,都是学术修养极高的大师,文凭至少是文科学博士。

“前世的博士、硕士都不能完全掌握佛学,这一世我……”

看似风光,十二岁便将佛学掌握到了这样的程度,可秦朝心里却一点自傲的感觉都没有,反而是紧迫和压力。

“海峰。”

这时秦虎站了起来,窜到秦朝身后一拍秦朝肩膀:“难受吧,哈哈,炫耀到一半,正滔滔不绝,被老师他们给一把掐住了……”

“有话吐不出,海峰兄不难受才怪,我们这听的,听到一半,不能听完都难受得紧。

”段无丙也嘻嘻哈哈站了起来,看向楼梯,“走罗,回家罗,对了,海峰兄,下楼的路上,你继续把后面的给我们讲讲吧,不知为何,今天你讲得特别带

白洁和高校长,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劲。”

“后面的其实也没什么讲的……”秦朝笑说着。

“海峰师弟。”一道声音响起。

只见旁边曹惠伟、蒋鑫、林依荣、方山海、魏雨生也都站起身,走向秦朝。

“海峰师弟,还有有丰、瞿阳、无病、邓致、二勇你们几位师弟,问政后可得请我们好好喝一顿。”曹惠伟笑说道,只是那眼里的笑容很有些苦涩。

“嗯,必须得请。”方山海也笑说道,眼神同样有些落寞。

“先前被邀请来这五华楼问政,我还很开心,不知天高地厚,以为自己这一年自己长进很大,哈哈,真是坐井观天呀!”魏雨生一声轻叹,看向秦朝,“海峰兄,我们这次来这五华楼,是沾了你们几个的光呀。”

“那当然。”秦虎眉一挑,“你们呀,就是陪太子爷读书的,哈哈,我早就料到了。”

“陪太子读书,这比喻恰当!”蒋鑫笑着摇头一叹,当先往楼下走去,一行十多人走在塔阁的楼梯道上,曹惠伟、蒋鑫、方山海、林依荣、魏雨生这些老生这时岂能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可他们也没处怨,虽有一丝失落,可同时也有一丝庆幸。

近百的老寺生中,独独是他们几个来这五华楼,享受问政的荣耀,虽然是‘陪太子读书’,可这又岂是人人能得到的。

秦朝一行人下楼,而整个五华楼。

“散了!”

“这佛还没讲完哩,就结束了,时间过得太快了。

“不是时间过得快,是那少年讲得好。”

“是啊,都意犹未尽,居然就散场了,老根,不瞒你说,我以前根本就不听大师讲经的,可今天,听了这后才知道以前浪费了,以后有哪位大师讲佛,讲道法你一定得通知我,哈哈,这些听起来也蛮有收获的。”

“哈哈,老肖你这可想错了,别的大师可讲不了今天这位小兄弟那么好……”

“那是,今天这位叫段海峰的真是……”

……

虽然听得意犹未尽,舍不得离开,可塔阁上秦朝都已经在往下走,他们再呆在这也没用。百姓,读书人,普通财主,地主,贵族等往外走,大都很兴奋,毕竟下午讲解的给了他们很大收获,就算从、等工商农以及上午的各种经义典籍上面没什么收获的,这最后一场佛学讲解,也让他们听得很来劲。

可以说来五华楼之前,有些人还怀疑五华楼问政就是个荣耀的象征,没什么实质,可走时,却都有一种不虚此行的感觉。

“世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