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 第一章

我爱杀鬼子第502章我的弟弟叫李亮这是连后悔的话都不给机会神田正种说啊!你说人家不敢,人家就真甩了。这根本就拿自己的命不当命啊!这一爆炸,谁能跑得出这个爆炸范围啊?

“疯子,你这个疯子。完了,完了,全完了……”

神田正种给自己狠狠的来了一耳光。都怪自己嘴贱,为什么要说你敢两个字啊?这要是真爆炸了,他死了不要紧,你要是把那位王爷给弄死了,那他全家都得跟着陪葬啊!

这一刻,在场所有人都知道自己也就有三两秒钟的生命了。这最后的三两秒钟,他们真的不知道用来做什么才有意义。

此时,所有人的大脑里都几乎是一片空白。要死了呀,这三两秒钟的生命到底做些什么好呢?

所有的鬼子都在那里胡思乱想着,可是他们想了半天,意料中的爆炸却没有传来。鬼子们纷纷抬头看向李亮。

只见此时李亮的手上正抱着好几颗手雷,在那里翻来覆去的研究。

“娘的,这明明就是德国货啊!怎么还会有哑弹呢?真的是奇了怪了,不行,要不试试这一颗美国货,相信这美国货肯定不会哑的。”

李亮说着又拿起一颗手雷,准备拉弦向那一堆炸药扔去。

“不要,李亮,我求你了,我给你跪下了还不行吗?我错了,我嘴贱,我自己掌嘴行不行?”

神田正种直接就给李亮跪下了,还在那里抽自己的耳光。刚才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竟然是颗哑弹,这等于是让他有了重生一次的机会,跪下来怎么了?现在就算是给李亮舔鞋他都愿意了,只要他不再甩手雷就行。

没有人能知道,刚刚这些鬼子的感受,这简直就是到阎王殿去走了一趟啊!看到手雷冒着烟掉进炸药堆的时候,很多小鬼子直接就软坐在地上了,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被吓得蹦出体外去了。那感觉他们可不想再来一次了。

“唉唉,你怎么回事啊?你不是说我不敢吗?我现在敢了,你怎么就跪下了?你们这些小鬼子怎么就这么胆小呢?一点都不好玩。好了,不要再抽自己耳光了,把你们那位王爷还有你们那位前师团长叫出来吧!正好,老子想跟他们聊聊。也别藏着掖着了,大家都在这个爆炸范围内,谁也跑不掉。他要是敢跑,老子就敢炸你信不信?”

“信信信,我真的信,我是真的信了。你就是个疯子,什么都干得出来的疯子。”神田正种现在是真服了。

“算了,你这混蛋,估计已经被吓傻了,老子不跟你玩了,老子自己就行了吧?”

冷不丁的李亮手上突然就多了一颗弹,而且是让人望而生畏的毒气弹。李亮把毒气弹亮了出来。

冲着前面的房子大叫道:“朝香宫鸠彦,赶紧给老子滚出来老子知道你在,再不出来,老子可往里面扔毒气弹了。”

李亮重复了两次,还看见两个老鬼子在一帮年轻鬼子的簇拥下,有点忐忑的走了出来,他们在房里面可是把李亮做的事看的一清二楚的,这段时就把他们吓得心肝胆颤的,其实他们已经后悔了,非常后悔,

在陈军那里知道了,李亮没有死的消息之后,他们就做了一个计划。计划是朝香宫鸠彦亲自过来做诱饵,然后把信息通过陈军传达到李亮的耳中,然后把李亮引来这里干掉。

可是他们太低估李亮了,以为李亮只要进入了他们的包围圈,被他们鬼子重重包围,那就只有束手就擒了。

为了以防万一,还搞了这么多炸药放在这里雨,但李亮要跑,那就引爆炸药,让他无处可藏。

可是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却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控制,他们所做的准备,反而成了李亮要挟他们的条件了。

他常香宫鸠彦过来当诱饵是自愿的,心想不会有什么危险,只不过是过来玩玩,然后把李亮干掉就立大功了,可是现在就是没有危险吗?是很危险好不好?

李亮也看出来的两个家伙,他看向中岛今朝吾问道:“你好像不是谷寿夫啊!不是说谷寿夫跟朝香宫鸠彦一起来吗?你是谁?”

中岛今朝吾昂起头,挺直腰牛逼哄哄的说道:“在下中岛今朝吾。”

“哦!我还以为来的是谷寿夫呢,原来是你这个畜牲。好,你来得实在是太好了。南京大屠杀杀人最多的师团长,南京被屠杀30万百姓,光你一家就屠杀了近20万,这个没错吧?”

不仅如此,战后这家伙竟然没得到惩罚。

“你胡说八道,我们是在打仗中杀的你们的士兵,这有什么错的?”中岛今朝吾狡辩道。

李亮看向朝香宫说道:“命令是你下的对吧?你不用说话。我李亮做事从不需要证据,我说你是你就必须是,懂了吗?因为我李亮从不说假话,特别是在这种大是大非上。朝香宫鸠彦我就问你一句,想死还是想活?”

朝香宫鸠彦气呼呼的说道:“李亮,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千万

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不要太过分了。”

“我过分?不不不,跟你们比我一点都不过分。”

李亮用眼睛示意了一下甄易和甄讹过来。然后李亮像变魔术似的,整出了一捆又一捆的炸弹让他们背上。

鬼子们不知道他想要干嘛,现在这里的炸药还少吗?这家伙还整出这东西来干嘛?

只见李亮他们三个人穿满了一身的炸药。突然唰的一闪身,就把朝香宫鸠彦控制在了手中。

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 第二章

[燃^文^书库][www].[774][buy].[com]这一问,满屋子女孩哭了起来——她们果然家都不在此处,而且全是被拐卖的。当然,拐子看中眼的,个个都是美人胚子。

确认了被拐这个事实,褚姑娘对黄娥诡异作为,顿时减少了怀疑,也许那是大难过后的心神慌乱吧。那两人一直被拐子安置在一处,男人一直赤身luo*体,两人待在一块……也许两个人真有点秘密,那也是理所应当。女孩子保留一个清白名声不容易,该替人遮掩的,咱多担待一点。

故此,当褚素珍领这些女孩出屋时,即使觉得院中的时穿与黄娥交谈时的神态很鬼祟,比如一见她出现,

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黄娥便拼命的躲开,彼此刻意保持距离……她全装作看不见。

院内的惨状立刻让女孩吐得天昏地暗,见到她们吐得比自己当初还厉害,褚姑娘心情稍稍好一点,她大声呼喊:“时……郎君,这些醒了的女孩由你照顾着,我去唤醒其余的孩子。”

时穿点点头,他还没说什么,又是黄娥快嘴快舌的插话:“褚姐姐放心,我把她们都拢到正屋里,你去忙吧。”

褚姑娘领着家丁又走进另一间屋子,进屋的时候,她想起那些刚醒来的女孩,见到院子里的场景,也与她一样吓得站不住,而黄娥,她怎么一直如此镇定?褚姑娘心里止不住的嘀咕:“这小小年纪,精跟妖精似的!如此惨烈的场景,连施衙内这个男人见了都惊心动魄,她却能神色平静的与人倚门交谈,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家庭,能养出这样的妲己来?”

连续走了几个房间后,被拐的女孩子都已经唤醒,褚姑娘走进最后一间屋子——在这种来回奔波徒中,每次走出屋门,重新来到院落时,褚姑娘总是被园中的惨状激起恐惧心和呕吐感,她忍不住两腿发软,忍不住想逃离这个院子。但她依然奔波着,去挽救那些被迷昏的女子们。

当她奔波于各个屋子的时候,时穿倒是非常尽忠职守。他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杆红缨枪,拄着长枪一直站在院子里守护。

更令人神奇的是,连施衙内都借口安置同伴,不愿再踏入这院中,黄娥那个小女孩却一点没有在意遍地的尸首,以及浓重的血腥,她一直牵着时穿那只空闲的左手,与时穿有一句没一句的交谈。

这两人交谈时断断续续,见到院中有人,黄娥就警惕的停住话头,冲来人露出微笑,时穿的呆愣愣的,总是反应慢半拍。而褚姑娘对此一点不在意,她只想着尽快把所有的女孩救醒,然后……逃离这所院子。

家丁又去打水了,在等待冷水期间,褚姑娘焦急的在屋里来回走动着,偶然间,她听到几句飘来的话,那是时穿的嗓门:“你编的(谎)话听起来像……”

褚姑娘赶紧止住脚步,但声音再也听不到,犹豫了一下,她走到窗边,从窗户缝向外眺望。

这座道观有钱,窗户上糊的是绢纱而不是纸。绢纱捅不烂的,褚姑娘只能从窗户缝向外眺望,只见院中两人的嘴一张一合,但她却什么声音都听不到。

褚姑娘回忆了一下——作为海州城数一数二的才女,她阅读过很多闲杂书籍,鼓廊、回音壁的传闻也略有所知,稍稍考虑了一下后,她开始沿着刚才走的路径慢慢回溯,当她走到屋中某个地点,又一句话飘入耳,是黄娥的声音:“……唯有这样说,才能……”

褚姑娘稍稍动了动身子,她的耳朵仅仅变动了几厘米的距离,又什么都听不见了。

褚姑娘站在原地,左右挪动耳朵,调整着身体姿势。稍停,小姑娘的声音又传入耳朵,声音细微,像是有人在耳边窃窃私语:“……你答应了,你答应照顾我的……上天派你来救我,你不能撇下……我背地里我无数遍祈求遍天神佛,没想到举头三尺果然有神灵,你真的来了,让所有的拐子都遭了报应……”

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 第三章

“总镇,贼船退了!”

崇明岛北岸的海门厅屿角港,硝烟弥漫,枪炮声络绎不绝。

作为进攻一方的清军,尸体已经扑倒了无数,但这些人的牺牲也换来了陈军不小的伤亡。

但陆地上的战争并不具备决定性的意义,重要的还是看江上,否则有那几艘陈军战船游荡在江面上,清军就不可能真的占据屿角港。

可现在陈军的战船跑了!?

福山镇总兵韩国忠都顾不得身为总兵的体面,听闻后就立刻起身趴在战壕内壁里,小心的露出头来去看江面。

韩国忠不得不小心。

因为对面有一些神出鬼没的神枪手,离得再远,他也觉得不安全。

不过看到江上的六艘陈军战船真的在向东驶去,还是畅快地长出了口气。

这些个家伙终于走了!

“快传令去,继续进攻。再来几次攻势,这屿角港必破!”

毕竟陈军的目标是海门厅,甚至是南通州,屿角港这里只是小打小闹,是对清军水师的一个阻击而已。

对面镇子里的陈军可能就三五百人,虽然武器不差,但要不是有江面上的陈军战船照应,韩国忠觉得自己再是水师将领,也已经带人把之拿下了。

可就是因为有陈军的战船游荡,清军要时时刻刻警惕背后,有力也无法全部施展。

但现在陈军是自己退后了。

这含义是很有思量的。

韩国忠希望自己没有猜错——陈军要走了。

毕竟这些打齐鲁南下的陈军也不是真的要占据城池,他们就是要抢人抢物资抢东西的。

就是一窝子大号海贼海匪。

而韩国忠的任务就是守住长江口即可,与之并无大的冲突。

只要这些煞神不在长江口内忙活,他们去那地儿都随便。

再看这港口,拿下了屿角港,那就等于可以直接威胁到海门厅城池了。

鉴于陈军是主动后撤的,他有理由相信陈军要跑了。

这样也好,韩国忠是很希望礼送陈军出境的。

这阵子齐鲁陈军的水师频频南下,说真的,韩国忠现在很分身乏术。

别看清军在长江口设有多支水师,只福山镇下属就有川沙、吴淞水师营,然后还有南岸的京口水师船和苏州的太湖水师,以及北岸的狼山镇水师营。

但质量太差,数量再多又顶个屁用?

陈军的船队都是红单船为骨,配合着沙船为辅,别看船只数量不高,质量却远超过清军的沙唬船、双篷船以及大小赶缯船。

就比如现在。

对面就四艘中小型红单船和两艘沙船,就压得狼山镇下属的南通水师营和掘港水师营抬不起头来。

百多年的和平时光,清军水师早就废了。

如果说闽粤海面的一些海匪还能让当地的清军水师有点锻炼机会,那么长江口的内河水师,就彻底沦为一群废柴了。

船只不如人,大炮不如人,人还是不如人,他们能赢才怪!

而且除了这边的六艘战船,南面的陈军水师主力规模更大,可偏偏那里是吴淞口,又不可能置之不理。

韩国忠觉得主持那边战事的苏州镇总兵更累心。

不过这一切总算是过去了。

这几天他每每殚心竭虑的,就是怕出了意外,现在总算能松一口气了。

只不过韩国忠真的高兴的太早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