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小说;(快穿)女配的幸福(h)书包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性奴小说 第一章

“一家没有任何建筑资历,成立还未超过一个月的公司,刘艳你仗着自己是董事长夫人的身份,不顾公司决策层的反对,直接就给这家公司投资的两千万,你真当我们忠秀房地产公司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见到刘艳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郭友年是真的动怒了,也不顾及双方的面子,直接抓住要害的地方,向刘艳发难。

在刘艳的和李平的意识当中,刘艳只要在陈忠赫昏迷住院期间,完全掌控住公司的大局,就能够轻而易举的转走陈忠赫的所有家产,结果两人千算万算,却漏算了公司的股东,陈忠赫最好的朋友郭友年。

面对郭友年的质问,让刘艳顿时感觉有些骑虎难下,不过她也不是省油的灯,连忙开口回答道:“给这家公司投资,是我们家老陈在没生病之前就决定的,我只是按照老陈的决定,完成这笔投资而已。”

郭友年听到刘艳的狡辩,完全不给刘艳任何面子,一脸严谨地对其质问道:“忠赫没有生病之前就做出的决定,过去公司一直都由忠赫在管理,他每做出的一个投资决定,投资部门都会事先得知,并做出相关的投资议案,既然是忠赫在没有生病之前就做出的投资决定,为什么投资部门却没一个人知道?”

“另外忠赫生昏迷住院已经快一个半月了,这家公司成立还不到一个月,而且还没有任何建造资历,以忠赫的经商方式,他会给这种皮包公司投资吗?你说这是忠赫做的决定,难道是忠赫在医院的病床上托梦给你吗?”

“另外最重要的一点,你是忠赫的妻子,虽然是他二婚的妻子,那也是他的妻子,忠赫昏迷住院到现在,你除了忠赫刚刚送到医院的时候,曾经过问过忠赫的病情,后面你对忠赫的病情,完全就不闻不问,反而以董事长夫人的身份入主公司,这是一位妻子应该做的事情吗?”

“综合你这段时间在公司里的所作所为,我可不可以这样认为?你担心忠赫万一走了,就会出现遗产的纠纷,所以你想趁着忠赫昏迷期间,以投资为名悄悄的转移忠赫的资产?”

自从刘艳以董事长夫人的身份,插手公司的管理以后,刘艳的所作所为,早就引起公司许多中高层的怀疑,不过考虑到刘艳的身份,大家尽管心知肚明,却没有人敢当面说出这种话,现在众人听到郭友年的话,纷纷露出赞同的表情来。

从得知郭友年来公司的消息以后,刘艳的心底就产生一股不妙的念头,甚至隐隐的感觉郭友年召集公司中高层开会,很可能就是冲着这两千万的事情,结果刘艳没想到,郭友年不但是冲着这两千万而来,更是怀疑她趁着陈忠赫生病的机会转移财产。

刘艳看到公司中高层的反应,马上就意识到,这些中高层似乎跟郭友年有着相同的想法,毕竟她以临时董事长的身份,不顾投资部门的反对,强行通过的这笔投资,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有问题。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让刘艳感到无比的心虚,开口对郭友年说道:“郭友年!过去你对公司的事情从来是不管不问,现在却突然跑回公司,想要把我从公司赶走,我看你才是向趁着我们家忠赫昏迷期间,想要谋夺忠赫的财产。”

性奴小说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性奴小说 第三章

朱静笑了笑,“看见没?说曹操,曹操就到!”

转头,她笑骂了一句,“进来,在门外墨迹什么?”

进来是个斯斯文文的年轻男人,带着眼镜,夹着皮包,进门就一副温文儒雅的模样,“两位美女在场,我这不是得保持一下风度么?”

朱静显然跟他关系不错,打趣了一句,“怎么还搞了个眼镜,你是什么时候瞎的?”

男人无奈,“静姐,美女在场,你能不损我么?我这是平底眼镜,没度数的,这不想着今天静姐要给我介绍朋友,我这不是得保持一下绅士风度么?”

朱静一脸幸灾乐祸的笑意,“那你这话可说晚了,你没来的时候,我都已经把你的老底给摊了!”

男人做了个郁闷的表情,“静姐,你不仗义!”

朱静笑了笑,“小菲,我来给你介绍一下,李朗,别看他斯斯文文的,都是装的,千万别被他给骗了,这家伙彻头彻尾的生意人,一会谈事的时候可千万跟他别客气,狠狠的宰一刀!”

李朗主动伸手,“苏小姐你好,我是明朗商务信息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很荣幸认识你!”

苏菲客气点头,没接他的手,“李总你好。”

朱静拆台,“听他吹,空壳公司,公司里上上下下就他一个人!”

李朗苦笑,“静姐说的没错,但是空壳公司不准,虽然没有办公地址,不过注册资金还是有几千万的,准确来说,我这个叫一人股份有限公司,不是不想招人,主要是我这个比较挑,没有能力的人我不要,一般人我也看不上眼!”

“听静姐说苏小姐现在赋闲,如果近期想找个事情来做,可以考虑一下我这,我给苏小姐一个副总,另外把天州的业务交给你负责,你看怎么样?别看公司小,省内我平趟,所以效益还是很客观的,信息费我可以给苏小姐三成的返点!”

苏菲婉拒,“李总眼界高,我怕是能力不行,再说你们这个行当我也不懂。”

李朗认真道:“苏小姐自谦了,我们这行很

性奴小说;(快穿)女配的幸福(h)书包

简单的,说白了就是危机公关,主要是经济方面,你在国外做过的几个商业案子我都看了,很厉害,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上手应该没有难度!”

苏菲看了看朱静,“李总也知道我?”

李朗也不避讳,“那是,之前静姐把你夸得天花乱坠,我来之前不得多关注一下?”

话题一触即收,他伸手示意,“苏小姐有兴趣可以考虑一下,来吧,咱们入座。”

说着话,李朗又看了一眼朱静,“静姐,您老有什么交代?”

朱静自顾自的沏茶,“别看我,你们自己聊,我不掺和,我就是帮小菲一个忙。”

李朗重新看向苏菲,“苏小姐,那我就直说了,你的事情我听静姐跟我说了,这几天一直就在做这个分析的预案,以我多年危机公关的经验来判断,靠山镇的这个事情比较棘手,现在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尽管脱手,这样才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苏菲见对方条理清楚,做了个继续的示意。

李朗继续说道:“找人接手不是难事,有钱的老板有很多,难点就是这个项目本身运作有问题,不是光有钱就能解决,所以把一大部分投资人挡在了门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