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让我照顾妈妈,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爸爸让我照顾妈妈 第一章

爸爸让我照顾妈妈,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爸爸让我照顾妈妈 第二章

那天之后王仁成没有再让顾绵去过办公室,而他并没有消停。

他是班主任,每天和他相处的机会最多。特别顾绵还是班长,有不可避免的交集。

他不动手,只是对着顾绵笑。

顾绵有了心里阴影,每当看见王仁成的脸,特别是笑脸,耳边不受控制的嗡嗡响,脑袋下一秒就要爆炸。

三月的某一天,顾绵自杀,在体育馆用美工刀割腕,被薄矜初发现及时止损,自杀未遂。

薄矜初哭着问顾绵为什么。

顾绵说一想到王仁成就恶心,她觉得自己不干净了,再也配不上仙女的称号了。每天同学喊她仙女班长的时候,王仁成看她的时候,她觉得要疯。

四月份的时候,薄矜初拿着所有存款带顾绵去了医院,顾绵诊断出重度抑郁。

意味着可能还会有下一次自杀,可能不止一次。

两人走在桥上,下面是平静的江水,没有船只驶过。

薄矜初说:“棉花,你走吧,离开这里。”

顾绵摇头。

“你走啊,让你妈妈带你走,你爸爸不是马上要调去临市了吗?”

顾绵还是摇头。

“棉花,你走好不好,求求你走吧。”薄矜初哭着求她走。

“我走了,他不会放过你的。”

顾绵何尝不想逃离,在十三中的每一天,都像是光着身子被人指点唾骂。

薄矜初,顾绵,王仁成三个人拴在一条绳上,要想丑闻不被公之于众,只有堵住王仁成的嘴。

一个只活了十几年的人拿什么和活了几十年的禽兽斗。

要是王仁成不怕死,顾绵永远会被拴住。

“我不怕,她不敢动我的,你相信我,你走好不好,你走,你走啊,顾绵!你走啊!”她推着顾绵,泪水被风吹干。

顾绵静静地看着江面,吃力的张开眼睛,双眼失神,只剩眼珠间或一轮,她说:“小初,我很难会快乐了。”

其实她内心真正想说的是:如果我跳下去,这波澜不惊的江面会为我掀起一点欢愉的浪花吗?

薄矜初挡在她面前,“顾绵你给我记好了,你没有罪,你从头到尾一点错都没有,该死的是那个畜生!不是你。你要是放弃了自己,只会让王仁成更得意,更嚣张!他会变得无法无天。他犯罪了,他不能逍遥法外的。他凭什么!”

“别想不开,好好活下去,”她拼命摇着顾绵的肩膀,试图把她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她见不得死气沉沉的顾绵。

“十几岁没办法的事情,二十几岁三十几岁总会有办法的,相信我,棉花,”她扳过顾绵的肩,两个人满脸泪水,她乞求顾绵,“你相信我,好不好!”

薄矜初浑身颤抖,她都不知道自己说了句什么,“就当被狗咬了一口,打完针就没事了。”

顾绵突然失控,甩开薄矜初,“因为咬的不是你!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不是你!”

薄矜初被顾绵吼愣了。

“顾绵,”薄矜初突然冷静下来,“如果你死了,我就带刀去学校捅死王仁成。”

如果顾绵死了,她真的敢。

“如果南城看不到初雪,那就去北城,如果北城也看不到,那就再走远一点。”

总有一个地方,会给你重生的力量。

五月的第一个星期,顾绵一天都没来学校,周五放学的时候薄矜初在校门口看到了顾绵妈妈,一位温婉知性的女士。

她来找薄矜初。

薄矜初说了顾绵抑郁的事情,但是没说抑郁的原因。

五月底顾绵妈妈来学校帮顾绵办了退学手续,离开了南城,无人知晓她们的去向。

仙女班长的神话戛然而止。

——

蕉萼白宝珠被送来的时候过了花期,薄矜初每天都会去看一眼那株山茶。

今天偶然发现它开花了,它是不是和她一样想主人了。

顾绵有一句话说对了,她走了,王仁成不可能会放过薄矜初的。

见者杀无赦,若是不能杀,那就想办法堵上她的嘴。

薄远进屋一会儿,走出来问:“你妈没回来吗?”

“没。”

“那我们要什么时候才有饭吃?”

“家里还有点冷饭。”

薄远点了根烟,摇头笑着说:“冷饭怎么吃。”

薄矜初没笑也没说话,背对着他继续浇花。

“突然有点想吃苹果。”

薄远自言自语,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二十的纸币,“小初。”

薄矜初回头,他甩了甩钱,“你去买几个苹果回来。”

她接过钱,“买几个。”

薄远含着烟,拖了张矮板凳坐下,“随便,你自己看着买。”

“到底买几个。”

“说了让你自己看着买啊,这么大的人了,买点苹果都不会吗?”薄远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薄矜初放下水壶,起身出去。

水果店好像是梁远朝每天必去的地方,因为薄矜初又在水果店碰见他了。

她今天兴致不高,看见了也没打招呼,直接走到苹果箱前面挑选。

左边一筐苹果长相好看,色彩鲜红,后面一筐明显较丑,还有歪七竖八的纹路。

薄矜初选了右边的,直觉风吹雨打后的果子才会更甘甜。

付完钱走到门口,袋子突然破了,苹果滚了一地,她手忙脚乱的蹲下去捡。

苹果没捡起来,摸到了一只手,又暖又大,触感还不错。

“不好意思。”

“有心事?”

“嗯?”她眼神涣散,好一会儿才聚焦到梁远朝身上,“没。”

梁远朝抽出手,重新拔了个袋子装好后递给她。

“梁远朝,我想去你那吹空调。”薄矜初拉着他羽绒服的袖口。

袖管里的热气,也是梁远朝的温度,悄悄对上她的指尖传给她。

梁远朝往前走了一步,回头浅笑一声:“我家冬天不开空调。”

“那...我可以和你在一起吗?”薄矜初重新拽上他的袖口。

-

省统测的座位是打乱后随机排的。

虽然只是一场模拟高考,

爸爸让我照顾妈妈,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

但大家都很重视,透过这一次全省排名,可以让大家心里有个底,自己到底能上什么样的大学。

饶是陆铁功这样的学生也意外认真,没有在考场里睡觉,哪怕题写不来,好歹抓抓头皮,咬咬笔杆,尽力掰上几个牛头不对马嘴的答案,企图赢得阅卷老师的同情分。

而梁远朝,常年居于第一顺位的学神,做完理综之余,顺带思考了下昨天发生的事。

冬日的晚霞夹着寒气铺散在水果摊上,昨天的水果摊像仙人下凡摆摊,与周遭隔绝。

爸爸让我照顾妈妈 第三章

:女尊,1v5,攻略渣男,很有意思的,男主们都身心健康!

满级绿茶洛娇娇,渣人无数,婊人无度。

大概是上天看她不顺眼,穿书后对着镜子差点被自己丑到原地去世。

“情债背身,大限将至”洛娇娇想到死前她遇到的那个道士。

本以为穿到这本古早玛丽苏古言中,注定是沦为炮灰,可谁曾想……

【滴一一宿主您好,我叫红茶。卜乾坤卦,济有缘人。这里是渣男拯救系统,令渣男们钟情于您便可延长寿命,改变容貌。你值得拥有。】

江山为重病太子

忘恩负义未婚夫

自私自利小侍卫

卖妹求荣渣兄长

嗜酒暴虐大将军

……

天天都是修罗场,谁曾想,系统居然……也看上她了?

——————

论心机绿茶如何在修罗场苟到结局(洛娇娇)

——————

*第三章开始出现攻略目标,开头涉及原文女主

*轻松,金手指,开挂向

*养成向系统,涉及好感度,美貌值等

书名:穿书后我攻略了五个反派权臣

------题外话------

:女尊,1v5,攻略渣男,很有意思的,男主们都身心健康!

书名:穿书后我攻略了五个反派权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