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男人10处有痣是富贵痣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第一章

@@@@

各位读者,由于近期事情多,无法有更多的时间更新完了,再次什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希望各位理解,原谅,谢谢。

已经后面的本要更新的流程全部走完了。

希望大家,生活愉快,万事顺利,也谢谢大家的支持。@@@@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第二章

<>永徽元年,开国郡公、特进光禄大夫、继嗣堂宗主李鱼,喜得一女。『→網.520』,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自从李家有了八个儿子,就好像是引鱼一引一窝子似的,李家的女人便争先恐后地生起了儿子。作作的第二胎,依旧是儿子,杨千叶和独孤小月,也相继生了儿子。

到永徽元年的时候,二度怀胎的独孤小月和深深仍旧生下了儿子,十三罗汉啊,把个李鱼愁得,他倒不是担心李家养不起,而是这群孩子虽然有刚生的,可其他的都在陆续长大。

这个年纪的孩子,那真是爬树摸鸟儿、捅窝掏雀蛋,整天淘气的无以复加的岁数,尤其是李伯皓、李仲轩两位深爱李公爷家小朋友们欢迎的不着调叔叔前来做客后,那更是淘得姥姥不亲、舅舅不爱啊!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一直不曾有孕,简直怀疑自已是不是身体有病,已经都死了心放弃了生儿育女打算的吉祥,居然有了身孕,整个公爷府都为之轰动了,她刚有孕三个月,潘氏娘子就安排了四个老妈子形影不离地侍候着。

终于,十月怀胎,瓜熟蒂落。李鱼守在产房外,只想着听到母子平安的喜讯,至于生女儿么?呵呵,一定是这辈子功德修的不够啊,不想了,不想了,一想起来全是泪啊!

然后,他就看见稳婆子跌跌撞撞地抢了出来,李鱼还当吉祥出了什么事,吓得脸都白了,却听那稳婆子喜极而泣地禀报“公爷,是女孩儿,女孩儿啊!”

李鱼一听都要疯了,原地转了三圈,不敢置信地吩咐“再探!啊不,再去看个清楚,究竟男孩女孩!”

最后,两个稳婆子一起跑出来,斩钉截铁地保证“的的确确是个女孩儿!”李公爷兴奋得差点儿没一蹦窜到房上去。

李家小公主的诞生,可一下子成了全家人的宝贝。不光是李鱼疼她,奶奶、爷爷疼她,娘亲姨娘们疼她,那十三个哥哥也是宠妹宠得不得了,从此他们打架的理由又多了一个,谁打赢了谁陪小妹玩。

永徽五年,因为李鱼屡立战功,把基县经营成了塞上江南,可是又不好这么年轻就封国公甚而异姓王,于是便加恩于他的妻子,又赐下两个诰命,这两个诰命便落在了吉祥和作作身上。

千叶是前朝公主,虽然不能公开这个身份,可也看不上本朝的一个诰命。至于独孤小月,那是独孤阀家的闺女,听说闺女私奔跟了李鱼,独孤阀主可是登门“大闹”过一场的。

奈何这丫头是铁了心跟了李鱼,况且两个人当时早已有了夫妻之实,老独孤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接受了这个事实。既然他接受了,那独孤小月就仍然是独孤阀家的嫡系女儿,这世家女的身份比起诰命,那也是只高不低,不在乎这个。

永徽五年秋天,李家小公主生日那天,听了一个神仙故事后,异想天开地想看大鸟在天上飞。宠女狂魔安能置之不理?于是费尽心机,造出了一台滑翔机,为了哄女儿开心,他也是真够拼了。

“哇!哇!”

李家小公主仰着头儿,站在悬崖边儿上,看着在天上翱翔的爹爹,喜得直拍巴掌。到底是女孩儿文静,她虽欢呼雀跃,也只是惊“哇”几声,她那些哥哥们可是大呼小叫,直吵着叫父亲赶紧下来,他们也想试试了。

“哎哟!”李鱼正驾驶着滑翔机在天上翱翔,突然一阵骤风卷来,滑翔机一歪,直向崖壁上撞去。

“坏了,嘚瑟过劲儿!”

眼看着滑翔机就要挂在悬崖上,吓得李家小公主惊呼一声,“哇”地一下哭了起来“爹爹,爹爹,爹爹要死啦,我要爹爹!”

李鱼的儿子们也是唬得小脸雪白,偏在这时,李鱼和那滑翔机,就在他们的眼前,突然地消失了!那天空中,仿佛从来不曾有过这样一个人,从来不曾有一个人驾驶着一架滑翔机出现在那里!

……

神龙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上阳宫仙居殿,寝宫里面,八十二岁的则天大帝静静地躺在榻上,自从张柬之和崔玄晖等人拥着太子离去,她就再也没有睁开过眼睛。

她听到了张柬之在外堂喝令宫监交出玉玺和虎符的声音,也听见了甲胄的碰撞声,知道那是在她寝殿门口安排了侍卫,但她始终未发一言,事到如今,她还能做什么呢?唯有等待。

她紧闭着眼睛,眼泪从眼角缓缓流出,她便艰难地转过身去,她不想让宫娥们看见她流泪的样子,实际上几名宫娥此刻正蜷缩在角落里为她们自己的命运提心吊胆,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动静。

武则天的心中满是悲凉,这一刻来的太突然了,以致她还没有时间静下心来去反

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男人10处有痣是富贵痣

思自己的一生。江山社稷,皇帝的宝座,她用了数十年时间,杀戮了无数生命,殚精竭虑、穷尽心思,才建立了她的帝国。

创业艰辛啊,毁灭却只需要一晚……

“陛下……”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轻唤,武则天连忙拭去腮边的泪水,冷冷地道“杨帆,你还有脸见朕?”

虽然她已是一个老弱的妇人,但虎死不倒威。武则天凝视着面前雾一般的帷幔,喃喃地道“朕这个皇帝,真的这么失败么?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念念不忘恢复李唐?”

床侧,杨

帆清咳一声,道“陛下,不要伤心了。”

“呵呵……”武则天冷笑,缓缓转过身,凝视着她亲口所封的这位年轻的忠武将军,也是率领千骑营,毁了她的江山的少年将军,忠武啊,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说到底,人家忠的,仍然是李唐,无论她付出多少努力。

武则天淡淡地道“朕没有伤心,伤心有什么用?朕这一辈子都在斗,在家族,入宫后。当皇后、当太后、当皇帝……,无时无刻不在与人斗、与天斗,朕斗了一辈子,最后一仗,却输了,只是遗憾呐!”

杨帆默默地看着她,一言未发。

武则天轻轻吁了口气,又闭上了眼睛“张柬之他们想要的,朕会给的!禅位是么?大家都能落得一个体面,呵呵……,朕明白,你去吧,告诉他们,这份诏书,朕会写的。”

目的已达,杨帆只能喟然一

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男人10处有痣是富贵痣

叹,向武则天这位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最后行了一个臣子礼,缓缓地退了出去。

武则天挣扎着站起来,摸到了放在床头的龙头杖,几个侍女见状,急忙抢上来要扶,武则天只是淡淡地瞟了她们一眼,众宫娥急忙屈膝跪倒,再不敢抬头。

武则天没要人扶,她独自拄着杖,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出寝宫,站在白玉石的扶栏内,眺望着那天下。

一夜的兵变结束了,今天阳光很好,她下意识地眯起了眼睛。人,在将要过完一生的时候,这一生的经历,似乎都会跃现在他的眼前,这是一生的总结、也是生命结束之前的回照。

她低下头,摸索着腕上的一串珠子,那串珠子并不算珍贵,却是她从小的随身之物,那上边还有她幼年时自已在上边刻下的名字“华姑”,歪歪扭扭的,充满了稚气。

则天皇帝突然笑了,普天下所有女人没有经历过的一切,她都经历过了,但是迟暮之年,垂死之际,能够让她心中充满温暖的,却仍是那难忘的童年呐!

从什么时候,她开始热衷于权力了?从什么时候,她开始无情地杀戮了?也许,是这无聊的宫廷、无情的深宫,磨灭了她最后一丝温情与灵性的时候吧。直到此刻,这个掌握过最高的权力,拥有过所有一切的老妇人,才忽然发现,她半生苦苦追求的一切,其实完全没有意义。

如果,人能重活一回,该多好啊!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一切,都不可能再重来了。

她重又抬起头,看向那宫阙,看向那广场,一块块石头平整地堆砌出了庄严与华丽,却总是缺了那么点生动的意味。在她的幻像中,她仿佛又看到了童年,她看到了利州都督府后门外的那一片山坡,看到了那漫山遍野的油菜花,金灿灿地随风翻涌……

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第三章

@@@@

穿【玄幻世界】【族长】,从家族角度去描绘尽量真实的玄幻世界,种灵田、养灵鱼,全面发展各种家族产业,扶植咸鱼长辈成老祖担当保护伞,激励小辈勇闯圣地学宫出人头地。

非热血战斗式玄幻,而是以提升各项家族产业,资金、设施、家仆、家将、族人、客卿、姻亲等元素为主。力图从新鲜的视角去看”老套“的玄幻世界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