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白洁与高校长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 第二章

孟畅的心态,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

他忽然完全不在乎这个月的提成了。

因为他从裴总身上的东西,是无价的!

完整的“裴氏宣传法”,绝不是用几万块钱就能衡量的。

想到这里,孟畅反而轻松了下来,继续看乔老湿视频后半部分的内容。

……

“第二点,我们回到《永堕轮回》这款游戏本身,来讲一讲它与《回头是岸》不同的精神内核。”

“有人说,《永堕轮回》失去了《回头是岸》那种在苦海中挣扎的体验,而且这个复杂的战斗系统让不同玩家群体的体验变得两极分化,导致没了那种味道。”

“我认为,这种现象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是存在的。”

“但我的观点有些不同:我认为,这恰恰是设计者的有意为之,因为《永堕轮回》所要表达的内容,与《回头是岸》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我们先从游戏内容上入手,简单地对比一下《回头是岸》与《永堕轮回》的不同点。”

“《回头是岸》的故事发生在后,是一个已然崩坏的世界,而主角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什么高明的战斗技巧,历尽千辛万苦才杀入无间地狱。”

“《永堕轮回》的故事发生在前,是一个尚未崩坏的世界,而主角是一名武神,他的战斗技巧登峰造极,一路上打败了各种强大的敌人,可谓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一路杀到最后,才意识到自己已经铸成大错。”

“这两个主角的身份,本来就是有明显区别的,怎么能用《回头是岸》的情况来生搬硬套呢?”

“试想,如果武神也像《回头是岸》中的普通人一样在苦海中不断挣扎、不断沉沦,那他何德何能被称为武神?”

“在游戏中,因为玩家水平的不同,扮演的武神也有强弱。”

“但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必然是以官方小说中的武神形象为主,换言之,那些可以在开场就无伤斩杀黑白无常,一路砍瓜切菜般通关的玩家,才算是表现出了武神真正的状态。”

“同样的,《回头是岸》与《永堕轮回》两种不同的战斗系统,也对应了主角的身份。”

“《回头是岸》的主角是普通人,所以他只能笨拙地翻滚躲避敌人的攻击,找准时机再审慎地出手,经历过无数次的死亡和轮回之后,才最终打破这个宿命的轮回。”

“而《永堕轮回》的主角是武神,所以他可以快速地垫步闪身,通过毫厘之差的移动避开致命的攻击,熟练运用多种武器,控制自己的气息,架开对方的攻击,并找到破绽、一击必杀。”

“游戏中的许多细节,也在时刻提醒玩家。”

“比如,武神是用魔剑的力量在合适的地点留下一个个印记,死亡后通过魔剑的力量在此处复活;而《回头是岸》中的主角则是用残缺的佛像。”

“如果细心的玩家会发现,魔剑留下印记的位置,刚好就是这些残缺佛像的位置。”

“再结合游戏中的一些资料,我们不难得知,武神留在路径上的印记在不断地散发魔气,影响着周围的区域。而某位得道高僧为了消除这种影响,雕刻了佛像,镇住了这些魔气。”

“而在许多个轮回之后,这些佛像变得残缺不堪时,又肩负起了《回头是岸》中主角的接引任务。”

“《永堕轮回》和《回头是岸》之间产生交集的地方,比比皆是,这说明《永堕轮回》并不像其他游戏的DLC,仅仅是在原本的游戏内容上多增加了一块,而是直接走了另外一条时间线,与《回头是岸》构成了一个统一的整体,变成了一体两面!”

“所以,有些人想要在《永堕轮回》中找到《回头是岸》的感觉,这是缘木求鱼。”

“《永堕轮回》在打破次元壁方面,与《回头是岸》的原理相同,但面向的人群却不同!”

……

虽然孟畅不太懂游戏,也绝不会到《回头是岸》或者《永堕轮回》这种游戏中受苦,但还是看得津津有味。

他早就听说《回头是岸》有打破次元壁的效果,玩家在游戏中一次次地死亡,对身为主角的普通人感同身受,能够更加贴近、理解那个令人绝望的世界。

但《永堕轮回》又是怎么回事呢?

孟畅赶忙继续往下看。

……

“我在之前的视频中说过,越是菜的人,才越要玩《回头是岸》。因为手残一遍一遍地死亡,才更能体会到主角的绝望和痛苦。”

“如果放弃了,那实际上就达成了‘回头是岸’的结局,你放弃了游戏,而游戏中的主角永远地在苦海中沉沦。”

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 第三章

苏木最头疼的日子还是来了。

每每在春节后,苏家大宅里便会坐了一堆亲戚,苏家父母和亲戚之间的关系都还不错,只是偶尔间年龄大的长辈们也喜欢攀比一下儿女的发展,这也算不得什么,但今年对于苏木来说又多了一个令人讨厌的情况,那就是她每时每刻都得接受来自亲戚间的催婚。

年前,苏叶和上官轩结了婚,这件事超乎了所有亲戚的预料,毕竟苏叶是什么状况,大家都清楚,却没有想到她会在苏木之前结了婚。

理所当然的,苏木这个当姐姐的就在这个节日气氛浓厚的日子里遇到了人生中的最难招架的催婚问题。

“小木呀,以前你是身体不好,结婚的事情就不急了,但现在你的身体已经好了,你妹妹也嫁人了,你也是时候找个对象了。”

这个说话的大妈是谁来着?

苏木想了想,才想起来是她爸爸这边的大姑妈,她勉强一笑,“大姑奶奶,我不急。”

“哪里能不急呢?”这回说话的是苏木的婶婶,“你表妹一毕业就和男朋友结了婚,小木你也毕业两年了,再不考虑结婚的问题,你这年龄就大了。”

苏妈妈听了不仅不帮女儿解围,反而是心中一急,“是啊,小木,爸爸妈妈工作忙,都忘了应该要给你安排相亲,你现在找个好男人结婚可是重要事。”

苏木把求救的目光看向苏爸爸,苏爸爸低头看报纸,装作什么也没听到,坚决不掺和三大姑五大姨的谈话。

“这女人的时间,可和男人的时间比不起。”婶婶啧啧说道:“这男人是像块老腊肉越老越香,可女人的时间一过,那就是人老珠黄了。”

苏木微笑,一句话也不说。

这一次大姑奶奶又开口了,“我认识几个不错的年轻小伙子,小木呀,你看哪一天你有空,我就让你们见……”

大姑奶奶话没说完,门铃就响了。

苏妈妈起身去开门,但见一个穿着休闲装的男人手里拿着一束花还提着礼物站在门口,他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个能感染人心的灿烂笑容,“苏伯母。”

“钟旸,你回国了!”苏妈妈立马笑了出来。

钟旸笑得阳光,“是啊,我特意来给你们拜年。”

苏妈妈又看到钟旸手里的花,别有意味的朝着苏木喊道:“小木,快过来招呼客人!”

苏木头也不回,“招呼什么啊,他又不是第一次来。”

她眼前本还打算说相亲的事情们的亲戚闭上了嘴。

“小木,你这孩子……”

“伯母,没关系,我和小木这么熟了,也不需要招呼。”钟旸自来熟的走进了屋子里,和一屋子的长辈们打了招呼,自然而然的在苏木旁边坐下。

苏木剥了个橘子吃,也不搭理人。

大姑奶奶来回看看苏木与钟旸,“这小伙子是小木的男……”

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白洁与高校长

还没说完,门铃又响了。

刚刚走回来的苏妈妈又去打开门,这回站在门外的,是一个笑得温文尔雅的男人,他一手提着礼品,而引人注目的是,他的另一边的衣袖的袖管是空的。

苏妈妈一愣,“你是?”

“伯母你好,我是小木的朋友温卿。”男人眼角微弯,如沐春风的笑意让人不禁

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白洁与高校长

就对他心生好感,能把他身上最大的瑕疵也忽视了。

这一次苏妈妈还没有喊,苏木已经自觉的走了过来,她还难得露出一个笑容,“温卿,你来怎么也不和我提前说一声?”

“这不是怕被你拒绝吗?”温卿伸出手,“这是礼物。”

“你太客气了!”苏木接过东西随手给了她妈,又道:“外面冷,你快进来坐。”

看着苏木把人拉到沙发上坐下,现在她的坐边坐着笑脸阳光灿烂的钟旸,右边坐着温和谦恭的温卿,大姑大婶们沉默得诡异。

钟旸与温卿笑着互看彼此一眼,对上的视线里有了点火药的味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