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年轻的馊子8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一章

第一卷第1004章狠揍就是了

第1004章狠揍就是了

神器?

仍旧离不开大道根本,任你天花乱坠,我自一击破之,万法归元!

鹰目妖圣,顿时身躯一颤,脸色无比难看,眼中闪过一丝血红,胸口发闷,强忍住伤害余韵。

毕竟,他已经许久未曾祭练曾经的法宝,但神器之强,怎能是一拳可以摧毁的。

然而此妖盯着那一拳,从上面感受到的,每一丝法则波动,都让他心悸惶恐,暴散的道韵里,有至简至真之意,有浩瀚缥缈的意念。

似乎拳罡里爆发的是大道之源,玄阴奥义最为浓郁,还有那么一丝,很复杂晦涩,连自己也无法理解,从无所见!

“吾再问你一遍!”

陆寒语气更冷,对着鹰目妖圣头顶,虚无般的那么一点,在上空千丈高,莫名出现一团黑云,仅有十亩大小。

但剧烈翻滚后,无数乳白符文浮现而出,又迅速向中间汇聚而去,迅疾凝聚成一个磨盘大小的圆球,表面荡漾一层水雾,随时欲滴。

球体颤了颤,对准鹰目妖圣的下方,蓦的裂出一道银色缝隙,朝两边缓缓拉开,变成一只没有感情的大号晶眸。

瞳孔淡金,银光灼灼的眼白,和普通器官并无二致,却给人一种惊心仓惶之感,此刻,更射出一道冰冷无比的神芒。

顷刻间,黑云又转换成五彩,方圆千里内就被彩晕笼罩,但却失去了原本常态,似乎和天道彻底隔绝了,成为个人不成的一片领域。

从外面只能看,尽可用目光衡量,神念失效,但这外面只剩陆寒自己,就连白衣道人也被笼罩在边缘地带,满脸惊疑不定,不敢置信的看了陆寒一眼。

他抬抬双手,发现自己仍能动弹,然而一生磅礴法力,根本无法外泄,只能在体内流转。

但相比之下,鹰目妖圣勃然变色,无比强烈的危机感中,一声厉啸后,浑身顿时燃烧起来,似乎要舍弃肉身,是个心狠决绝之辈。

可惜,燃烧是不可能的,其本元妖火方一亮起,身躯表皮都未枯萎,就诡异的自动熄灭。

“证明?这金仙如此难缠?好不寻常!”

此妖更加感到不妙,他还想动作,但不得不抬头看去,因为警兆就是来自头顶,任由自己法力通天,想动用秘法瞬移,也终究晚了。

噗!

巨眼的神芒,一接触鹰眼妖圣,立即将其照耀的如同透明,接着就如同隔空摄取那般,将其体内的元神,无视肉身,快速拉了出来。

“该死的混账,你这是什么神通?要做什么?啾啊——!”

砰!

此妖元神,开始强烈挣扎,惊骇欲绝的大骂,身躯一鼓一涨,空间莫名跟着发生收缩。渺小元神体表,立即亮起一层妖异且无法揣测的深绿色强芒,似乎动用了最大底牌,欲要舍身逃命。

但元神附近,一根彩色虚幻手指探出,恰到好处的点在了元神头部,深绿色强芒立即黯淡下去,施法被打断,惨嚎中陷入半昏迷状态。

紧接着,那只巨眼眨了几下,瞳孔流露出一股朦胧、柔和、仁慈,附带召唤、怜悯以及威严之意,似乎神祗降临,欲要教化万民。

鹰目妖圣的元神,没过片刻就张了张嘴,附近霞光立即翻涌起来,让里面一切彻底朦胧模糊,不知发生了什么。

一盏茶时间左右,白衣道人还在因为自己居然进退不能,尴尬和惊惧中煎熬,忽然感觉身躯一轻,天地间终于恢复正常,宛若煎熬了千年,导致其后背渗出汗珠。

彩云巨眼消失,鹰目妖圣的元神也诡异不见,黯淡的苍穹十分冷清,只剩一具虎头熊身的肉躯被定格在那里。

“他归你了,去帮助那个黑须的家伙,尽量速战速决。”

“额……好!多谢援手!”

白衣老道怔了怔,语气僵硬的回应,一脸发懵的目视陆寒化为流光,改了个方向,消失在茫茫寰宇。

‘堂堂妖圣,就这么被弄死了?如此简单?如此豪横?’

‘这位还是金仙吗?他方才展现的道,咱只能揣度六成,匪夷所思啊,怕不是大罗的化身,啧!’

原地发呆好久,白衣老道才苦笑摇头,眼眸中闪过一丝明悟的精光,猛地挺直胸膛,发出一声长啸。

“嗷——呜!”

同一时间的隆阳城,层层大阵全力开启,修士如云如雨,气氛紧张到爆棚,一个个无比严肃。

城池空荡荡的,凡人被转移了足有六七成,只剩老弱病残,已经来不及安置。

数十万修士,一队队重叠在各个方向,盯着外面严阵以待,神色中藏着惶恐,双眼瞪圆了看着外面。

天际尽头,浩浩荡荡,无穷无尽的妖族军团,正在将这里包围,地面嗡嗡颤抖,一片广袤的妖绿色云气,劈天盖地向自己压来。

地面上,巨大身躯的妖兽,每一步都跨越几十丈,身高和粗壮程度,都完全碾压大楼巨塔。

小的也堪比猛虎血狮,利爪锋芒毕露,獠牙沾满垂涎的黏液,吼叫声真人耳膜,六角形的战鼓在军团中间,咚咚咚不断震颤。

万千旗帜带着凶狞图案,遮蔽四方视野,一只只妖仙腾云驾雾,隐匿在妖云之间,强大气息滚滚汇聚,密密麻麻的妖禽环绕隆阳城转圈,纷纷示威尖叫。

从万里苍穹俯瞰,一座湛蓝波纹笼罩的巨城,被妖绿色围在中间,双方剑拔弩张,一张大战随时打响。

因为战线太长,赤恒仙域不堪重负,大部分修士都被派往外面,拦截妖族的强横脚步。

本仙域六成的修士都已经参战,其他仙域的援军还在路上,纵然是隆阳城,也仅保留了较低的战力。

隆姓世家弟子,各个满脸苦涩,他们早已被告知,这里要在不久后,被彻底废弃,堂堂九大家之一,很快将沦为游动部落,根基不保。

但作为赤恒仙域的一个标志,拥有近百万年浑厚底蕴,历经无数资源打造的这座巨城,将要让妖族血流成河,用尸山骨海来补偿巨大损失。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二章

在这一路上,大概是感谢孟章的救命之恩,也有意结交他这样的阳神修士。

罗家兄弟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了许多,将这里的大致情况,都向孟章做了一个简单的介绍。

两兄弟嘴快,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一大堆。

听说了这里存在的隐患,孟章有几分犹疑。

迎着孟章的目光,银壶老人笑骂了两兄弟一句,然后对孟章说道:“你不要听他们两兄弟胡说八道,只要天雷上尊他老人家在这里坐镇,万妖界那群妖孽根本就不足为惧。”

“你是没有见过天雷上尊,不知道他老人家有多么的神通广大。”

“就连钧尘界那些圣地宗门,在很多时候都要让他老人家三分。”

不知道银壶老人是真的对天雷上尊充满了信心,还是故意安慰孟章。

担山客也告诉孟章,天雷上尊战绩赫赫,从来未曾有过败绩。

就算没有钧尘界的支持,这边的局势也绝对能够维持下去。

对于孟章来说,既然都已经来到这里了,那就只有既来之则安之,难道还能扭头回去不成。

说话之间,担山客就领着大家降落到了那座巨大的浮空大陆之上。

他们刚刚落地不久,一名白发老者就从远处飞了过来。

这名老者叫做魏煦真君,原本是跟随天雷上尊多年的老仆。

多年来,他一直跟在天雷上尊身边,为其打理各种琐事。

在这处战场之上,他是负责各项事务的总管。

他虽然只有元神后期的修为,可是别说同样的元神修士,就连返虚大能都要敬他三分。

魏煦真君早就看见担山客领着人过来,赶紧过来和他见礼。

担山客将孟章扔给为魏煦真君,就和银壶老人一起离开了。

他们应该是去拜见天雷上尊。

银壶老人虽然看好孟章,可却不会贸然将他带过去。

接下来,魏煦真君就向孟章介绍这里的大致情况。

因为有着罗家兄弟在一旁,魏煦真君省了不少的功夫。

他递给孟章一块玉佩,要他随时带在身上。

这块玉佩这里所有的修士都有,可以用于识别敌我。

天雷上尊发布重要命令的时候,往往也会在玉佩之上显示。

在击杀敌人之后,玉佩也会自动记录,作为战后评断战功的依据。

大部分修士,都在这块巨大的虚空大陆上面开辟洞府,作为临时居所。

当然,如果实在不想呆在这块浮空大陆上面,也是个人的自由。

只不过,距离太远的话,如果遭到万妖界妖王的攻击,就未必来得及得到救援了。

每隔一段时间,这里的修士就会组织起来,和万妖界的妖族们进行正面会战。

在战争的间隙时间里面,天雷上尊对于各位修士没有强制要求,大家的行动都比较自由。

各位修士可以留在这里,老老实实的呆在洞府之中。

这样最为安全,最为轻松,收获也是最小。

大家也可以组织起来,进入陨石带之中,搜寻各种资源。

有胆量参与这种战事的修士,多多少少都有点冒险精神。

富贵险中求,为了获取更多的资源,许多人都不怕冒险。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三章

杨间当着王察灵的面十分强势的要求日后取走那座摆钟。

作为目前已知唯一可以重启的灵异物品,王家古宅的那座摆钟价值之大不言而喻,如果不是摆钟不处于现实的世界之中只怕早就被以前的驭鬼者给取走了,根本轮不到后来踏入灵异圈的杨间。

“杨队,你这个要求过于苛刻了。”王察灵此刻脸色沉了下来。

古宅内最大的价值就在那座摆钟,要是被杨间拿走了,那么他取回古宅的意义就失去了一大半。

杨间说道:“你觉得命重要要是那座摆钟重要?”

“和我交手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总部那关你过不去。”王察灵说道。

杨间声音冷淡道:“一个死了的队长,和一个活着的队长,你觉得总部会偏向于哪方?你是聪明人,很多话不需要我来解释,你自己心里有数。”

“你就不怕我现在就在这里把你干掉?”王察灵阴沉着脸,似乎被杨间的态度给激怒了。

“你做的到的话就试试看。”

杨间目光平淡,没有任何的波动:“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还不算是驭鬼者,只是一个普通人,所以你的身边一直徘徊着两只恐怖的厉鬼,那两只厉鬼保护了你的生命安全,让你有了和队长抗衡的资本。”

“普通人太过脆弱了,我想要弄死简直不要太简单,一个名字,一张照片,一个电话......或许都能成为某种灵异的媒介,你觉得自己挡得住么?”

王察灵神色一凛。

他当然知道某些灵异是通过媒介杀人的,无解而又恐怖,普通人面对这些东西甚至连面都没有见到,就莫名的离奇死亡了。

只有成为驭鬼者,自身遭受灵异的侵蚀,才能避免被媒介触发。

但驭鬼者有厉鬼复苏的风险,王察灵不是没有条件成为驭鬼者,只是不想走上那条路而已。

作为普通人的他,无病无灾的情况之下可以活到七八十岁不成问题,而目前为止所有的驭鬼者都做不到这点,这是他最大的优势,他不想放弃这个优势走上一条短命的不归路。

“摆钟你拿走了的话古宅失控,大东市会完蛋。”王察灵做出了退让,他态度不再强硬了。

杨间道:“拿走之前我会重设时间,将厉鬼放到一个谁也不知道的时间段。”

“没用的,只要摆钟离开了古宅那么灵异早晚会侵蚀到现实的世界中来,仅仅靠摆钟一次校时,是无法长久保持效果,必须一直让摆钟不停的进行间歇性的重启才行,这是我王家设计的平衡,不能被打破。”王察灵说道。

杨间说道;“既然如此,那么你王家的古宅,我接管了。”

“......”王察灵语塞。

杨间的强势超过了他的预计,他以为这样这样让杨间放弃取走摆钟的想法,没想到他更加的得寸进尺,连真栋古宅都要掌控。

“夺别人的祖宅,是否过分了一些?”王察灵微微呼了口气,盯着杨间,恨不得有种撕破脸的想法。

“你守不住这地方,我帮你守,这怎么能叫夺?要是你觉得吃亏的话可以开个价,我市场价收购,左右不过是几亩地罢了。”杨间说道。

王察灵嘴角一抽,看这样子,杨间是真打算强买强卖了。

“话就到此为止了,我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和你讨论,不然还以为我真的干不掉你一样。”杨间不再给他讨价还价的余地,直接将这件事情敲定。

他就吃准了王察灵这种谨慎又余,魄力不足的性格。

丢了一栋古宅虽然损失很大,但是和自己开展说不定连命都要丢了。

孰轻孰重,心中肯定有数。

王察灵深深的看了一眼杨间,脸色很难看,因为他出道到现在第一次受到了这样的羞辱。

“这个杨间是打定主意觉得我不会撕破脸么?如果现在我在这里和他真的动起手来了的话是否会有一些胜算?”

他心中在思考,也在犹豫。

似乎响应了他的想法,在王察灵的身后那两个苍老,满脸周围,死气沉沉的诡异老人再次浮现了出来。

杨间见此,脸色平静,只是手中紧握的那根发裂的金色长枪微微往前倾斜了少许。

这似乎是要动手的征兆。

“没有胜算,他手里有棺材钉,一瞬间就能钉死我身边的一只鬼......而且这个杨间已经做好了杀死我的准备,他并不是危言耸听。”王察灵谨慎的试探了一下,想看看杨间的态度和反应。

但结果很悲观。

这个时候真动起手来的话,自己必死无疑,毫无胜算。

“我要开始善后了,以后我们想来还有合作的机会。”

他扯开了这个话题,留下了这么一句话后便带着身后那两只恐怖的厉鬼转身离开了。

既然打不过,古宅又保不住,那就不能再激化矛盾,无意义的得罪别人了,干脆服软,说不定以后还有交集的机会。

“最后还想试探我么?”杨间面无表情。

这次交锋,他赢了。

王家古宅从此后归他掌控。

尽管王察灵再怎么不甘心,只要他没有和杨间交手的胆量和勇气,那么就一定是输家。

“不过这个王察灵,哪天要是真的成为了驭鬼者,再带着王家一代,二代四只厉鬼出动,我,或许不是对手。”杨间心中暗道。

“可惜,他永远不可能走出这一步,这就是人和人之间的不同。”

说实话,他也很羡慕王察灵。

身为一个普通人,操控了四只厉鬼,这放在一年前的话王察灵在灵异圈内足以排到全球前十,真正顶尖之中的顶尖。

要知道一年前的杨间还在为鬼眼复苏的事情而头疼,连鬼域都没办法自由使用。

“小杨啊,你这样可不对,好端端的干嘛又得罪一个队长,你嫌自己死的不够快么?别人身边全是鬼,一个人就是一个队,万一哪天他找你来打架了,你打不过怎么办?毕竟熊爹我可不是什么时候都在你身边照顾你的。”

此刻,熊文文不知道又从哪冒了出来,他叹了口气,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说道。

周围没有了敌人,他又嚣张了起来。

“我觉得你早晚得挨揍。”杨间看着他,非常认真的说道。

熊文文说道:“胡说,我可是一个乖孩子,从来不和别人打架,怎么会挨揍。”

“因为你嘴巴太臭了。”杨间说道。

“我哪里嘴巴臭了,我很有礼貌的好不好,碰见人一般都会打招呼。”熊文文理直气壮,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

杨间懒得和他争论这个问题。

他的目光停留在不远处王家的那栋古宅上。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年轻的馊子8

陈桥羊虽然跑了,但是这里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李军在里面失踪了,之前李阳也在里面失踪了,如今摆钟校时虽然打断了,但到底还是祸被陈桥羊重启了,如今古宅内想来非常的不安全,只怕徘徊在里面的厉鬼不在少数。

王察灵这个时候正在处理,不过以他的效率估计得花上很长的一段时间。

“嗯?”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不远处的古宅此刻突然被点燃了似的,汹汹大火燃烧了起来,只是那种火光很诡异,没有温度,呈现一种阴森的绿色,透露出阴冷的气息。

“李军的鬼火?李军是还活着,还是说已经死了,所以鬼火失控复苏了?”杨间皱了皱眉。

他鬼眼视线被影响,无法窥视古宅内的情况,只能猜测。

然而很快。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年轻的馊子8

让他感到匪夷所思的是,这阴森的鬼火之中,浮现出了一座死气沉沉,笼罩在昏暗世界之中的大厦。

大厦似乎和古宅重叠了,但却又彼此没有影响。

这是鬼域的重叠。

“平安大厦?那是朋友圈的总部。”杨间立刻认出了那栋大厦,他甚至还看到了大厦的最顶层几楼被毁坏了。

那是他以前和朋友圈的方世明交手造成的。

“不,那不是平安大厦,那是鬼画的世界。”

他鬼眼似乎受到了某种灵异的干扰,竟忍不住要闭起来了,无法直视。

杨间脸色微动,立马就意识到了鬼火之中那片昏暗的世界到底是什么东西。

到现在为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