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第一章

几个小时后。

江凡终于醒过来。

睁开眼睛,就看到江萱坐在一边,抱着他的手,趴在床边,睡着了。

江凡是真的睡着了,可没有装晕。

反正都是给医生治疗伤口的,他就直接睡过去休息了。

江凡轻轻的摸着江萱的脑袋,满脸的宠溺和心疼。

他身上多几处伤口没什么事,疼痛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只是,看到江萱受到的那种心理和精神上的折磨,比史大凡在他身上划几刀还要难受。

江萱身子微微抖了一下,迷糊的睁开眼睛,就看到江凡正温柔的看着她。

“哥哥!你醒啦!我去叫医生!”

江萱欣喜的站起来,却是被江凡拉了回来,“不用叫,我没事,都是外伤。史大凡下手有分寸,打的都是肌肉,割的烫的都是表层皮肉而已,养几天就好了。”

想到江凡的伤口,江萱一双眼睛,又是红了,“哥,你干嘛要这么傻,非要用这种方法来测试我?”

“都是特种兵了,还动不动就哭鼻子,要是让你的战友看到了,还不得笑话你。”

江凡宠溺的摸了摸江萱那红肿的眼睛,心疼道:“血泪都流出来了,找医生给你看了吗?”

“上了药了,医生说半个月内,不要再激动伤心,就能好了。”江萱说道。

“那就好。”

江凡轻声道:“你不怪哥哥骗你了?”

江萱摇了摇头,抱着江凡的手背放在自己的小脸上:“一开始是怪的。怪你为什么要为了我用这种方式来折磨自己。你明明知道我会很心疼,可你还要这么做。你就不怕把我逼疯了吗?”

“怕。”

江凡道:“但我也怕你不够强大,怕你上战场。”

“哥,你就这么不想我当特种兵吗?”江萱问道。

“那你想我当特种兵吗?”

江凡反问。

江萱沉默了。

她当然不想。

谁想看到亲人每天处于那种极端的战争危险之中啊。

“所以啊,我怎么会想你来当特种兵呢?”

江凡摸着江萱的脑袋道:“报效祖国,我们家,一个人就够了。我不想你也卷进这种危险漩涡之中。哥哥走上这条路,经历了很多,知道这是一条充满危险,只能前进不能退的路!”

“当然,如果你自己心里,是真的喜欢这个职业,哥哥也会全力支持你。只是,支持的方式,就是像之前那样,我会通过各种方法来磨砺你,让你变得更加强大。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理或者精神上的。”

“特种兵是职业化的,一旦你走上来,就得时刻扛起枪去拼命。如果你不能做到真的是为这个国家和人民而奋斗,做不到把军人的使命和担当看得比一切都高,只是为了想要离我近一点的话,那就不配穿上狼牙的军装!”

“之前就是因为我不能确认,所以才要通过这种方式来测试你。当你向我开枪,想要杀死我,维护国家和部队的利益的时候,我就知道,你骨子里,已经是一名特种兵了。”

江萱闻言,顿时一阵脸红,“哥,你没怪我开枪打你吧?”

江凡笑道:“傻瓜,我怎么会怪你。你要是不打死我,我才怪你呢。咱们都是军人,身不由已。在大是大非面前,在国家利益面前,我们的生命,都是微不足道的。换做是我,也会这么做。”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第二章

第718章龙小云的求救消息

“我觉得这边挺好的,气候很适合货物的生长,之前那些工厂温度太高,不行啊!”

“这些我知道,但是安全起见,越来越多的人知道雪怪的事,反而会有大胆者前来探险或者其他专业人士来的话,后面暴露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对的,还是不要在一个地方停留时间太长,毕竟我们做的这些东西如果被抓到,结局就是一颗子弹。”

“行了,你不要说这些丧气的话,现在先回山洞,把剩下的货赶出来送出去,陈老板,那边已经催得很了!”

几个人才刚刚进入山洞,没想到旁边突然跳出人来,电筒被何晨光一脚踢飞,山洞里没有月光黑漆漆的,秦渊他们有夜视仪这群人的动作,看的一清二楚,一瞬间就把这几个人制服。

原来这是一个制毒窝点,不过这群人是小娄娄,真正的老大是那个陈老板,这几个人本来也是吸毒人员,之前在城中村里有过一个制毒窝点,不过被警方端了。

陈老板,才找到这几个尹瘾君子,让他们在这雪山里面制毒,这种新式毒品的要求非常高,对温度也有极大的要求,之前他们在其他的地方都失败了,这个雪山是最合适的,陈老板这次要了30公斤的货,他们今晚来做,然后明天早上送给陈老板交易。

秦渊他们打算顺着着这群小喽喽抓到后面的老大,大家把这几个人带到山下的营地,坐在火边,大家身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上渐渐暖和起来,等到天亮的时候,押着这几个人,先去找陈老板。

这伙人的汽车在山下,那个陈老板每次交易都特别谨慎,这次交易的地点选在了游乐场,非常狡猾,不直接接触,让他们把货物放在黄色的方形摩天轮里。

秦渊他们换了一套便装跟着那几个人一起进到游乐场,因为现在是早上,工作人员还在试调摩天轮,情愿他们把用石头冒充的货物丢进黄色的摩天轮里。

静静等待着猎物上钩,过了一会,一个穿着工作服的男人靠近那个摩天轮,你让他们一瞬间冲了上去,控制住那个男人,没想到此刻竟然还有其他便衣警察也跑了出来。

后面才知道,警方已经盯这个制毒团伙很久,只是找不到他们的制毒老巢,不过得到内线消息,今天他们会在这里交易,所以就在这里设下了埋伏。

没想到会刚好遇到秦渊他们,就这样秦渊他们本来到雪山游玩加训练,却意外帮助警方破获了一起制毒贩毒大案。

回到军区高世巍没有提他们抓捕制毒集团的事,反而看着警方写来的认罪报告,手轻轻的扣着桌子,大家有些不明所以,秦渊主动开口说:“高队,我们这次可是给你长脸了,你不打算奖励点东西给我们?”

“奖励嘛肯定是要有的,毕竟我们的几位大英雄穿着区里最好的装备是去那边游山玩水,然后顺手收拾了那帮人!”

秦渊听到这句话,顿时觉得有些不妙“那个什么高队啊,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奖励什么的,我们不要了,我们先下去了,不耽误您工作了。”

“别呀,我可是要好好奖励我们的大英雄,这样吧,就穿着你们雪山的那身新装备,绕着军区负重30公里吧!”

“可是,高队,现在外面怕是有二十度。”

“哦,看来你们对这个奖励不满意,那就再加五公里吧!”

秦渊马上明白了,大声喊道:“红细胞小组听命全体都有向右转跑步走!”现在赶紧逃离吧,要不然不知道这个老变态,又会想出什么花样来整他们。

外面的士兵更是议论纷纷,这大热天的,红细胞小组怎么穿着冬天的雪地服在太阳下负重跑。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估计是高队在炫耀新的装备,毕竟这个装备只有他们红细胞小组才特批使用。”

秦渊此时一脸黑线,其实自己真的是去训练的,这下还解释不通了,这大热天的,不一会儿人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高世巍走了过来拿出个喇叭“怎么样?我的各位精英们,这批装备好用吧?”

在高世巍亲自监督的训练了几天,大家巴不得赶紧有任务,这个时候秦渊接到了一条短信,正是龙小云发来的。

“小毛国,法式风情地下葡萄酒庄,云,急!”

秦渊看这短信模式确实是龙小云,可是不管秦渊怎么回复,龙小云那边都没有再发消息过来,打电话过去已经关机了。

赶紧找到高世巍想要去找龙小云,高世巍背着手想了一会“情缘我可以批准你,但是你只能一个人去小毛国那边对我国敌意比较重,因为龙小云要找的人就在小毛国和d国的边境交界三不管地带。”

秦渊本来就有这种打算,带着其他人,人太多,反而不方便行动,自己一个人,还有系统在倒是一点也不担心,只是现在非常担心龙小云,毕竟他这个人非常要强,不是到了紧急关头,不会向自己求救的。

事不宜迟高世巍便同意让秦渊单独前往,看着秦渊离开的背影小声说:“请愿你可一定要平安回来,如果能把龙小云带回来,那更好。”

秦渊换上了便装,到了龙小云短信上的指定地址,这个地下葡萄酒庄很奇怪,外面看着破破烂烂,里面的建筑却装修的非常华丽,酒庄里面有不少工作人员,正在给红酒检查年份添加日期。

秦渊趴在墙上看了一圈,都没有找到龙小云,难道她在那栋建筑里面,秦渊悄悄的跨过围墙,绕过那些工作人员,直接进入了那栋建筑。

秦渊脚刚刚落地,就听到了一阵“呼哧呼哧”的喘气声,转头看去,竟然是一只德国牧羊犬歪着头看着他,接着一阵脚步声传来,旁边又来了一只,这一只明显比上一只聪明,看出了秦渊是个侵入者,直接冲着秦渊扑来。

秦渊冲着那德国牧羊犬一咧嘴,身上散发出无尽的杀意,那牧羊犬竟然吓得一哆嗦,停止了扑咬的动作,一时间有些不敢上前,但是还是保持警惕的动作,看得出它虽然害怕,不过还是敢冲上来扑咬秦渊。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第三章

康柏新出台的征税政策规定,凡是蓄养一名奴隶的奴隶主,所交的税必须增加一成,作为国家补偿奴隶的专款。一旦蓄养十名奴隶,这税款就得翻倍,蓄养百人的,还得再翻一番。

这样的重税打击,对奴隶主们的伤害确实很大。

刚开始的时候,一次税款的负担还感觉不出来多少压力,但时间一久,就会发觉多交这么重的税,他们还不如直接雇用平民呢。当即就有奴隶主又出来反对,好在那是通过正常议会程序颁行的法律,奴隶主人的抗争,并没有当即产生效果,令很多奴隶主不得不忍痛主动将奴隶解放,以自由民的形式再雇用,从而减少税负。

一时之间,很多人都以为,这种被称为《自由民就业权益保护税》的特别税法,真能消灭了合众国的奴隶制度呢。

无奈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些奴隶主和弗吉尼亚等地方政府,立刻联合行动,给这些奴隶改换名称,甚至由地方政府进行退税等等,通过各种手段,继续维护奴隶主们的利益。特别税取得没多少成果,就被几个主要蓄奴州,所悄然屏蔽。

和奴隶主、奴隶制度的斗争,那是可以预见的漫长。

康柏并没有因此收手,很快出动新的政策,对这些奴隶主的阳奉阴违进行打击。而奴隶主们除了没有直接动手叛乱,也是尽一切手段的和政府对抗。

在国家持续不断的变化中,时间很快就到了一七九一年,康柏的第一个任期结束,美国即将迎来第四次总统选举。

对于这次选举能不能获得胜利,康柏和合众国大多数人,都没有疑问。

这次选举,康柏都没怎么特别出去拉票造势,仅仅是凭借着显赫的政绩,还有强大的共和党背后支持。就已经可以稳拿新一次选举的果实了。

在过去的四年中,新生合众国实力的增加,国民生活水平的改善。那是有目共睹地。

仅仅从字面上看,新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出来的国民生产总值,就在一七八七年第一次统计时的基础上,翻了将近一番。而国民地财富。增加最明显的,就是人均耕地超过百英亩。随着路易斯安那所在的中西部地区被开发,不仅人均耕地剧增,畜牧业也快速发展,人均拥有羊五头,牛三头,马也超过一匹。

就算是在两年前改选为参议员的麦迪逊,也对康柏地这番政绩。表示最大程度的赞赏。当然,他并没有忘记,把一部分功劳揽到自己身上。

只是这一次选举。除了已经完全暗弱的联邦党,还有南方奴隶主组建的自由党。特地组织候选人参加竞选外,最大的在野势力民主党,并没有推举自己的候选人参加竞选。

有人说,是因为杰弗逊连续两次参加竞选失败,不愿意再继续。也有人说,是民主党认清了形势,才不愿意白白浪费精力,去参加一场毫无胜利希望的选举。

作为总统的康柏。对于联邦党和新出现地自由党。并没有放在心上。他们不管怎么折腾,都不可能在十年之内。对自己与共和党产生威胁。至于十年后的事情,那就不是自己现在所能左右或者预测的了。

反倒是对于杰弗逊和民主党地想法,他看得很清楚,也非常重视。

自从美国建立以来,一直是由共和党在执政,很多势力都对共和党长期享有执政的利益,而产生了不满,并且积怨也越来越多。现在因为自己正在势头,而且政绩也确实不错,在自己执掌权力还没有退位地情况下,他们既不敢和自己作对,也不敢舍弃自己贸然选择一位不清楚底细的总统人选。

但这种不满和积怨,还是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地积累。

康柏相信,等到自己的任期结束,共和党推举其他新候选人时,只要民主党强势推出自己的候选人,那在两个同样陌生的候选人前,很多势力,很可能会希望选择一个新的面孔,换一种执政方式。

所以在顺利当选第四届总统之后,康柏并没有高兴的忘乎所以,而是决定,以后有些事情,还是该让门罗出面,多来争取一点人面和政绩,以换取影响力。只要权力和影响力足够了,难道还用在乎那些积累在心中最阴暗角落地一点点嫉妒么。

在这新地四年任期中,也并没有特别新的大事可以做。

康柏对自己地当选很有信心,在之前的四年,就已经开始各种长远的规划,当然不用再慢慢的提出新计划。

在他的八年任期之内,可以被后人传唱的政绩,那是数都数不清,但真正最主要的政绩,却还是在几点。

军事上的最大功绩,就是在八年之中,组建了北美第一舰队。

这只全新舰队的军舰,全部都是蒙覆了一寸厚铁甲的新式蒸汽战舰。以它整整十艘的数量,只要动力煤供应不受影响,完全可以直接去欧洲海岸,和英国的任何一支强大分舰队较量一番。

当然,现实是受制于技术,还有燃煤的需求,这支实力已经非常强大的舰队,只能在北美近海附近,进行最积极的防御作战。

而现在合众国的近海防御力量,在康柏积极要求保证大陆安全的前提下,进行的非常顺畅。在地雷被初步制造出来后,触碰式水雷也被大批量制造。之前海战之中,就已经有大桶火药漂流,依靠撞击产生火花引爆的土水雷,现在合众国的科学家们,却是真正制造出了固定河底,只要舰船底部大力触碰,就会直接引爆的触碰式水雷。

有了这两样利器,康柏相信绝对可以依靠它们固守海疆。至少不会在自己的任期内,出现总统官邸被英军烧毁的情况。

陆军上的进展,相对来说就要慢很多了,虽然康柏心中有很多武器概念,但不管是坦克还是飞机。在技术难度上,还是太大了一点。

无动力滑翔机在康柏的支持下,早就已经被发明出来了。但这种只能作为飞行爱好者玩具的东西,实战应用的可能基本没有。所以这方面的成就,主要还是体现在各种知识和相关经验地积累上,并没有多少实质性的突破。更别说可以使用的成果了。

唯一可行地未来百年陆战武器研究,就是装甲火车了。

可惜在北美大陆上,美国陆军基本不需要这样高水准的武器,而想让装甲火车远渡重洋,却又显然不可能。

所以在这么几年的改革中,美国陆军只是获得了一套更好的单兵装具,让各种单兵物品,能够更加高效便捷地被携带和使用。至于其他的装备改进,除了常规的增加部分火炮和步枪外,则基本没有大的变革。

不过在持续已久的手摇机关枪研制上。到是已经有了成果。依靠手摇动力撞击发射子弹的机关枪,已经被制造出来。只是现在的射击速度并不理想。性价比完全没有实用意义。购买一挺这类机枪所花的钱,以及它产生地杀伤力,还不如多花钱雇用几个步枪手呢。所以康柏要求研究单位继续研制射速更高,威力更大的机关枪,等有实战意义了,再装备部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