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晚上激烈欢爱h:甜1V1高HHH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整晚上激烈欢爱h 第一章

第449章没有放手的意思

邩看着这焰宫殿的风景,有些比八方正宫还要稀奇好看,直到有人提醒他宴席快开始了,他才随着这些主上近身一起去赴宴。

今日的吃食的确很丰盛,焰太了解他们挑食的程度,所以都是请纳兰宫殿的厨子和八方正宫的厨子来做的。

邩却迟迟没有动筷子,他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的脸,所以迟迟不肯拉下头巾和面纱,燏干脆拉上他的手为他渡足够的灵力,才松开手笑道:“二哥,吃饭。”

邩这才乖乖摘下这一层一层的遮挡物,拿起筷子和他们一起吃。

焰也是一直在给恋夹吃的,燏看着他们俩这个样子,实在是有些羡慕啊!

邩为她夹菜却看着她一直在盯着别人那边看,下意识觉得她在盯着恋,恋的年纪比自己都大,长相却如此惊艳,也难怪自家妹妹目不转睛的看着。

“燏儿,吃菜。”邩故意用声音提醒着她,燏这才收回神儿来,笑着吃邩夹给自己的菜,眼睛也变成柳绿色。

焰和恋在焰的幼时就已经私定终身,当时燏更喜欢头上带角的龙翼,如果不是龙凰守护族和神龙族不通婚,他们可能也会是一对儿。

但她和恋焰都是好朋友,自然不会有半分逾越,且这个关系大家都心知肚明,燏只有故意欺负焰的时候才会故意说恋如何如何好,所以他们自然不会有什么误会。

邩看着她吃饭时眼睛都变成柳绿色,心中很是不开心,却连忙低头吃饭来掩饰,恋和焰好像都看出邩的不对劲儿来。

焰故意碰了一下恋,恋心下会意的凑近燏,为燏和自己的杯子中各倒上一杯茶,毕竟燏已经戒酒很久了。

“沫儿,你当初为帮师叔自降辈分,师叔还没感谢你,不如师叔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恋说到底都是山上的师叔和纳兰的师公,所以燏自然不能拒绝“恋师叔,客气了。”

两人先是碰杯后是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恋曾当过那么久的纳兰掌门,自然是对男女之事了如指掌的。

整晚上激烈欢爱h 第二章

三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颜含玉每天面对医理药草虽说枯燥乏味,但学无止境,孙家又有精通各种医学的能人,从蛊到巫,皆通医门,孙家门徒皆有通晓之人,这一趟关中之行实在是惊喜。总之她又学到了许多。

京城里的事断断续续传来,各地赈灾,又有贪官污吏被贬,各地大小官员调整,朝堂之上在无形之间进行了一番大洗牌。

雍熙三年,元月二十九,太宗帝崩于万岁殿,国丧。

皇太子赵昶继位,改年号景德。

新帝登基,大赦天下,并复封先帝皇长子赵佐爵位,请回京城。

新的一年春来临,雷声阵阵,春潮带雨,万物复苏。

颜含玉马不停蹄回京,同行的还有她师父孙呈。

“阿容!”

中途歇脚,正准备下马车的颜含玉只觉突然锥心的疼痛,整个人往下坠去。

等她醒来时,对上师父担忧的神色。

因为她的身体,这次回京一路走走停停,也不知歇了多少次。

她自己也觉得莫名,与上一世一样她心口时不时会疼一下,可却没有上一世的弱症,上一世她连榻都下不了,疼得时候人虚弱的整日卧床,现在只是偶尔心跳加速,心慌气短,严重时突然昏厥,但休息一阵身体就会恢复如常。

孙家门徒看出她是中了蛊,却无法帮她解蛊。蛊毒在中原无人能解,只有去苗疆才有机会。

孙呈担心的就是她中的蛊毒,他善用银针治病,不善蛊,对此无能无力。

蛊毒始于蜀地,传于苗疆,在南蛮使用的人更多。

中原之地禁蛊,更不得使用巫术,所以甚少有人把蛊带到中原,巫术更是早已灭绝,一旦发现有人以蛊毒和巫术害人,情况严重者重则满门抄斩,轻则就地处死。

颜含玉想到那人给她喂的丹药,她早知那不是好东西,只想着她有利用价值那人根本不会轻易杀她,却根本没料到是蛊,只是当初为了离开,不得不受制于人。

事已成定局,颜含玉就算想太多也没用,只得暂时放下这件事。

快到京城的时候,路上遇上赵佐,便结伴而行。

先帝驾崩,赵佐身为人子自然要回京奔丧。颜含玉见他神色抑郁,但精神状态平稳,也放下心来。

回到京城正是桃花争相开放的时候,因是国丧期间,满城素白,连一朵艳丽的花色都没有。

还未进城,久违谋面的赵峰已经等在城门口接应。

颜含玉看他好好的站在跟前,面露喜色。

但赵峰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又面色凝重,“殿下出事了。”

因长生丹,唐纵受江湖人追捕,唐纵无路可逃,来到京城。

赵贤得知他的行踪,派兵围攻唐纵,意欲杀之后快。唐纵威胁,他死颜含玉必死无疑,他给她下了同命蛊。赵贤虽疑,但又不能拿颜含玉的命开玩笑,便囚了唐纵在府邸。

哪知当晚赵贤突然晕倒在唐纵跟前,宫中太医都无从下手诊断。

“怎么回事?太医怎么说?”

“呼吸近无,脉象不稳,形同活死人,已经两日。”

情况如此危及,颜含玉心下大惊,匆匆赶回去,回去的路上一直心绪不宁,一直到王府,刚踏进大门就听殿下醒了。

颜含玉脚下生风,欢喜的跑进内院。

桃花树下,一身青白长袍的身影站着,身姿挺立。他折了一枝桃花,似是在细赏。

“小玉儿回来啦?”熟悉的面孔,熟悉的声音,却是完全不同的语气。

颜含玉的笑意僵在唇边,怔怔的站在原地。

那双眼恢复了,血色褪尽,一双眼瞳眸光流转,灿若星辰。

“殿下,您的眼睛能看见了?”被叫的人看过来,朝他清冷一笑,赵峰被那眼神看的一个激灵。

她脑子里瞬间想到巫族的移魂术,移魂替魂,还是这个人却换了另一个灵魂。

赵贤曾说过,就算她换了一张脸,他还是能一眼认出她。

颜含玉此刻深有体会。她就算三个多月没回来,也不会忘记他的一举一动。

还是那张熟悉的面孔,清隽儒雅,可偏偏唇边的笑意太陌生。

颜含玉站在原地,丝毫未动,饶是做了多少心里准备,也没想到结果是这样。

这世上叫她小玉儿的除了父亲,还有那个毁了父亲的老妖怪。

颜含玉如临大敌,目光戒备,“赵峰,让所有人都退出这个院子,守好这里,不得随意进出,把我师父叫过来。”

赵峰又朝那边看了一眼,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主子眼神不对,王妃情绪不对。

“是,属下告退。”

“小玉儿真是好本事!”明明是赵贤的声音,语气却冷漠至极。

那双眼看过来,眼神陌生至极。

颜含玉重活一世,已经是惊世骇俗,这一世所认知的事情早不是颜家大宅的那一方世界。

可现在面前站着的人已经超出她的认知。

那个老怪物毁了她的父亲,又来毁她最爱的人吗?

“我本事再大,还是不及前辈的百分之一。”

她对那些惊世之事只是认知,而这个人却是精通,还能把人命玩弄于鼓掌之中。

“哈哈哈……”他仰天大笑,“你说的没错。”

听着这陌生的大笑声,她掐着指尖,慢慢调整情绪,声音淡淡,“我有几个问题还请前辈解惑。”

他随手弃了折枝,举止风流,却换了另一种味道。

那颀长的身形慢慢靠近。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尖轻挑起她的下巴,“小玉儿,我们可是成了亲的!”

颜含玉心里却是一阵恶寒,撇开头退了一步。

“我既知你是谁,您又何必说这些话恶心人。我敬你年长我许多,叫你一声前辈,还望你自重。”

这一句话说完,对面的人皱了皱眉。

“本尊从不隐瞒自己是谁!”

“你既然答应给我一年的时间,为何要毁了他?”她的目光憎恶。

巫族的巫术,即为巫,当然是有期限的。常人的身体根本经受不住新的魂魄被占,被替换魂魄那个人因为神魂离合是活不了几天的,他这般行为岂不就是杀了他?

整晚上激烈欢爱h 第三章

另一个人道:“先放了罢,回去后再说。”

晃眼袍子道:“咳,不然让我带回去养罢,这一世两世的总不像样也没办法。他在我府中,几千年

整晚上激烈欢爱h:甜1V1高HHH

大概也能成仙了。”

我大惊,老子怎么可能像头家猪似的被养起来,此乃奇耻大辱。身子一能动,我立刻撒开蹄子,拔腿便跑。

跑着跑着,跑红了眼,没留神跑到断崖边,又没留神刹住。我蹄下一空,嗖地坠下去了。

我站在京城的街头,看花市上满眼的牡丹花。

据说深红色的牡丹最名贵,我活了二十几年,见过艳红的白的绿的,却真是没见过深红的。前日牡丹徐派人送了一张帖子给我,说他家有一株深红的牡丹,本是弘法寺内珍藏的珍品,住持圆寂前转赠与他,今日开花,特在自家的国色楼前开赏花会,邀我来赏。

本少爷本不爱这些花花草草的,管它红的绿的,不就是朵花么。不过我最近常到翠侬阁一坐,萦月说她爱牡丹,我索性就到这赏花会上走一趟,再买盆牡丹去引她一笑。

赏花会辰时开,我到得有些早,就到别处去走了走,等折回来,辰时将到,花台前已经吹了一曲笛子弹了一段琴,花台边挂了一串鞭炮,牡丹徐亲手点着了引线,噼里啪啦放完后,又致了一段辞。牡丹徐掀开纱罩,请出了他那盆牡丹。

花色深红,娇艳中带着华贵,果然是好花。

我在心中赞叹,听见人群中也有人赞了一声:“好花。”

像鬼使着一样,此时叫好的人不计其数,我偏偏就听见了这一声。

这个声音竟让我隐隐觉得有些熟悉,好像曾听过无数回一样。我向人群中望,看见一袭青色长衫,立在人群中。

他侧身瞧过来,我愣了愣,却像这满市集的人与牡丹都化做了全无。

一霎那间,又觉得他有些似曾相识。

我走到人堆中,对他拱了拱手:“在下秦应牧,请教兄台名讳。”

他爽快一笑:“鄙姓赵,单名衡。”

客套两句后,他像要走。我赶上前

整晚上激烈欢爱h:甜1V1高HHH

去道:“在下与赵兄一见如故,想请赵兄去酒楼一饮。不知赵兄可否答应。”

他没有推辞,欣然道:“好。”

此时还是辰时,酒楼小伙计说他们还不到卖酒的时辰。本公子一锭银子搁上桌面,立刻变成“有现成的好酒好菜”。小伙计一团殷勤引本公子和赵衡进了最精致的雅间,几碟精致凉菜,一壶上好的花雕,顷刻间端上桌面。

我端起酒杯,向对面举了举,道:“赵兄。”

他道:“我表字衡文,你只叫我衡文便好。说话太客套有些拘束。”

衡文衡文,这两个字念起来也有些熟悉。我道:“那我也不与你客气了,我表字南山,你也喊我南山罢了。”

他笑笑。

这顿酒没留神就喝到傍晚。

我像几百辈子没喝到酒一样,就那么不停地喝。在酒楼喝到下午,他说他住在另一条街的客栈,我摇摇晃晃随他到了客栈,进了他房内,又喊了酒菜来喝。

我记得我想他背光了我老秦家的家谱。我说我小时候我爹曾给我算过命,算命的说我今生命犯桃花,是个风流命。

他端着酒杯瞧了瞧我道:“哦,准么。”

我立刻道:“我本也不信,却是准得很。不是我在你面前自吹,京城的秦楼楚馆中,不知道有多少姐儿哭着等我去替她们赎身。”

他似笑非笑地道:“却不是已经和什么穷书生卖胭脂的好上了,拿你做过河的筏子罢。”

我皱眉道:“我怎可能是那种做垫背乌龟的冤大头。”

他不明所以地笑了一声,没说什么。

我不晓得究竟喝到了几时,总之酒喝完了一整坛,桌上的蜡烛将燃尽。我喝得迷迷糊糊,他也喝得东倒西歪,就随便歪到床上睡了。

我在床上翻了个身,向他道:“我这些年,到今天才喝到痛快的酒。”

他嗯了一声,继续睡了。

第二日我醒来,客房中空空如也,赵衡却踪影不见。

楼下掌柜的说,并没有看到那位公子出去,连房钱也还没结。

但他却就这么寻不见了,一天两天的,我再没有寻见过他。我把各处能找的地方都找了,客栈的那间房,我按天给钱,一直替他留着。掌柜的说,这位公子也没说过他从何处来,别处也没人认得他。

我鬼使神差地,就是停不了寻他。明明只是萍水相逢一场,却总忘不了。

我从这年端午寻到了来年中秋。这一年多里,和哪个喝酒都觉得没有味道。睡觉时做梦,混混沌沌地,今天梦见我是头野猪,明天梦见我是只乌龟。有一天,我梦见我在个雾气腾腾的地方,他在前面站着,我喊了声衡文,他转过身来,似乎正要开口,我醒了。

这一天,我颓废地踱进一座小庙,求了一根寻人签。

解签的说,我这根是下下签,要再见想找的人,难如猴子摘月。

解签的看着本公子颓然的脸,宽慰道,其实此签尚有一线生机,猴子摘月比猴子捞月好。

我问,怎讲。

解签的道,猴子捞月,捞得是水里的月亮,怎么捞都是个影子,变不了真的。猴子摘月,月亮总算是个真月亮。

我道,只是猴子上不了天。

我颓废地掏出银子,放在解签的桌上,走出了小庙。

街上来者熙熙去者攘攘,我踱到街边,听见人招呼:“这位爷,坐么?”

我就坐了,又听见招呼道:“来点什么。”

我随口道:“随便罢。”

没多大工夫,一个雾气腾腾的大碗啪地落在我身旁的桌面上。端碗的人殷勤地笑道:“我看公子您像饿慌了神的模样,自作主张给您下了大碗的馄饨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