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女心经、软萌受 高H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肉女心经 第一章

黑雾散去,眼前的场景也变得清晰,遍地残缺不全的骸骨,猛兽在咬上猎户之后,黑气也进入身体。

他们自然就成了猛兽的攻击目标,它们朝这边看来的第一时间寒絮就隐藏了两人的气息。

猎物消失,让猛兽失去目标,眼神出现一瞬间呆滞,随后又去找下一个攻击对象。

如此循环下去,这片森林很快就会成为感染源头,要不了多久这个世界就是崩塌。

被感染的到底有多少猛兽寒絮还不清楚,暂时先把城凛放入空间,寒絮飞身布下一道结界。

双指合拢,在虚空中用幻元素写下一个“净”字,字符飞到上方,降下一道银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净化。

已经枯萎的树木重新恢复生机,还在撕咬的猛兽停下动作,猎户的身体没有了暗黑幻力的支撑,轰然倒下。

猛兽舔了舔同伴的身体,呜咽一声才不舍的离开,寒絮挥手把他们的尸体埋入地下。

城凛重新来到她抱入怀中,不知道他到底要去什么地方,后面的剧情根本没出现,只能等他醒来带路。

大概是大仇得报,这一觉城凛睡得非常沉,日落之时才有了一点清醒的迹象。

他睫毛微微颤了颤,日落的余晖落在他脸上,眼睛又不适应的闭了闭,随后才缓缓睁开。

城凛在她胸口蹭了蹭,随后又是一僵,发现自己居然还被寒絮抱在怀里,他脸颊一红。

刚想离开又被她一把拉回来:“这是树上。”这么下去就不怕摔了吗?还连内力都不打算用。

城凛听言下意识的砖头看去,果然他们是在树上,只是他还是有些不自在的道:“你先放我下去。”

这个时候的他完全忘了自己有内力,想下去轻而易举的事,根本不用跟她打招呼。

寒絮肯定不会点破,抱着他来到地面,不等他开口就把人放下,之后目光直勾勾的看着他。

城凛被看的有些不自在:“你、你这么、看着我作甚?”本想用平时的口气,谁知说出来的话却有些结巴。

“我不认识路。”寒絮是在变相的告诉城凛自始至终他都没说要去什么地方,更别说位置。

被她这么一说,城凛的大脑总算恢复正常运转,他有些懊恼,都怪他突然睡着了,都没告诉她位置。

“抱歉,我……”

“你我之间不用这么生疏。”

他们之间似乎也没那么熟,救命之恩加上报仇,似乎也不能不熟,只能说……忘年交?

好在这句话他是在心里说的,并且自始至终都没直视寒絮的目光,不然说不定她会好好的惩罚他一顿。

“嗯~那个我……”被她打断,城凛还没想好措辞,边说边思考怎么解释。

而寒絮根本不需要他的解释,在他头上揉了一把道:“前面带路。”

“……好。”城凛顺着台阶下,心底松了口气,明明是自己要去,结果还睡了一路。

两人天黑前总算来到城凛所说的地方,正是之前那两个幻力者曾经出现的地方。

肉女心经 第二章

第717章离魂

她竟要去找一个死人?!

池映寒极力压抑着心底的震撼,只同她道:“那我能帮你做些什么?”

“你看着我一会儿,倘若发现我没有心跳了,你便用那辅助呼吸法,如果再等不到我回来,你便跟我说说话,多喊我几声,我能听见。”

池映寒当即怔在了原地。

但下一刻,顾相宜便躺在了床上。

实际上,她自己也不确定究竟能不能再见到王广一面,但不管能不能成功,她试过了,便也无憾了。

顾相宜就这么心想着,便渐渐将自己放空,只有双手还紧紧的握着平安签。

没一会儿的工夫,她便感觉自己的知觉在渐渐丧失,整个身体突然开始变轻。

但无论她经历了多少次,这种离魂的事都让她感到恐惧。

她能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魂魄连带着意识在渐渐远离身体。

直到——

她眼前再次出现了那熟悉的茶馆。

她知道,她又回到这里了。

但这次是她自己主动来的,并且,她认得去茶馆的路。

茶馆附近的街道上,依旧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四周十分安静,甚至连一丝风声都没有。

顾相宜来到茶馆门外的凉棚下,还是那个老地方,还是那个座椅。

一切恍如昨日。

她缓缓靠近那排座椅,一时不知自己该不该坐下。

然,就在此刻,她的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道斥责声:“我瞧着你的胆子真是越发的大了。是觉得自己死不了,就往死里作是吗?!”

是青莲居士的声音!

顾相宜知道,青莲居士一直都在这里!

但顾相宜不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在得知了王广不会入梦之后,自己做了个大胆的决定——想打破阴阳两隔的阻碍,亲自去找他一次。

但很明显,她的这般举动,却惹怒了青莲。

青莲万万没想到,她根本什么事儿都没有,却还是能跑到这个地方来!

青莲真是被她气得不轻,斥她一句都不解气,又道:“你是不知道魂魄离身,身体也会渐渐变得衰弱下去吗?怎么?嫌自己上次伤得不够,想再添几道伤彻底死了是不是?”

顾相宜知道青莲居士准会发火,赶忙解释道:“我知道……我就待一会儿,一会儿就走……”

“一会儿是多久?一个时辰还是两个时辰?还是要直接待到死了?”

“没那么严重,就一刻钟吧……”

青莲这便觉得奇怪了:“一刻钟?一刻钟能做什么?难不成是专程跑到这儿来看我的?”

青莲真是要头疼死了,总感觉自己好像捡了个傻闺女一样,不忍心看她这么伤害自己的身体,骂她两句自己还觉得心疼。

真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顾相宜当然知道无论自己能不能成功,她都不能在这里待太久,人仙殊途,这不是她该待的地方。

肉女心经 第三章

鲶尾最近觉得自己可能是太累了。

虽然没有出阵远征,也没有内番,但是每天喂马睡觉看小说还要考虑吃什么也很累的啊。

“花柑子。”他摸摸好伙伴的脸,“我最近总是做噩梦。”少年圆滚滚的大眼睛忧伤地垂下来,把脸贴在花柑子的脸上蹭了蹭。

“你说,我是不是因为每天来喂你,太累了。”

花柑子轻轻打了个响鼻,温顺的在少年手下动动脑袋。

“你看,花柑子你也同意了吧。”

鲶尾忧伤地搂住花柑子的脖子,“我啊,最近总是做一些很滑稽的梦呢。”

打从她来了之后,他就在也没做过噩梦了,梦里除了她和兄弟们,就是在和鹤丸殿斗智斗勇。被鞭打被□□被抽取灵力,这些梦都没有再出现过,连那场熊熊的大火都很久没有来找过他了。

可是从几天前,他突然开始做噩梦。

说噩梦也不对,总是有一个声音对他说话。

起初他闭上眼,就独自一人坐在缥缈的黑暗里。

“杀了她。”

那个声音这样对他说,沉沉的嗓音总觉得熟悉,可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起在那里听过。

于是乐天派的鲶尾就不再为难自己,抱着膝专心听那个人说了什么。

“杀了她,才能保护你的兄弟。”声音里充满奇妙的诱惑。

“谁?”鲶尾想不明白还有谁威胁到兄弟的生死。

“审神者,他总有一天会如同曾经的那两位一样的。”

鲶尾翻了个白眼。

“所以,杀了她。”

鲶尾歪着脑袋想少女来到本丸后的种种,越想越觉得这个声音把他当傻子了。

先不说他也很喜欢那个女孩,单说他要是对阿咲动了手,他的弟弟们怕是要跟他没完。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她也会变成那样。”

“人类都是如此,你最明白的不是吗。”

那个声音说个没完,鲶尾独自坐在无边的黑暗里,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可怕的很,但他还是礼貌地等那个声音说到一个小结,才出口打断,“那个......”呆毛少年晃了晃他的呆毛,“可以请你快点说吗。说完把我的梦境还给我。”

他刚梦到和兄弟用马粪丢鹤丸殿下,就被打断了。

那个声音沉默了一下,不再说话,留下鲶尾一个人在黑暗里抱膝坐着。

后来再梦到的时候,那个声音换了一种方式。

“你想要变强吗。”

这次的情景和上次差不多,他还是被扯进黑暗里,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

“阿诺......”鲶尾举起一只手,礼貌地打断那个声音,“下次,可以帮忙给我个地面吗?这样悬浮着,感觉好奇怪啊。”呆毛少年挠挠头,心大地提出建议。

“你想要变强吗?”

那个声音不理他,再接再厉重复着。

“你有武功秘籍吗?”鲶尾这次听进去了,熟悉的台词让他想起最近看的武侠小说。“练了可以独步天下的那种。”兴奋地张大了本来就大的眼,用了一个新学到词儿。

“我有办法。”那个声音根本没想和他交流。“你想想这个本丸里灵力最强大的是谁。”

“唔......”鲶尾歪着头思考了一下,“如果全部都算的话,是阿咲!”

“照我说的做,吸收她的灵力,你会比她还要强。”

“唔...哈~”鲶尾听对方没有武功秘籍,无聊地打了个哈欠,抱膝打算今天再来一场持久战。

“你是神明,何必听一个人类差遣。”

“我乐意。”鲶尾少年爽快地回答。

“......”对方陷入尴尬的沉默。

鲶尾拿奇怪的梦境完全没有办法,他去请教一期尼,“如果一个人在梦里总是梦到奇怪的人说奇怪的话,这是怎么回事呢?”一期尼正在第十次尝试做海鲜粥,听了弟弟的话颇有些惊愕地偏过头,“鲶尾做了噩梦吗?”“哎哎?也不算是啦,没有可怕的地方。”鲶尾赶紧摆摆手,那时候的梦境确实称不上可怕,但是让他烦不胜烦就是了。“不是噩梦吗?”一期一振猜着鲶尾可能做了用马粪丢人反被骂的梦,于是温温柔柔地笑了笑,“大概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总想着丢人家的话肯定会被骂吧。

“哎?意思是说,那些东西,其实是我自己的想法吗?”鲶尾震惊了。

“嗯,也可以这样理解哦。”一期一振微笑着倒掉锅里的糊状物,开始第十一次尝试。

鲶尾失魂落魄想了很久,他不觉得那些想法属于自己。

可是,还能是怎么回事呢。

于是他开始努力睁着眼不睡觉,反正眼睛本来就红通通的,除了有些疲倦,也没人看得出。

下次把乱酱的三色丸子一起吃掉就好了。

他这样安慰着自己。

还是不小心就沉入了梦乡。

梦里果然还是逃不脱那个声音,他沮丧地抱膝坐在黑暗里,拒绝了对方把阿咲神隐的提议,再次在醒来后觉得疲惫的像要死掉。

“怎么办呢。”

他不敢告诉别人,他觉得那些龌龊狠毒的心思不是属于他的,可是毕竟出现在他的梦里。

谁会相信呢。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后来突然有一天,那个声音不再出现了,取而代之是真正可怕的画面。

他不再独自一人漂浮在黑暗中,兄弟和同僚们都出现在身边。

可是并不是出现在如今的本丸,而是回到了过去。

鲶尾像一个跨越时空的夺舍者,回到曾经的自己身上。眼看着曾经的噩梦一遍一遍发生在身边却无能为力。

“别去啊,不要去啊!!”他声嘶力竭地大声喊,泪水横流,想拦住一期尼走向审神者房间的身影。

“求求你,不要去啊......”这次去了,只是一个□□的开始。鲶尾跪倒在地上,不甘心地握紧拳头,像濒死的小兽呜咽着。

“我...死掉也没关系的。”明知道一期尼是为了他才去求那个男人的,可是他毫无办法。

明知道会有怎么样的结局,可是他毫无办法。

熊熊的大火烧起来,第一位审神者的脸凑在他的面前,天真的问他是不是害怕。

他在大火中抱紧自己,恐惧让他大脑一片空白,嘴唇神经质的抖动着。

都是梦,不要怕,鲶尾不要怕。

他这样喃喃自语着告诫自己。

下一秒就被火舌舔舐肌肤的疼痛刺激地两眼通红。

他倒在地上惨叫着,眼睁睁看着火焰吞噬自己。

“鲶尾哥,我不想被链结。”不知道第几振前田撇撇嘴,揉了揉眼睛,迈进链结炉。

“鲶尾哥,再见了。”秋田在战场上回头对他笑,小

肉女心经、软萌受 高H

小的胸口插着太刀。

“不要....求求你,不要.....”他声嘶力竭地呐喊,想要拦住他们消失的身影,却除了哭泣什么都做不到。

“兄弟,疼不疼......”骨喰红了眼睛,小心地用指尖碰上他的伤口,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红痕交错着,被鞭挞的疼痛和抽取灵

肉女心经、软萌受 高H

力的虚弱让他没有力气回应。

“......”梦里的鲶尾绝望地闭上紫色的眼睛。

“......”粟田口起居室的鲶尾在黑暗中睁开透红的双眼。

“再也...不想......”身边是兄弟们浅浅的呼吸声,夜里的本丸一片静谧,他睁着眼在黑暗里发呆,月光透过半开的窗洒进来,安详的在五虎退的被子上流淌。

“我叫言希咲。”

“是这座本丸的新任审神者。”

少女清澈的声音突然炸响在他混混沌沌的脑海里。

“阿咲......”他呜咽着捂上眼睛,“好可怕啊...救救我......”

——“大人...大人是来拯救我们的大英雄哦~”

——“大人给我们买了新衣服。”

——“这件是鲶尾的,有点可爱~”

——“大人喜欢这道菜吗?”

“......”

“......”

于是鲶尾一天一天睁着眼睛不睡觉,想要躲避可怕的梦境。

他开始怀念那个声音了。

即使不睡觉,那个声音开始适时出现了。

“你想要......留住她吗。”

他愣住了,假装没有听见,周围的兄弟们都在说话,他默默低头接着吃自己的饭。

“留住她。”

“你喜欢她的,是吧。”

“她有本丸,她会变成别人的审神者。”

“她会拥有别的鲶尾藤四郎。”

黑发呆毛的少年咬到了舌头,嘴里咸腥一片。

他仿若未发觉,拼命把自己的头埋进碗里。

可是那个声音无处不在,几乎是在步步紧逼。

“别让她离开啊。”

“你会后悔的。”

他吃饭的时候在他耳边说,他看书的时候在他耳边说,他沐浴的时候在他耳边说。

他跑来喂马,那个声音也在他耳边说。

“呐,花柑子。”呆毛少年不敢再想那个声音说的话。“我好惨啊。”他再次把脸庞贴在花柑子的额前。

花柑子动了动脑袋,温柔的眼睛眨了眨。

一开始照顾它们的时候觉得不可思议,后来却慢慢的喜欢上了它们,还和花柑子成为了好朋友。

就像阿咲,他不知不觉间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

很喜欢。

喜欢她,不想她走。

鲶尾眼睛湿湿的,乐天派的少年嘴角垮下来。

“花柑子,我好喜欢她呀。”鲶尾湿漉漉的脸颊在花柑子脸上蹭蹭,头一次说出自己的期待,“我不想她走。”

“那就...照我说的做吧。”那个声音又出现了,轻的像叹息一样。

“兄弟,你在干什么?”骨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

“哎?没...没什么啊。”鲶尾手忙脚乱拿起刷子刷刷花柑子身上的毛,“我迷眼睛了。”说着揉揉眼睛。

“花柑子喂完了,好累啊。”鲶尾乐天派地笑起来,头顶的呆毛晃了晃,“不如先去休息一会吧~”

骨喰沉默地盯着兄弟弯弯的大眼睛,最终还是点点头。

————————————

言氏少女带着四个弱鸡回到本丸,小短刀们都凑在二楼审神者起居室的门前不知道在看什么。

“怎么了?”少女摸摸信浓的头发,好奇地问。

“阿咲回来啦!”信浓转身一扑,扎进小姑娘怀里。“刚刚,这里突然好亮哦。”

“好亮?”言希咲歪头想了想,屋子里法器不少,从她不见底的衣柜到承载力吓人的梳妆台再到和言希乐聊天的设备,哪一个都有法术附在上面,若说起莫名其妙失控,还一时真想不起会是哪个。

“对啊。”信浓点点头,“是白色的光。”

“”

少女拍拍小短刀的脑袋,任由一群小孩跟着自己进了起居室,叽叽喳喳说话卖萌。

少女一件一件排查自己的法器,最后的眼光落在首饰箧里的手镯上。

楼下突然传来尖叫声。

“失火了!!!”

---------------------------------

言希咲被慌乱的小短刀们拽着往楼下冲。

失火的只有粟田口一家的寝屋,乱藤四郎在屋门口急的团团转,看见少女过来像看见救世主,奔上来紧张地搂住少女的胳膊。

“阿咲,怎么办呜呜呜......鲶尾,鲶尾还在里面。”说着说着就要哭了。

“鲶尾在里面?”

“他说有点累,就回去了。”乱藤四郎慌的不得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