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盖弄潮全文免费阅读,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欲盖弄潮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章

对于显峰来说,明天,齐应春就要进宫开始所谓的工程了,本来,自己为这个设计,还有些得意k。毕竟,明正言顺地让一个外来者进宫,哪怕对于张怀春这种经历各大佬们考验的人来说,都算是一个破例了。

一个外来的姑娘进入宫禁,这可不是一般的破例。

自古以来,在玉女所在的时代,她所居住的内院,是所有男人都无法到达的地方。从卧室到书房,只有女官才可以进入。

如今,整个宫殿内,只有男人,没有女人出没。至于在上层人士中流行的某个传说,说是少主只要打败了断头崖的那帮子敌人,就拥有破戒的权利,这个传说,在有的人看来,是子乌虚有,有的人看来,这是绝对正确。

在这个世界里,没有生,就没有死,人们被封印在过去的生活状态之中。家庭伴侣及生活模式,都没有变化。人们所有的感情生活,都出自于对玉女的虔诚。

对于有的人来说,自己只有将所有的情感,托付于玉女,才是崇高的,充盈的,激烈的,纯粹的。所以,这种宗教情感,也是没有缝隙的,也是没有痛苦的。在这种情感之下的人,因为偶尔对玉女的怀疑,对戒律的不洁的猜测,自己会感到严重的羞愧,自惭形秽的自责,会让他们的头低得更低。

情感这个东西,有一种魅力。当你把它纯粹化了后,单一情感中,不受到外来情感的冲击,你甚至会感受到某种高峰体验,包容了各种基本情感的综合激荡。

比如,当年玄奘大师被困沙漠时,凭着他对观音菩萨最忠诚最纯粹的情况,在生命危急之最后时刻,忆念菩萨形象及咒语,并且发出了最具感情色彩的追问:如果你命令我担任取经重任,为什么要我半途而死?如果你不要我担负这个重任,为什么要我到这里来?

在大师后来的回忆记叙中,那种复杂到宏大的情感,依然可以让我们看出其中的成分。那里面,大师的祈祷中,把菩萨,看得像是父母、像是上级、像是知音、像是朋友、像是无处不在的伴侣。所有一切美好的情感,只有那一个对象,他就成了你情感的合集。

生活在这种情感纯粹的世界里,人们可以避免痛苦。因为,它不会失去。就像大师,临死的追问中,仍然将那宏大的情感,保留到了最后一刻。

当然,事后的奇迹,让他把这种情感看得更为神圣了。

对玉女的忠诚,以前是一个虚幻的纯意识。而今,因为少主的出现,它成了一种具体的寄托。但是,前提是,少主要像玉女一样,成为自己精神上的依靠,从来不会抛弃自己。

所以,从宗教角度上讲,少主,不应该有私情。如果他对下面的人的情感,有亲疏,有个别私下的秘密情感,那么,他就不配做大家的怙主。

六世班禅说:世间难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张主管,我听说,你所救出的那个姓齐的姑娘,是少主以前认识的人?”

“正是,董丞相。”

在这样一个秘室内,三公都在场,而没有其它任何闲杂人等。

“你也不要多心,我们也是为少主负责,少主的安危不是他一个人的事,对他身边人的考察,肯定要严格些。”郑精知道,这个张怀春是少主信任的人,虽然有怀疑,但不能把话说得过火。况且,从正统性到法术力来说,少主都是不容置疑的。

“对,郑大夫说得对”武元也在补话:“我们

欲盖弄潮全文免费阅读,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

都是保护少主的人,你张主管,也是。我们也是怕有人不怀好意,或者是被人利用,离少主太近,毕竟是威胁。”

张怀春内心里面知道,这些人,肯定不敢当面对少主撕破脸皮,他们没那个动机与能力。但是,对自己撕破脸,甚至暗中害自己一下,是有那个能力的。

但是,在这个不生不死的世界里,他们做事不可能太过火,这就是底气。毕竟,与玉女的感情与亲疏,自己还真不输于他们中的哪一个。只不过,在这个世界里,他来晚了而已。

“三位大人,你们的意思我明白一部分。但是,少主作的决定,我是没办法影响的。况且,少主对那姑娘认识是认识,但是,他们究竟是什么状况,我们这些人,怎么敢随便猜测呢?”

张怀春这一段话,除了把自己撇干净了,也间接地把三公都批评了。你们当下属的,居然管到少主的感情上去了,并且靠猜测来管,是不是过分?

董四明白,这个张怀春,不仅是少主信任喜欢的人,并且,还有些聪明与厉害。对于这种人,不仅要客气,还要讲策略了,这是一种尊重,更是一种防备。

“不是那个意思,张主管。咱们都为了少主的安全着想,少主的安全,不是他私人的事,而是整个教派的最大的事,我们职责所在,不得不多考虑一些,你也一样,对他的安全负有责任。所以,我们是站在一起的人。并且,从教派稳定的角度,少主也必须要在情感上,保持某种态度,才对大家都好。”

这后来的一句转折,很是突然,张怀春突然问到:“丞相,你是啥意思呢?”

“好吧,咱们既然是一家人,就不妨把话说得明白一些。现如今,所有人,将所有对玉女的感情,都寄托在少主身上。相应,少主也将他所有的感情,都泽被于教派的所有众生。这个,既是现实情况,也是教派团结之必须,你承认吧?”

张怀春一听,大道理来了,不得不点了点头。

“所以,按这个道理,少主的感情,就成了公事了。既然是公事,那就不得有,至少是表面上不得有私情。”

这个推理倒是对的,但听起来,怎么那么别扭呢?张怀春不好直接驳斥对方,突然想到了另外的攻击点。

“哎,不对啊。既然公情不得私化。那,你好像也说过,只要少主完成了那个伟大的任务,会派出百名少女服侍他,那是私情还是公情呢?”

“公情,因为,那百名少女的服侍,是对少主功绩的歌颂,是所有人都乐于看到的。况且,因为无后代之忧,所以,这种感情,是不会私下延续的。”

这段话理解起来比较复杂,但是,有武元这个大老精的翻译,怀春倒是明白了。在这个世界里,不是没有男女欢爱,只是保持着原有的状态,这种欢爱之情,快乐及宏大程度,远远没有对玉女的崇拜,来得幸福。

人们对快乐的感觉,是分等级的。比如,你打牌赢了是快乐,你喝酒对味是快乐,你与恋人情投意合是快乐,你事业成功是快乐,你自我满足是快乐。但所有的快乐,都比不上宗教情感的深沉与宏大,因为,它是综合性与纯粹性相结合的产物。

我们仔细想一想,那些得道高人,一人独自在深山与野兽为伍,食野之苹,无人相伴,无话可说,无乐可寻,无安全、温饱、事业、家庭,甚至无同道,无娱乐,甚至无健康无生命。那种状态下,一坚持就是几年甚至十几年甚至一生,那仅仅用神功或者苦修,可以解释吗?

欲盖弄潮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章

“那就不打扰噩麒麟爷爷了,以后,就轮到您照顾她了。我们走吧。”

天马元素精灵古井不波的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甜美的笑容,随后又把壁障合上,带着四人继续深入。

“噩麒麟爷爷是这里最原始的居民之一了,在神殿历碑壁上有记载以来,噩麒麟爷爷就在这里了。”

“神殿历壁?诶,小麟,是不是咋们在那大恐龙那里见到的那块写满文字的墙壁?”

小麟思索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又摇摇头。

“主人,那块墙壁应该是的,但是那不叫大恐龙,那玩意叫做空灵商雀,也是和我们麒麟生命层次差不多的物种。”

一旁,听到俩货谈话的马莎她妈无语的用手拍了下自己的脑袋。

天马元素精灵也是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才多大一会儿?俩货就把那么深的地方给探索了,不过一想没有钥匙就打不开宝库的门,天马元素精灵也就释怀了。

“那个。。浪潮之神?你这个样子是天马吗?你不是白明幻人马吗?”

莫雨一展笑颜,姿态万千,别的或许有的挑,但就这容颜是真无可挑剔,已经很多章没有描写了,主要因为莫雨接触的要么不是人,要么不是正常人,要么用的是男人,所以,咳咳,继续。

莫雨这边一笑,这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天马元素精灵看了也是情不自禁的生不出一点脾气,反而有点舒适的回答:

“我现在的状态是元素精灵状态。”

“但是元素精灵一般不都是自然元素聚化物吗?(就和那个迷宫的树人一样)”

小麟赶紧抛出心中的疑问,智慧生物吧,知道的越多,就越想知道的更多。

“对的,你传承记忆里应该有,元素精灵分为聚合和聚化,有智慧的一般都是聚合物,而且还都是百年以上的,我现在这个样子得益于天马雕像,把自己的精神封转移在里面,也就是这具元素精灵身体,否则,你们可能根本见不到我。”

嗖嘎!这样啊,感情这雕像就是一个工具,那暗黑神殿没有雕像是不是说明当时那个老者就是?也不对吧,按理说应该也是动物才对,不会是人。。。所以捏,不重要不重要。

走走停停,又看过了几番风景,最后还是来到了宝库的门前。

莫雨兴奋的搓搓手,脸上笑容逐渐绽放。

天马元素精灵拿出一把。。诶?这不是马莎弹的那把竖琴吗?好像多了点装饰,这该不会就是浪潮之神的武器吧?和暗黑神殿的暗黑权杖一样?

“这是浪潮之神的史诗武器,浪潮渔琴,以后它就是你的了,随我进来吧。”

和在暗黑神殿一样,门消失,待众人进去,门又重新出现,

天马元素精灵继续带头走着,越是深入,莫雨越是发现,这丫的根本就就不是宝库,这里是一个。。一处空旷的殿堂,殿堂之上有一座祭坛,祭坛四周被各种东西充斥着,莫雨看到的最多的,就是一种有点像鱼叉的长柄武器,插的很有规律。

“你们就先去那边吧,那边有你要的东西,神位继承仪式不容任何干扰。”

莫雨正在郁闷呢,自己难道就真要白跑一趟了?就下意识的顺着天马元素精灵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那里有一扇微微打开着的门,观即此,莫雨哪儿还管其他的,脱下裤子,不是。

欲盖弄潮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章

“嗵!哗啦!”

岸边时不时就有爆炸声响起,爆裂开的火光,将整个江面映衬到一片通红。

这帮外来入侵者反抗异常之激烈。

但如今落入重重包围,没有再逃脱的机会。

“全境封锁,不能放走了一个!”

守卫城兵卫在突破酒店之外的结界后,以铁血手段一路从外围冲杀过来,根本没有半分留手。

一时间厮杀声、爆炸声,更有惨叫声连连。

当然依稀间还能望到酒店上空处,时不时有冷箭破空而出。

显然是周牧风将屋内那部分箭矢,再次充分发挥了作用……

足足半个小时的时间。

等这一场深夜轰轰烈烈的围杀结束后,现场一片混乱。

这帮外来的“特务”,需要押解回守卫城处理。

另一部分人则开始负责收拾残局。

“咳咳……大家好啊!”

看局势已定,周牧风从窗口跃下后,背负着双手一副高姿态模样,这才向人群中正指挥行动的人走去。“我是守卫区金光城对此次行动的总负责人,周牧风。想必你应该听说过我的大名。”

“……”

正在侃侃而谈的人明显被噎了一下,看向面前的人时两眼发怔。

各地守卫城对周牧风这个名字可不陌生,那是大名鼎鼎的害群之马啊!“你怎么在这?”

“难道你们之前没收到信号吗?”

周牧风有些不满对方的表现,重重的拍拍胸口。“你们这次能抓获这帮人,不就是凭借我周某人的手段!”

“……”

在脑海中回忆起那份花里胡哨的情报,一瞬间都明白了。“原来是你……”

这种事,恐怕全天下也就周牧风一个人能干得出来!

“行了,不用这么激动,今后习惯就好。”

周牧风见对面的人不说话,以为对方被自己唬住了。“来来来,弟兄们都抓点紧,把这帮人一点不漏的给我押回去!”

“周大哥?”

“周大哥,小弟在这里啊!”

在周牧风在底下疯狂装逼时,酒店的窗口处传来一声轻呼。

月光中有一颗电光瓦亮的光头从窗口探出来,正向着下方疯狂挥手。“快来救我。。”

……

花城守卫区之中。

“噔噔噔。”

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正抱着两袋薯条半躺在床上追剧的秦白将视线挪开来,向着门口喊了一声。“门没关,进。”

崖千灵捧着一个平板走进屋内,直接了当的开口问了一句。“你知道周牧风那个人去哪了?”

“他啊?”

秦白将手中的剧幕暂停,无奈的笑了。“他这次出去新认识了一个朋友,我估摸着是带着出去玩了吧。”

稍微一迟疑,又感觉不对

欲盖弄潮全文免费阅读,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

,眉头微皱起。“都这么晚了,莫非又出了什么幺蛾子?”

“你看看这个。”

崖千灵将手中的平板递过来,脸上倒是有些笑意。“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这种造化!”

将东西接在手中,稍微扫了一眼后,秦白又伸手划拉了几下。

“这事倒确实是他的风格……”

秦白将平板轻轻置放在床边,嘴角的笑意愈加明显。“成功破获了一个潜伏多年的国外组织,这小子也是有出息了,挺好的。”

“我已经让人通知他尽快回来了。”

崖千灵却是满脸的担忧。“周牧风这个人的运气一向很不错,但是太容易骄傲自满。如果没有人克制他,恐怕下一秒就会捅个大娄子!”

“你说的这个事我也想过了,不过一直没有解决方案。”

秦白笑着摇摇头。“况且即便你现在让人去喊他回来,也没什么效果。”

“这个你放心,我说是你喊他回来商量金光城职务的事。”

崖千灵这次居然还眨眨眼。“他这个人虽然不怕这不怕那的,却也是个很识时务的人。咋咋呼呼的同时,却也能够认清自己的定位。明天保准一早就会赶回来的。”

“哈哈,那成。”

秦白也是被她的话逗乐了。“明天刚好回去得找一趟老何,很多事也应该开始施行了。”

……

……

守卫城所处的地方由于地势缘故,基本上不会出现太大的天气变化。

金光城高大的城墙上,仍旧是一片金光环绕。

“秦城主,您来了。”

负责金光城监察处的门卫笑着跟门口的青年人打了声招呼,态度格外恭谨和蔼。

他的心思很单纯。

因为这个年轻人是最近挑战龙门甬道成功、成功上位一城之主的人,在守卫城内实可谓风头无两。而且最关键的是:何津承老人对这个青年格外看重,显然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哎,您好。”

秦白跟门卫打了声招呼。“何老这会在吗?我找他有点事。”

门卫笑着又回了一句。“何老一早就到了,还专门嘱咐了一声,让您来了就直接进去。”

“麻烦您了,多谢。”

秦白笑着道了声谢,又跟门卫客套了两句后,就向着里边走去。“看来今天又是顺当的一天。”

走到那间不太起眼的办公室窗前,秦白往里边瞄了一眼。

里边只有那一道腰板笔直,正在练字的身影。

“噔噔。”

敲了两下门,径直走进屋内。

秦白也没说话,就大哧哧的坐在老人身畔位置上,笑嘻嘻的看着纸上的字迹。

一时间两人都是没有说话,只能听到毛笔尖在纸上摩擦的沙沙作响声。

很久很久之后,秦白手肘支撑着脑袋,一会画十字,一会又画圆圈……

最终有一阵敲击桌面的声音将他惊醒过来。

“之前你跟我说的事情,自己决定就好。”

何津承老人没好气的润了润笔尖,还有些不满的哼了一声。“这么大办公室,难道是请你来睡觉的吗!?”

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

“主要是看您写的认真,不便打扰。我又不敢当面跟您说,只能在梦中疯狂暗示您了。”

秦白知道何津承老人虽然喜欢记仇,但也是个讲道理的人,笑嘻嘻的回了一句就开始询问正事。“关于那件事情,我这边考虑的差不多了,不过最终结果不还得经过您审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