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心宠高H,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掌心宠高H 第一章

销毁?

弗瑞嘴角抽了抽,这些军火的价值可是以亿为单位计算的。

先不说造价成本,光是销毁它们的成本就非常惊人。

不愧有钱的公子哥,金钱在他面前真的只不过是个数字而已。

“托尼,你不觉得销毁这批武器实在是太可惜了?

其实我有一个办法,你为什么不把他捐给神盾局呢?”

弗瑞开始打史塔克集团武器装备的主意。

“弗瑞局长,我劝你还是别想了。

捐给神盾局?

首先我这个史塔克集团大股东就不会同意。

如果你真的想要这批武器装备,那可以出钱买。”

李修杰走过来讲道。

弗瑞干笑一声说:“李,你不觉得我们之间谈钱太伤感情了吗?”

“少来这套。

弗瑞,氪石已经在你们手里弄丢了,把这些武器装备给你们是不是也要送给佐德将军?”

李修杰质问。

弗瑞的脸难看起来,握着拳头吼道:“意外,那完全是一个意外!”

李修杰不再理会弗瑞,向托尼讲道:“快点准备一下,今天晚上你是主角。”

“李,我得纠正你一下,我一直都是主角。”

托尼说完向弗瑞打了声招呼,然后飞上天空。

“李,关于武器的事你能不能再考虑一下?”

弗瑞不死心地问。

李修杰不理会弗瑞转身就走。

半个小时后,十辆联邦快递的大型货车驶到史塔克集团十三号仓库门前停了下来,坐在第一辆车里的正是不久前才从神盾局逃出来的氪星人——萨尔。

“一帮没用的猪,竟然还要老子亲自出马办这种小事,要你们有什么用?”

萨尔抱怨一声,推开车门下车。

这次萨尔带的人并不多,除了两名改造人外其他人全都是九头蛇派来的搬运工。

对于萨尔来说,仓库这边的防御再高也没用,他动动手指就能干趴下所有的人。

“嗖......”

空中划过一道红色火焰,身穿战甲的托尼从空而降,一上来就发身一排小火箭弹,先将那十辆货车给打爆。

在一声声爆炸中托尼降落在萨尔面前,可谓是闪亮出场。

“混蛋,看看你都做了什么蠢事?

没有那些车,我怎么把这里的军火运走?”

萨尔大声咒骂。

“喂,那些军火好像是我的,你想把它们运走经过我的同意了吗?”

托尼质问。

“你的?

铁皮人,很快我就会让你知道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而你就算是想做我的仆人都不够格。”

萨尔说着朝托尼走了过去。

托尼见状急忙抬起手来用掌心炮轰击萨尔,结果掌心炮打在萨尔身上却像是吹风似的,没有一点效果。

要知道,萨尔和超人克拉克一样,拥有钢铁之躯,那点程度的轰炸根本没用。

“嘭。”

萨尔一拳打在托尼身上,托尼直接倒飞了出去,机甲爆出一片火花,被击中的地方已经完全变形。

“哦,糟糕。”

托尼发现战甲的系统受损,近三分之一的功能都没办法使用。

“呼。”

萨尔飘到托尼面前,挥拳就再次打去。

“嘭、嘭。”

托尼发射掌心炮,推动自己躲开攻击,然后直接飞到天上去。

掌心宠高H 第二章

@@恭请诸君移步,完本

掌心宠高H,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

保证,多谢支持。

简介:

明朝末年,北地狼烟四起,江南歌舞升平。世界东方,海洋贸易繁花似锦,重商主义的胚芽在银山之下破开种皮。

甲申国难,清军破关而入,中国分崩离析。铁蹄踏处,烟雨楼台俱成灰烬,华夏民族的未来于黑暗之中浴血沉沦。

大厦倾覆,独木难支,穿越者以文官之姿,出将入相,逆势崛起,吹响汉家文明复兴的最强音!@@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掌心宠高H 第三章

案几上,一卷纸,一方砚台。边上焚香,香气淡雅。

高阳正在练字。

先帝喜爱书法,连带着她也跟着如此,一笔字写的极好。

肖玲在身边伺候,赞道:“比武阳侯的好多了。”

高阳也觉得纳闷,“小贾的字为何就没起色呢?”

“公主!”一个侍女进来,“新城公主来了。”

“请她进来。”

高阳大大咧咧的也不出迎。

晚些新城进来,见她在练字就凑过来看了一眼,“真是不错。”

高阳见她神色恹恹的,就问道:“可是有事?”

新城坐下,眉间多了愁绪,“驸马从去年年底开始就不高兴。”

高阳放下笔,有侍女送上清水,她把手洗了,然后摆摆手,有人来收拾案几上的东西。

“定然是为了废后之事吧?”

新城点头,微微蹙眉,看着分外柔弱,“他说那个女人不要脸,还说了些不堪的话。”

“那是在自寻烦恼!”高阳嗔怪道:“阿耶当年给我们寻的亲事都不好。”

新城仔细一想……

可不是这样吗?

“长孙无忌他们反对武后,所以当初废后时百般阻挠,后来失败,又想阻挠她为后。”高阳觉得这一家子作死真厉害,“新城你想想,换做是你被这般羞辱数年,你可会记仇?”

“不会吧。”新城觉得自己定然会,但人设是柔弱,自然不能如此。

“我见过那些柔弱的女子,大多心思细发,最爱记仇,你倒是例外。”

“啊!是吗?”新城笑道:“万事皆有例外。”

“你劝劝他,这等事和他没关系,别掺和。”

高阳叫人去煮茶,然后一副语重心长的姿态,“我当初也看不起她,后来……”

后来你被我那兄弟给收服了,所以从此对武媚恭恭敬敬的。

若非如此……不对,若非贾平安,高阳此刻早就不在了,更遑论和武后的关系。

啧啧!

我那兄弟果真是个祥瑞呐!

不对。

他不是扫把星吗?

扫把星克人,可为啥他的身边人都很幸运?

啧啧!

新城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重大秘密,不禁捂嘴偷笑。

果然,我和他一见投缘就是命中注定的,希望以后他能给我带来好运气。

“新城你笑什么?”

高阳觉得新城笑的有些狐狸精,“看着就像是……那次见到黄鼠狼偷到鸡一般。”

“哎!高阳,你说武后能坐稳皇后之位多久?”

这个问题比较高端……

高阳发呆。

“你没想过?”

“我为何要想?”

高阳很是理直气壮。

新城叹息,“咱们是公主,也得关注朝中和宫中之事,免得结交错人呢!”

“我不怕!”

高阳得意的道:“遇到事我问人就是了。”

“问谁?”

“小贾。”

果然是我那兄弟!

侍女进来奉茶,高阳接过,说道:“我就是一个人,你还有个驸马。长孙家势大,消息灵通,所以该是我羡慕你。”

新城落寞的道:“驸马最近不高兴,见面就会说起后宫之事。”

“武后得罪他了?”

高阳觉得莫名其妙。

“可他毕竟是长孙家的人。”

所谓家族,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长孙无忌敌视武后,长孙诠自然如此。

高阳突然偏头盯着新城,“他没叫你在皇帝那里说武后的坏话吧?”

新城别过脸去,“没有。”

“你可别犯傻!”高阳怒道:“男人做事就做事,非得要连累女人作甚?没出息的男人才会让女人去做说客,我就看不起这样的。”

小贾从不做这等事,但凡有大事,都挡在她的身前。

这样的才是男人!

“你……”高阳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咬牙说道:“你和皇帝亲近,你若是去劝说了,皇帝不会怎么样,可一而再,再而三,皇帝也会不高兴。他只顾着长孙家,可想过你?”

新城默然。

“你看看小贾,再大的事情……我嘀咕说我能行,他就板着脸,说什么男人做事,女人靠边站。你可知那时我在想什么?”

小贾真是够男人啊!

新城摇头。

“我在想,他若非喜欢我,怎会冒险挡在我的身前,怎会不肯把烦恼的事告诉我?”高阳双手托腮看着外面,“小贾就是这般男儿气。新城,长孙家的事你莫要掺和。”

小贾说过,离长孙家远一些,高阳照做。

她虽然没问为什么,但显然小贾有一些猜测。

新城突然问道:“你如今和小贾……”

高阳挑眉,“你就想问我们是不是行了男女之事?”

新城捂脸,娇弱不堪的道:“你能不能不要这般粗俗?”

可她却从指缝里看着高阳。

高阳的脸有些绯红,但却带着一种欢喜的气息,“自然做了。”

“公主!”

肖玲在外面,高阳点头,她进来说道:“城外庄子起火之事查清了。”

高阳诧异,“小贾不是才将去没多久吗?”

“是呢。”肖玲笑道:“他们一到庄上,武阳侯就去了废墟,一番话说出来,那张管事竟然就自承偷盗了粮食,为了毁灭证据就令人纵火之事。”

高阳昂首斜睨着新城,“如何?”

“好厉害!”

新城由衷的赞叹着。

新城就在高阳府上吃了晚饭,然后才会去。

回到府中,长孙诠正在等她。

“公主。”

唐朝的公主并非是简单的嫁给谁,这里面的规矩很多,包括驸马想见公主还得申请……

“驸马。”

新城用鼻音咳了几下。

小贾说装咳多了也会伤肺腑和什么管子,那就用鼻子吧,想来并无大碍。

长孙诠看看她身边那几个三四十岁的侍女,欲言又止。

“你们避开些。”

新城挥手,几个侍女退到了五步之外。

长孙诠低声道:“公主可去和陛下说了?”

我说真话还是假话?

新城点头,长孙诠松了一口气,“公主,多谢了。”

“你……”新城欲言又止,想说长孙家的事儿你能不能少掺和,但没立场。

这个时代家族大于一切,哪怕她是公主,也不能要求长孙诠疏离家族,否则长孙诠就能当场给她没脸,传出去外界都会说她不知天高地厚,失心疯了。

一荣俱荣,但一损俱损。

家族飞黄腾达时,鸡犬升天。长孙诠就是沾了长孙家族的光,才能做了驸马,才能高官得做。

但若是长孙家族倒霉他也跳不掉。

“公主想说什么?”

新城摇头,长孙诠拱手,“若是下次见到陛下,还请公主分说。”

长孙诠得了家族的好处,现在长孙无忌渐渐被压制,到他出力的时候了。

“那女人如今纠集了一群佞臣,专门针对长孙相公……”

后面的话新城都没听进去。

——小贾说,既然是对手,那下手必然无情。新城,你莫要胡乱掺和。

她叹息道:“长孙相公和武后水火不相容了吗?”

长孙诠一怔,“是。”

两边成了死对头,不倒下一边不会罢休。

新城捂额。

“公主。”

几个侍女上来,其中一人皱眉道:“公主体弱,驸马不该把烦心事递给公主。”

长孙诠不喜欢这些女人,他叹道:“回头我去寻几个名医来,不行就去请太史令出手。”

新城强笑点头。

这是个死局,她得好好想想。

长孙诠告退。

新城目送他出去,身边的侍女说道:“公主,长孙相公毕竟是辅臣呢!还是当今舅父。”

所以这些女人对长孙诠也颇有耐心。

可新城却知晓长孙无忌对皇帝的压制,而皇帝自然不甘,不动声色的慢慢扳回局势。这几年她坐看皇帝出手,就希望长孙无忌知进退,直接告老回家,如此两边善始善终。

可看样子不行啊!

新城一忧郁,看着就越发的娇柔了。

“公主!”

一个侍女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公主,宫中突然有人出来,一路去寻了几个老郎中进宫。”

“皇帝!”

新城一惊,“备马……”

“公主,你体弱。”

“滚!”

新城疾步出去。

贾平安早就得了消息。

“宫中有令,让百骑戒备。”

贾平安正在哄着小棉袄,眼看着父女俩渐渐的熟悉了,小棉袄也肯给他亲了,那个遗憾啊!

出了家门,他才猛地想起不对劲。

我竟然觉得皇帝病重都没有兜兜的一个笑脸重要?

上马后,他觉得理所当然。

他一路疾驰,路上遇到了两波金吾卫巡查,竟然是剑拔弩张的紧张模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