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卫老董和校花的小事说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门卫老董和校花的小事说 第一章

方正有点懵。

幸福来的是如此突然。

这让他头疼无比的难题,竟然就这么以一种近乎峰回路转的方式,自行自我解决了?

仙玄之体?

云浅雪竟然是真正的仙玄之体,而她的病,其实病因就是缺乏灵气,所以在她鼓足勇气来到灵气复苏时代的时候,她的身体就已经开始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康复。

尤其是随着化神玉与九脉峰灵脉的逐渐离体,仙玄之体的症状爆发之后。

本来已经做好了强撑死撑的准备。

却突然被告知,之前的检查错了,你其实没事……

那种死而复生的喜悦感,也难怪云浅雪会激动到近乎痛哭流涕了。

方正往前走了几步,坐在了云浅雪的床边。

这回,连柳芬也没有再揪着他愤怒的叫着人渣什么的了。

她也是才刚刚知道,原来云浅雪怀着孩子这件事情……

竟是一直游走在生死关。

如今死里逃生。

他们的心情恐怕都很激荡吧。

眼见方正来了。

病房里众人都很默契的默默往外退去。

仅仅只留下了方正和云浅雪两人。

方正握住了云浅雪的手,柔声道:“恭喜你。”

云浅雪目光微垂,只是斜眼瞄了方正一眼,问道:“那我用不用说恭喜你呢?”

方正笑道:“母子平安,还不够喜么?”

“你会对这个孩子好吗?”

云浅雪有点忐忑道:“当年我亲眼看着爹爹是如何冷落清儿,我知道,这个孩子将来肯定不会如同清儿的孩子那般惹你喜爱,但……你会对她视而不见吗?”

以前,她从未想过自己能够看到这个孩子。

她相信云芷清会像她的母亲对她那样对她的孩子,所以从不担忧……

但如今,突然得到了好消息,她反而忍不住有些担忧起来了。

“我会对她视如己出。”

说着,方正忍不住摇头,连带着云浅雪也失笑,嗔道:“你是我唯一的男人,这孩子不是你的,总不至于是我自己生的吧,还是说你怀疑我对你的忠诚?”

说完,云芷清也忍不住顿住了。

她苦笑道:“可能,你也不太在意那个……或者说你的在意其实只是因为我是属于你的私人物品的缘故吧。”

“别想太多,孩子也好,母亲也好,只要能好好活下来,我会一样疼爱的。”

方正轻轻抚着她的鬓边,柔声笑道。

生死之间走了一遭……他突然感觉,其实当爹也挺不错的。

不就是个孩子么,还养不起怎么的?

“嗯。”

云浅雪握住方正的手。

她嘴唇喏动,还未说话,俏脸却忍不住先红了。

怔怔的看着方正,一时间,感觉竟与以往的任何时候都完全截然不同了。

于是……

半个小时之后。

当众人进来,看到的是云浅雪已经保持着侧躺的姿势,睡着了。

“妈,记得多多照顾下她。”

“唉,我知道了。”

柳芬看着云浅雪的眼神已经颇为怜惜了……同为孕育过孩子的人,她自然知道,云浅雪为了孩子付出了多大的勇气。

她轻声叹道:“这孩子这段时间也承受了不少压力吧,都累的睡着了。”

门卫老董和校花的小事说 第二章

钟颖的声音已经带了一丝哭腔。

“师叔,我快忍不住了,真的好痒啊。”

通过照明灵宝,苏凡能清楚地看到黑斑正在从钟颖的脸上慢慢脱落,若此时去抠,黑斑定会连带着剩余的血肉一起剥落,那钟颖的脸必定会毁容。

苏凡见钟颖痒的实在是忍受不住,无奈之下,只能伸出手,握住了钟颖的手。

“加油,钟颖,师叔相信你可以的。”

自己的手掌被苏凡握住,钟颖突然感觉到浑身充满了力量,脸上的瘙痒也没有那么强烈了。

又过了将近一个时辰,钟颖脸上的麻痒渐渐散去。

而她脸上的黑斑,随着轻微的抖动,竟然“啪”的一声,掉落在地上,化成了碎块。

苏凡长出一口气,看着已经恢复正常人脸颊的钟颖,突然灵机一动,从乾坤戒中取出之前剩余的凝脂水,轻轻的喷在钟颖的脸上。

“师叔,这是什么,好香啊!”

听到钟颖的询问,苏凡哈哈一笑,开口道:“来来来,你现在可以睁眼了。”

重新睁开眼,钟颖坐起身,活动了

门卫老董和校花的小事说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一下身子。

“钟颖,来看过来。”

苏凡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钟颖扭过头,发现苏凡手中正抱着一张圆形的灵镜,她下意识地捂住了脸。

这么多年养成的习惯让钟颖从来都不敢看镜子,从来不敢看自己的这张脸。

“钟颖,你别怕,放下手,看看现在的你有多美。”

苏凡温柔的声音传来,出于对他的信任,钟颖这才缓缓地放下手,借着周围照明灵宝的光线,她一下子就看到了自己的脸。

“这,这是我的脸吗?”

钟颖呆住了,镜子中的那个人一半脸好是陌生,另一半的脸如此熟悉,真的好奇怪。

苏凡的笑声打断了钟颖的思域,他将镜子递给了钟颖。

“不是你,难道还有别人啊,自己好好看看吧,”

钟颖接过镜子,看着镜子中的脸,口中喃喃自语道。

“这真的是我的脸?”

“那是当然,不信你看地上。”

苏凡的手在钟颖眼前晃了晃,随后指向地上那一块摔得四分五裂的硕大黑斑。

“你脸上的黑斑已经脱落了。”

月光如水,钟颖的心突然剧烈地颤抖起来。

这是我的脸?这真是我的脸!我原来也可以像正常人一般那样不用低着头见人了吗?

“来,自己摸摸看。”

苏凡拉着钟颖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脸颊之上,轻轻地捏了捏。

“疼,师叔~”

苏凡面带微笑,说道:“疼就对了,你好好摸一摸你的脸。”

钟颖伸出双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两只手掌同时发力,顿时疼痛感袭来。

竟然是真的?自己的脸竟然真的有感觉了?

钟颖不信邪的掐着自己的脸,似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苏凡在一边看着看着,就看出不对劲了。

钟颖把自己的脸都掐肿了,怎么还不停下来,这妮子不会是傻了吧。

“别捏了,你脸都捏红了。”

苏凡拍了拍钟颖的手,这才将她从失神中拉了回来。

感受着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钟颖意识到眼前发生的一切并不是在做梦,她突然尖叫一声,一下子搂住了苏凡,痛哭起来。

“师叔,呜呜,谢谢你,我,我真的,好开心。”

听到钟颖语无伦次的话语,苏凡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轻轻拍了怕钟颖的后背,出言安慰着。

“好了好了,别哭了,多大的人了,你这黑斑虽然脱落了,但是中的咒术还没有解除,平时修炼时,你在清晨和傍晚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苏凡这么一问,钟颖立马就反应了过来。

“师叔,你怎么知道的?”

苏凡沉声道:“你中的咒术我已经查到了,名为阴阳吸魂咒,是一种极为歹毒的咒术,在每天太阳升起和落下之时便会吸收你身上的一丝力量。

可惜师叔只能暂时去掉你的黑斑,无法彻底根治你的咒术,必须要再等一等。”

钟颖的哭腔渐渐停歇,她轻轻抹去眼角的泪水,看着苏凡。

“师叔,我确实在每天清晨和傍晚会虚弱一阵子,不过我都习惯了,能把脸上的黑斑去掉我已经很满意了,这咒术去不去除,我已经无所谓了。”

苏凡摇了摇头,一脸严肃地看着钟颖。

“这可不行,这咒术是一定要祛除的,等师叔有了消息再帮你解决,在此之前,你就安心修炼吧。”

“嗯!”

钟颖点了点头,十分乖巧的回答道。

又跟钟颖闲聊了几句,苏凡便让她先回去了,闹了这么一出,苏凡也没有心情再睡觉了。

正好趁这个时间把酿酒的法子写下来,到时候让丹云峰的那群肌肉男去酿酒。

酿酒的步骤很是简单,几乎人人都知道。

但最麻烦的就是酒曲的制作,好的白酒,没有酒曲,都是空谈。

苏凡先将酿酒的制造过程写了出来。

门卫老董和校花的小事说 第三章

“领死!”

炼狱大帝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动作,抬手便是一拳轰出。

恐怖的一拳,仿佛要将整个天地都给打穿。

这太可怕了!

这就是大帝。

在这一瞬间,各大大世界的强者纷纷苏醒过来,将目光投向幽鬼大世界,眸中闪烁着震撼之色。

“怎么回事儿?”

“道禁还未结束,为何会有如此可怕的存在?”

“幽鬼大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

各种声音此起彼伏。

显然,所有强者都是被炼狱大帝的那一拳给惊动了。

这也是炼狱大帝有意为之。

他就是要告诉诸天万界的人。

他炼狱大帝。

回来了!

“不知死活。”

无华仙人看到炼狱大帝的那一拳,冷哼一声,并不慌乱,抬手在身前画圆。

嗡————

一股黑色的玄奥力量在虚空中凭空形成。

那一刹那,形成了一道肉眼可见的黑色圆阵。

咔咔咔咔————

紧接着,那黑色阵分裂成千百个。

轰轰轰————

接着,一只只恐怖的大手,从那黑色圆阵当中伸出,拍向炼狱大帝。

轰轰轰————

战斗瞬间打响。

炼狱大帝的一拳,在第一时间,便将第一只恐怖大手给轰散。

天地震颤。

整片天地,仿佛都要被打裂一般。

但这还只是开始。

那成百上千的恐怖大手仿佛没有个尽头一样,不断拍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