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笑话大全 爆笑简短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 第一章

苏盼盼三人从隔壁回到家时,柏蕙兰她们散步还没回来,倒是一直焦急等待的小狸小银迎过来,问道:“兽母,你们问到办法了吗?”

“我兽父,还能回来吗?”小狸忐忑的问道。

苏盼盼点点头道:“嗯!问到了,你兽父会回来的。”

“是吗?”小狸露出笑脸,“那就好。”

小银问:“那要用什么方法让其他几位兽父回来?”

“是这样的……”

苏盼盼把在龙青青家发生的事情跟两个崽崽说了。

“回兽世?”小银小狸惊喜了。

虽然不能回他们原来的家乡,但只要是兽世就好。

不过,蓝斯泼了他们一盆冷水。

蓝斯道:“你们激动什么,是我们回去,又不是你们。”

“凭什么?”小狸问:“凭什么我们不能回去?”

蓝斯说:“就凭你们妹妹还小,海拾兹虽然说他会照顾,但你们觉得他靠谱吗?要是妹妹遇见危险怎么办?”

小狸小银被问的哑口无言。

“好吧!”小狸道:“那我们就不回去了,在这里照顾妹妹算了。”

“你认真的?”小银问小狸。

小狸反问:“你看我像开玩笑的样子吗?”

小银摇摇头,小狸又对他道:“我劝你还是跟我一起留下吧!”

小银问:“为什么?”

小狸说:“咱兽世以前的雌姓你又不是没见过,不好看不说,脾气还不好,你想去那儿找伴侣?”

小银摇摇头,“不!”那样的雌姓,他敬谢不敏。

小狸摊摊手,“所以啊!你还是留下吧!”

小银点点头,“行!”

都商量好了,苏盼盼就随他们去了。

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 第二章

玄武突然想起一

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笑话大全 爆笑简短

件事。

他转过身,“小汤圆儿,你不知道傅霖渊现在躺在医院半死不活吗?”

小团团软绵绵的小身子倏地一颤。

黝黑发亮的干净墨瞳中写满了惊恐和不可置信。

小爪子猛的抓住了玄武的胳膊。

玄武:“嗷——”

小汤圆儿掐住他的肉肉了,好疼啊——

铺满似银河一般璀璨光辉的眸子里隐隐约约泛着水光,“柚柚的爸爸,肿么啦?”

玄武使者一本正经的描述那天的场景。

咳嗽一声,“这件事情还要从……”

小团团吸了吸小鼻子,奶叭叭的说道,“说,说重点。”

玄武哦了一声,“傅霖渊去港城赴厉枭的约,两人一起用餐的时候,餐厅发生了大爆炸。

傅霖渊和厉枭两个人都被埋在了地下,后来人倒是被救出来了,但是听说伤的很严重,我来这里之前,听到的最后消息还说他昏迷不醒的。”

小团团肉嘟嘟软绵绵的脸蛋上留出了两道泪痕。

很难过很难过的捏住小手手,“爸爸埋在地底下,好黑好黑,爸爸肯定超害怕。”

玄武使者摸了摸下巴。

他是不是不该告诉小汤圆儿啊。

她哭的……

还让人心里怪难过的。

玄武拍了拍小团团的后背。

一不留神就用太大力了,没有任何防备的小团团被拍到了地上。

莫名其妙摔了个狗吃屎的团团:“???”

玄武轻轻咳嗽一声,说道,“你不用太担心了,傅霖渊肯定会没事的,毕竟祸害活千年。”

小团团四个爪爪并用。

才从地上爬起来。

拍了拍小屁屁上面的土沫沫,小团团抬起脚脚,踢了玄武一下。

奶凶奶凶的指着玄武,“不许说柚柚爸爸的坏话,柚柚超凶哒,嗷呜——”

玄武拍了拍胸膛,“我好怕怕哦。”

小团团傲娇的哼了一声。

哒哒哒跑去了书房,“尖尖牙爸爸,出大事啦呜呜呜——”

珞珈刚刚听到小团团的声音,房

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笑话大全 爆笑简短

门就被打开了。

映入眼帘的,是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涸的团子,眼睛红通通的像是小兔子一样。

珞珈猛的站起身。

三步做两步冲到小团子面前。

蹲下来。

微微弯起食指,轻轻的给小团团擦了擦脸蛋儿,“谁欺负你了?珞小八?”

小团团摇摇小脑袋,“尖尖牙爸爸。”

珞珈:“嗯。”

小团团抬起肉肉的小胳膊,扑进了男人怀里,“尖尖牙爸爸,柚柚的爸爸被埋在地底下,然后……”

珞珈眼睛一亮,“死了?入土为安了?什么时候的事情?真让人开……难过。”

小团团啪嗒啪嗒的点点小脑瓜,“柚柚也好难过吖……”

说完,小团团脑袋一怔。

后知后觉到不对劲,“不是啦,爸爸没有死翘翘哦,爸爸在医院,受伤伤了。”

珞珈浅褐色的眸瞳中闪过一抹遗憾,“是么?没死啊……”

小团团嗯哒嗯哒点点头。

爪爪对对戳,小小声音说道,“柚柚阔以回去照顾爸爸嘛?”

珞珈:“……”

他抱起团子。

走到书桌前。

自己坐下。

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 第三章

筹备婚礼,绝对比想象中要复杂很多。尤其明家的婚礼,对于明腾来说,不仅仅只是一场婚礼,亦是他人生新的起点。

早上六点刚过,秦澜下楼时就看到沙发里有人。她倒了杯咖啡端过去,明腾面前放着很厚的一摞纸,被他随手勾画。

“这么早起来?”秦澜端着咖啡杯坐下。

明腾把最后那张纸写好,转而推到她的面前,“妈,您帮我看看,还缺什么东西?”

他递来的纸页少说也有十几张,秦澜一张张仔细看过,笑着点点头,“应该没有问题。”

顿了下,她笑眯眯开口,“锦安说,他今天让人把他和南南结婚时准备物品的清单送一份过来,到时候你再确认一下。”

“那就好。”明腾松口气。

“要不要咖啡?”

“谢谢妈。”

秦澜递给明腾一杯咖啡,声音低下来,“小腾,你用不着太紧张。”

明腾抿口咖啡,有些无奈的甩甩头,“我真的有些紧张了,而且这么多年以来,我很久都没这么紧张过了!”

“呵。”

秦澜淡淡一笑,语气温和,“耐耐是个单纯又可爱的女孩子,以后有她在你身边,我和你爸爸都会很放心。”

明家只有明腾一个独生子,自从当年夏夏的事情后,这些年明腾都没有再打算结婚。身为父母,到底放不下儿女的终身幸福,幸好最后的结局转向好的方面。

明腾笑了笑,眼神渐渐温柔下来,“当年夏夏和孩子的离开,曾经让我怨怼所有。可是今天遇见路耐,我才明白,原来所有的失去,都是为了下一次的拥有。”

听到他的话,秦澜欣慰的点头,“小腾,我们祝福你。”

“谢谢。”

距离婚期将近,路家上下也是忙忙碌碌。嫁女儿同娶媳妇,那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情。路太太每天都在为女儿的嫁妆操心,每天也都在偷偷抹眼泪。

有几次被路耐发现,但她也不敢说破,生怕惹来母亲更多的伤心。

市中心百货公司三楼,路承西手里捏着购物清单,正在一样样买,然后一样样勾掉。

江姜站在他身旁,帮他参谋。他们身后还跟着两名助理,把买下来的东西随时搬走。

“江姜,你说餐具买什么颜色好?”路承西是个大男人,对这些东西没有研究。只不过母亲交待他的事情,他必须要完成。

江姜目光扫过货架摆放的样品,最后指向一套白色骨瓷鎏金的餐具,“这个吧,样式简单大方,适合各种场合。”

路承西满意的点点头,吩咐店员,“就要这套。”

“好的,路少。”

店员转身去拿餐具,路承西想了想,又把店员喊住,“这套餐具要两套一样的。”

“是。”

店员兴奋的走远,江姜不解的走到他身边,问道:“为什么要买两套?”

路承西耸耸肩,表情有此怅然,“路耐在家里没有做过家务,她做事慌慌张张,以后要是洗个碗,还不得经常打碎,买两套都不够她摔的。”

闻言,江姜顿时挽起唇。

“这丫头在家任性惯了,以后嫁过去,也不知道明家的人会不会嫌弃她?”

“承西。”江姜上前一步,轻轻挽住路承西的胳膊,道:“其实你是个外冷内热的男人,哪怕你嘴上总对路耐凶巴巴的,但你心里真的很疼她。”

路承西干笑了声,“我是希望这丫头赶紧嫁出去,等她走了家里安静了,我们就可以结婚了。”

“……”

江姜脸颊微微飘红,被他说的心跳加速。

不多时候,助理们拎着大包小包继续往车上装东西。路承西在银台刷卡结账,江姜站在楼梯口前等他。

“宁沉,我的冰淇淋呢?”

前方有道清脆的女声飘来,江姜觉得耳熟,下意识抬起脸看过去,果然见到一张熟悉的脸庞。

一家婴儿用品店铺门前,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子,长发垂肩,五官精致,正在不高兴的打电话。

她虽然侧着脸,但立体漂亮的五官,依旧吸引人的眼球。

江姜眨了眨眼,显然意外会在这里遇见她。

须臾,有位由远及近的男人,步伐稳健。不过男人明显有些着急,三步并作两步朝这边过来。

“巧克力的吗?”宁沉手里托着个甜筒冰淇淋,笑着走到爱妻身边。

宁璇撇撇嘴,拿过冰淇淋后,迫不及待伸出舌头舔了口,“哇,好吃!”

说话间,她偏过头看着身旁的男人,笑的一脸满足。

宁家少奶妈不久前生下一对龙凤胎,喜讯曾占据湖城新闻头条,如今谈论起来大家依旧透着满满的羡慕之情。

不过宁璇产后身材恢复的很快,腹部平坦,四肢纤细。

“少吃点。”宁沉皱眉,却见面前的人没有停下的意思。他没有办法,只好低头同她一起吃。

妻子产后不久,身体还在恢复阶段,他担心她吃坏肚子。

“唔。”

宁璇举着手里的甜筒往后躲闪,轻斥道:“你好讨厌,抢我的冰淇淋。”

闻言,宁沉勾起唇,“是吗?那我还可以再讨厌一些。”

话落,宁璇的嘴角便被身前的男人吻住。

江姜咻的收回目光,脸颊一下子热起来。

“结好帐了。”路承西走过来,见到江姜目光直勾勾往前方看。

“怎么了?”他顺着江姜的目光看过去,恰好也见到前方那两个人。

“她就是宁璇吧。”江姜轻声开口。

路承西点头,“是她。”

“她本人比电视上看到的还要漂亮。”

路承西眼神一动,并没回答。

冰淇淋终究还是被身边的男人抢走,宁璇气的撅起嘴,下巴往脚下轻点,“我的鞋带松了。”

宁沉知道她因为冰淇淋不高兴,却愿意纵然她的这些小脾气。

“没关系,我来。”

说话间,宁沉便弯下腰,蹲在宁璇面前,动作轻柔的帮她把松开的鞋带整理好。

周围人来人往,不时有人看过来,并且指指点点。但宁沉丝毫不受影响,依旧专心致志的低头,为妻子把鞋带挤好。

原本皱眉的宁璇,看到丈夫温柔细致的动作,红润的唇瓣逐渐上扬。她伸手抓住宁沉的五指,与他手指交扣,“好了,我们回家吧。”

宁沉有力的手臂圈住妻子的腰,薄唇贴在她的耳边,笑道:“以后每个周末,我都偷偷带你出来吃冰淇淋好不好?”

“真的?”宁璇立刻星星眼。

宁沉拥着爱妻,眼角眉梢都透着暖意,“真的。”

“老公,你最好了。”

“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不许说出去。”

“好的好的,我肯定不说。”

前方的两人相拥走远,江姜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不自觉跟着弯起唇。他们之间流露出来的幸福,足以感染到身边的任何人。

“电梯来了,我们走吧。”路承西牵过江姜的手,带她走进电梯。

开车回去的路上,江姜一直都没说话。路承西几次偷瞄她的脸色,整个人变的紧张。

不久,车子停在别墅门前。江姜解开安全带,却被身边的男人一把抱过去。

“承西,你……”江姜大惊失色。

“你先听我说。”路承西按住江姜的嘴巴,打算在她质问前主动开口,“我以前确实追求过宁璇,但她没有答应,她不喜欢我!”

深吸口气,路承西鼓足勇气重新说道:“我是喜欢过宁璇,不过那种喜欢,和我对你的喜欢不一样。”

江姜眨了眨眼,“怎么不一样?”

“唔。”

路承西挠挠头,俊逸的脸庞一片愁容,“这个怎么形容呢?反正就是不一样的喜欢,你和她完全是不一样的性格,她比较现代,而你……”

“而我怎么样?”江姜故意问他,“我很古板?无趣?老土?!”

说到后面,路承西发现不对劲,脸色都白了,“不是!当然不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