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她一浅一深的走动:乳妇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抱着她一浅一深的走动 第一章

“在哪?!”

陆诚眉梢猛地一挑。

好家伙。

这张怀义隐姓埋名这么多年,总算是被自己给找到了!

徐翔开口道:“我根据您提供的情报,调查张锡林和张楚岚的名字,果然让我在一处名为湖村的地方,发现了两个人的档案。”

“这湖村,就位于天津市的一处郊区。”

陆诚开口道:“你现在在哪?”

“我现在就在村子外,正盯着那张怀义呢,不过,我不敢靠的太近。”徐翔开口道。

陆诚道:“行,你就在那等着我,我现在就过来。”

“好的。”

陆诚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

旋即。

他看着一旁正在玩电脑的冯宝宝道:“阿无,走,有关于你身世的线索了。”

冯宝宝连忙起身,开口道:“真的么?”

“我还会骗你不成。”

两人没有多耽搁,直奔天津的湖村而去。

数个小时后。

陆诚和冯宝宝便抵达了湖村外。

刚下飞机,徐翔便走了过来。

冯宝宝挥了挥手道:“狗娃子,几年不见,你的白头发又更多咯。”

扎心了……徐翔扯了扯嘴角。

想到冯宝宝的长生不死,他的心中登时五味杂陈。

当然。

现在他已经看淡了很多了。

毕竟——

他虽然成为了异人,不过却和冯宝宝始终不是一路人。

现在,他儿子都有了,对冯宝宝当初的那点念想,早已成为了美好的回忆。

陆诚开口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他知道,张怀义自从被追杀后,便隐姓埋名,变成了张锡林。

并且,还有了一个孙子,也就是《一人之下》的主角,张楚岚!

按照这条线索来找,果真是找到了张怀义的下落!

徐翔赶忙道:“刚才这张怀义还在房子外打坐,我不敢靠的太近,只能远远观望,之后,张怀义突然就飞去了后山的密林,我远远看到,好像有不少高手,也找到了张怀义的下落,想要对他动手,不过似乎被张怀义察觉到了。”

“我怕身份暴露,就没有靠过去。”

陆诚挑了挑眉头:“事情过去多久了?”

徐翔道:“没多久,就几分钟前的事,我还正思考,要不要跟过去看一看,您就来了。”

陆诚微微点头:“嗯,你在这呆着吧,我和阿无过去看一看。”

徐翔虽然有修炼的天资,但是天赋其实并不算太好。

修炼了这么多年,也就只有二流异人的水平而已。

这也算是他的极限了!

敢结伴来找张怀义的异人,其本身的水平,可能都是一流异人。

徐翔跟过去,非但帮不了忙,反而会拖后腿。

徐翔显然也考虑到了这一点,开口道:“好,陆董,您小心,要不要我再让组织其他人过来,将这林子包围?”

“不必了,这些都是顶尖的异人,想要围捕他们,光凭一个区的力量,还是不够的。”陆诚摇了摇头。

现在,哪都通在他的带领下,虽然已经成为异人界顶尖的势力之一。

但是,碍于现在异人越来越少,所以组织内的一流异人并不算太多。

一个区,顶多也就只有三四个而已。

这些一流异人,都在担任要职,不可能一下子都喊过来。

再说。

这毕竟是陆诚的私事,也不好调动组织内太多的力量。

不然,容易引起上级的注意!

没有再多解释。

陆诚直接带着冯宝宝,朝着不远处的密林走了过去。

在密林内往前走了几分钟。

冯宝宝面色逐渐凝重起来:“血腥味!”

陆诚精神力陡然席卷开来,看了眼前方的林子,开口道:“就在那,过去看看吧。”

冯宝宝则是跟在陆诚的身旁,快速的朝林子深处走去。

大概数分钟后。

两人赫然是看到,一具具尸体,躺在地上,已经彻底失去了声息。

陆诚看着这些尸体,眉梢微挑:“轩辕宗的长老魏极,火德宗的副宗主连城,上清派的长老邵秋……”

这些人,可都是异人界的元老级人物。

其中有不少,都早已步入了一流异人的行列。

没想到,竟然全部死在了这里。

就在二人观察这些尸体之时。

阵阵打斗声,便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陆诚收回目光,朝着打斗声来源的方向快步的走去。

此刻。

密林内。

张怀义正靠在一颗大树后,面容有些萎靡。

他的身上,有着一道道伤口密布,有些甚至还深可见骨。

在他周围,则是有着一个个形容各异,但是先天之炁都极为雄浑的异人!

这些异人,将张怀义团团围住,作出攻击的架势。

其中一个须发皆白的男子开口道:“张怀义,你已经中了我的寒冰掌,我劝你还是少动为妙,免得寒毒发作!”

张怀义冷哼一声:“哼,有胆子你们就上来试试,正好,我们这些甲申余孽,就一同死在这里,给后辈们留下一片干净的天地!”

“大言不惭,就凭你,还想拉着我们所有人陪葬?!”有人不屑道。

张怀义呼出口气:“我之所悟,不是你们可以想象的。”

“管他这么多,先将他抓住再说。”

“没错,一起上,他中了我的寒冰掌,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哼,陆诚和马本在我们没办法动手,现在就只能靠他,才能打探出剩下的奇技的下落了,大家伙千万别留手!”

刹那间。

张怀义周围的异人,体内的先天之炁便猛地爆发而出,暴冲向张怀义。

一群异人各施手段,朝着张怀义攻击了过去!

张怀义周身也是遍布淡淡的金芒,丝毫不避让,甚至展开了反攻。

砰砰砰!

刹那间,狂暴的先天之炁激荡而起,令的周遭的古木都纷纷倒了下去,扬起大片的尘烟。

其余人见张怀义大有拼死一搏的架势,倒也没有和他硬拼,而是在攻击的同时,一边游走闪避,企图趁着张怀义虚弱之时,给予他致命一击!

事实也确实如此。

张怀义中了一式寒冰掌,体内的寒毒,完全靠他雄浑的先天之炁来进行压制。

现在,经过如此剧烈的战斗,他的体能,明显的衰弱了下去。

其余人也是身经百战之辈,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当下。

攻击的手段更加猛烈了!

张怀义却在此时,体内的先天之炁,轰然爆发而出。

竟然完美的避开了所有人的攻击。

同时。

阵阵雷芒闪烁,轰击在其中几人的胸口之上。

那几人被这雷芒轰中,顿时口喷鲜血,倒飞了出去。

其余人见此,纷纷面露极度讶异的神色。

抱着她一浅一深的走动 第二章

完美历578年,皆因“五行之战”造成洪水之劫,使得人族界的族人人纷纷逃离城池,散至各个族落。

人族界亦称剑仙之城,由剑仙长老派出的剑仙城城南驻守卫兵--金宵,向西北地区的妖族长老发出支援信号;

同时由法师大师-武承天率领门下弟子三千人,在洪水之源布下结界,以阻挡洪水侵袭剑仙城。

五行元素之战,给剑仙造成莫大的人员的伤亡和建筑损失是胃所不能企及。

洪水势头之猛,气吞如虎般,一下拍散了布界的众法师,结界顿时失去掌向,反作用力与洪水,水便顺势激起洪水65米,犹如天降洪水般,再次涌入城中,整个城池除了法力高强的NPC以及人民币玩家外,无一幸免与难。

法师大师-武承天背手驾着殒将腾空而站,在高度68的空中,静静的凝望着这片陪伴了468年得城池,在顷刻间毁于半边;风伴着水雾扑面而来,白色的法袍失去重力般随风飘荡着。

此时,卧室牛人轻身一跃驾上飞行器来到武承天身边,“禀告师傅,要钱等诸位师兄已倾尽全力,布下结界,耗时2个时辰,西北的救援不到,恐怕我们支撑不了多久,洪水太过凶猛,造成东北方面的山坡也轰然倒下,形式非常严峻...”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随我来”武承天屏气缓缓说道;

“报....”城南守卫金晨喊到,“西北援军,已开始动身,前来有妖族界妖娆、无双俩位郡主,镇守边界将领2007坏老虎将军,率领俩万六千大军前来增援,与今夜穿过疾风草原,明日寅时方能赶到“

赶到长老处的武承天和卧室牛人,刚好听到这个消息,“长老,师傅以及在座的大人,若要等援军到恐怕来不及,我们需要作出调整,据我所知”北蛮人原“原先也是我们人族军队,因犯错而驱赶至南面,北蛮人原善于狮子吼之功,如能得他之力振住洪水,再由我等师兄弟寒冰护体施出烈火炽翼推出洪水数丈,延迟时间,等救兵前来,不知此计当不当用”卧室牛人一口气讲完,环顾四周,眼神再次回到,座上的长老和武承天,看着师父拂袖绕身半圈,背到身后

抱着她一浅一深的走动:乳妇

,目光坚毅的看着诸位NPC大人以示肯定。

”牛人天师,说的极有在理,为今之计也只好如此,卫兵你等驾老夫殒将前去南面请来“北蛮人原”,让他们将功赎罪“,长老低沉的声音告知着人们他统领剑仙城也有500年有余。

接着“报...”城北卫兵吕青阳喊到,第三百三十六代,入室弟子,要钱高级法师身负重伤,由半空跌入水塘,不知去向。

”现在情况危急,卧室牛人,你协同药师宋雪晨,再派50人随你前去,到水源下端寻找要钱“武承天立刻做出部署道,

武承天之所以如此着急,也是十分在理,第三百三十六代弟子,便是他同族同根亲哥哥的儿子,即他亲侄儿,武要钱。

剑仙城里的洪水流向了茫茫的疾风草原,此时妖族援军也在穿越疾风草原,前方山坡聚集许多蜘蛛怪,不知所谓何事,”姐姐,我们要不要去看看那边发生什么事,“无双郡主对妖娆郡主说道。

抱着她一浅一深的走动 第三章

任因久心中一阵大骂。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都不懂,真他么害人害己!

要不是打不过,杀了他的心都起了!

面对任因久如此爽朗的回复,大哥大里的骂声更激动了。

“你条扑街咩意思,#&@#&#Q@……”

任因久被骂得眉心一跳一跳的,恨不得伸手穿过电话一把掐死那混蛋!

但在几位警员的目光注视下,

令周围几位警官很失望的是,话里话外但都是人身攻击,一点违法内容都没有。

看听不出什么有用的情报,警员淡定的挂断了电话。

“阿SIR,我是受害人啊,要不要玩得这么过啊!”

任因久不满的拍着桌子。

桌子对面的警员嗤笑一声:“受害者?开什么玩笑,忠义社的龙头,会是什么受害者,老老实实说吧,你昨天在姚家那边做什么,这次的袭击,跟你有什么关系!”

“阿SIR,你别乱讲话啊,小心我告你诽谤,咩忠义社,我是忠义商贸公司的董事长,跟社团没有关系的!”

任因久大为不满的拍着桌子:“我是合法纳税人,你们已经无缘无故拘留我超过12小时了,我公司那边还有大把事做,快放我出去!”

“任因久,我们有权怀疑你跟这个枪击案有关,想出去?等足48小时再讲吧!”

这几个月来,港岛多了很多跟社团名字差不多的公司,从事的都是些商贸交涉或者财(放)务(贷)类的行业。

一般龙头就是董事长,大头目就是高层,员工都是小头目。

出去外面做事被抓的时候,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合法商人,正经生意人,个别有钱的被抓的时候还叫嚣有什么跟律师谈……

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搞得这段时间警方抓人问口供的时候,明显难度高了不少!——毕竟是依法治港嘛,小警员们对法律条款这玩意,还是挺忌惮的。

至于普通社团成员?抱歉,公司资金有限,工资福利待遇那些还没下沉到那个级别!

…………

审问室旁边的办公室里,几个督察正在低声交谈着。

“资料给他没?”

“给他了,资料里面跟他侄子有关系的部分,我都抽出来了。”

“好,等过半个小时,再将那部分资料给他,等他看到其中一名受害者是个侄子的员工,一定会主动联系那边,到时候……”

几位警员,接下来的话没有说全。

一位警员感慨的说道:“真是不查都不发现,谁能想到,这次案件,竟然跟那个空降过来的领导有关系!”

对于上层想法一无所知的警员们,正在为了破案而努力着!

…………

听着耳边的忙音,李峰停下嘴。

再三确认自己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后,李峰畅快的哈出口气,爽得眉毛都在跳:“这种感觉,还真爽!”

这两天意外频发,资金大出血的压力压力都排解了不少。

有机会,可以考虑来多一次!

李峰默默的点了点头,决定等下午有课的时候再来多一次,

毕竟是自己搞出来的人设嘛,总要保持一下的。

正当他自得其乐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李峰以为是任因久那边打过来钓鱼的的,接起电话,吊儿郎当的说道:“哪位?有事快讲,无事速挂!”

“是我!”

话筒中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李峰忙换了副语气,爽朗的笑道:“标叔,忽然间打电话给我,有咩好消息啊?”

“好消息就冇,坏消息就有个,这段时间你做事注意一些……”

标叔打这个电话过来,也是想着自己快要背锅被丢去坐冷板凳了,提醒下自己的侄子,让他做事收敛点。

实权总督察跟闲职总督察之间的差别不止影响到他自己,更大影响的,是他的人脉圈!

以前在实权部门,李峰搞出事的时候他还有把握擦屁股,现在……

听见标叔这话,李峰眉头逐渐皱起:“标叔,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这语气……难不成,他跟深圳合作的事,暴露了?

“是我自己的问题,给你没什么关系。”

标叔顿了顿,叹了口气:“哎,早知道,就不叫你捐那两百万了!”

“标叔,都什么时候了,别卖关子了,有什么事,直说吧。”

李峰心中的怀疑,更加浓了。

标叔含蓄的问道:“没什么事,我这次打电话过来,只不过是想问下你,这段时间,有没有收到什么风声,动静比较大那种?”

“动静比较大那种?这段时间江湖上动静比较大的,除了我跟东星乌鸦有些少冲突之外,就是忠义信的王宝争龙头了。”

“我不是问你社团的事,我问的是,过江龙那种!”

港岛最大的过江龙,就是省港旗兵了!

难不成,标叔问的是这个?

是在婉转的问我跟神州的关系?

李峰顿了顿,笑道:“标叔,你侄子我是合法商人,跟过江龙怎么可能有关系!”

这家伙自认伪装得很好,可惜,演技太差,标叔一听就知道这家伙有事瞒着他!

“你知不知道自己每次讲自己是合法商人的时候,就是有事瞒人的时候……”

标叔叹了口气:“说吧,你是不是跟什么不应该认识的人勾搭上了?你忽然在老黄那边捐的两千万,是不是因为这件事。”

怕他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标叔特意说道:“我老实跟你讲,我现在在中区警署办公室这边,用的是公家的电话,虽然没有人敢窃听,只不过你讲话,都是要注意些!”

中区警署那边?标叔过去那边干嘛,难不成真的暴露了?

说没人敢窃听,但又提醒我注意些……他旁边有其他人!这个电话,是别人叫他打来的!

李峰瞳孔骤然一缩,笑道:“标叔,你真是钟意开玩笑,我一个守法公民,怎么会勾搭上不应该勾搭的呢,黄叔那边的捐款,我都是本着为社会治安稳定而……”

一听这冠冕堂皇的话,标叔就知道他想歪了:“别讲空话了,老实告诉你,我身边没其他人!”

“标叔,你误会了,我讲的都是真心话。”

标叔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不信,不怕老实告诉你,中区这边出了个恐怖分子,警务处长亲自下令调我过来负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