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大全 爆笑简短,几个老头玩弄我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笑话大全 爆笑简短 第一章

镜中仙?!

黄一峰和夜明不约而同对视了一眼,但是没童年更没时间看小说的沈沉影则是一脸茫然。

这个剧本空间世界,还真够丰富多彩的。

琼境心并非妖魔鬼怪,相反,他是个修士。

最令三位玩家掉下巴的是,他并非辫子朝生人,而是从魏晋时期一直活到现在的半超凡存在。

纵观琼镜心的一生,可以用这样一句话概括——他是幸运的,他亦是不幸的。

琼镜心生于大世家,从小丰衣足食,长得又丰神俊朗,可以说是那个年代的人生赢家了。但他不思红尘,一心求仙问道。

于某个契机,拜入集道家金石丹药之所长、修顿悟空灵之身的【空玄道】。

三十八岁那年,琼镜心走访了不少名山大川,寻找世外桃源。

对,没错,就是三位玩家小时候在课本上那个“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的世外桃源。

他找到了!

不过,这个桃源除了内部环境与诗文相似之外,其内居民并非寻常百姓,而是些避世修仙的修行者。

琼镜心顺利求得金丹,服下之后,他悟了。

这一悟便是三百年,琼镜心在梦境中足足睡了三百年。一觉醒来,物是人非。

不过,他并不在乎这些,一心向往着飞升成仙。

正如黄一峰开玩笑说的那样,琼镜心是个顶级自恋狂。

他闭门清修,没有任何社交,最大的乐趣除了看书,就是对着镜子自己与自己说话。到后来,发展到对着镜子下棋、饮酒、吟诗作对。

如此独自生活了数百年,堪称旷苦烁今的绝世大宅男。

直到有一天,他醉酒后一觉醒来,欲去屋外寻水喝,走到门边却如何也迈不出去。就像被一堵看不见摸不着的墙,给挡住了。

再之后,他才知道自己被困在了镜中。镜子所能照到的这一方小世界,便是他能活动的全部。

此时此刻正在前院观赏戏台子的那个琼老爷,也就是琼镜心口中的镜中仙,便是趁他酒醉后夺了本体,将他的原神困进镜中世界。

这一困,就是千年。他也想过去死,但是…

撞墙脑袋稀烂,太丑。上吊舌头都掉出来了,也丑。吞金、割腕、用纸糊脸…一千种死法,他都设想过了,没一样能死的美轮美奂的。

三位玩家听完琼镜心的哭诉后,心底升起一个念头:矫情如果会死人的话,这货早就灰都没了。

“行了,情况我们已经了解了。”夜明打断道:“那你说说,他有什么弱点,最好是能一击毙之的那种命门。”

“哎呀,不可不可。”琼镜心忙摆手,一脸惶恐道:“我与他虽神念分离,但却是同生同死。法师只需将他灌醉,我便可与他换回来。”

“这么,简单?”黄一峰不可置信,问道:“他不是今天下午才刚喝醉过嘛,你怎么不趁机换了?”

“非也非也,我自被他困于镜中,他便设了个【地支五预阵】将启明镜镇在了底下。”琼镜心指了指五条线交集点对应的地面,解释道:“还请法师将启明镜取出来。”

三人眼神交流了一波,夜明不动声色微微摇了摇头。

黄一峰和沈沉影很默契地掀开铺在地上的席垫,只见光滑的木地板地面,没有别的。

琼镜心似有些焦急地喊了句:“需起开地板。”

三位玩家心说,是不是傻,这大半夜的砸地板,你是怕引不起别人注意还是咋的。

正此时,不远处传来那个口音浓重的老管家的说话声。

“还原,撤。”夜明连忙压下手电的光,黄一峰和沈沉影则连忙将镜子和书册堆放回原来的位置。

迅速恢复完一切后,三人跃窗而出。并没急着走,而是挨着墙根听动静。

门打开又关上。

紧接着,灯火亮起,屋内五个人影。

煮茶、闲谈,聊的内容围绕着:小月楼明天唱什么曲目,此次诗魁大比看好哪几位才子,状元田在清这小伙子不错…

三位玩家听了好一

笑话大全 爆笑简短,几个老头玩弄我

会儿,都给听困了,屋内几人却越聊越嗨,大有扯到天亮的架势。

笑话大全 爆笑简短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笑话大全 爆笑简短 第三章

在欧阳晖的强硬命令下,周文育亲自领兵冲击,但狭窄的街道也就能同时容纳20几士兵冲在第一线,以血肉之躯撞在枪林中,死伤惨重。

周文育也不知道身边的骑兵换了多少遍了,一边躲避袭来的冷枪,一边奋力挑飞拒马,可为是艰难万分。

再次击杀掉一名壮勇时,周文育感觉出前面的压力突然一松,神情开始振奋起来,终于突破了。

定睛一看,原来主公欧阳晖竟然从后杀出,一举捣乱了桃源军民的阵型。

“杀”

来不及细想为何主公会在前面出现,抓住机会,一举冲锋,终于突破了西大道的防御。

来到欧阳晖旁边时,周文育才得知怎么回事。

原来周文育之前派兵从街道两屋中找进路的骑兵回来禀报,见主将不在,就禀报给了欧阳晖,说里面都是封闭的,没有通道。

欧阳晖一听小兵的汇报,心中却立马出现了一个主意,忙令后面的骑兵下马进屋,准备砸墙。

这些民居都是石木结构的,没有趁手工具的骑兵们还是费了一番力气的。

这些不用派去送死的骑兵捡了条小命,凿起墙来非常用力,倒也顺利凿穿数座民居。

之后的事情周文育就知道了,欧阳晖领兵从墙洞中穿越,直接出现在桃源军民中间偏后的地方,打了个措手不及,桃源军民守卫方阵几乎是瞬间就崩溃了。

付出巨大代价才突破西大道的骑兵们,没有时间感伤阵亡的同伴,在欧阳晖的催促下,朝镇长府而去,沿途没有阻碍,顺利无比。

不过,当欧阳晖到达镇长府时,见镇长府外墙上每隔一米左右就站着一名举着枪的壮勇或胆大的居民,忍不住破口大骂,口吐芬芳。

骑虎难下的欧阳晖断然没有后退的道理,他现在就指望在骑兵们阵亡之前,5000步兵能快点赶来。

来时3000骑兵,现在就2000多一点,几乎阵亡了三分之一。

“率先突破围墙者者,赏金千两!”

“击毁玉碑者,赏金万两,封将军!”

欧阳晖阵前空头支票乱喊,什么能鼓舞士气,就说什么,说得天花乱坠,热血沸腾。

受刺激的骑兵们士气狂升,嗷嗷叫着冲向镇长府,与外墙上的居民厮杀。

有外墙保护,本就居高临下,处于优势地位,略占上风。

欧阳晖见桃源镇军民据外墙而守,该怎么解决他们的优势?

“镇长府大门已经封锁,不用想,门后绝对堵住了,根本过不去。”

“优势就是高度,我让他没有高度!”

“周文育,快去拆周围的房子,将石头木料什么的堆在外墙前。”

欧阳晖现在是处于极度亢奋中,大脑超速运转,很快就想出了一个靠谱的办法。

周文育其实也想到一个办法,不过见主公已经出了主意,连忙应道,开始分拨手下去取物资。

很快,乱七八糟的物资开始在外墙间堆砌,高度也越来越高,形成了一匹战马可以奔跑的临时通道,但通道太窄,一匹一匹的上就是送。

“快,继续堆!”

欧阳晖见破敌时机快至,兴奋的难以自拔。

“华夏第一又如何,还不是要灭在我欧阳晖手中。”

通道变大,陆续有骑兵开始冲进墙内,不过进去之后战马哀鸣一声,瞬间被灭,骑兵也死的不能再死了。

原来管仲见外面开始堆石头木料,瞬间就理解了敌人的想法。

令何玉管理的救援队在墙内开始挖洞,也不用多深,刚好到马蹄关节处就行,密密麻麻的陷马坑出现,同时集结镇内不多的20几名精锐枪兵把守这个地方。

当骑兵跃进墙内后,马蹄陷入坑中,活活折断,骑兵摔落马下,被活活扎死。

欧阳晖不知道

笑话大全 爆笑简短,几个老头玩弄我

里面发生什么事情,见骑兵进去后就没了声息,料想里面还有他不知道的情况,不过这种时刻,就得靠人海战术了。

欧阳晖见填进去百人左右时,里面再有陷阱估计也用填完了,知道此时是关键时刻,开始令手下大将周文育冲锋。

“周文育,你上。”

“诺”

周文育深呼了一口气,右手长枪拖地,对身后为数不多的亲兵视死如归的说道:“准备冲锋!”

此时墙内陷阱坑已经被填的差不多了,虽然壮勇在不停的搬离尸体,但战马实在太沉了,清理起来速度很慢。

“完了,”何玉见墙外的大将准备冲锋,不由感觉到一丝绝望。那个大将如果突进来,这里面将没有一个能与之匹敌的。

“努力这么久,还是没有等到刘峰回来吗?”

就在此时,欧阳晖身后的西大道方向传来一声怒吼:

“典韦在此,谁敢与我一战!”

“典韦?”

欧阳晖闻言木然回过头,心脏也猛的跳动了一下,刘峰回来了?

转头才发现,原来是100多骑兵,身后没有更多士兵,才松了口气,将跳到喉咙的心脏又按回原来的位置。

“吓死我了”

“这些人我来处理,你继续冲锋,毁掉玉碑为第一要务。”欧阳晖见周文育似乎担心自己的安危,忙开口说道。

虽然欧阳晖觉得自己说话很正常,但在周文育耳中却听到了颤抖声。

当下不再迟疑,不顾身后不到百米的援军,催动战马,与十几位亲兵冲进墙内。

周文育躲过袭来的长枪,击杀掉眼前不值一提的小兵,成功跃进墙内,此时他才发现,地上都是陷马坑。十几位亲兵也相继跃进墙内,不过有些骑兵就没有周文育那么好的身法,被刺身亡。

周文育努力控制着战马小心落在地上,但地上实在到处都是坑,还有很多马尸。简直凹凸不平,猛然间落下麾下战马还是折了右后蹄。

“咔嚓”一声,战马痛快的嘶鸣一声,将周文育摔落马下,好巧不巧,正在落在管仲身前。

管仲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出,身前只有数位乡勇,被顷刻间就跃起的周文育瞬间击杀。

其实周文育落马时就注意到这位明显是指挥一般的人物,借助战马摔落得力量,用枪一点,改变方向,飞落到管仲面前。

成功击杀过几名乡勇后,挥枪刺向还未反应过来的管仲,直指喉咙。

眼看就要击杀掉核心时,周文育眼前出现一道人影,挡在了两人之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