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着腰撞进去bl文库|黄的让人湿的高嗨段子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按着腰撞进去bl文库 第一章

完事了,又可以长出一口气。

话说,结局,始终是让我纠结的部分,总觉得怎么写都不好,最后这大结局,可当真是一个字一个字写的了。

至于这个结局,我写东西一向不喜欢把什么东西都写绝,始终觉得留下一部分余地才好,因为故事的结局在你们心里,只有你们觉得故事结束了,那才是真的结束了。这也是受某漫画家的影响,只不过想要达到他那种境界,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只能说,继续努力吧!

这本书,带给我很多,这点毋庸置疑!同时,也让我学会了很多东西,这对于我以后在写手这条路上会有很大帮助,比如这本犯下的错误,下本就努力不要再犯了。

自从写书以来,始终坚信着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进方式,我一直努力在做,一直到这一本,总算是踩出了一个比较坚实的印记,希望下本的时候,能够再踩上一个,而不是一脚下去,软软绵绵的半点痕迹都留不下。

想要做到这一点,还需要各位的支持,不过目前,容我休息一段时间吧。

当然,新书早就已经在准备了,从构思到大纲目前也有了头绪,只是因为这一年来身体不是很好,所以需要修养一阵子,因此新书不会立刻就发,如果没意外的话,三、四月的时候新书就会与大家见面。

而新书的类别……还是仙侠!

大致就是如此,咱们过阵子再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按着腰撞进去bl文库 第二章

cpa300_4();击杀两头妖魔费了一些时间,然后李建风迅速遁走,寻找隐秘的地方恢复实力。Δ』看Δ书』Δ阁.КanShUge.CO

不久,就有几人来到战斗的地方看了一眼。

“这里经过一场大战,动手的人实力很强。”一人判断道。

“能找出来向哪里遁走了吗?”旁边一人魁梧男子问。

“这人恐怕擅长速度,不好追蹤。”

“那就算了。”

几人很快离去,继续寻找目标。

李建风在一处隐秘的地方休息了一些时间,然后便马上离开,重新找了一个地方恢复。

片刻之后,他的实力得到完全恢复。

“该继续了。”他笑道。

随即化作一道剑光,向别处遁去。

到了这个时候,岛上到处都在爆发大战,激烈程度远超之前,毕竟留下的都是绝顶强者和顶尖妖魔。

人类与妖魔厮杀,人类与人类拼杀,屡见不鲜。

人类的实力还是胜了一筹,不断有顶尖妖魔被围攻杀死,便开始有人类之间惨烈厮杀起来,程度更加剧烈。

李建风就遭遇到许多次袭杀,很快以剑遁闪去,不与他们硬碰硬。

但随着妖魔逐渐减少,他也必须得加紧解决竞争对手,否则无法杀死妖魔,也就获得不了更好的成绩。

“有种不要逃!”

中年男子大吼,想要前方的李建风停下来。

李建风不为所动,直到来到了一处冷僻的地方,然后才停了下来。

中年男子看到李建风停下来,也明白了,冷笑道:“原来是找一个好地方,正好,我也不想其他人来打扰。”

“你独身一人竟敢追上来。”李建风试探道。

中年男子大笑:“我见过你出手,也就会逃,如果正面厮杀,肯定不是我的对手。”

“看来你不是无故找上来。”李建风了然,“只不过太有自信也是个问题。”

“是么。”

话未说完,中年男子猛然出手,哗啦啦一条大河出现,迅速向李建风席捲,滔滔大河,无比沉重,其中的每一滴水都重若万钧。

剑气龙罡!

一剑斩在大河之上,溅起无数水花,但并没有将之斩成两半,大河威能浩蕩,滚滚而下。

李建风立刻穿梭空间,闪避大河攻击。

大河马上向他追击,所过之处,带给空间巨大压力,让李建风的闪避变得不那么容易。

中年男子得意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擅长空间之道吗,但你不过掌握一些皮毛,只是如此,你今天就将丧命于我手中。”

中年男子的攻击对于空间有一定威胁,所以才能影响李建风的动作,带来压力,李建风立刻明白这点,但并没有觉得有什么,有很多奥义的力量精深之后的确是能影响空间的,他怎么会不知道这点。

这时,河水猛然上涨,扑面而来。

瞬间,百道剑气龙罡斩了过去,骤然加速到五倍光速,斩在了河中,顿时大河暴起,爆响不断,一部分河水瞬间消失。

百道剑气龙罡就是百处河水消失,使得大河变得支离破碎。

中年男子脸色一变,默察片刻,知晓了缘由,原来是他的大河是被李建风斩断了空间,河水都流入了空间,所以造成了断流。

“百里滔滔!”

中年男子再次催动水之奥义,无数河水生出,融入到大河中,补足了河水,并且比之前更壮大。

“去!”

他一指李建风。

大河涌动,淹没周遭,步步为营。

李建风故技重施,再次将大河斩的断流,使得大量河水消失,威能减弱。

中年男子也重新补充河水,让大河威能再涨。

几次之后李建风发现,大河在一步步壮大,虽然之前被他断流,但总体而言是在增长。

并且,那些被断流的河水在空间中涌动,似乎要突破空间。

中年男子赫然能够操控那些被断流的河水。

那些被纳入空间的河水也给空间增加了压力,使得李建风穿梭空间变得不再顺利。

中年男子这一招的确是很厉害,潜移默化之中就要佔据优势。

但李建风也并不是毫无建树,他在穿梭空间的过程中,在更大的範围内,已经稍微改变了空间压力,还对空间摺叠,使得周围的空间发生了他所期望的变化。

那大河佔据一片地方的优势,但在更大的範围内,李建风是佔据优势的。

中年男子此刻还毫无所知。

他躲藏在大河中,被无数河水包裹,李建风暂时也伤不到他,但只要斩了他的大河,那他就没有了倚仗。

中年男子自以为得计,不断增加自己优势,却不料他已经被设计,陷入到李建风的空间之阵中。

这只是普通的空间阵,起到迷惑,增强压力的作用,但对于无法真正破解空间奥义的人来说已经足够了。

中年男子控制着大河席捲过来,所过之处,空间震蕩,无法轻易穿梭。

但李建风没有穿梭空间,而是斩出了无数的剑气,这些剑气统统涌入到大河之中,每一道剑气都达到了光速,在河水之中穿梭,动摇空间,改动空间。

就看到片刻之后,大河发生剧烈的动蕩,其内的空间紊乱了。

中年男子脸色变了,察觉到空间问题,不过他马上又冷笑一声,喝道:“冰河世纪!”

只见滔滔大河之上升起了无数的气雾,一股寒气扫蕩而出,转眼间就见大河冰封,凝成了一条冰河,这寒气似乎就连空间都冰冻了,以至于其中的无数剑气在一道道的崩裂。

按着腰撞进去bl文库 第三章

三更夜半,月明星稀。

南轩学舍坐落在青山下,一横排各式各样的连绵建筑,安静无声的藏在黑暗里。

秋月的新辉落下,濛濛的光亮铺在一处处静谧的院子中。

从天上向人间看去,学舍内,偶尔有几粒橘黄的烛光。

暖暖烛光与冷清月辉掺在一起,二者交界处隐隐约约的模糊,就像是要融化在这一片夜色中一样。

而某处,不久前改名为东篱小筑的院子里。

亦有一间学子屋舍,是其中之一。

北屋与往常每夜一样,窗内灯火依旧。

透出橘光的半掩纸窗内,堆积了一叠叠纸稿、一座座书山的桌案前。

一个黑发随意束起的年轻儒生,正一只手肘撑桌,曲指的手背,支着头,安静闭目。

身子不时的微微晃晃。

另一只摊开在桌上的手旁,有几片黄灿灿的杏叶,上面似乎写着些字句,静静的躺在桌上。

桌上的一盏

按着腰撞进去bl文库|黄的让人湿的高嗨段子

烛火,将男子与书桌上物件的影子,一齐投在了墙上。

突然,影子纷纷晃荡,是那粒橘火在舞动。

被窗外吹来的一阵秋风扰乱了似的。

屋内光影交错。

刹那间,赵戎眼睛一睁,手放下,身子后倾。

他愣愣盯着杂乱的书桌,目光从枫叶上扫过,又转头瞧了眼溜入凉风的窗扉。

赵戎的眼眸,明亮若星子,似乎点亮了橘光昏沉的屋内。

只是他眼底还带着些慵懒的睡意,恍恍惚惚。

赵戎晃着脑袋起身,关上了窗扉,回到桌前重新坐下,两只手用力揉了揉脸。

他刚刚差点又睡着了。

这几日也不知是不是太过操劳,深夜人静之时,总是卷来一些轻微的睡意。

昨日下午,在给率性堂学子们布置好作业,在宣布了早就计划好的补课事宜后,赵戎便悠哉的回返。

夜里,他再次冲击奇经八脉。

之前已经成功破去了五条奇脉,如今还剩下三条,分别是阳维脉、阴维脉、冲脉。

借着前几日,从朱幽容那儿喝到的第五杯正冠井水的后劲,他这几日都在冲击‘冲脉’,且成效斐然。

今日夜里的进展也不错,赤色小蛇哪怕还没有化龙成功,但是效果威力也不是之前能比的。

‘冲脉’内的那处雄关,突破在即。

不过赵戎也吸取上次经验,没有急着来,而是分阶段进行,用几夜的功夫稳打稳扎。

因此在完成当日的进度后,他便适可而止的停了下来。

上次操之过急的教训,依旧历历在目,若是再出问题,谁知道还能不能听到,那奇怪的梦里琴声,否则亏大发了。

按照现在的进展,这样保持下去,中途再喝几杯正冠井水,赵戎有把握在中秋之前,晋升扶摇……

此时的屋内。

赵戎看着晃动的橘火,微微皱眉。

刚刚差点又要入睡的迹象,让他暗暗生出些警惕。

按照赵戎修行登山以来的经验,这个境界的山上人,大半旬不困都是正常的,打坐即是休息,第二日精力充沛。

最近也没修行过猛,白日不觉的多少疲惫。

只是刚刚的困意是怎么回事,好像还隐隐梦见了些什么,似乎是一些满是笔墨线条、黑白二色交织的画面……但是还没有看见更多,并搞清楚,便被凉风唤醒了。

赵戎揉了把脸,嘴里嘀咕了几句,摇头。

这几日冲脉要更加小心些了。

不过,今日又到休沐日了。

不知想到了什么,他一笑,随即伸手。

桌头有一堆堆如小山般的纸稿,字迹各不相同,赵戎继续取过一份,在橘光下细看一番,提起朱笔批改。

这些都是正义堂和率性堂学子们的功课作业。

烛光之中,赵戎低着头,手上写写停停,侧脸专注。

只是写着写着。

他时而眉头一皱一松。

时而轻轻颔首,手腕勾勒一笔。

时而眉头一扬,嘴角勾起,手上落笔的动作都轻快了些。

不过,也有的时候,赵戎会忍不住两手展开一张宣纸仔细凝眸细瞧,皱眉吸气,然后作势欲把这污眼睛似的

按着腰撞进去bl文库|黄的让人湿的高嗨段子

字,给撕了。

但是,在忍住了冲动,糟心了一会儿后。

他都会起身在屋内来回打转的走几圈,低头思索着些什么。

然后回到到桌前,重新拿起那副‘要他老命‘的字,从头到尾再看一遍后,提笔,聚精会神的写着,让字主人如何改进批语。

这些是赵戎自从做了两个学堂的书艺课助教以来,每夜都会做的事,但是这段日子频繁了些,因为大考快到了。

虽然白日里的书艺课上,是’快乐教育‘,带两堂学子们四处游玩。

但是就像他之前与顾抑武坦诚的,书法要义在于’领悟‘与’工学‘。

二者缺一不可。

平日课上是让他们‘领悟’,课下给众学子们布置的功课,就是‘工学’,让他们刻苦练习。

并且,赵戎虽然课上很少讲笔法奥义。

可是,学子们交上来的每一份功课,赵戎都是认真的用朱笔批注。

而且他还根据各个学子情况的不同,在每一份功课的评语中指点迷津,圈出不足,

有时甚至还不厌其烦的洋洋洒洒写了几千字的改进建议。

也算是因材施教。

而这些课下背后的工作,已经挤占赵戎课后的大多数时间了。

这也是为何冲击‘冲脉’,要分阶段数日去完成的缘由之一。

至于他这番通宵达旦‘工作’的效果如何。

赵戎轻轻一叹。

正义堂那儿的效果是挺好的,但是自家率性堂这儿……

并不是说,前一个学堂之中,让他入眼的字,相较后一个学堂多。

而是说正义堂学子们进步的速度,整体比率性堂学子快。

目前来看,率性堂的整体书法是要好些。

其中,赵戎还发现有不少同窗,字写的确实不错。

比如李雪幼。

一手清秀娟雅的书法,让赵戎颇为欣赏。

而且一些批语中的指点,她拿到手后应当是认真看了,每回都在进步。

赵戎只觉得是字如其人,秀雅细腻……

比如鱼怀瑾。

虽然书法匠气太重,但是底子确是极好的,将朱幽容的字学去了不少。

没少苦练,工学这一块倒是没太多问题了。

若是能再添加些灵性,也就是‘领悟’,那便更好了。

不亚于画龙点睛,只是这一点灵犀,又恰恰是最难的。

赵戎觉得,也算是字如其人。

一板一眼的刻执,这很‘鱼怀瑾’……

再比如……范玉树。

赵戎刚认识他那会儿,就发现这位看起来不靠谱的好友,竟然还会一手俊逸不俗的草书。

范玉树的字迹,颇为潇洒飘逸,却又带着些规整。

用笔讲究,但是在法度之内却自由奔放,都有些‘行草’的意味了。

也不知平日里连功课都懒得抄的这货,是怎么练出来的。

难不成,玉树兄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悬梁刺股的奋斗史?

还是个宝藏男孩不成。

至于是不是和写情书一样,为了那位叶姑娘练出来的。

赵戎觉得这个可能性颇低。

因为书法一事,特别是这一手不俗的草书,与规规矩矩的楷书不同,是要日就月将的锻炼的,难以速成

而据他所知,玉树兄和那位叶姑娘,以前的感情似乎是挺好的。

和他与青君以前类似,是青梅竹马的那种。

这二人的渐渐疏远,好像也只是近年来的事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