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刺激的交换夫妇小说,被老头玩好爽快受不了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最刺激的交换夫妇小说 第一章

这是一本烂书,如果有人真的看到了这里,那么我要向你说声抱歉,这本书,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浪费了你们的时间。

更糟的是,它并不是从头烂到尾的,或许刚开始有读者看到这本书的时候,还能得到一些感动,一些体会,一些能够从书中获得的好的东西。

这些东西构建起来一个虚幻的表象,使人产生了一些期待,期待它到最后会给大家一个惊喜,会成为某种闪耀在记忆当中的明珠。

很抱歉,我辜负了大家。

一些内容有辩解之嫌,所以对我深恶痛绝的某些读者,看到这里的时候,若能感受道我道歉的诚意,便可以停止了。

还有一些读者,若是想要继续了解一下故事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那么就请继续往下读。

我想要与大家一同梳理一下,故事最初的脉络,以及它为何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对于《风起罗马》这本书,我有着和大家同样的遗憾,遗憾常常因为某种缺失,而《风起罗马》的缺失,就在于它本不该是这个样子。

在我最初的计划当中,故事的格局是宏大的,它将汇聚欧洲近代历史中所有称得上重大的历史事件,数百年中的风云变化,尽现于一册之中。

以‘欧根’这个小人物的视野为窗口,带领读者们一览那时的历史风貌,时态变迁。

欧根,本该是电影《阿甘正传》里一个像阿甘那样的人物,所有的重大历史事件都围绕在他的四周,因为他的出现而变化,被他主导,或者受他影响。

所以从一开始,我就并没有打算搬用一段完整的欧洲历史,而是准备只将历史事件摘取出来,重新编排事件发生的顺序,找寻他们之间的关联,并且围绕着欧根,进行新的塑造。

毫不夸张的说,主人公欧根的一次穿越,就相当于是穿越到了另一个平行世界当中,这个平行世界和我们的世界相似,但实际上没有任何的关联。

在那个世界里,诺贝尔发明的有可能不是炸弹,而是治病救人的药物,查理六世也有可能不是一个软蛋,而是一个雄才大略忍辱负重的枭雄。

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这些话并没有办法在书里之说,只能让读者去体会,我也在许多地方都给出了暗示。

但不知为何,看评论区里的内容,还是有许多读者揪着历史事件的错误不放,注意力不在故事当中,而是专注在寻找书里和历史不相符的瑕疵,并且将之摆出来展开不遗余力的抨击。

对此我也是无话可说,的确,在欧洲历史这方面,我的了解十分有限,基本上只相当于是高中生刚刚经历过高考的那个层次,也就是,该忘的都已经忘的差不多了。

因为知识的局限性,很多情节在描写的时候,我只能通过一边查阅书籍,一边看着百度里的资料,一边写下去。

我以为另一个世界这种说辞,能够掩盖文章当中出现的一些细节性的错误,可惜事实证明大家并不买账。

这其中,我的确有知识储备不足的错误,不该在未经充分准备的前提下开书,对此,我只能向各位道歉。

同时,我也期望读者能够更加包容一些,不要去较真那些本就无关紧要的事物。

第二个问题,则是关于故事侧重点的,很多读者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花费大量笔墨去写关于黑死病的事情,黑死病世界在全书当中占据了一多半的篇幅,实在是没有什么必要。

对于这个问题,我是真的感到十分憋屈,因为我其实还有很多的内容没有写出来。

按照计划中的设定,欧根在整个过程当中,一共要经历四个阶段的故事,先是宗教,再到政治,然后是思想文化和经济,最后则是科技。

在这四个阶段当中,每一个阶段又由俩样主要事件相互推动递进,欧根在这俩样事件之中来回折腾,最后得到一部分资源作为自己的储备。

黑死病事件,事实上只是第一个故事阶段当中的一部分事件而已,在这个阶段中,欧根将通过对抗黑死病,为自己积累下充足的名望,并且树立一个光辉灿烂的形象,然后再由他亲手推动宗教改革,并且乘机将一部分宗教力量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和计划中的全书比起来,黑死病事件真的不算庞大臃肿。

在我想象里,如果这本书能够写一千俩百章,所有计划中的部分都表达出来的话,黑死病事件必然会是一个亮点,结构上也就会相对合理许多。

因为黑死病,在整个欧洲大陆上,绝对是一段令人不堪回首的记忆,本着小说就是让人虚幻的实现愿望的原则,我希望能yy一段黑死病被战胜的历史,给读者带来一些愉快的情感体验。

可惜操作不当,这部分内容最终没有令大伙满意。

最刺激的交换夫妇小说 第二章

越是问不出什么来,人心就越是惴惴不安,太庙的门敞开着,阴森森的大殿内隐隐可以看见历代大清帝王的牌位。

此刻就好像全大清国所有驾崩的君王都在盯着这些人一样,在场所有高等贵族全都如芒在背!

就在这时候,大殿内突然响起太监的声音“陛下驾到……跪!”

刚刚在太庙内跪拜沉思祈祷的同治帝走了出来,脸色铁青的看着这六十多名八旗内部顶级的贵族。

椅子就摆放着汉白玉台阶的边缘上,顺着三层高台向下扫去,一群王宫贵胄跪拜在地一动不敢动!

载淳冷笑裹了裹自己身上的披风,一言不发就这么死死的盯着他们看,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巨大的压力压的下面的人喘不过气来,心中有鬼的甚至汗珠子噼啪乱掉。

足足一刻钟,同治帝足足压迫了他们一刻钟,他们膝盖都跪麻了也不让他们起!

就在这时候,一群御林新军抬着好几口巨大的木箱子就走过来了,随着箱子过来的是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咣铛一声,箱子墩在地上,打开盖子之后里面全是新鲜的人头!

士兵掀翻箱子,人头就在这些王公贵胄的身边滚来滚去,吓的他们差点尿裤子,有那胆子小的一看一颗人头滚在自己面前,都快亲上嘴了!

哦的一声,这孙子直接昏过去了!

“泼冷水……让他清醒清醒……接着给朕看!你们都认识认识吧,这些人头是不是很熟悉啊?”

“都是你们家生子的奴才,谁家的就放在谁的面前!”

载淳下令,御林新军就会执行,他们拎着人头的辫子开始找人,这都提前辨别了身份的,佟佳的人头直接就放在老礼亲王面前了。

京师十三仓,所有贪污的管库、库书还有亲信的库兵都被斩杀,活下来的都是那些没有门路的普通小兵。

密密麻麻上百头颅,昨晚御林新军在城内斩杀五十多,西山营在城外也杀了六十多,一百多人头,平均每个人面前能放两

最刺激的交换夫妇小说,被老头玩好爽快受不了

颗!

大眼儿瞪小眼啊,不过一生一死而已!

到这时候谁都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礼亲王身子抖如筛糠,一看佟佳的脑袋,就知道粮仓的事情算是全都泄露了。

人们面面相觑,昨晚宝鋆查库,大家都以为是走走样子,谁知道会来真的啊?这是真一勺烩啊!

载淳猛然爆喝“都看清楚了?你们自己干的事情,用不用朕说一遍……当着大清国列祖列宗,你们发誓,你们什么都没有干过?”

“发誓!一个个的都发誓……朕就要弄明白了,京师怎么一下子少了三百万石粮食!”

“好大的胃口啊,好大的硕鼠啊!你们真是忠心耿耿啊!”

“奴才死罪……”全都扣头不敢抬头,这时候已经不能再说假话了,事情全都掀开盖子了,狡辩是没有用的。

他们此刻唯一的希望就是同治帝能念一下亲人之情,还好今天在场没有外臣,汉人读书的臣子一个都没有。

也许这就是活下来的机会吧!

“说话啊!都哑巴了?说话啊……礼亲王,你的奴才佟佳是第一个暴露的老鼠,你自己说说这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礼亲王看着周围那一把把上好刺刀的步枪,远处的骑兵队列,哪里还有狡辩的胆量,只能扣头认罪了。

“陛下……老奴我死罪啊,我糊涂啊……我让这奴才给糊弄了……”

最刺激的交换夫妇小说 第三章

贾政回到家的时候,正好看见了一员胸绣彪形官服的武将出来,见着贾政,倒是老远一拱手,“政世叔。”

贾政一愣,定睛一看,心里有些不悦,但是却不能说什么,知道对方是来找自己兄长的,只能淡淡一笑,“大郎来了?”

“嗯,去见了赦世叔,……”三角眼,吊梢短眉,满脸横肉,加上颌下杂乱胡须,虽然精神健旺的模样,但是这人却总是给人一种有些暴戾凶横的气势,论年龄也不过三十出头,却不是那孙绍祖还能是谁?

“嗯,好,……”贾政也没想到这厮居然也混到了六品官员了。

虽说武将官衔不及文官尊贵,但是三十来岁就是六品武官,也算是很不错了,只不过贾政对孙绍祖印象一直不太好。

他意图续弦娶自家侄女,可其故去的妻子据说便是被其暴虐打伤拖了两年后不治而死。

虽说这消息没有确凿证据,但是还是让人不寒而栗,想一想二丫头的绵羊性子去了孙家,那还能有个好?

不过这厮和兄长走得很近乎,去年好像来得少了一些,兄长还在骂骂咧咧,今年这孙绍祖又来得频繁起来了,尤其是这两个月。

这厮不是在大同那边任官么?怎么却一两个月就能溜回京城来?

贾政进了门,心里还有些膈应,很想劝诫自己兄长一番,但是却也知道毫无用处。

自家兄长那性子,除了银子能打动他,说其他的都没用,也不知道孙绍祖从哪里弄来那么多银子?

孙家虽说也有些底子,但是动辄五千一万两的往外使,而且是用在自己兄长身上,还真的让人咋舌。

那边关上为官难道就这么好弄银子?

贾政虽然不通时务,但是对这当下家中花销收入多少还是有些数的。

尤其是建了大观园之后,府里公中亏空甚大,连王熙凤都都支应不起,哭诉了几回,若非把赖大家扳倒,这今年荣宁二府恐怕就得要都揭不开锅了。

可这孙家就靠着孙绍祖,大宅子也起来了,据说还在南熏坊那边买了两处铺子,如此奢靡花销,不由得不让人心生疑惑。

他也听闻自己兄长在孙绍祖那里弄了好几千两银子,那孙绍祖除了二丫头外,还能瞧得上兄长身上什么?

进门了自家书房,却听得李十儿来报说抱琴从宫里出来了。

贾政心里一阵焦躁。

虽然元春并未在寻常和信中表现什么,但是贾政隐隐约约还是能感觉到自家姑娘在宫中的处境恐怕不是太好。

说内心话,他和王氏都已经有些后悔当年没听王子腾劝说而将元春送进宫了,只不过当时因为元春不过是去当几年女史便能出来。

谁曾想到一入宫门深似海,进宫容易出宫难,却被太妃给安排到了凤藻宫摇身一变成为娘娘了。

只是这娘娘听起来荣耀光鲜,但实际上内里……

贾政伫立在书房中,一时无言。

他甚至有些怕去见抱琴,也罢,既然没有来请自己,想必抱琴有什么也就和母亲和妻子说了罢了。

就在贾政独自在书房里纠结的时候,贾母也是沉着脸听着抱琴带回来的话。

“娘娘说他已经和皇上禀告了,皇上虽然没说话,但是估计还是允了,兴许很快老爷就能有一个结果。”

抱琴小声地说着,旁边王氏却在抹眼泪儿,若是宫里传来的话是属实,那意味着老爷就真的要外放了。

只是到现在府里边都还不明白元春为何非要让贾政外放,这老爷就是这个性子,就呆在工部当这个员外郎的闲官,每年领一份清闲俸禄不好么?

何苦要去外埠风吹雨打受那份苦?

贾母沉吟半晌这才问道:“抱琴,娘娘可是因为府里现在困难,希望老爷外边去能宽裕一些?”

贾母的话挑开了当下荣国府的艰难现状,连王氏都是一愣,旁边的鸳鸯更是在替贾母捶背的手都是一顿。

抱琴也是一怔,迟

最刺激的交换夫妇小说,被老头玩好爽快受不了

疑了一下这才摇摇头:“娘娘虽然没说什么原因,但是以奴婢之见,恐怕不是这个原因才是,至于具体为何原因娘娘希望老爷出京外放,奴婢却不知道了,不过……”

“不过什么?”贾母沉声问道。

“不过应该是和冯大爷和娘娘说过的事儿有有些关系。”抱琴低垂着眼睑,细声细气,“但奴婢也不太懂,而且娘娘也未曾对人说,奴婢只是有这种感觉。”

“铿哥儿?”贾母悚然一惊。

这贾府里边,若是论对外边儿局面的了解理解,只怕连贾赦贾政都要逊贾母一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