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被各种陌生人 np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第一章

听着高文所讲述的当前局面,赫蒂始终不怎么舒展开的眉头终于渐渐放松了一些——其实作为帝国的大执政官,这方面的事情她也是知道的,但或许是当初家族没落时期的人生经历所致,也可能是天生的性格使然,在很多时候她总是做不到像自己的老祖宗这样乐观,但有一点她还是明白的:世界的局势本身,并不会因为自己乐观不乐观而有一点点的改变,能改变这些局势的,只有人付出的努力罢了。

“115号工程那边你就不要有太多担心了,”高文看了看赫蒂,笑着安抚自己这位“后裔”,“技术和统筹方面的事情有瑞贝卡和她的助理团队负责,那姑娘别的方面或许跳脱了一点,但唯有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是超出旁人的,你我都不可能比她做得更好。给她充足的支持,要人给人要钱给钱——虽然这项工程投入巨大,但如今我们有环大陆航线和贸易铁路网所带来的庞大收益,足以支撑我们完成这些计划。”

“我明白,先祖,”赫蒂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我这边会做好安排的。”

“嗯,”高文应了一声,接着仿佛突然想起什么,“对了,上次我让你调查紫罗兰王国相关的事情,有眉目了么?”

“要查明紫罗兰王国在过去六百年间对人类诸国魔法体系的全部影响……是个很庞大复杂的系统工作,”赫蒂表情有一点尴尬,“尤其是还要从旧时代那些凌乱隐晦不成系统的魔法典籍中找到所有起源自紫罗兰的法术资料,这恐怕还得统计很长一段时间,抱歉,先祖,目前这方面的进度还是比较慢……”

说到这她顿了顿,紧接着又说道:“不过虽然总体上的进展不多,但在统计那些早期资料的时候我倒是发现了一些……应该算是可疑的点。”

“应该算是可疑的点?”高文眉头一皱,“你发现什么了?”

“传讯术,紫罗兰法阵绘制规则,重力操控术,奥术领域的三种塑能法术……这是皇家魔法顾问们初期提交上来的、比较明确起源于紫罗兰体系的几种魔法,”赫蒂一边说着一边从桌子下面的文件柜中取出了一份整理好的报告,将其推到高文面前,“这几种法术都有一个共同点:存在黑箱结构,或者它们自身整体就是一个彻底的‘黑箱魔法’。”

高文接过文件还没看,听到赫蒂的话便忍不住扬了一下眉毛。

“黑箱……”他站在赫蒂办公桌前,快速翻动着手中的文件,看到在那上面提到了几种较为常见的传统法术,包括它们从紫罗兰体系传入洛伦体系的大致时间和法术模型的演变过程——具体溯源工作尚处早期,因此文件上的信息也大多有着“估算、推测、暂定”之类的模糊描述,然而就是从这些简略的资料中,高文仍然能看到一些比较明确线索。

这些法术传入洛伦大陆的时间有先有后,但后续全都得到了广泛使用和传播;它们的法术模型艰深复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明确的理论解释,以至于洛伦的法师们只能原封不动地“照抄”这些法术来实现其效果,从而也导致在长达数个世纪的时间里,这些法术的基础模型都几乎毫无变化,而只有一些细节处的修改优化;它们传入洛伦的途径并不单一,既包括从紫罗兰南下游学的法师,又包括那些从千塔之城求学归来的“学徒”们……

果然,当这些法术分散分布于社会中、大家对其习以为常的情况下,它们看上去都毫无问题,但当有意识地去汇总并尝试从中寻找“可疑之处”的时候,某些线索便浮现出来了。

“法术模型无法解析,构筑者不知其原理,只能单纯地注入魔力得出效果,而无法对其符文结构、介质材质、能量流动进行任何形式的改造或拆分,此类法术被统称为‘黑箱魔法’,而在符文逻辑学得以广泛应用之前,我们的魔法体系中几乎到处都是这种‘黑箱’,”当高文陷入思考的时候,赫蒂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这其中当然有一部分黑箱是人类魔法体系原本就有的,尤其是那些跟失落的古代刚铎魔法体系有关的部分,但另一部分……”

“另一部分都是来自紫罗兰体系,是么?”高文从文件中抬起眼皮,表情严肃地看向赫蒂,“在目前已经确定起源自紫罗兰王国的古代魔法中,有例外情况么?”

“没有例外,至少目前已经能够准确溯源的法术无一例外——要么整体是黑箱,要么关键结构是黑箱,”赫蒂摇了摇头,“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这其中相当一部分‘黑箱’已经是过去时了,”赫蒂说到这的时候表情有些古怪,也不知是松了口气还是在感慨什么,“虽然传统的法师体系无法解除这些黑箱,但符文逻辑学的出现已经让许多旧时代的‘黑箱’得以解锁,这其中就包括您手中那份报告里提到的经典法术们——传讯术,反重力魔法,奥术塑能领域的大部分魔法,这些东西都已经在詹妮的符文研究院中变成了可以用公式计算、用‘区段拆分法’解释的东西,其中一部分甚至变成了初级教育班里的‘基础知识’”

高文呆了一瞬间,心中一时不知该作何感想,但很快他便收敛起思绪,将注意力放回到了紫罗兰王国上:“这些黑箱……你认为是紫罗兰的法师们故意传播的么?”

“您是怀疑紫罗兰王国在过去的六百年里一直有意识地在洛伦大陆的人类魔法体系中制造这种‘隐患’?”赫蒂重新皱起眉,表情跟着严肃起来,“其实……刚得到这些资料的时候我也产生了同样的想法。毕竟如此多起源自紫罗兰王国的法术竟然无一例外都有黑箱成分,这实在不能不引人怀疑,而且他们还有那些古怪的‘学徒传承规则’,那些神神秘秘的游学法师,尤其是那座迷雾重重千塔之城的……”

赫蒂沉声说着,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可这些都不是决定性的证据——尤其如果放在‘古典魔法规则’的背景下更是如此。”

“古典魔法规则么……内核封锁,主动设置知识障碍,以形成并维护对外隔绝的‘隐秘传承’为荣,鄙夷甚至打压对古典魔法进行解析的行为,”高文虽出身骑士,但他对魔法方面的常识并不陌生,这时候一边说一边忍不住叹了口气,“确实。魔法领域的技术黑箱不一定是出于恶意,更有可能是为了维护传统法师阶层对知识的垄断位置,更何况紫罗兰王国是个‘国家’,他们对洛伦大陆传授魔法知识的时候封锁某些核心技术是非常合理的行为——我们卖给其他国家的魔导装置多多少少也有这方面的‘专利保密’。”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第二章

除了麦卓和微丝,其余的八杰集同样收到了来自主宰的召唤,潜伏在他们体内的蠕虫开始按照预定好的方案开始行动。

强大的破坏力直接从内部对整个荣耀帝国进行了瓦解,阻止了参军的人保护自己的帝国,随着虫族大军的入侵,人们这才感受到了自己的恐惧,原来,自己如此弱小,一切都生活在梦中罢了。

随着虫族的降临,亚当的出现,也带来了主宰的意志。

当张凡的虚影再次踏足这片繁荣昌盛的世界之时,他自言自语的道:“这是第二块碎片了。”

接着,张凡的手在虚空中一掏,紧接着沉睡中的林耀的灵魂被张凡给抓了出来。

当亚当看到林耀的面容的时候,惊讶的道:“主宰,这家伙和您好像。”

张凡点点头说:“是挺像的,因为他也是我的碎片之一。”

就在张凡即将要将林耀的灵魂吞噬之时,林耀幽幽的醒了,在醒来的一刹那,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被各种陌生人 np

他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因为在发现张凡的一瞬间,自己就知道自己是谁了。

林耀是张凡在亿万世界中的一抹分身罢了,他窃取了宇宙的本源,要让林耀作为本宇宙的主角,但是当林耀成长起来之后,所谓的主角只不过是张凡口中的一盘菜罢了。

张凡没有任何与林耀交谈的欲望。紧接着,张凡便一口将林耀的灵魂给吞噬了,随着张凡吞噬了林耀的灵魂,他这才转头对亚当道:“这个世界结束了。”

亚当道:“主宰,我们会不会太操之过急了?这个世界似乎还有更多的本源等着我们去挖掘?”

张凡摇摇头说:“不,亚当,你错了,我们并不是来挖掘这个宇宙更多本源的,而是为了更高层级的世界。”

亚当圆滚滚的表情变了变道:“主宰,您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说到这儿,亚当突然想起了自己追随主宰的这亿万年来,经历了大大小小的万千世界,也吞噬了大大小小的世界本源,但是从来都不知道主宰竟然还在追求着更高的境界。

更高的境界到底是什么?

张凡没有说,亚当也没有询问,随着洛斯特虫大军对整个荣耀帝国的摧残,随着大军不断的战斗,最终在失去了宇宙本源庇护的情况下,荣耀帝国最终成为了一段历史消失在了这个历史长河之中。

“走吧,亚当。”说着,张凡的虚影便消失在了这片土地之上,亚当见主宰离开之后,自己的身体也如同干瘪的气球一样慢慢的变成了一层皮。

这是亚当的自死亡方式,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更快的回到主宰的身边。

当张凡和亚当再次出现的时候,他们来到了一间巨大的会议室中,在他们的脚下,还有许许多多的次脑在不断的忙碌着,通过影像虫可以发现,上面正在播放着一段段的画面,而每一段画面上的主角都是张凡的样子。

“主宰!”

见到张凡降临之后,所有的生物都低下了自己的头颅,显示出了对主宰的尊敬。

“嗯。”张凡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随后对此事的负责脑虫道,“天启,玛雅找到了吗?”

“禀报先生,还没有找到玛雅,原本以为的第一碎片可能会出现玛雅的身影,但是随着碎片消失后,我们就失去了他的踪迹。”天启淡淡地说道。

天启说的是一颗史莱姆为主角的世界,在那个世界之中,史莱姆获得了思维能力,并且拥有预定要的系统能力。

那个同样由主宰碎片构成的世界被称为《萌主天下无敌》。

在那个世界之中,主宰张凡的碎片苏醒之后,一边吞噬着世界的本源,一边寻找着玛雅。

但是,当双方非常接近之时,那个世界似乎受到了一种特殊的能力,最终张凡被那个世界给赶了出来。

那个世界的力量似乎并不欢迎张凡的到来,那个世界拒绝张凡的降临。

“玛雅带着我们大量的本源碎片逃离了,这是不可饶恕的!”一旁的盖亚脑虫道,“老爹!让我去找到他吧!让我来将他消灭!”

张凡伸出一只手道:“不,玛雅要我亲自对付,天启,下一个玛雅可能存在的世界在哪里?”

“好的先生,马上寻找。”就在天启寻找玛雅踪迹的时候,一旁的伊娃摆动起了自己的呆毛。

张凡问道:“伊娃你有什么想法吗?”

伊娃晃动着呆毛,张凡忍不住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确实是如此,但是我们并不能每一个世界都去。”

伊娃继续摇动呆毛,张凡想了想道:“或许吧,如果你们也降临各个世界确实能够增加寻找玛雅的几率,但是这样风险太大了,你们受不了宇宙本源的压制。”

听到张凡的话,伊娃的呆毛垂了下去,似乎有些伤心,张凡笑着说:“别担心,我们的寿命是永恒的,我们肯定能够找到玛雅的,也许,他只是和我们躲猫猫罢了。”

就在这时,天启的声音再度传来:“先生,玛雅最新踪迹我们找到了。”

“哦?”张凡满意天启的速度,他说,“快,让我看看下一个世界到底在哪里?”

随后,张凡带着一众虫族的大佬来到了显示虫的面前,切换屏幕后,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个世界的主角和张凡一样,同样是从小开始长大的。

“没想到这个世界的生长模式和我差不多,但是这个进度好像也太慢了吧。”张恒看着一步步进化的世界,看着在那个世界中不断挣扎的主角说道。

一旁的天启道:“先生,要不要我们去干涉一下?”

听到天启的话,其他的脑虫们纷纷点头,它们也同意天启的话,它们认为对于一个世界的干涉才是对主宰最大的帮助。

但是,张凡并没有理会他们的想法,而是幽幽的说道:“我们的本源世界是如何奔溃的?”

所有的脑虫都是一愣,然后在主宰身边服侍的战争与智慧女皇雅典娜道:“主人,这是不可抗拒因素。”

“不,这是可以改变的。”张凡并没有理会雅典娜的话,他说,“早在一开始,我们就以一种高速发展的模式掌握了那个世界的本源,但是那个世界的本源显得太过稚嫩了。”

“主宰~”雅典娜似乎不甘心,再提了一句,但是张凡摆手说道,“你们也是经历了大大小小宇宙的人了,难道还不明白吗?”

随后,张凡扫视在在场的众人一眼道:“我们所处的宇宙是大宇宙,掌握了千千万万的本源宇宙,但是这还不是最高的宇宙,在我们的头顶上还有无穷无尽的真实宇宙。”

张凡随手打开一个视频,然后道:“这个不是我们所拥有的宇宙,但是这个宇宙中蕴含的本源力量却比我们浑厚许多。”

听到张凡的话,所有的脑虫都看向了那个画面,他们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无数的本源能量正在想着主角的身体涌去。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第三章

“喂,醒醒。”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急促的声音从森先生的耳边缓缓地响彻了起来。

他悠悠地转醒了过来,有些艰难地睁开眼,却看到此时正有个男子在不断地推攘着他,而这男子竟是方才那个老赌客。

“小伙子,你怎么样?要不要我给你叫救护车,我…我…我刚刚瞌睡了下,睁开眼后就看到你倒在地上了。”那老赌客似乎以为是他自己开车将森先生撞倒在地,整个人越说越紧张道。

“我刚刚昏迷了多久?”森先生见状原本还想跟这老赌客解释一通,但其转念一想眼下最要紧的还是要先确定那只黑猫的情况,于是他便顺势开口询问道。

“没…没多久。我刚到你旁边你就醒了。小伙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伤着哪里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可别报警啊。”老赌客见森先生一脸沉静的样子,心里顿时变得更加慌乱了起来。

“我没事,老人家你还是赶紧回家去吧。刚刚是我自己开得太快摔车了不怪你。你能扶我一下吗?我的头盔还撞进了你的副驾驶座上。”森先生痛得咧了咧嘴说道。

此时他感到自己浑身上下都像散架了似的,并且一时间还有些脱力。

“好…好的。小伙子你就先在这等我下。我帮你去拿头盔。”这老赌客见森先生似乎并不打算追究他,连忙激动地说道。

“真是背到极点了,竟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森先生在老赌客的扶持下,站立了起来艰难地靠到了身后的护栏上。

“这到底是哪个傻x设计的路,竟然在这里弄了个急弯出来。”森先生看了看不远处倒在弯道口的摩托车恨恨地说道。

但好在此时的摩托车大灯还自动亮在那里,看样子似乎没有一下子被报废,应该还能开。

“来,小伙子你的头盔拿好了。”这时老赌客手里拿着森先生的头盔走了过来说道。

“多谢,对了老人家你刚刚有在你车里看到一只黑猫吗?”森先生接过头盔问道。

虽然刚刚森先生在扔出头盔的刹那,已经知道自己手中准头尽失之下,绝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被各种陌生人 np

然无法将这黑猫一击毙命。并且加上刚刚他还意外的摔车昏迷了一会,这一来二去之下即便黑猫没死重伤,他也无法及时上前补刀了。

所以森先生在心里已经大致地判断出,眼下这黑猫十有八九应该是早已逃走了。

但他还是忍不住地开口问了下,万一这黑猫真的死了,那他不就能交差了嘛?

毕竟玲姐出钱要他抓的是黑猫,至于其身后的操控者又不是属于他这一单的范围,他才不会傻傻地额外出力。

当然如果后面这背后操控者又要整出什么幺蛾子,那玲姐再找他的话,价钱方面肯定是要另算的。

因为他干这一行本就是为了求财,没必要傻傻地免费帮人拼命。

“黑猫?什么黑猫?没看到啊。”老赌客听到森先生忽然冒出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句,脸上不由得一惊。

毕竟他今晚从赌场下来后,一路上昏昏沉沉地开车撞了人不说,现在还突然听到眼前这人忽然冒出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句。再加上这八闽之地的人,本身就比较迷信。此时听到黑猫两字,心里一下子便慌

乱了起来。

“眼前这年轻人,莫不是什么惨死的冤魂,让我给碰上了?”一道道冷汗不由自主的从老赌客的额头上缓缓地滑落了下来。

“那没事了,你快走吧。”森先生听到这黑猫果然已逃走了,不由得懊恼地挥了挥手说道。

“那…那…那我真的走了啊。”老赌客如临大赦,三步并作两步的冲进了车里,快速的启动车子后便匆匆的离去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