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第二章

听到同伴的话,工作人员把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刘泠母亲对着她们翻了个白眼,“哼,一个破服务员,哪来的勇气跟我叫板。”

说完,刘泠母亲拉着儿子大摇大摆的走了,

直到她们消失在电梯口,工作人员才皱着眉抱怨,“什么素质啊,夏挽沅怎么会跟这样的人扯在一起啊,真的假的?”

“真的,”同伴悄悄地,“我上回亲眼看到夏挽沅来酒店看她们呢,啧啧,我感觉夏挽沅是被骗了,看这一家人,一点素质没有,夏挽沅还对她们这么好。”

工作人员们一边聊着一边往里走,路过套间的时候,瞥了一眼里面脏乱的场景,众人面面相觑,暗自祈祷自己不要分到这个片区来打扫,

做酒店行业的人,最怕的就是遇到这样不讲卫生的客人了。

——

安娆和薄晓的婚礼时间就在一个月以后,夏挽沅特意推了很多的工作,专心的给安娆设计婚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都已经临近深夜,夏挽沅依旧没有从书房出来,君时陵终于忍不住进去找她,

刚靠近夏挽沅,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先被她笔下的设计图给吸引了视线,

虽然还只是半成品,但依旧璀璨夺目的让人移不开目光,哪怕是君时陵这样对婚纱不感兴趣的男人。

夏挽沅仔细的将袖口处的雕花设计画好,转过头看到了君时陵,“几点了?”

“十一点了,夫人,该睡了吧。”君时陵将目光从纸上移开,看向夏挽沅,

“好,”夏挽沅说着,将设计图小心的折起来,然后放到墙角边一个巨大的金丝楠木箱子里,

君时陵瞥了一眼,看到除了安娆的婚纱设计图外,箱子里面,还有一幅卷着的图纸,

君时陵走过去,想伸手去拿,“这个是什么?”

夏挽沅一慌,直接转过身抱住君时陵的腰,把他的手拉回来放在自己腰上,“不能看。”

君时陵微微挑眉,“还有我不能看的?”

夏挽沅脸上酒窝浮现,“以后会给你看的,现在不行。”

君时陵太了解夏挽沅了,他心中已然猜到了是什么,但还是顺着夏挽沅的意思,“好,你说不看就不看,”

夏挽沅这才转身小心的放好安娆的设计图,

纵使夏挽沅为了这个设计图已经推掉了大量的工作,但有一项行程却是不得不去的,那就是被誉为国内电影界最有份量的“金影奖”,

自从它开办以来,每一年,都会评选出当年最受瞩目的作品和演员,这个奖项份量极重,

可以说,能拿到一个“金鹰奖”,便意味着从此以后,这个演员在电影界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而夏挽沅和苏月然一起,被提名了这个“金影奖”的影后。

“挽沅啊,这回你一定要穿的漂亮一点,要超级漂亮的那种!!”陈匀为夏挽沅的造型操碎了心,“哪怕咱们拿不到影后奖,也要在气势上压倒苏月然。”

鹿梨天天和陈匀在一起上班,自然也告诉了陈匀那天她被咬以后,夏挽沅送她去医院,然后错过试镜的事情,

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第三章

石梅和白舍成了亲,不久后石梅就有了身孕,白舍带着一大家子到了老家定居。

白舍很兴奋地将白家祖宅翻修一新,让石梅住下来安心待产。闲不住的红叶和瓒月就在这里开了一家大大的香氛宅铺子,继续做香粉买卖,生意兴隆。

不久后,石梅生下了一个胖乎乎的女娃,正名儿还没取,先取了个小名,叫香香。

小香香样子十分可人,性格也乖巧,不哭、爱笑,整天依依呀呀的相当讨喜。自从她降生,就夺取了宅里所有女人的宠爱,以至于白舍、秦鲽、许贤等,有一种严重的失宠感。

当然了,白舍好一些,毕竟是自家闺女么。

一个月

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前,白舍和秦鲽出门办点事,前几天就派人捎信回来了,说是今天到家。香粉宅里众人忙着给他们接风洗尘。恰逢临近中秋,大家准备吃团圆饭。

大早,石梅抱着香香到院中溜达。

天气转凉了,石梅穿着一身靛蓝色长裙,双手因为要抱香香,收了袖口。裙子是百褶的,很大,裙上的描花烫金图纹,是仿着景泰蓝那样做的。梅子前几天研究了一下妆容,决定不似以前那样做少女装扮了。她细心将头发盘起来,别上朱钗,衣服也换了颜色更艳丽些的,嫣然一派的名门少妇样。相比起婚前的清秀显得越发娇艳,她特意装扮了一番,等着白舍回来,给他个惊喜。

香香出生后,石梅除了每天打扮自己,还花很多心思打扮她。小丫头快一岁了,正是最最可爱的时候。面团的脸蛋杏核儿眼,悬胆的鼻头点朱口,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些眉目如画的架势,人见人夸,将来定是个大美人儿。石梅现在已经开始忧虑,以后不知道会被谁家小子骗了去。

香香今日穿了一件鹅黄色的小袄,胸前挂着个百锁形的大荷包。荷包下面一串铃铛,走到哪儿,都“咯噔咯噔”地响个不停。她还不太会走路,但是会张嘴含含糊糊地发声,偶尔能听到一声“酿~”,就逗得石梅很开心。

石梅这几天正努力地教小香香叫“爹”。

“梅子。”

院子的石门外头,红叶跑进来。

红叶一如既往的一身红,裙子样式和石梅那件一样的,只是红叶那件上绣的是红棉锦鸡图,这裙子瓒月也有,今儿个也穿着呢,是耦荷色的,上头绣的是蜻蜓点水。

“吃饭了没?”红叶依旧是风风火火,上前先抱了香香举得高高,逗得她咯咯笑。边问石梅,“下午关了铺子吧,他们都快回来了,我们去画舫上吃河蟹,晚上赏月!”

石梅还没答应,就叫红叶拉出去了。

石梅暗笑,红叶今天比往日更急性子,看来是一个月不见,想秦鲽了,这两人,见了面就吵,不见面又想念。

……

离开常州府十里地外的驿站里,赶了几天路的白舍他们坐下休息,喝口茶水。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啧啧。”秦鲽端着杯子,看着后边马车上拉的几大箱子东西,数落白舍,“你看你,堂堂的白舍,出趟门,拉回来一车香料、一车布料外加一车子玩具和零嘴……你堕落了啊白舍,一副当爹的摸样!”

白舍端着茶杯看了看他,“我本来就是爹。”

秦鲽哼哼了一声,叹气,“唉,还是我这样好,自由自在。”

白舍见他那德行想笑,“你是羡慕吧?”

“你羡慕我还差不多!”秦鲽略不服气,“你看你,叫小梅子看得死死地,再看我?多自在?无忧无虑的。”

白舍无所谓地喝酒,“你是想不自在却没人理你吧?”

秦鲽一箭被戳到了痛处,郁闷地看白舍。

“喂。”放下杯子,秦鲽凑过去问白舍,“其实成亲也挺恐怖的!你想啊,原先是千娇百媚、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俏丫头,一成亲立马变成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孩子他妈!”

白舍有些无语地看他,“你也是孩子他妈生的。”

“我还是觉得若即若离的最好,省得总在一块儿闹心。”

秦鲽说完话,就听白舍干笑了两声,“是你想若即若离,还是红叶不搭理你?”

“喂!白舍!”秦鲽来气,“你别总戳我痛脚行不行啊?当爹了不起?”

白舍望了望天,不跟他理论,带着众人启程,快马加鞭赶回香粉宅去。

白舍虽然嘴上不说,心中却隐约有些担心。

石梅刚刚生完香香那会儿,还真胖了一圈,后来瘦下来了些……这几天不知道怎么样了?而且孩子以后还得生,会不会若干年后,他家小梅子变成胖胖的梅婆婆?白舍想到这里赶紧甩甩头,看皇太后那么大年纪了还是保持得很好,石梅像她,应该也差不了。另外,白舍也有些鄙视自己,人总会老的么,别胡思乱想,自己喜欢的是石梅的性子。

同时,秦鲽也在想,人石梅跟白舍,情投意合好得跟蜜里调油似的,整天粘在一起,还生了个胖丫头!自己和红叶呢?那个红叶啊,又凶又骄横,都没个好脸色给自己看,反应还迟钝!

许贤在后头看着两人的样子怪可笑的,摇头……这次回去,估计又有好戏看了。

晌午过后,白舍那一支马队浩浩荡荡地进了城,到了香粉宅前看到小席子和喜儿正在关铺子。

“庄主回来啦?”喜儿告诉白舍,石梅她们上画舫等去了,让他们梳洗一下换身衣裳,去画舫吃饭。

半个时辰后,白舍和秦鲽还有许贤三人,坐着小船往停在杨柳堤边的画舫驶去。

三人各怀心思。

许贤觉着肚子好饿,秦鲽想着红叶喜不喜欢自己给带去的礼物,白舍想的却是,一会儿看到石梅,梅子会不会变成个抱着孩子的面团子?

船驶近了些,众人就见船上一个红色身影蹦着对着他们招手,“喂!你们回来啦!”

秦鲽一眼看到红叶了,开心也放心——还是个俏丫头!@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红叶活蹦乱跳的,瓒月也到了船边对他们招手,许贤摸摸下巴——嗯,这件衣裳挺好看!

白舍左看右看不见石梅,心中纳闷。

众人上了船,白舍就问,“石梅呢?”

“哦,刚刚抱着香香到处跑,可能累了,在里间睡中午觉呢。”红叶指着船舱。

秦鲽用胳膊肘撞了撞白舍,“哎呀,孩子他妈都爱睡中午觉。”

白舍眼皮子跳了跳,秦鲽让红叶一把揪住耳朵,“说什么呢?!”

“没……”秦鲽疼得呲牙,赶紧从袖口拿出给红叶带的礼物,是枚通透的碧玉簪子,精细地包着一层银丝镂花。

红叶美滋滋地收了,秦鲽屁颠颠跟着帮她别簪子去了。

许贤找了瓒月坐下吃饭。

白舍往船里走,刚进门,就感觉脚边毛茸茸的东西蹭来蹭去。低头看了看,是又胖了一圈的小福子。盯着胖得跟个球似的小福子看了良久,白舍伸手将它提起来,发现重了好多。心里又是咯噔了一下——万一小梅子胖成这样,倒是也蛮有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