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第一章

庞统听到刘备的问策,心下当即就激动了。

他早就等着主公下定决心,尽早的拿下益州,结果停留在葭萌关这么长时间。

现在终于被问了,庞统怀着激动的心情,暗自整理了下自己的情绪,表面沉稳:

“主公,我有上中下三条计策。”

刘备把信纸放好,微微笑道:“还望士元教我。”

他早就知道庞统在为谋划益州做准备,只是自己还没有做好心里建设罢了。

庞统也不在废话,直言道:

“主公且选,我们挑选精兵,昼夜兼行直接偷袭成都,擒得刘璋,则益州可一举而定,此乃上策;

杨怀、高沛是蜀中名将,手下士卒精锐且多,据守险要关隘。

我们可借口还兵荆州,引他们轻兵而来,借机斩杀,吞并其麾下,再向成都进发,此乃中策;

退还鱼腹县,控制与荆州连接之处,慢慢图之,此乃下策。

如果犹豫不前,刘璋怀疑愈重,则我等处境愈危,届时主公将会进退两难,绝不能在葭萌关久留啊,主公!”

庞统最后还加了一句,务必赶紧下决断,来益州就是肆机取益州的,不是来帮刘璋打张鲁的。

要打,那也是己方拿下益州后,否则先动张鲁,没了外敌,刘璋不用提醒,也会对主公提防更重。

刘备站起身来,走了几步:“我选中策。”

庞统暗暗叹了口气,他就不该抱有期望,若主公真的选择上策。

那去岁在涪县与刘璋会面的时候,就该抓住时机,拿下刘璋,占据益州。

“不过我觉得还是要修改一番。”刘备面上带笑的道:

“士元,我和葭萌关守将之一高沛相处融洽,届时劝他投降于我,也更好一些。

高沛也是任安的弟子之一,对刘璋颇为不满。”

因为关平的解开匿名辱骂信,促使刘璋亲自斩杀了任安的弟子,导致这一批人对刘璋失望至极。

庞统对于自家主公的人格魅力是极为认同的,只是觉得控制杨怀与高沛有一定的风险。

不过庞统也没有说什么,最好找个机会,让

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高沛杀了杨怀,作为投名状。

即使高沛有任安弟子这一身份,在庞统看来,劝说高沛投降依旧是有着风险的。

蜀中本地人士,主动投靠主公的人,绝对是在少数的。

“主公,如此,便赶紧与刘璋写信。”庞统拱手劝说了一句:

“最好多讨要些粮草和士卒,曹操兴兵四十万,不是小数目。”

“我先把给定国的这封信写完。”刘备应了一声。

两封信依次送出,但是最先接到刘备信件的是益州牧刘璋。

他正在大厅内望着血战到底,听到刘备来信,随手打出一张牌,让心腹念一念,他忙着呢。

曹操兴兵四十万攻打江东,孙权向刘备请求支援,让他回荆州,否则江东不保,荆州也别想独存。

刘璋手中的麻将也捏不住了。

曹操怎么又开始搞事情了!

“玄德兄准备如何做?”

“他希望主公能够借他一些粮草士卒,回荆州先行阻击曹贼。”

刘璋一下子就慌的站起来:“这可如何是好啊?”

杨怀跟着刘备送信的信使一同来到成都,面见刘璋,这时候当即拱手道:

“主公,此乃千载难得的机会啊!”

“什么千载难得的机会?”

刘璋听到杨怀说这话,混在一起怎么听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主公,我是专门为此事而来的。”杨怀当即开始了诉苦大会。

言刘备停住在葭萌关广树恩德,结交蜀地名士,以收民心,关键送出去的东西,还都是主公送给刘备的。

如今益州北部地区百姓士人对刘备极为满意,他一路回来,也听到百姓在议论刘备三兄弟早年间的故事之类的。

足以见得刘备他进入益州,根本就没有安好心呐。

刘璋听完之后,摸着胡须道:“玄德三兄弟的故事,我也爱听啊!”

额?

杨怀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这他娘的是该主公他关注的重点吗?

“主公,如今刘备向主公求要粮草兵马,且不可与之。”

杨怀觉得还是把话题拽回来,总之刘备他就没有按好心。

“我与选的之间的兄弟情深,岂能不助他,况且如果荆州不存,我益州就能独存了?”

杨怀又是一阵语塞,自家主公怎么思路该清晰的时候不清晰,不该清晰的时候,他偏偏又懂了起来。

真他娘的气人!

杨怀心中一阵被恶心到了,算了算了,谁让当初东州人推选刘璋的时候,蜀地人士也大多表示同意默认了呢。

刘巴则是拱手道:“刘备乃世之枭雄,一直驻扎在葭萌关,不去攻打张鲁,就已经是最大的问题。

如今再借给他粮草人马,那便是资敌,削弱己方。”

张松则是当即拱手道:“主公勿要听此人之言,刘巴此人心向曹贼,他由交州前往益州,也是为了想办法返回北地。”

刘巴没想到被张松戳破了自己的小心思,他一直隐藏的很好,只能开口道:“此乃污蔑。”

“刘巴,你勿要狡辩,关小将军早就告知让我小心你这个心向曹贼之人。”

刘璋当即瞪了刘巴一眼,指着他道:

“枉我对你信任有加,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来人,把他给我叉出去,关起来。”

“刘璋,你不听我言,益州必定会被刘备所取,我纵然想回北地,也绝不会害你!”刘巴大声嚷道。

张松眯着眼睛,怒喝道:

“主公,刘巴此子已经亲口承认了,他就是心向曹贼,想要挑拨主公与刘玄德之间的兄弟情分啊!”

“堵上嘴,叉出去!”

刘璋也气的不行,没想到刘巴竟然是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

张松暗暗松了一口气,心中所想的则是,自家主公(刘备)终于要准备动手取益州了。

若不是关平提前告知他,他差点以为刘备会真的退回荆州的。

杨怀没想到会看到这种情况,一时间更是语塞,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刘巴他纵然是心向曹操之人,可方才说的也是有道理的。

刘备此人他就是想要占据益州,主公他脑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第二章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逆转隋唐最新章节!

李玄霸有许多想做的事,可是他想做的每一件事,都可能遇到极大的阻碍,所以他必须让别人以为他发疯了。

疯子,永远比正常人更令人畏惧。而一个正常人想要装成疯子,就必须有足够的借口。

“微臣做的,自然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李玄霸笑着说道:“突厥与大唐交战,给了我们喘息的时机,若是浪费了,只怕苍天也看不去,说不定还会再次惩罚微臣。”

刘太后看出李玄霸不愿多说,于是也不多问,用手轻轻捂住自己的嘴巴,打了个哈欠,李玄霸会意,拱手告退。

出了凝香殿,李玄霸并没有看见杨侗,他在门外站了会,若无其事的离开皇宫。

李玄霸前脚刚走,杨侗随后便出现了,他屏退左右,推开门走进凝香殿。

刘太后一天一夜未睡,此时正坐在椅子上,以拳托着额头,闭目养神。听到脚步声,她连眼睛都未睁开,说道:“侗儿,你未曾做过对不起他的事,又何必躲他?”

杨侗的出现,显然是在刘太后的意料之中。

“儿臣确实没有做过,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杨侗平静的说道:“但是,儿臣的母后却做了。”

“所以呢?你打算为周国公讨回公道?”刘太后睁开双眼,用更平静的语气说道。她清秀的脸上满是倦容,谁见到她现在的样子,只怕都说不出责备的话。

“无论您做了什么,您都是为儿臣着想,儿臣又怎会来为难您?”杨侗本想说几句气话,可是看着刘太后憔悴的模样,终究不忍心说出来,他轻声说道:“他呢?”

杨侗不是问李玄霸在哪里,而是问刘太后,李玄霸有没有为难她。

“他若是有心为难,谁都无法阻止,但他的眼光,比任何人都长远。”刘太后摇了摇头,说道:“本宫看得出,他心里有怨气,他之所以装作不知道本宫的想法,只是不愿与你生隙罢了。”

“正因如此,儿臣才没脸见他。”杨侗苦笑一声,说道:“他为朝廷付出了太多心血,可是......”

杨侗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刘太后知道他想说什么。

“侗儿,本宫错了。”刘太后起身,走到杨侗面前,抱着他说道:“本宫保证,永远不会再做这种事了。”

“儿臣愿意相信母后,可是他呢?”杨侗并没有和刘太后相拥而泣,他难过的说道:“或许,他不会再相信您了,甚至也不会再信任儿臣。”

“相信母后,他其实很在意你。”刘太后松开怀抱,伸手摸着杨侗的脸颊,说道:“他急着进宫,并不是来责问,相反,他是担心本宫会以死谢罪。”

自从猜到刘太后参与了诛杀李玄霸的事,杨侗的思绪一直很乱,始终无法真正静下心来思考,他满脸狐疑的抬起头,眼神中满是疑问。

“本宫确实想过,如果大事未成,本宫便用一死来浇灭他的怒火,只有这样,他才会愿意继续为朝廷效忠。”为了解开杨侗的心结,刘太后不再隐瞒,认真的说道:“可是本宫忘记了你,若是本宫真的因他而死,你还会像以前一样毫无保留的信任他?”

刘太后毕竟是杨侗的生母,江都宫变之后,他们母子相依为命,感情之深无需赘述。

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第三章

王猛要带兵到河内郡助战的事,不知道怎么的就被秦国的其他大臣知道了。其时秦国在潼关、河内久战,劳而无功,群臣颇有怨言,便连朱肜、权翼和李威这些重臣,都表示反对:秦国在潼关和河内久战无功,靡费无数,还是尽快退回来,从长计议的好。苻坚无奈,只好召集群臣再商议。

且说徐成在孟津受挫,痛定思痛,决定听从新来支援的将军石越的意见,在正面强攻的同时,多派数百人的小队在邙山之中四处搜寻道路。

石越认为,北邙山这么大,晋军不可能处处封锁,何况晋军既然能派兵偷袭,说明这北邙山中有他们的运兵通道或者是藏兵之所。一二百人的小队,可以在山中寻找一些小道,或者采用攀援的办法先占领北邙山顶。石越相信,在北邙山的另一侧,晋军为了运兵和粮草,必然不会把道路全部破坏掉。这些带着干粮的小分队们,必然可以给在山中游走的晋军,造成很大的麻烦。甚至这些守护断路关口的小部队,在听闻后路出现秦军之后,也一定会军心大乱的。徐成听了,深以为然,便命石越亲自指挥山间小部队的战事。

如此一来,晋军应付起来,果然开始吃力了。守卫北邙山的晋军比起秦军数量本来就少,不过是仗着对道路和工事的熟悉,这才能偷袭这些急于求战的秦军罢了。如今秦军不再执着于从正面强攻突破,而是四散而出,晋军登时便觉得应付起来有些吃力。

对这些满山游走的秦军小队置之不理吧,晋军在山顶的工事和道路就容易被秦军截断。守卫北邙山的部队,本身就是司州的二线部队和县兵。想要歼灭这些小队吧,需要集中一定数量的兵力才行。而一旦集中兵力,晋军的兵力又会捉襟见肘。没办法,守将曲袭只好守住主要的道路两侧,然后向后方求援。

晋军疲于应付山间的秦军,就没有精力在来袭扰攻击关隘的秦军。小将王广亲率五千兵马主导攻击断路关隘。有了先前的经验,颇关的速度,也大大增快乐。不过三天功夫,便又攻破了两重关隘。

“来得好!”

洛阳故城里,刘牢之听说秦军把兵力分散到山中,很是兴奋,大声道:“这不正是我们的机会吗!”

邓遐在一旁道:“前方四处冒烟,就要围堵不住了,怎么道坚却如此高兴?”

刘牢之笑道:“我们这些新编练的军队,若要直接上战阵厮杀,士卒们难免心中有疑虑。现在秦军倚仗兵力多,在山间四散分开,却不是正好适合我们作战?我们这些新军,战力再差,以五百人对阵一二百人,也总能取胜的。只要打上那么几次胜仗,这军队的

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士气也就提起来了。各位带兵的幢主们,也可以借助这些小胜,在士卒中建立威信!”

“你却打得好算盘!”邓遐笑道,“秦军若吃了亏,自然知道晋军援军来了,只怕不肯再行这险招。”

刘牢之却不在乎,道:“这有什么!他们不肯再派小队出来,我们就可以退回来休整,岂不是更好?若一战下来伤亡过甚,反而不好呢!”

邓遐听了,很是佩服刘家兄弟两个的心态。大敌当前,刘义之不慌不忙,放手让曲袭和纪云带着一些县兵在前方硬抗;就连刘牢之也是这种乐观的心态。让刘牢之这么一说,邓遐都想要一起到北邙山增援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