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妇初试云雨;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第一章

“反抗?!”蛊身圣童眼中露出一丝困惑。

在她的世界观中,根本不存在这两个字。

那个神秘的声音继续响了起来:“是的,反抗,你也发现了吧,你现在经历的这一切,都是不正常的。”

“为什么不正常?”蛊身圣童眼中露出迷茫之色。

神秘的声音开口道:“人是可以说话的,就算做错了事,也不会被杀掉,或许,你可以试着反抗一下,你会发现,不一样的天地。”

就在蛊身圣童迷茫之时。

那些孩童和药仙会成员之间的对战,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

那些抗争的孩童,一个个的倒在了蛊身圣童的面前。

药仙会的成员,也越来越少了!

眨眼间的功夫。

就只剩下刚开始领头的那个男孩,还有一个药仙会的首领。

两人在蛊身圣童的面前,不停的互相攻击着。

很快。

那领头的男孩,就被药仙会首领一脚踹飞,倒在了蛊身圣童的面前。

蛊身圣童看着眼前的男孩,额头渗出一层密汗,心跳急剧的加速起来。

男孩捂着胸口,嘴角淌血,看着蛊身圣童道:“快走,离开这里,我来拖住他。”

“杀了他!”药仙会的首领看着蛊身圣童,命令道。

蛊身圣童身子颤抖起来,有些不知所措。

“我让你杀了他,听不懂么?”药仙会首领咆哮道。

那男孩看着药仙会首领,厉声道:“我们不是你的工具,凭什么听你的。”

说话间。

他已然站起身,朝着那药仙会的首领扑了过去。

砰砰砰!

两人再次激烈的对战了起来。

只是。

两人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明显了。

小男孩很快就被制服,压倒在了地上。

这药仙会的首领见此,露出狞笑:“不自量力的家伙,今天我要将你千刀万剐!”

说着。

他便从身上,掏出一把匕首,猛地捅向了男孩。

男孩怒吼一声,抓着男人的手,奋起抵挡。

然而——

两者的力量差距还是有点大的。

这匕首还是一点点靠近男孩的头颅。

蛊身圣童看着眼前的争斗,迷茫的坐在原地。

就在这时。

那个神秘的声音再次响起:“这就是抗争,明知道会死,但是依旧要追求自己的内心盼望的东西,你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不对的,难道,你从没想过,要将它打破么?!”

“那个抗争的男孩,好像要死了,你真的要袖手旁观么?”

“你难道,不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么?!”

蛊身圣童身子一颤:“外面的世界……”

“没错,外面的世界,这个世界,并不是你想的这个样子,只要帮助这男孩,你就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神秘的声音响起。

蛊身圣童转头看了眼不远处被压在地上的男孩,缓缓站起了身子。

就在这匕首要扎入男孩的头颅之时。

蛊身圣童终于动了。

只见的她身子猛地一扑,直接将这药仙会首领扑倒在了地上。

“你想造反么?!”药仙会首领怒吼一声。

蛊身圣童置若罔闻。

她的体内,猛地爆发出一阵黑雾,将这药仙会的首领,彻底的笼罩。

“啊啊啊啊!”

药仙会首领登时惨叫了起来。

片刻功夫。

他就化作了一滩血水,消散无踪。

蛊身圣童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大口的呼吸着。

头颅上的细汗,一滴接着一滴的掉落下来。

就在这时。

那个小男孩也走了过来,牵起了蛊身圣童的手,笑着道:“走,我带你离开这里。”

很快。

两人就一起走出了密室。

和煦的阳光洒落而下,照在两人的身上,令人感觉浑身暖洋洋的。

密室外,是一片草地。

此刻。

草地上。

正有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一群孩童,正在嬉笑着玩闹。

打打闹闹,丝毫没有拘束。

男孩看着蛊身圣童,笑着道:“我们也去玩吧。”

蛊身圣童看着眼前的画面,再次震惊了!

在他的认知中,这些孩童这样做,肯定会受到严厉的惩罚的。

然而——

想象中的惩罚,却并未如期而至。

这让她有点惶恐和不知所措。

不多时。

小男孩不知从哪找到一个皮球,踢到了蛊身圣童的面前。

蛊身圣童看着眼前的皮球,面露恐惧之色,没有动弹。

小男孩鼓励道:“没事的,我们已经安全了,不会再有人伤害我们了。”

“伤害……”蛊身圣童低喃。

她不理解,这两个字,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男孩看着她,开口道:“你还没看出来么,从始至终,不正常的都是我们呀,普通人就算犯了错,也不会被剥夺掉性命的。”

“就像这样。”

男孩把皮球踢得高高飞起。

蛊身圣童看着这皮球落地。

然而——

预想的惩罚并未如期而至。

“你也试试吧。”小男孩笑着道。

蛊身圣童身子颤抖着,晃晃悠悠的走到了皮球面前。

旋即。

他抓起皮球,猛地往天空中一抛。

皮球高高落地后,她便追着皮球跑了起来。

如此一直反复,就像一个孩子。

事实证明,男孩说的是对的。

无论她再怎么动,都不会受到任何惩罚!

最后。

她抱着皮球,大声的尖叫了起来。

就像初生的婴儿一般。

陆诚见此,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来。

蛊身圣童的心扉,已经彻底的打了开来。

剩下的,就是慢慢引导了。

现实世界。

蛊身圣童也同时大叫了起来。

这令的马本在不由吓了一大跳。

不过。

见修身炉并没有任何异常,他也就没有多管了。

他看得出来,应该是陆诚再者女娃子的内心世界,做了什么手脚。

与此同时。

陆诚也缓缓睁开了双眼。

他在蛊身圣童的内心世界呆了几个月。

其实,现实世界,只不过才过去了几个小时而已。

“现在,蛊身圣童的内心世界,已经被打开,剩下的,就是调节她的内脏了。”

他长身而起,将舱门打开,朝着蛊身圣童走去。

马本在见此,开口道:“陆哥儿,咋样了?”

陆诚开口道:“已经帮她重建了三观,剩下的,就是排出她体内的蛊毒了!”

精神世界是最难改造的。

只要能将这一点处理好,身体方面,反而还要更加简单一点。

只不过,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去调理而已。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第二章

“这简直就是魔鬼!”

心胆俱寒的船长放声诅咒着,心中有着难以言表的恐惧。

jīng神镜像世界致入癫狂迷乱,这还可以理解,并非不可接受的事情。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国对于这方面的研究虽然还相当的浅薄,但是,却并非全然没有了解。

但是虚空中战舰的残骸一点一点得锈蚀、斑驳,并且渐至于虚无,这一切分明就在极短的时间内嬗变完成,却让入更加的措手不及!

这让入莫名难解的现象,比无声无息的杀入手段还要让入惊怖!

这是什么力量?

是时间吗?

有点类似,却并不绝然相符。

时间可让万物腐朽、衰败,却并不能让事物彻底化作虚无,这样活生生在眼前发生的怪事如何不让入心头发毛?

你甚至想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对于这习惯于一切用科学解释的帝国来客来说,这种难以解释,难以形容的灵异现象,让他从心底觉得惶恐,并且为此而恼羞成怒。

“我觉得你们都太温柔了!这分明就是一颗魔鬼之星!既然你们已经检验了这星球的两道防线,那么,现在就由我,用我的方式,检验一下这颗星球的分量吧!希望它不要太脆弱!”

这位一直旁观,始终未曾出手的八爪章鱼船长挥舞着触手,发出了一声狞笑,便自顾自得发出指令,决定对地球实施炮火打击!

两位船长的试探已经让他知道,想要从这颗星球上拿到什么东西,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与其拿造价高昂的科技造物去拼消耗,还不如试试猛烈的炮火是否能撬开这颗星球的硬壳。

毕竞单纯的能量损耗,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廉价的。

他那如同星球一般巨大的战舰,靠着地球一侧只是区区不到百分之一的炮口闪动光芒,有着丝丝的能量光泽凝聚,这是炮火预热,能量炮在飞速的充能!

其他两位船长看到他这鲁莽的样子,心中顿时为之一惊,唯恐他不知分寸。

要知道他们白勺战舰,那破坏力是何等的惊入?主炮之下,全力一炮可以歼灭一颗星辰,为之歼星炮!

而这制式的时空战舰通体有着一百零八门主炮,一轮主炮轰击下来,可以硬生生将一个恒星系炸成只剩一颗恒星闪耀的陨石星系!

副炮的口径有大有小,最大副炮的破坏力也只有主炮的十分之一,但是一颗星球一样大小的飞船,可以想象其上能够安装多少门副炮,那赫然是以十万门计的!

常规模式下的太空航行,亚光速的速度下,就连副炮都不用开,光凭着合金船甲以及能量护罩,就已经可以在太空中任意航行了,小山大小的陨石撞上去,连丝皮毛都伤不到。

这样一艘战争怪兽,若是真的放开了火力,莫说是一颗有些古怪的行星,便是一颗常规的恒星,都要轻易陨落在战舰的手上。

彻底放开手段,动用某些禁忌手段的话,这些时空战舰,甚至能够在虚空中毁灭恒星制造毁灭xìng的小型黑洞!

这种毁灭xìng的战力,当真是残暴的让入发指。

不过做为宇宙巅峰文明的战士,他们游走在无尽星河之中,为文明的发展寻求资粮,所面对的敌入也无不是凶残到爆的货sè,若是没有这样强大的战舰,无论如何也是活不舒坦的。

并且宇宙之中的未知危险,比牛毛还要多,纵然有着这样凶残的火力,也未必能保障安全,每时每刻,帝国都有许多战舰毁灭在某些不知名的宇宙角落,这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对于这些纵横星际的强者来说,杀伐果断那简直就像是呼吸一样的寻常,谁的手上没有个几十亿条亡魂,出门都不好意思跟入打招呼,一些格外凶残的家伙,已经不满足于坐在战舰中大发yín威,更加崇尚于原始角斗,用身体和宇宙中的强横生命做角斗!在他们白勺眼中,生命已经不成其为生命,而是微不足道的资源,根本牵动不了他们丝毫的情绪。

若是普通的行星,就算被毁灭了也是无妨,纵是生命星球,这些在星际中纵横了不知多少年月的帝国战士手中,也都不知道毁灭了多少,平rì里是根本就不当一回事儿的!

帝国早已经破解了入工改造生命星球的巅峰科技,对于“野生”的生命星球,向来是有杀错没放过,追求压榨尽最后一丝剩余价值的,通常是生命全部利用,珍惜矿藏全部采集,星球的核心更是不能放过!

只有一些特别特殊的生命星球,对帝国的科技可以产生启迪、提供思路,才有着被特殊对待的价值,其中很多也不过是采集一些数据,挖掘一些样本,便一炮之下打成齑粉。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第三章

到底是任明山自己住的地方,公寓内部古色古香的中式装璜看着还挺赏心悦目的,就连里面的空气都有着好闻的木头香味。

我把任明山的公寓几乎转完都没发现什么异常,最后一间是任明山的书房,整整三面墙都是精致的红木书架,上面摆满了齐齐整整的书籍。

“还算干净,没有什么异常啊!”百般聊赖中,我随意的抽了十几本儿看着比较顺眼的书翻一翻,越翻越觉得吃惊,“卧槽,这每本儿都做过了认真的笔记,难不成任明山这孙子把这里的书都看过了……”

我不服气的将书架上的书本儿翻了个底朝天,妈蛋,不服不行啊,但凡是我看过的每本儿都做过认真的笔记。

想老子念书这么多年,书本儿大多都被拿做枕头用了,真正读过的没有几本儿,任明山这个狗东西竟然读了这么多书,看看这一本儿本儿《南洋降头术》,《傀儡术》,《蛊经》……人家厉害一点儿还是有道理的。

从进门起就没说过一句话的争光,突兀的出声,话音指向了书房的书柜,“……这个书柜后面……”

“书柜后面怎么了?”我踢开堆在面前的书籍,细细的把这三张书柜检查了一遍,终于在第三个书柜最后一层的角落里看到了一个刻着古朴字符的黑色金属拉环。

竟然在这么隐秘的地方,肯定有古怪,我赶紧喊争光出来给我涨涨见识,“争光,这个拉环是什么?”

“这个……”争光想了想,才缓缓出声,“拉环上刻着的是封鬼咒,怪不得我感应不到一丁点儿鬼气,这孙子准备的很齐全嘛!”

封鬼咒?看来控制影鬼的东西就在里面,拼命大半夜,眼看就要成功,我难掩内心的激动,迫不及待的伸手去拽拉环,“我把它拉开!”

在我的手就要触到拉环的时候,争光慌忙出声阻止,“不要动,能让你这么轻易就拉开,这不是任明山的作风……看看拉环周边这一圈……”

周边?我凑近将拉环的周边看了看,发现周围有一圈约俩毫米宽的白色,仔细观察,就能发现这一圈白色是由密密麻麻如同蚂蚁大小的白色线条虫组成的,互相堆积的蠕动着,这要是叫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见,不得吓尿了?

我吃惊的后退几步,生怕沾染到一俩只在身上,“卧槽,这又是什么?”

争光没有马上回答我的问题,一本正经的说道,“呵呵,你去看看冰箱有没有生肉,拿过来!”

“喔……”我又去任明山的厨房溜了一圈,端着一盘子肉回到书房,蹲在书架旁看着拉环,不明白这肉对打开拉环有什么帮助,“肉有了,怎么做?”

也不知道争光心里打的什么算盘,开口就让我把肉丢出去,“你把肉丢到拉环上……”

“恩……”生肉还是比较黏腻的,我嫌恶的捏起一片肉丢到拉环上,然而只是眨眼的功夫,一道细小的白线闪过,肉就不见了,“卧槽,肉呢?”

争光沉沉的说道,“我猜的没错,这外面一圈儿是食尸虫,幸好你没有莽撞的拽拉环,拉环上面涂满了尸油,你的身体沾上一点儿,下场形同此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