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 A+
所属分类:包子加盟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第一章

闭关炼化了九火神炉,并且隐约间查明了前进的道路,周通很快就从仙府之中走了出来,继续前进。

万重山,重峦叠嶂,一座座山峰此彼伏。

周通独自在其中探索,期间,他也曾找到了三个宝藏储藏之地。

不过,不能以力破法的情况下,他也只是破解了那纯阳之道和毁灭之道两种考验的禁制,拿到了两份直指世界境的传承,而那水行之道的禁制却无能为力。

当周通翻过了最后一座山的时候,前方雾气迷蒙,能见度极低,即便是以周通的视力,在这雾气弥漫的区域,也仅仅只能看到千里左右。

要知道飞禽的视力是最好的,尤其是周通这种凤凰,连他都只能看到千里远,其他的那些世界神,恐怕可视范围只有百里。

而百里这点距离相对于祖神这级别来说都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更别说世界境之类的修士了。

这里就是万神府中间区域的雾海了。

“万神府的雾海,这里面的宝物就明显要比万重山高出好几个档次了。”周通回顾自己从易波城得到的一些消息。

万重山之中的宝物对世界境之下的修士来说,非常重要,随便在里面得到一点宝物,都能成为自己的底牌;但对于世界境的修士来说,除了少数一些比较逆天的宝物之外,其他的那些宝物就差了一点。

周通在万重山得到的四件宝物,也就九火神炉对世界境修士有大用,另外的几种神通秘法,就差远了,只能当做增长见识的。

不过接下来万重山之中的宝物,那可就非同凡响了,这里面的宝物完全能对世界境修士起大用;甚至能令世界境修士积累到足够强大的底蕴,用来应对未来的生死道君境。

这雾海最为出名的一点就是方向难辨,即便是世界神,只要在这片雾海之中转几圈,就没办法辨认方向了。即便是一直如灯塔一般的万神府,在雾海中都模糊了,难以看清。

当然,这一切与并非致命的,一般来说世界境的修士在里面胡乱闯荡一段时间,也就自然而然地会走出雾海。

但,走出雾海也代表着与宝物无缘了。真正想要得到其中最为核心的宝物,就要有一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才行。

“雾海,之所以方向难辨,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这里太危险了,无数世界境的修士都在避开危险,所以如同没头苍蝇一样乱转;但如果沿着直线走,一路摧枯拉朽的话,所谓的方向难辨,就是一个笑话了!”周通毅然进入雾海之中。

他独自在雾海中以直线的方式前进,走了数万里距离,终于看到了一个仿佛镜子般宁静的湖泊。这座湖泊碧绿色,宛如翡翠一般太过安静了,波澜不惊。

一般的世界神看到这样的湖泊,第一反应就是避开,但周通却怡然不惧,直接踏水而行,依旧保持着直线的方式前进。

在湖泊中走了数万里之后——

“恩!?”

忽然周通脸色微变,整个人身上火光炸裂,宛如幻影一般,顷刻间就飞到了半空中,这一下爆发非常迅速,几乎周通出现在了远处,而后才看到他身上的火光炸裂。这一瞬间的爆发,使得他的速度几乎达到了两倍天道极限。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第二章

“张先生,这是您的房卡,请收好,欢迎您入住愉快!”

金陵度假村前台接待小姐,把房卡交给了张晨,和他说。

张晨说谢谢!

他转身朝电梯间走去,前台的小姐站在那里,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在想,这个客人可真怪,他怎么一点行李都没有,就这么空着手来了,以前也有一些空着手来的客人,但那大多是带着女孩子,到这里来吃野食的。

前台小姐想到这里,恍然大悟,开好了房间,大概马上就会有女的在后面到来,她撇了撇嘴,从鼻孔里哼了一声,还以为别人不知道似的。

这个时候,住店的客人本来就不多,前台小姐也闲着无聊,她干脆趴在柜台上,把下巴支在自己的手臂上,等着看,进来的会是怎样的女的,如果是叮咚,她觉得,应该是叮咚付给他钱才对,这个309,长得还是挺帅的,很像是香港影星吴镇宇。

酒店的前台,总是喜欢用房号代替人名,她觉得进来的女的,要是长得太次,这309就亏了,要是叮咚,那就更不值得。

可她趴在那里看了半天,也没看到有什么女的进来,不知道为什么,她还因此开心了起来,拿起了309的身份证复印件,看了又看。

……

张晨靠在床头,看看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钟,他想抽烟,掏了掏口袋,才想起来,烟和火机都还在半亩田度假酒店房间的床头柜上。

他本来出门的时候,是想去慧娟房间的,没想到最后走到了这里。

张晨拿起手机,翻出了贺红梅的号码,盯着看了一会,似乎是因为刚刚走到慧娟房间门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口,手指触到门铃的按键,又没有按下去的那个举动,给了他些许的勇气,让他觉得,可以面对贺红梅了,他终于把拨出键按了下去。

电话响了两下就接通了,“喂”,电话里传来了贺红梅的声音,虽然他们只有一天多没有通话,但张晨感觉,这个声音是从很远的过去传来的,已经久违。

张晨定了定神,本来想问你在北京还是横店,但马上就觉得不必问了,他听到了电话里有向南向北的声音,还有雯雯和小芳的声音。

张晨笑道:“真热闹,这么迟还没有睡?”

贺红梅也笑道:“没有,我们刚刚从片场回来,晚上还有镜头要拍呢,现在,我们在排挡,等着吃水饺和馄饨。”

“红梅阿姨,是不是爸爸?”张向北问。

贺红梅点点头,张向北一把就把电话抢了过去,冲着电话里叫道:“爸爸,爸爸,你已经是老地主了。”

张晨奇怪了,问:“我怎么又变成老地主了?”

“今天,导演让我演了个小地主,被姐姐一顿揍。”张向北说。

张晨明白了,笑了起来:“嚯嚯,小地主被小武工队员揍了,你演得怎么样啊?”

“导演说我挨揍演得很像。”

张晨大笑:“你那是条件反射吧。”

“不信你问红梅阿姨。”张向北叫着,把电话还给了贺红梅,贺红梅接过去说,对,北北确实演得很像,一直在喊妈妈救命,哭的让我和小芳在边上看着都心疼。

张晨笑骂道:“他那是本色出演吧,真没出息,让他揍人他演不好,挨揍倒演得很像。”

“去,你想他揍谁?”贺红梅骂道。

“我明天回杭城了。”张晨说。

“好,反正我们在横店,你回杭城,也见不到我们。”贺红梅说。

“那我也到横店来,好吗?”

“随你,你自己安排吧。”

贺红梅回答,两个人又说了其他几句话,贺红梅身边那么多人,说话也不是很方便,他们把电话挂了。

两个人始终谁也没有提起,昨天晚上贺红梅打张晨电话,没人接,张晨也一直没有回电话过去的事情。

挂断了电话,张晨长长地吁了口气,感觉这一个电话,把过去的一切又接续上了,生活重新开始变得正常。

……

张晨回杭城了。

慧娟站在那里切菜的时候,差点把手指切到,站在灶台前,用马勺舀了半勺油到锅里,油已经在冒黑烟,差点就要点着了,她呆呆地站着,也没有把食材入锅。

傅胖子走过来,“咔哒”一声把火关了,骂道:“怎么回事,魂丢了?你还有个干活的样子吗?!”

慧娟垂着双手站在那里,不吭声,傅胖子看了看她,看到泪水在她的眼眶里打转。

傅胖子叹了口气,说:“你去办公室歇歇,今天就到这里,搞不赢嘞。”

慧娟朝傅胖子的办公室走去,她走到傅胖子对面的那张办公桌前坐下,头趴在了自己的手臂里。

过了一会,傅胖子走了进来,看了看她,把一包抽纸放到了她面前,和她说:

“要哭就像像样样地哭,现在没人,你就是哭的像猪叫,也没人听到。”

慧娟抬了下头,抽了三四张纸巾,转过头去擦着眼泪,上午在人民路的时候还好一点,下午回到了半亩田度假酒店,只要一想到张晨走了,心里的委屈排山倒海而来。

慧娟手上的纸巾湿透了,她又抽了三四张。

“因为张总?”傅胖子问。

慧娟不响。

“哭什么哭,我早就说过,你们的事情,还没有到头嘞。”傅胖子说。

“什么没有到头,人家都丢下我,回杭城了。”慧娟抽抽搭搭地说。

“回杭城又怎么样,过几天你不是也回去了,你们的事情,远没有到头,相信师父。”傅胖子笑道。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第三章

对于苦海楼船,现在刘奈已经没有太多的期望了,甚至还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冲动。准提也是,连你自己布置下来的人手都推三阻四的,你是不是该自我检讨一下?

嗯,好吧,也不光是他,所有圣人布置的后手似乎都有点反抗情绪。毕竟这是要求门人弟子跟大道作对,想要重新回归就肯定要从合道状态里脱离出来。你若是放弃那圣人的修为也就罢了,你若是不想放弃,那就相当于是薅大道的羊毛,大道不降下一个大雷劈死你才怪。

不过这都是以后需要发愁的问题,有时候做人嘛,开心最重要,及时行乐啊!

半个月后,噼里啪啦的鞭炮将整个皇都的百姓都吵起来了,不过人们早已经有所预料,不光不感到厌烦甚至还拉帮结伙的出来凑热闹。

今天是天下案首刘先生与青颉公主的大婚,对,青颉公主,原来那个封号已经由秦珏下旨废除了。其实就算不废除也没有人敢再叫了,因为读书人的杀气听说都很大。

轰隆隆!

清脆的巨响夹在鞭炮声中传出很远,这不是雷声,因为没有人会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渡劫。这是龙运发出的巨吼,那一直慵懒的龙运今天却是兴奋的满天乱窜,甚至在整个皇都范围都洒下金色花瓣雨的异象。

接着是英烈碑,一声声震撼人心的军鼓战吼响起,声震百里的同时也让刘奈有点哭笑不得。

龙运凑热闹也就算了,你们一帮子战魂算是怎么回事?搞得他好像在娶**一样,不吉利啊!

刘奈在这里有点纠结,可皇宫大殿之上一众官员的表情却是有点别扭。

那是大秦皇朝的底牌啊,以前金翅大鹏鸟过来乱杀的时候都没有怎么动,现在可好,一个公主成亲你就这么欢快,可还记得自己是大秦的底牌?

只是现在谁也不傻,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搞小动作。更何况,人家马上就要离开了,等飞升之后,还不是他们想怎样就怎样?

先胖不算胖,后胖压倒炕!就先让你们快乐快乐好了!

接新娘的过程没有太多波折,拦门的也就是幽祁和宫玉乾两个人,前者是皇子但却曾经受了刘奈的恩惠,肯定不会为难。后者也是准驸马,但秦红瑟修复丹田需要用到冰魄珠,也算是承了刘奈的情,自然也不会多事。

就这样,仅仅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迎亲队伍就从皇宫中将青颉抬了出来,嗯,刘奈虽然当时没看到,但他觉得青颉可能比自己都急。

刘奈在皇都是没有府邸的,好在众多大儒出了个主意,就借用朝廷的鸿胪寺布置起来了。

红绸、红灯笼,穿着红衫的侍女,一切都是红红火火的,就连刘老爷的脸颊看起来都是红扑扑的。

似乎花渊方面对于刘奈这一家是真的优待,竟然放刘佳宁回来参加婚礼。至此,刘家一家三口终于再一次齐聚。

刘老爷很沉稳,端坐在大堂之上就等着儿子和儿媳磕头了,佳宁在一边就活泼了不少,跟九遁玄门的一众师姐师妹笑闹成了一团。

婚礼流程很隆重也很简单,在给刘老爷磕过头之后,青颉就进洞房等着了。倒是之后的宴席让刘奈有点应付不来。

说到底,他是不喜欢这种应酬的,尽管这是高兴的事情。好在能够入席的人都背景深厚,大家的礼数都很周全,没有前世那种傻热闹真胡闹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玉盏没来……

当刘奈看到寒酥腰间别着的宝莲灯时就已经明白了一切。

“他走了,我们短时间内怕是见不到他了。”

一处别院之中,刘奈听着远处依旧热闹的觥筹交错,鼻间偶尔还飘过寒酥的体香。不过此时的他毫无心猿意马,只是在为玉盏的离去感到伤感。

“你竟然没有留下他,让我有些意外。”

“留什么呢,圣人的布置充满了危险,他又不是娘娘当年亲自布下,本就不该承担这些重任。”寒酥伸手抚摸着门廊边的红灯笼,眼神中竟有一些欢喜。

刘奈没有回头自然也没有看到寒酥刹那爆发的情绪与收敛,只是叹道:“如果别人也如你这般好说话就好喽!”他又想起了那个大和尚,尼玛!跑的真快!

寒酥笑了笑,纤细柔美的指尖在宝莲灯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上游弋,语气似乎也俏皮了一点,“良辰美景总是短暂的,你可莫要辜负了佳人的期盼。快回吧!”

刘奈顿了一下,转身躬身抱拳一礼,寒酥同时欠身回礼,就像是偶像剧中两个在游园时相遇的公子小姐。可分别之后却没得挂念,有的只是一人芙蓉帐暖,一人笑颜品酒。好像这一次见面什么都改变不了。

若说真有什么改变了,也只是他们都未曾发觉的红线,仍旧紧紧的纠缠在一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