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晚上激烈欢爱h,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

整晚上激烈欢爱h 第一章

天元界中,能够踏上人族试炼之路的人,只有百名,而如今,十万名天才修士,还剩下了千人、
一千人,去争夺那一百人的名额,这意味着将有九百人会被淘汰,因此这是一个残酷的事实。
而陈天,皓月仙子,圣佛子三人,经过半个小时的急速奔驰后,一路上斩杀了不少妖兽以及淘汰了数十名修者,他们终于是来到了古之大帝的行宫前。
陈天得到了闻人麟的一万枚令牌,他相信自己足够可以排进前一百名了,因此这一路上得到的令牌,全部分给了皓月仙子和圣佛子两人,努力让他们的排名靠前。
只不过陈天三人的到来,却是引起了古之大帝行宫前,有些修士的注意!
人数不多,修为不高,当然是他们抢夺令牌的最好对象了!
一下子,几拨人马便朝着陈天三人走了过来。
“嘿,你们三个,把手中的令牌交出来,我们天元宗可以让你们留下来!”只见一群身穿统一制服长袍的青年走了过来,对着陈天三人道。
说话的青年男子,是天元宗的大师兄,为这群人的头领,他的修为不弱,已然有着半步出窍期境界,而跟在他身后的人,都是天元宗的弟子,全部清一色的元婴期修士。
天元宗,是天元界第一宗门,有着三大准帝强者坐镇,即便是天元城城主,都不敢太过得罪天元宗。
因此,天元宗的弟子,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副嚣张的样子,不把天

文学

下人放在眼里,自觉得高人一等。
而另一边,一群人也围了上来,他们身上同样穿着统一的服饰,气势不比天元宗的弟子要弱多少。
“我觉你们还是乖乖的顺从我飞天门才是,我们只要你们身上令牌的十分之九,其余的都还给你们。”
飞天门的少主,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看着陈天三人,命令般地说道。
“飞天门,你们这是怎么意思?这三个人是我们先看到的,你们来凑什么热闹?识相的给本少爷滚一边去,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天元宗的少宗主大师兄指着飞天门的弟子,大声怒叱道,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这让他心中感到愤怒不已。
飞天门的少门主却是不害怕,他冷笑道:“别人害怕你们天元宗,但是想要吓唬我们飞天门,你还是嫩了点!”
“你飞天门在怎么牛,不也只是万年老二吗?你们永远也别想超越我天元宗!”天元宗少宗主嘲讽道。
在天元界,十大霸主级势力,天元宗排行第一,飞天门排行第二,千百万年来,这种局势已经持续了很久。
因此天元界中,流传有这么一句谚语,天元中心天元宗,万年老二飞天门,三宫势力卫城存,五派鼎立谁争锋!
这讲的就是天元界的几大顶级势力,一宗二门,三宫,五派!
不过,飞天门对于始终排行老二早就已经不满了,他们无时无刻都想着要超越天元宗。
奈何天元宗的底蕴实在是深厚,如今,每一个时期,最少都有着三大准帝级别的强者坐镇。
而飞天门只有两名,或者是一名准帝级别强者坐镇,因此底气始终没有天元宗那么足。
当然了,天元宗和飞天门,一般情况下都不会发生全面战争,毕竟准帝级别强者的战斗,天崩地裂,一个不好就会陨落,这会给宗门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
“你嘴巴给老子放干净点,什么万年老二?我飞天门迟早都会超越你们天元宗的,将你们天元宗踩在脚下!”飞天门的少门主,脸色气得涨红,指着天元宗的少宗主鼻子破口大骂,完全不顾自身与门派的形象了。
“怎么?说到你们的心中痛处了?不要不承认嘛!事实就是事实,你问问在场的人,飞天门是不是万年老二?”天元宗的少宗主哈哈大笑道,一脸戏虐的看着飞天门的弟子。
“简直欺人太甚!”飞天门的少门主气得浑身发抖,他再也无法保持淡定,眼中闪过阴毒的光芒,对着飞天门的弟子道:“所有人都给我上,把这些王八羔子,全部淘汰,让他们知道,小瞧我们飞天门,是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

整晚上激烈欢爱h 第二章

两小娃走近,没有去打断叶白抚琴,而是静静看着他,静静听琴。
琴曲走落尾声,随着叶白伸手按住震动的琴弦,琴音在亭间消散,他看着两小娃,许是十六年浑浑噩噩时的记忆作祟,又许是他多年没有抚琴以至于现在很开心,他起身笑着摸了摸两小娃的脑袋。
叶红甜甜笑着,叶青有些羞涩,脸蛋通红。
也是因为他这个动作,让两小娃对叶白四年不见的隔阂散了些,做为姐姐的叶红胆子也大了些。
她站在亭柱边的座上,伸开双臂抱住叶白。
小狐狸吐着舌头窜到凉亭之中,看着自己平时应该待着的位置多出了一人,不满地冲着叶白叽叽着。
叶红松开叶白,便是要向着小狐狸摸去,而小狐狸身子一躲跃在叶白怀中,满是警惕地注视着她。
这样的动作有些可爱,让一边的叶青不禁又看直了眼睛,再而发出欢快的笑声。
这时,藏在小狐狸毛发中的白蛇悄悄窜进叶白袖中,然后伸出脑袋看着叶青,许是感觉到了什么传音说道:“看来叶青云是决定让那小男孩接手血衣骑了。”
叶白传音嗯了一声。
白蛇再道:“还有真人,你以后突破境界能不能收敛着点,看看那院子成了什么了,刚刚有侍女送饭时尖叫了一声,将本尊的觉都吵没了。”
叶白知道这条老龙起床后的话总是很多,没再搭理她,看着两小娃,心中有些喜悦。
……
……
城东有一间道院,平时大门敞开,不管是流落在街边的乞丐,还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当朝大员,都可入院上香求三清老爷保佑。
当然,至于你能不能看到或是感觉到有三清老爷神迹显现,便要看你请的香烛是什么价位了。
今日道院像是迷雾一般的香火烟气消失不见,诺大院中没有一位香客,只能见着三匹比常时见到的北原烈马还要大上一圈的青马在一侧静静卧着。
不知何时,一位小道童出门将道院大门紧闭,彻底谢绝了今日上香的香客。
道院正中是一座供奉着道门三清正神的小殿,小殿一侧有一条路,通往道院后院。
后院竟是比之前院还要大上几分,占地近百丈,雕栏玉彻、水榭楼台应有尽有,花草拥簇之间,三间修缮得富丽堂皇的屋子显得别样出尘。
院内一间临水亭间,杜灵薇没有像往常那般高傲冷淡不食人间烟火,反而像是思春少女一般,双手在亭中桌上托着那张足以让佛子都要动容的脸庞,看着水上几朵婀娜白莲,失神想着些什么。
这道院后院的水只是清了些,几多莲花也只是在洛阳城任何一处宅院中都能见到的,那自然没有什么看头,也不值得看惯了天仙阁远胜人间风景的她去看这么长时间。
如此,只可能是她心里有事。
几阵脚步声自亭外传来,一位身材面容都是俱佳侍女装扮的少女小跑而来,她低着头,神色紧张,没有去留恋道院后院的风景,只是顺着先前前院道童的指示而行。

整晚上激烈欢爱h 第三章

“没错!现在的确不是喝酒的时候!我明白了!”张公明屁颠屁颠的走了,临走之前还不忘又喊了一句:“谢谢你啊诚哥!阿不!是陈情圣!”
陈昊摇了摇头,坐在池塘边看着张公明跑向了沐纸鸢。
只见,那厮紧张兮兮,好似是第一次见到沐纸鸢似的,竟是有些不知所措,仿佛他和沐纸鸢之间真的有一堵看不见的墙…
沐纸鸢静静的看着他,不明白这厮又想干嘛。
“我…我来帮你!”张公明没好意思说出陈昊让他说的那番话,但他终究开始明白陈昊所指点的深意,于是接过她手里的花洒,小心翼翼的照顾着怀孕的媳妇坐下,然后帮她浇花,帮她照顾着她

文学

喜欢的一草一木。
沐纸鸢更加不解,实在想不明白,这个大老粗今天究竟想干嘛。
而且,今天的张公明似乎远比昨日温柔,比以往的很多时候都要温柔。
但她很快就发现,温柔是温柔了些,但那厮明显不会浇花。
正午时分太阳有些大,气温有些高,水珠直接撒在娇艳的花朵上,何尝不是一种伤害?
于是她忍不住又从门前的座椅处站了起来,纠正着张公明究竟该如何浇花…
她的手,落在了他拿着花洒的手上。
张公明心中猛然颤抖了一下,竟生出初恋时牵手的感觉…
然后他发现,原来那堵无形的墙,真的是不存在的!
于是他伸手拦住了她的腰…
“你…”沐纸鸢发现张公明的眼神有些炽热。
“教我浇花吧。”张公明说道:“因为我想学会如何照顾你喜欢的花,更想学会以后如何照顾他(她)。”
说到照顾他时,张公明的手落在她的小腹上。
明显说的是照顾那个未出世的宝宝。
他的语气是那样温柔…
沐纸鸢只觉得要被那温柔融化,眼眶莫名其妙的有些湿润,鼻子有些发酸…
“孩子真的是你的,我从未被唐纳德碰过,如若不然我可能已经死了…”她的心头真的很酸,其实她昨晚就想说这番话,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并且担心越是这样说,张公明便会更加往这方面怀疑。
所以,便只能独自一人缩在角落里,什么都不说…
此刻,她却什么都不想管了,也忍不住了…
因为她有很多很多话,要与他说。
张公明却阻止她继续说下去,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水,深情的说道:“我知道,我相信你,咱们不要再考虑这件事了,什么你的我的,你的就是我的,就算不是我的,我也仍旧喜欢你,因为我喜欢的人一直都是你呀。所以,不管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会一直喜欢你的。”
这句话其实就是陈昊教他说的话。
他原本觉得这番话肯定会惹人生气。
却没想到,此时说来竟是这般自然,这般发自肺腑,这般甜蜜。
沐纸鸢又哭了,忽然抱住了他…
张公明轻轻吻着她…
午后的阳光,变得更加美好了,一切尽在不言中。
只是在这个拥抱的背后,沐纸鸢并没有注意到,张公明冲着远处的陈昊,摆了一个OK的手势,再次表达着无法言语的感激。
他觉得能有诚哥这样的朋友,真的是太棒了!
陈昊摇了摇头,心想:“这傻货也不算太傻。”
“牛批!精神小伙!你果然很牛!”胖胖校长忽然凑了过来,满脸的佩服之色。
“你也知道这件事?”陈昊问道。
“那货刚刚和媳妇团聚,第一天居然就想喝酒,谁能看不出他有问题?只不过…”胖胖校长尴尬的笑了笑:“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只对知识有兴趣,一大把年纪也没结婚,这方面实在不擅长,便只好答应陪着他去喝酒,幸好遇上你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