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的大东西:新翁熄粗大

夫君的大东西 第一章

华真行:“你们这次来非索港的行程,都是几里国的一家旅游接待公司安排的。遇袭的时候大巴上还有该公司派的司机与两名陪同人员,他们并没有被送到种植园。你现在还能记得这些人员的身份、名字、特征以及联系方式吗?”
陈伟沪:“我身上所有的东西都被收走了,但还能回忆起一些关键信息。而且实在不行,还有另一个办法能联系上那些人。”
华真行:“什么办法?”
陈伟沪:“王老板他们有一个维权群,把我也拉进去了。群里有一百多号人,这次来非索港的只有三十人,其他人还都在东国呢。
我认得其中几个,能查到他们的联系方式。而那些人手中,应该也有那家旅游接待公司的联系方式。”
华真行:“很好,你还有什么建议?”
陈伟沪:“华长官是想查清这件案子吗?”
华真行看着对方的眼睛道:“是的,我们要彻查这件案子,还要铲除作恶的团伙。”
陈伟沪长舒了一口气:“你们有没有把情况通知东国警方,或者我们这些人的家属?”
华真行:“还没有,我们要将情况搞清楚之后再统一处理,现在话都没问完呢。”
陈伟沪:“我这几天也看了不少你们播放的宣传资料,了解一些这里的情况。据我所知,班达市目前还不是新联盟的管辖范围,你们有足够的力量去追查这件事吗?”
华真行:“假如我们没有这个能力,就不会把你们解救出来。但我们现

文学

在缺少专业经侦人才,能否请陈先生帮忙,暂时加入我的们调查工作?”
陈伟沪激动道:“谈什么帮忙,这就是我自己的事,我请求一起参加行动!”
华真行:“我们不需要你出外勤,你暂时还留在非索港,就参与调查研究工作,有什么建议可以随时提。”
当天晚上,华真行在杂货铺请客,曼曼也来帮厨了。约高乐来得比较早,因为华真行特意将邀请他的时间提前了一个小时。
约高乐一进门就笑道:“幸亏我还没走,否则又错过一顿好饭了!华老板今天怎么有兴致,特意想起来请我?”
以前约高乐都是不请自来,这一次是华真行特意请他来的。华真行招呼道:“您先请坐,喝杯茶!饭菜还要等一会儿。我今天请您,其实就是想让您在这儿坐着。”
约高乐:“哦,撑场面啊,这事我熟!请问今天还要请谁啊?”
华真行:“您也是律师,我绝对相信您的专业水平。今天也不需要您做什么,就是坐在这里吃吃菜、喝喝酒。”
约高乐:“哦,原来是请董律师啊!请他干什么?假如需要法律服务,有我呀,保证质量还不收费,正好还你上次那八盒春容丹的人情。”
华真行:“您不欠我人情,就算有,上次古文通的事情也还上了。最近有件事,就是我们在种植园里解救出了二十九名东国来的奴工,您应该已经知道了……”
董泽刚进门的时候,院子里的饭菜都已经摆好。董泽刚的神色有几分不安,又用几分不耐在掩饰,约高乐笑眯眯地招手道:“董律师来了啊,快坐,人都齐了,就等你一个!”
董泽刚有些诧异道:“约高乐先生和曼曼也在?小华,你找我什么事?其实电话里说就行,今天很忙!”
华真行:“先吃饭吧,再忙也得吃饭啊,吃完再说。”
这一桌菜主要是曼曼的手艺,也相当不错了,在非索港别处很难吃得着。华真行还特意准备了两瓶好酒,董泽刚并没有多喝,倒是约高乐喝得很痛快。
吃得差不多了,董泽刚终于放下筷子道:“小华,我在公安局那边还有事情忙,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华真行:“我之所以等到现在说,就是想让你先吃好这顿饭。这次解救的二十九名东国奴工,我今天询问了五个人。其中有一个人回忆起三年前的情况,他与班达市那家酒店投资管理公司签约时,对方的法律顾问也在场,名字叫董泽刚。”
耿凡健等人当初来非索港考察,差不多正好是三年前,他们就是在这里签约的,对方也有法律顾问在场。今天是陈伟沪回忆起了当初的场景,他居然还记得那位法律顾问的名字。
人的记忆就是这么奇妙,有时候可能莫名对某个场景的印象特别深刻。当时陈伟沪看见董泽刚也是一副东国面孔,特意和他攀谈了一番,想从侧面了解酒店项目的情况。
董泽刚他是兴盛酒店

文学

公司方面的法律顾问,不该说的话当然不会说,只是介绍了一些法务方面的程序问题,也告诉了陈伟沪自己的东国名。
听见这句话,董泽刚差点把筷子都碰掉了,但还是镇定地回答:“我也听说了这个消息,所以主动找到了公安部门介绍我所了解的情况,吃完饭我还要回去继续介绍。”
华真行:“你暂时不用回公安局了,我就是调查负责人,你在这里说是一样的。难道非要等我把你的名字问了出来,你才去交待情况吗?”
董泽刚十指交叉放在桌上道:“小华,你不要误会,我是真的不知道。”
华真行:“你不知道什么?”
董泽刚:“我三年前接受过兴盛酒店管理公司的雇佣,给他们提供法律服务,确认他们的合约文本没有问题,同时尽量规避法律风险。
可是后来我就没有再和这家公司联系了,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直到今天下午,我才听说这次从种植园里解救的奴工,其中有兴盛公司的客户。他们是什么时候又来非索港的,然后遇袭被送到了种植园,这些情况此前我一无所知。”
华真行:“三年前这些客户签订投资协议的时候,你就在现场,连合约都确认过。三年来他们投资的酒店根本就没有动工,你知道兴盛公司是在诈骗吗?”

夫君的大东西 第二章

四处看了看,没有啥好东西了,老规矩!
轰隆!
“老乡!我进来了!”
江帆一脸嚣张走进后殿,就看到一个雕着龙纹的金器鼎,里边还有着清澈的水。
撇撇嘴,江帆上前,一爪子伸入水里。
哗啦!
脸色渐渐古怪,江帆的手在这器鼎里抓住了什么,猛地抽出来一看。
一条冰蓝色超小号东方神龙被他抓了出来,握在手里。
一人一龙同时眨眨眼。
“这是啥玩意!(你干哈?)”
一人一龙同时开口,沉默了会儿。
“你先说!(汝先说!)”
然后又是一阵沉默。
“你…(汝…)”
江帆:嘿我个暴脾气!
抓着这条小龙,江帆直接塞进嘴里,咕噜一声咽了下去。
呲——!
江帆口鼻中冒出纯白的霜气,冷得打了个寒颤。
拍了拍肚子,江帆又看向器鼎。
没有迟疑,两手抓住边缘,江帆抬起它,缓缓倾斜。
哗啦啦!
水流涌入口中,一口气被江帆喝了个干净。
嗝~
打个饱嗝,也不觉得肚子冷了,江帆蹦蹦跳跳走向寝宫,还不忘把那青铜器鼎收了进去。
他没有发现的是,就在他的胸口,又出现了一条龙纹身,缓缓散着寒气,有种锐利锋芒之意。
另一边的龙纹身眼中怒火一闪,龙尾一甩,抽的这个“新龙”没了脾气,老老实实当个普通纹身。
蹦跶到寝宫,没看见棺材。
江帆大手一挥:“鬼子进村模式!”
只要是看起来有价值的,旁边都出现一个黑洞,把它吞入江帆的空间。
很快,寝宫慢慢空荡起来,江帆走到龙床边上,猛地掀开龙被,而被子在半空化为了碎布块。
江帆就像一个破坏狂,掀了兽皮床铺,再掀木板,再掀,再掀,再掀!
然后还真被他发现一个洞。
一直迅猛龙走到他身边,江帆转头眨眨眼:“别问我咋知道,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
说完,撑住床沿,跳了下去。
沙——!
顺着石头暗道滑下去,没有清理干净的沙砾哗哗发声,不过多时就滑到了一个幽暗地洞。
伸出手指,上面冒出幽冷的火焰,照亮了地洞。
嘭!

夫君的大东西 第三章

而楚现他又动了歪脑子,所谓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叫事,他打算直接拿钱开的,直接收购一家造船厂,这样人员和设备不都有了吗。
商都靠海,自然是不缺造船厂的,但难的是如何在大大小小的造船厂中挑选一个合适的造船厂。
楚现叫来马振飞问道:““*这段时间,公司基本还算平稳,公司造船厂那边的人手问题我觉得不能这么被动,像我们现在这招人的速度,我很怀疑,在造船厂完工的那一天招募起来的人手能不能正常打造船厂运营起来。”
马振飞先是低着头思考了一番,说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造船工人这个工种,并不是什么热门的职业,而且除了沿海地区的人,我们国家还有好多的人一辈子都没见过大海呢,而且像我们需要的这种能够制作大船的工人,还因为全国就那么几个数得清的造船厂,每年的需求量也不是很多,这就导致虽然我们国家人口众多,但从事这个职业的人就比较少了。而且一般情况下,这个行业的跳槽率也不高,这导致我们挖人也比较困难。”
楚现自然也看了人事部的部长赵梦玥整理出来的资料,知道这些情况,他向着马振飞说道:
“我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直接收购一个造船厂,人员啊,组织结构啊,班组默契度啊什么的,就都解决了。”
“可是,老板你想过没有,造船厂这玩意可不像你原来收购的那些企业一样,这需要的钱,可多的多了,而且那种小的造船厂,我们收购了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我们需要收购的,可是能够做大船的造船厂,像这种造船厂,牵扯甚大,往上可能还有政府的背景,往下又是十几万造船工人家庭的生计问题,这个可是我们国家工作的重点。”
“所以啊,商都市市长不是跟我们说了吗,有困难就去找他,现在就是我们需要他帮忙的时候了。”
马振飞愣了一下,说道:“老板,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和政府部门打交道。”
楚现拍了拍马振飞的肩膀说道:
“马总,你以前是在外企工作,自然和我们的政府打交道比较少,但现在,我们可是一家百分百属于华夏的企业,更何况,你别忘了,我们还是一家军工级企业,以后和政府打交道的情况多得很,所以你要从现在就开始适应了。”
“这……我尽量吧。”马振飞皱着眉头苦思道。
楚现一看马振飞这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笑着说道:
“马总,你要知道,公司做大了,少不了要跟政府打交道,俗话说得好,民不与官斗,但你看看那些企业,虽然心里对政府怕的要死,但实际上却巴不得能和政府有一点关系,而我们也不需要像那些企业一样,花那么多的心思,去打理这里面的关系。
你可能还不明白,军工企业的意义,像我们这种军工企业,都是直接对军方装备制造总局负责的,只要我们不作死,商都政府也不会故意找我们的麻烦的。”
马振飞重振旗鼓一般,甩了甩头说道:
“老板,那我先去联系商都政府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